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8页 共526

陈履生:再看《女史箴图》(下)



时间:2018/1/29 16:53:53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女史箴图》上的日、月

  关于顾恺之的《女史箴图》,还有很多故事。这好像是名画共同的特点,如同现今分处海峡两岸的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怎么就弄出了“焚画殉葬”的故事而成为历史疑案。顾恺之的《女史箴图》原来收藏于紫禁城的建福宫花园内,慈禧太后因为宝爱而将其转放于颐和园。1900年(清光绪二十六年),八国联军侵华,驻颐和园的英军第一孟加拉骑兵团的约翰逊上尉将《女史箴图》掠走。这个实在没有太多知识的上尉在1902年回到伦敦后,因为看重了画轴上的玉扣,而将《女史箴图》拿到大英博物馆请专家为玉扣估价,大英博物馆绘画部的管理员Sidney Colvin(1845~1927)和他的助手Laurence Binyon(1869~1943)却看重了画的价值,并以25英镑从约翰逊上尉手中购得。想想为了这25英镑,这位上尉在颐和园为获得这幅画也可以说是既壮了胆又费尽了心机,而始初的出发点则是看上了那玉扣,而不是画本身。当时的25英镑相当于现在1000多英镑,合人民币15000元左右,这一数字与举世无双、价值连城相应,则成了笑话。想想大英博物馆能出25英镑来买那本不值钱的玉扣,也是不容易。

  大英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的专业素质实在令人敬佩,如果不是他们,那《女史箴图》或许在上尉卖了玉扣之后,就会成为上尉的垃圾,可能会付之一炬,想想都后怕。应该看到这一时期欧洲兴起的收藏中国古董的热潮,从一方面带动了博物馆对于中国文物的关注和研究,而因为博物馆的关注,又从另一方面助推了社会对于中国文物的收藏。比如法国人格兰迪迪艾尔(Ernest Grandidier,1833~1912)就收藏了近6000件中国历代陶瓷,其中许多来自晚晴内务部的古董拍卖会上。1894年,他将所藏悉数捐赠给法国政府,1945年后藏于吉美博物馆。另一位米歇尔·卡尔曼(Michel Kalmann,1880~1974)也是以毕生精力收藏中国古代文物,涵盖了中国历代陶瓷,其中不乏官窑制品,形成了如今法国吉美博物馆中的卡尔曼珍藏系列。这从一个方面也说明了博物馆对于积累文化遗产的重要性,也说明了博物馆存在的必要性。

  无疑,博物馆的专业水准决定了文物的命运,当《女史箴图》入藏大英博物馆之后,大英博物馆按照日本画并请日本技师重新装裱,将画分为三段,使这幅画受到了严重的破坏,特别是去除了原画中明清时期的文人题跋,使原本可以表现出流传有序的递藏与鉴赏过程出现了历史断层,破坏了它的学术关系和价值。显然,大英博物馆功过各半。

  2013年夏天,大英博物馆为了补过,邀请世界各地的专家学者讨论如何修复《女史箴图》,最终决定在原画的基础上进行加固,解决了此前存在的掉渣的问题,而这之中邀请中国的专家来操刀则是正确的选择。

  在《女史箴图》的故事中,潜水艇和《女史箴图》的故事是最让人们津津乐道的。传说中的英国政府为感谢中国军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缅甸战场上解除了日军之围,曾有意赠送《女史箴图》或一艘潜水艇作为谢礼,中国政府在二选一的判断中选择了潜水艇。虽然这个故事没有具体的文献来支持,但人们所论往往是指责民国政府选择潜水艇的判断。为什么要潜水艇而不要《女史箴图》?今天这艘潜水艇如果还在的话,可能卖废铁都没人要,而《女史箴图》今天在大英博物馆、在全世界都受到尊重。应该基于历史来看这一选择。如果国家不够强大,像晚清那样,就没有能力去保护它的文物,如同今天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没有国家的强大,这些价值连城的文物和艺术品,只能是流离失所,只能是无家可归,只能是任人宰割。因此,国家的强大对于国家文化的保存和弘扬,国家的强大对于文化的尊严和自信,都是至关重要。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国家,那么,八国联军就胆敢来入侵;八国联军来了,所有的中国文物都可能成为被掠夺的对象。看看圆明园的遗迹大概就清楚为什么要选择潜水艇了。当时的民国政府之所以要留下潜水艇而放弃了《女史箴图》,其目的性是非常明显的。因为潜水艇对当时的国家存亡非常重要。国之不存,画能存乎?
 


附:晋·张华《女史箴》
    茫茫造化,二仪既分。散气流形,既陶既甄。在帝庖羲,肇经天人。爰始夫妇,以及君臣。家道以正,王猷有伦。

  妇德尚柔,含章贞吉。婉嫕淑慎,正位居室。施衿结褵,虔恭中馈。肃慎尔仪,式瞻清懿。樊姬感庄,不食鲜禽。卫女矫桓,耳忘和音。志厉义高,而二主易心。玄熊攀槛,冯媛趍进。夫岂无畏?知死不吝!班妾有辞,割驩同辇。夫岂不怀?防微虑远!道罔隆而不杀,物无盛而不衰。日中则昃,月满则微。崇犹尘积,替若骇机。

  人咸知饰其容,而莫知饰其性。性之不饰,或愆礼正。斧之藻之,克念作圣。出其言善,千里应之。苟违斯义,则同衾以疑。夫出言如微,而荣辱由兹。勿谓幽昧,灵监无象。勿谓玄漠,神听无响。无矜尔荣,天道恶盈。无恃尔贵,隆隆者坠。鉴於小星,戒彼攸遂。比心螽斯,则繁尔类。

  驩不可以黩,宠不可以专。专实生慢,爱极则迁。致盈必损,理有固然。美者自美,翩以取尤。冶容求好,君子所雠。结恩而绝,职此之由。

  故曰:翼翼矜矜,福所以兴。靖恭自思,荣显所期。女史司箴,敢告庶姬。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