上一页
1/20页 共577

陈履生:关于展出中“鸮尊”的意外



时间:2023/5/14 20:57:03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本文为2023-05-11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的采访

  问:陈老师,因为美国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博物馆在展出中的中国“青铜鸮尊”出了意外,公众非常想了解“鸮尊”以及相关的问题,您如何看“鸮尊”?

  陈履生:中国夏商周三代的青铜器有很多的品种。“鸮尊”是一种象形的,是以“鸮”这种动物为造型基础的一种酒器,通常来说它的体量都不是很大。因为这个时期有很多大型的青铜器,如《后母戊方鼎》以及其它鼎、盘、壶和编钟等。这次展出中出现意外的美国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博物馆的这件青铜“鸮尊”,从体量、造型、装饰的各方面来看,都远远比不上殷商时期出土的现在由中国国家博物馆和河南博物院收藏的“鸮尊”,这两件在殷墟出土的“鸮尊”,其体量以及造型和装饰的精致都是这一时期中比较具有代表性的文物。但是,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博物馆的收藏,从这次展览的整体来看,其青铜器的收藏还是比较丰富,“鸮尊”也算有特点。

殷墟妇好墓出土的鸮尊

  毫无疑问。在不同的博物馆中对于自己馆藏文物的认识是不一样的,或许在自己的馆里是相当的突出,可能是“镇馆之宝”,将它放在整个夏商周青铜器里来考察,可能就不是很突出。当然,作为馆藏,因为它的造型,因为它的独特性等等,可能就被认为是馆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最好的——这种认识并没有错。因此,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博物馆将这件“鸮尊”作为广告中唯一的一件文物,用心之良苦可想而知。至少它是可爱的。所以,基于自己的馆藏,对馆藏文物的这种认知,通过特展,使自己的馆藏文物在馆中、在观众中获得相应的地位,都是可以理解的。那么,在展出的时候,基于认识的重要程度,将它安排在海报上,或展览图录的封面上,或者在展览的空间中放置在显著的位置,甚至在展架、展柜、展台等方面,都给以很突出的待遇,这也在情理之中。这是我从相关资料中看到的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博物馆,所展出的这件鸮尊的一点看法。

  问:陈老师,因为您原来在国博工作过,想问一下您像这一种没有保护措施的展览,与一般在博物馆看到的不同,通常是在展品外面有玻璃展柜,但这次展出中出现意外的“鸮尊”,好像没有玻璃罩,不知道有没有其他的一些保护措施?像这种展览方式,在国外是不是比较常见的一种展览方式?

  陈履生:就展出方式而言,每一个馆有每个馆的特色,每一个馆有每一个馆的特点。有的有玻璃柜,有的没有玻璃柜,因为相关的情况各不相同。通常来说,对于贵重的艺术品,都会加玻璃罩,或放置在玻璃柜之中,这是一个基本的原则。所以,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博物馆对这件他们认为很重要的“鸮尊”,没有加玻璃罩是难以理解的。通过展览的现场图片来看,展览中并非是这一件文物不加玻璃罩,其他展台上也有一些青铜器是裸展,没有玻璃罩。虽然在这一展览中有几个区域都没有玻璃罩,可是,展览的区域,以及展台的状态,都有明显的不同。比如较大展台上的那一组青铜器没有玻璃罩,因为那个展台比较大,而展台的面积也比较大,具有相当的稳定性,一般来说应该说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像“鸮尊”本来的体量就比较小,支撑它的是下面高高的圆形柱,这瘦长的圆柱子下面又有一个圆形台面,这种层层叠加的稳定性就存在问题。

“鸮尊”的展台

展出中的“鸮尊”

  客观来说,从博物馆藏品(展品)的安全角度来说,一般小件的文物都要加玻璃罩,因为小件加玻璃罩容易,而像那些体量较大的碑刻、雕塑等大件的展品加玻璃罩则不容易;另一方面,博物馆中裸展的小件容易被偷盗,“有心者”可以随手拿走,像“鸮尊”可以放在口袋或放在包里顺走。所以,大多博物馆都要求观众在存包处存包,就有这种预防的意思。这都是从文物安全方面来考虑。具体到“鸮尊”来说,底下有一个台子,台子上面的中间又有个立柱,柱子上面再放“鸮尊”,那么,这个台子的稳定性,以及台子与柱子之间连接的可靠性,应该是这次发生损坏事件的一个重要方面。如果把那柱子做的粗一点大一点,直接放在地面上,然后上面再加个玻璃罩,相对来说是比较安全的。或者像德国柏林的新博物馆展出镇馆之宝——埃及“娜夫蒂蒂半身像”,柱子是放在一个展柜内,则是非常稳当的。对于重要的文物,放在展柜内与裸展的感觉是不一样。通常在展柜内能给人以一种尊贵感。因此,“鸮尊”的这种裸展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它的尊贵感,尽管为它专门定做了展台。是的,今天来看,我们需要综合考量这种展陈的问题。当然,这一意外对于国内博物馆来说,更应该汲取教训。

德国柏林的新博物馆展出中的埃及“娜夫蒂蒂半身像”

  问:陈老师,中国各级博物馆中展出青铜器会有哪些保护措施?

