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6页 共476

陈履生:美术评论之缺席状态(2/15)



时间:2021/8/22 10:38:54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当下美术评论工作的地位下沉是新中国以来最为严重的时期。

  在这个处于最低潮的时期,美术评论实际上是用则有,不用则无。

  这表现为一种选择,让美术评论很尴尬。

  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至90年代初,美术界看到了美术评论实际存在的一种附庸状态,开展过讨论,引起了业内的关注。

  可是,这一问题在当下非但没有缓解,反而更加严重。

  因此,在许多重要的美术创作和展览中,包括全国美展的缺席就特别典型。

  2021年是美术创作的大年,收官的“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型美术创作工程”,以及文旅部国家主题性美术创作研究班,产生了很多作品。

  面对如此众多的作品,具体的评论在哪里?

  它们与原有创作的关系,是发展、推进、提高了,还是今不如昔。

  新的创作好是好在哪里?

  不足又是表现在哪里?

  美术评论缺席的状态下让人们感受不到评论的存在。

  以“建党”题材为例,本年度出现了庞茂琨的《开天辟地》与何红舟、封治国、傅纪中合作的《中共一大会议》,都是还原上海一大会议的历史,表现上海一大会议现场中的人物组合和形象塑造。

何红舟、封治国、傅纪中,中共一大会议,280cm×400cm,2021

庞茂琨,开天辟地,300cm×cm450,2021

  这两件作品都是史无前例的画出了全部的一大代表,突破了禁区,表现出了当代社会对于主题创作的宽容。

  这两件作品在构思立意和形式语言上有着明显的不同,而两幅画的作者不仅是著名美术院校的教授,也是当代油画的领军人物,那么,他们的创作是如何直面和反映当下创作的问题?而彼此之间的共同点和不同点对于当代主题创作有何借鉴的意义,如此等等,都是非常值得评论和讨论的问题。

  至少应该有个系统的总结,并公开让公众和业内了解具体。

  可是,到目前为止没有看到评论,而能够看到的只是“每一笔都有历史根据”的新闻报道。

  今年各地也举办了很多展览,可以说是一浪高过一浪,然而,一些展览中出现了1949年欢迎解放军进城的横幅标语却是从左至右的书写,如此没有基本历史知识的错误,又是如何营造画面的历史感?这实际上也是需要美术评论来帮助提高的;尽管这很基础。

  可以说,新世纪的美术评论不能说是完全没有,而是只能看到一两篇官方组织的所谓的“评论”,充其量只是一种推介。

  这种官方话语的推介,基本上是一个模板;基本上是正面的肯定,现在连一点点不足都不提了。

  如此来看这样一种缺席的状态,从本质上反映出了美术评论工作的实际地位。

  毫无疑问,没有地位就没有尊严,没有尊严也就没有了地位。(未完待续)

何红舟 黄发祥 《启航》 550cm×270cm  2009年  中国美术馆藏

唐勇力,新中国诞生,203cm×816cm,2009年,中国美术馆藏

赵建成,开国大典,2021年,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藏


2021年8月20日《文艺报》

The End

临时闭馆通知

  根据疫情防控要求,7月31日(星期六)起,扬中市陈履生博物馆群临时关闭,恢复开放时间另行通知。给您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陈履生博物馆群
2021年7月31日

地址:江苏省扬中市新坝镇新治村

电话:0511-88225018

邮箱:clsgm@qq.com        clsgm51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