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8页 共526

陈履生:乡村博物馆应该有“乡村”的感觉



时间:2020/2/3 10:40:05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很难想象城市中的“乡村博物馆”是一个什么样子?毫无疑问,像布加勒斯特这样的城市能够办一座城市中的乡村博物馆,其创意是独特的。因为城市中的人对于乡村的好奇,还有那些来自乡村的城市人对于乡村的怀念,都是这一创意的基础。而满足他们的需求,同时基于博物馆的需求来搜集、保存和研究乡村的历史文物,则是办博物馆的一个最基本的思路。因为城市中的很多人曾经来自于乡村,而城市的不断扩大正是在蚕食乡村的基础上而开始了城镇化的历程。因此,乡村的记忆通过博物馆的方式呈现出来,这正是乡村博物馆的特别的意义之所在。城市中的乡村博物馆如何还原乡村的感觉,或建立起与乡村关联的很多方面,是非常重要的。显然,在乡村中除了田野和山岗,除了河流与树林,其中居住的房子是最为重要的大件,也是构成乡村的主要部分;一般而言,乡村的规模是由房子构成的村落的规模所决定的。但是,与乡村关联的还应该有它的环境,有生活在这里的人的生活,包括生活习惯、生活方式以及与人关联的所有内容,而不仅仅是只有房子。

乡村博物馆大门右侧有一块纪念牌,上面的文字为:乡村博物馆的创建者是迪米特里·古斯蒂DIMITRIE GUSTI(1880-1955),大学教授,布加勒斯特社会学学院的发起者和组织者,他的合作者,以及青年大学学生参与了该博物馆的建设。

  位于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的海勒斯特勒乌公园内的乡村博物馆,是一占地10公顷的露天博物馆。始建于1936年。此前有一批专家学者实地考察了各地的乡村,并作了大量的社会学和历史方面的研究,提出了建立民俗博物馆的构法,希望通过展示3个多世纪以来的乡村建筑艺术、装饰艺术以及农民的生活方式和风俗习惯,以反映罗马尼亚的传统文化和社会发展。该馆由布加勒斯特社会学学院的发起者和组织者迪米特里·古斯蒂(DIMITRIE GUSTI,1880-1955)所创建。1978年曾被改成“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通俗艺术博物馆”;1990年又改回“乡村博物馆”。创建者迪米特里·古斯蒂是罗马尼亚的社会学家、民族学家、历史学家和哲学家。他是罗马尼亚雅西大学和布加勒斯特大学的教授,于1919年当选为罗马尼亚科学院院士,1932年至1933年担任罗马尼亚教育部长,1944年至1946年间担任科学院院长。

  罗马尼亚乡村博物馆是世界上最早的露天民族志博物馆之一。在1936年向公众开放时,全世界只有三座同类型的博物馆——斯德哥尔摩的斯坎森博物馆,挪威Lellehamer的Bigdo博物馆,罗马尼亚克卢日县的特兰西瓦尼亚(Transilvanian)民族博物馆。乡村博物馆借助于美好的自然环境,而环境又依附于那些来自乡村的民居,构成了一处独特的博物馆公园。从导游图的编号上来看,这里现在已经有了102栋建筑,而非网络上介绍的66座建筑。这之中绝大多数是民居,但也有教堂和作坊,都是上个世纪30年代陆续从罗马尼亚各地农村搬来,其中有来自特兰西瓦尼亚(Transilvania),巴纳特(Banat),蒙特尼亚(Muntenia),奥尔特尼亚(Oltenia),Dobrogea(dobruja),摩尔达维亚(Moldova),多布罗加(Dobrogea)地区,以及一些新的村庄。这里除了具有博物馆性质向公众开放之外,还有民间歌舞演出和手工艺表演,博物馆每年都要举办民间歌舞比赛和手工艺品制作比赛。

