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8页 共526

陈履生:“家”在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



时间:2018/4/5 15:54:00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建于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伯里格里芬湖旁的国家博物馆,@陈履生摄。


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是由澳大利亚设计师霍华德·雷加特(Howard Raggatt)设计,灵感来自于趣味十足的七巧板,淋漓尽致的体现了澳大利亚扣人心弦的历史文化。该馆被称之为是世界上最为奇特的建筑之一。@陈履生摄。

  博物馆的建筑设计是一门独特的学问。它不仅是一个建筑的问题,一个美学的问题,而是一个关系到所在城市的综合性的文化问题。

  无疑,每一座城市都想建造属于自己的博物馆。但是,博物馆是否能够融入到这座城市之中,这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关键要看设计。因此,全世界的很多城市,尤其是发达国家的城市,特别是有文化内涵的城市,都把博物馆建筑的设计放在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之上。好的设计,就能让城市有一座感到自豪的博物馆。

  博物馆不同于一般的公共建筑,也不同于一般的公共文化设施。它的公共性会体现在很多方面,更重要的是它与城市发生的关联,使其成为城市的不可或缺,而公众与它则是难以离弃的依赖。一座城市不能没有博物馆;一座城市需要很多博物馆,一座城市需要几所体面而能够让人们不断谈论的博物馆。博物馆不是独立的存在,它不能离开城市文化的支撑。在这样一种复杂的关系中,博物馆所反映出的与这个国家和这座城市的政治、社会、经济的方方面面,决定了它离不开这座城市。所以,在博物馆与城市的关系中,它可能会反映出城市文化的方方面面中的各种因素,这不仅仅是博物馆专业中的问题,还有关系到博物馆生存和发展的诸多方面。

  在博物馆建筑设计的一开始到最后开馆,一位优秀的建筑师可能会从多方面去思考博物馆的建筑问题。他不会局限在一个专业的属性之中,而是从文化的角度去思考博物馆与这座城市的关系:历史的发展,文化的传承,当代的需要,公众的视野,以及这座博物馆与城市未来发展的关系。如此,博物馆从建筑的外形到内部的功能,都需要从这些大的方面去综合思考。显然,博物馆的设计,不是简单的盖一座房子,而是盖一座能够让城市为之骄傲的公共建筑。

  博物馆建筑应该有其不同于一般公共建筑的独特性。博物馆建筑的独特性,可以从多方面反映建筑师对博物馆建筑的理解和认识。可以想象的是,一位优秀的建筑设计师,一位优秀的博物馆建筑设计师,他如果没有对于博物馆文化的充分而精深的理解和认识,就不能把握博物馆建筑所特有的文化属性和美学魅力。博物馆建筑的文化属性关联到文化的很多方面,从外形与这座城市以及其所在的周边关系,既要融合,又要显露;既要和谐,又要突出。世界上很多优秀的博物馆建筑都非常成功的处理好了这种关系,即使有些在当时不能被人们所理解,但在一个时间不断的加持中却能慢慢的为人们所认识,直至喜爱到成为经典的案例,代表性的就是卢浮宫前的金字塔。人们因此记住了它的设计者贝聿铭,而说不出它的主体建筑的设计者是谁。

  世界上许多著名的博物馆,不管是在城市中心,还是在远郊;不管是被其他建筑所包围,还是鹤立鸡群的独立存在;不管是全新的设计,还是旧有的改造,优秀的博物馆建筑设计都非常好的呈现出与城市的关系。而城市中的公民看到一座新兴的博物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们会走进来,他们可能会几代人在不同的时间走进来,他们会谈论当年出现时的盛况,他们会见证历史的发展而叙述其中的每一个过程,甚至谈到已经成为历史的某个展览。因此,博物馆的举动,可能不在于一时一地,而又是以一点一滴在长久与未来的关系中表现出它与这座城市的关联,以及未来的发展和方向。所以,博物馆建筑与城市的规划也有着紧密的关系,那么,如何反映出这样的关系,又是如何表现这样的关系,其设计水平的高下,实际上是建筑师对于博物馆文化理解程度的高下。

  有文化的设计与有独特文化想法的设计,往往表现在博物馆建筑设计的始初。为纪念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成立100周年,澳大利亚政府决定在首都堪培拉建立国家博物馆。在澳大利亚,首都并不是世界上著名的城市,其知名度远在悉尼、墨尔本之后。那么,代表国家又位于首都的博物馆应该是什么样子?博物馆的设计是走在城市的前头?是表现国家实力和国家文化的前沿?澳大利亚政府在1996年开始设计国家博物馆的时候,就向社会公开征集对于设计的意见。这种“群众路线”在全世界国家博物馆设计中是少见的,虽然政府没有把为人民挂在嘴上,可确实是想到了人民。通过问卷的形式征求民意,尽管是最为普通的形式,可是,问的内容以及如何处理和接受这些有可能是鸡一嘴鸭一嘴的内容,应该说表现出了很高的文化把控能力。面向公众的问卷是问你从哪里来的?你们家里除了讲英语,还讲什么语言?结果收到的答案一共有83种语言。基于此,博物馆的户外就有了一个特别的澳大利亚梦花园,梦花园中又有了83种文字的“家”,其中也有中文。

  梦花园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是83种文字所构成的关于家的世界之梦。在空中看此地花园是一幅世界地图,而这里每走一步相当于陆地上的100公里,其艺术性与科学性的结合,文化创意的表达让人们看到了何谓“设计”。由此可见,澳大利亚首都的国家博物馆的设计从一开始就与公众发生了关联,就表现出了超于一般建筑设计的文化的思考。这一博物馆的公众性则跳出了建筑师个人兴趣的局限,在一个宏观的层面展现了博物馆的独特性。显然,它比洛杉矶的盖蒂博物馆那著名的花园多了文化的内涵,多了文化的内容和形式,也超越了一般园林的范畴之外。由此,将它与博物馆的整体一起来看,它所展现的是一座人们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博物馆。

  该馆于1996年开始兴建,2001年开馆。

  为了纪念澳大利亚联邦成立100周年,在经过了多年的策划和设计之后,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于2001年3月11日由澳大利亚现任总理-约翰。霍华德亲自剪彩并正式对国内外的游人免费开放。本文配图均由@陈履生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