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6页 共476

陈履生:美术评论之平庸状态(系列1)



时间:2021/8/20 19:02:00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客观来说,主管部门在新时代对于文艺评论工作的重视是前所未有的。显然,这种重视是基于当下文艺评论工作不为社会以及文艺界所重视的客观情况而决定的。因此,五部门联合印发了“指导意见”,无疑,这有助于新时代的文艺评论和文艺评论工作。文艺评论和文艺创作相互依存,相向而行。可是,在新世纪的实际状况中,美术创作和美术评论都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尽管各自的表现不尽相同,但关联到的本质问题是相近的。具体到美术评论来说,问题可能更为复杂。这是一个时代的缠绕,今非昔比。如今从事美术创作的美术家越来越多,美术机构越来越庞杂,而美术评论显然跟不上这一时代的发展,也很难应对这一时代的变化。当然,在诸多的社会原因之外,美术评论和评论家自身的问题是最为主要的。如何评估当下,如何认识其中的问题,应该是当前美术评论的首要。新时代的文艺评论工作已经处在特别的窘境之中,在这样一个现实之下,美术评论就难以避免所存在的种种问题:

  平 庸 状 态  

  平庸化的美术评论作为普遍的存在,是当下美术评论工作中具有普遍性的问题。

  毫无疑问,美术评论自身的问题是客观现实,缺少能为业内认可的优秀美术评论家,缺少能够影响美术创作的具有指导性、且能为业内广为传阅的优秀的评论作品。

  如果美术评论界能够成立的话,那么,这一界是相对平庸的。

  看不到作为和影响,看不到发展和提升,那就是平庸。

  当然,这一平庸是由美术社会的基本面所决定的,是为当下的社会问题所左右的,而更重要的是与之关联的美术创作问题。

  毋庸讳言,现在的美术创作出现了严重的内卷化的问题,自我欣赏,自我玩弄,像卡拉OK那样。

  但是,绝大多数的平庸之作却瓜分了很多社会资源,而有许多是应景的组织和匆忙的应对。

  有数量没质量,眼看着高原一天天的下沉,遑论高峰。

  有些作品连起码的历史背景都不清楚,连基本的造型问题都没有解决,而造型大都是依靠照片,有的就直接画照片;








上面画题为《领航》,2019年;下面画题《二号线》,2017年,为不同的作者

  缺少生活,更缺少来自生活的感动。

  绝大多数的展览是应景的,逢年就办与年关联的展览;逢节就是节庆的策划。

  如此,展览没有学术的内涵,只是库房内藏品分门别类的应景推出,看不到对藏品的研究,更看不到学术的关联。

  而绝大多数的展示是属于个人化的,其社会责任因个人创作与美术发展自身的关系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所以,在展览遍地都是的今天,却看不到像样的关于展览的评论。


(未完待续)

  外国画家也画照片,可是





2021年8月20日《文艺报》

The End

临时闭馆通知


  根据疫情防控要求,7月31日(星期六)起,扬中市陈履生博物馆群临时关闭,恢复开放时间另行通知。给您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陈履生博物馆群2021年7月31日

地址:江苏省扬中市新坝镇新治村

电话:0511-88225018
邮箱:clsgm@qq.com        clsgm51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