  陈履生:这也是各个博物馆方式方法都不太一样。首先是展柜、展台、展架的稳定性是必须要考虑的,必须要稳当。博物馆就怕万一,而博物馆经常发生万一的事情。文物放置的稳定性非常重要,其中包括展柜玻璃的厚度,防撞的能力,密封的程度,都得要考虑。另外,通常对于展柜内温湿度的控制,也很重要,因为在青铜器不断接触空气的过程中,温湿度如果把握不好,它会继续氧化,或者会加剧青铜器病害的蔓延。预防是一个复杂的科学问题,这也是很多馆要花很大力气来解决的重要问题。当然,最重要的、也是最简单的就是物理防护。物理防护很重要。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博物馆这次展览的展陈做的很复杂,有一些画蛇添足的做法。有些做法我不太赞同,比如里面悬挂了幕幛,还包括一些有机玻璃顶的装置,这些都是一个潜在的危险,掉下来怎么办?谁也不敢保证它万无一失。平常没事还好,万一展出的时候发生地震怎么办?一晃动,本来好好的却掉下来了,砸坏了文物。博物馆展陈中人为的加入一些装饰,客观存在着安全隐患。这里说的是万一,因为博物馆必须要防止万一。所以,博物馆对于展出中的一些重要的历史文物或艺术品,要尽量做减法,不要或少做加法;不要做太多的装饰,以转移观众对于文物的关注——大家都去看景的光怪陆离,可能就少看文物。这一点,应该参考卢浮宫展出达芬奇《蒙娜丽莎》的展陈。再说这些景的配置往往会导致文物安全的问题。比如这次“鸮尊”的意外,如果放在展柜内,那不会有事,可是,为了形式而做了特别的展台,这就出现了意外。博物馆出现意外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博物馆还是要把文物的安全放在首要的位置,把形式、效果放在第二或者第三位。如果一座博物馆不能把文物的安全放在首位的话,那博物馆在专业和管理上都有问题。

  问:陈老师,关于这一件青铜“鸮尊”,与妇好墓里出土的有些不太一样,与现实中的猫头鹰真的是太像了,据说当时是从文物贩子手里头买过去的,您觉得它是真是假,有没有问题?值得商榷吗?

  陈履生:您提出这个问题我无法来回答。因为我没有看到原作,我也是只看到图片。但就图片而言,简单,不代表它就有问题。因为墓葬的等级不一样,比如说“鸮尊”,在墓葬里有的青铜的,有的是陶的或是玉的,都与墓葬的等级有关系。殷墟妇好墓出土了大量的重要的青铜器,都说明这一墓葬的等级和重要性,但并不代表每一个这种重量级的墓葬都有这样的陪葬。而在一般等级的墓葬中,往往有一两件材质不尽相同的小型的鸮形器,它只是说明一些问题。比如说汉代墓葬中有陪葬的灯具,其悬殊很大,有像“长信宫灯”那种能够代表一个时代的国家一级文物,也有一些小型的铜灯,甚至还有一些作为明器的陶灯。但不能因为与“长信宫灯”相比,其他的简单就认为它是假的,是需要商榷的。这不能说明问题。

美国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博物馆


用文化的步履陈说平生的坚守

研究 | 交流 | 分享

  陈履生美术馆群:油灯博物馆:江苏常州市武进区环湖北);陈履生美术馆:江苏常州市武进区环湖北路,江苏扬中市新坝镇新治路,海南三亚海棠花开,合肥斌锋文化中心;汉文化博物馆&竹器博物馆:江苏扬中市新坝镇新治路;陈履生美术馆研习基地:贵州贵阳市开阳县王车村

The End

【陈履生博物馆群

开放时间】

上午9:00-11:30(11:00停止入场)   

下午2:00-5:00 (4:30停止入场)

免费参观

周一闭馆

地址:江苏省扬中市新坝镇新治路199号

电话:0511-88225018

邮箱:clsgm@qq.com        clsgm51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