  当人们置身于乡村博物馆之中,实际上所看到的是一个与乡村关联的一个民居群落,各种不同时期、不同材质的建筑罗列其中,尽管是有规划的安置,实际上这种规划的不确定性,表现为是没有规律的杂乱置放在一起,并没有像博物馆的陈列那样,按照时代、材质、样式、地域等分区。如果能够按照房屋的时代、材质、样式、地域等分区排列,那所构成的不仅是一个特别的乡村,而且这个乡村就是从十八世纪初以来一直到20世纪的一个连续的发展和演变的历史。在这样一个发展过程中,不仅让观众看到了一直关联的不同地域以及不同时代的居住的房屋以及与之关联的生活。如此,这样一个具有创意的博物馆对于我们了解罗马尼亚的乡村是非常直观的一些内容。可是,这里不仅是整体规划有问题,与之关联的内容在这座博物馆中并没有得到呈现,尤其是那些民居,只能看外观,而不能走进去。不能走进去就看不到其中与之关联的生活,以及家具、服饰等等。因此,这座博物馆实际上一座没有乡村感觉的城市中的乡村建筑博物馆。换句话说,这只能说是一个文旅项目。

  失去乡村感觉的这样一座博物馆难以呈现乡村的根本。而类似这样的民居博物馆在中国也有,只要搬上数十套老的建筑,集中复建到一起,如黄山脚下的潜口民居博物馆,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还有更大规模的浙江武义县的古民居博物馆。作为民居博物馆,集中一批具有历史和艺术价值的古民居到一个新的空间之中,让它们彼此发生关系来构成一个新的空间内容,这是博物馆的方式。但是,博物馆的方式和乡村之间的关联,应该是怎样?应该通过各种物件的陈列,把不同地域中的人的居住和生活方式呈现出来,这应该是博物馆方式中的一个完整概念。

  乡村的感觉和乡村的意义,实际上在乡村博物馆的构成中应该有很多方面的表现,而这在城市中的呈现是非常困难的。这就要求博物馆的主导者能够基于乡村的概念来还原乡村的感觉,因此,必须要有一个综合的有无数关联物所构成的呈现的内容。这个呈现的内容包括要能够让人们能够走进建筑之内,并于此中能够感受不同地区的人的生活,而这样一种陈列是需要一个研究机构或研究团体作为博物馆的支撑,或者就要有像乡村博物馆的创建者迪米特里·古斯蒂那样的学识和资源。如果缺少这些内容,那么,这样一种乡村的感觉仅仅是一些建筑的呈现,只能说是乡村的一部分,难以呈现乡村的根本意义。尤其是如今这里成了公园,那从自然的概念上说就更没有了乡村的感觉。

  毫无疑问,实现建设乡村博物馆的创意是需要时间,需要精力,需要专门的人才,才有可能实现的这样一种非凡的创意。迪米特里·古斯蒂当年的合作者以及青年大学生参与了该博物馆的建设。这是建立具有特色的博物馆所遵循的一个原则。而在这种由博物馆构建的乡村中,人们必然会联想到自然文化遗产,自然会想到乡村自然中的很多的内容,比如乡村中的田野,乡村中的水车,乡村中的劳作,以及乡村中的炊烟等等,都是记忆,都是诗意和远方。因此,乡村内容的丰富性,在城市中如果能得到完整呈现的话,那么,博物馆的意义可能就突破了一般民居的概念,就会散发出它独有的魅力,也就能够以独特的内容而吸引城市中的公众走进这座博物馆。显然,1936年的迪米特里·古斯蒂并没有想到布加勒斯特的城市化进程以及今天的城市规模。如果当年这里可能还是乡村的话,今天却被城市中的新的建筑和新的氛围所覆盖,因此,这也可能是失去“乡村”感觉的重要原因。

  庆幸的是,博物馆的管理者精心设计了有一定规模的纪念品商店。而这里的纪念品或工艺品的乡村感觉却非常浓厚,而且品种多样,风格独特。遗憾的是,门厅左侧有一处还算面积较大的展厅,现在是商业画廊,如果能改成介绍乡村博物馆的历史和罗马尼亚乡村风情的展览,相信更加有益于乡村博物馆。


鸣谢:罗马尼亚文化艺术促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