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8页 共526

5.18特辑 | 衍生•延伸 ——Mr.陈答《文汇报》记者关于博物馆的衍生品之问(1)



时间:2018/5/19 14:14:15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巴黎毕加索博物馆对面的商店

《文汇报》记者范昕

  您如何看待博物馆衍生品成为时尚潮品、爆款?

  博物馆的衍生品成为时尚潮品,在中国已经表现出了一种趋势,但是,不能过于乐观,而如何看“爆款”,还有怎么看这“爆”的问题,还是一个问题。显然,中国那么大,博物馆那么多,博物馆的衍生品成为时尚潮品、爆款,还没有看出来。现实中是虚骄之气掩盖了实际上的焦虑和质疑,而在与国外做得好的博物馆的比较中,则能够看出是新鲜感和习以为常的差异。可以理解的是:过去没有,现在有了;过去没有赚到钱,现在赚到了一些钱,因此,出现了一些井底之蛙的声音,蔓延出虚骄之气。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推出的保罗·克利水彩画套装,苏州博物馆推出的秘色瓷莲花碗曲奇饼干,故宫博物院推出的“国色天香”手提包。

  博物馆的延伸品是与博物馆相关联的一种文化产品,它和博物馆的收藏、展示、研究等主要业务内容有着很强的关联度。当然,它作为博物馆形象的另一方面表现,所承载的博物馆功能应该是超于许多专业之外的。它在博物馆之中是不为专业的专业,是属于博物馆中的“另类”。因为它是让观众把博物馆带回家的具体而实在的内容。显然,这些衍生品与博物馆的藏品和博物馆的展览之间有着特别的关系,它们或者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或者是某个展览中的代表性作品,而这些作品的意义和价值正反映了博物馆的社会影响和知名度。因此,世界上很多博物馆都设计和生产了许多衍生品,这是一种潮流,反映了博物馆发展的水平和高度。衍生品是博物馆专业的延伸,也是博物馆走向社会的延伸。当这些衍生品出现在与展览相关的某个售卖的区域,或者是在博物馆的商店之中,往往成为人们必然去光顾的地方,这里的人头攒动,以及在公众心目中的关注度,不亚于博物馆中的展厅。为了吸引观众或扩大营销,更有甚者是有些博物馆把衍生品的商店安放在博物馆的入口处,成为观众的必经此处。通过这些五花八门、形形色色的衍生品来吸引观众的关注,最终而使观众掏腰包。当然,观众也可以通过这些衍生品来了解博物馆的藏品,了解和认识博物馆最近的展览。所以,衍生品的意义不仅具有一般商品的属性,还具有特殊的意义——延伸。

纽约一家博物馆根据克林姆特名画而开发出来的口红产品,颜色直接来自画中女人的唇色。

  毫无疑问,近年来中国的各级博物馆都很关注衍生品的开发和生产,而衍生品作为一种文化创意产品也越来越受到各级政府的重视,博物馆的商店也因此而丰富起来。客观来说,目前各级博物馆中衍生品的开发和生产还只是处于初级阶段,并没有出现引导大众消费的“时尚潮品”或“爆款”。有个别产品获得了社会关注,但不具有普遍性。衍生品作为一种与博物馆相关的商品,具有一般商品的所有属性,所以,它能够在市场上走红也具有在大众消费领域成为“时尚潮品”或“爆款”的基本成因。实际上,博物馆的衍生品能够成为“时尚潮品”或“爆款”的可能性非常有限,因为它的局限性也正在博物馆之上。核心问题是,“时尚”“潮”“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与博物馆的关联及其关联度。

  我们的衍生品开发的水平与文化创意的水平,和世界上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的距离,因此,我们还是停留在一般性的商品之上,也就是笔记本、茶杯垫、钥匙链、手机壳、鼠标垫、麦克杯、丝巾等一些常规品种,同质化倾向严重,和博物馆的同质化倾向一样严重。需要看到的是近年来观众对于博物馆的依赖度正日益加强,博物馆的社会知名度也在不断增加,基于此,衍生品的需求量则是水涨船高般的不断增加。这种观众的关注度是促使衍生品开发的一个方面的重要动力。显然,创意、设计、质量、数量等等,是决定衍生品存活率的重要方面,也是决定其经济效益的重要方面。如果没有很好的博物馆文化,没有很好的与博物馆相关联的文化创意,没有很好的足以反映博物馆品位的艺术设计,其衍生品就不能表现出与博物馆的关联度,也不能表现出博物馆衍生品的意义和价值,因此,就可能沦落成为一般性的商品。所以,即使出现时尚潮品和爆款,也不是靠忽悠的。

巴黎毕加索博物馆对面的商店


  文章来源:2018年5月18日《文汇报》,原标题:没有一流的藏品及展览,博物馆衍生品的开发就没有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