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页 共397

陈履生:面对疫情,再忍忍

时间:2020-4-10 10:02:14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现场视频感言,请把手机横过来看

  双日记  又是一天:阴历三月十七(4月9日)。昨天,武汉解封了,我的双日记也该结束了。为了武汉的解封,各地都有一些仪式和活动,以纪念人民的释怀这一特殊的日子。在过去的76天里,被封的不仅是武汉人,全国大部分城市中的人都在被封的状态之中。因此,这一天是值得纪念的,是一定会进入历史的,而在未来的中国防疫博物馆中,这一天一定是一个大标题。

  昨天对于我来说也具有特别的意义,下午4时,由深圳美术馆、贵阳孔学堂文化传播中心、陈履生美术馆共同主办的“自省的书写——陈履生抗疫百字巡展”的首站展在深圳美术馆开幕。俗话说“择日不如撞日”,完全是撞上了,都是4月8日。那也好,就用自己的方式来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吧。虽然武汉解封,但是,疫情的预警并没有取消,目前还是在疫情期间。所以,不能大规模的聚集,不能举办展览的开幕式,还有很多特殊时期的新的规矩,比如,有的美术馆一个展厅不能超过20人;有的美术馆需要网上预约,一天不能超过100人,如此等等,都说明文化复工只是象征性的。而很多城市中的电影院刚开业就歇了。看来真的要打持久战了。如此来看,能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举办展览也是一种荣幸,尽管观众不如以前那么多,可是,网上的各种推介也可弥补部分。

《仁》 4月8日展览开幕之后补题

《仁》 4月8日展览开幕之前

《仁》  初成于2月21日,3月2日补题题

  面对现实,《自省的书写》展览只能随遇了。因此,快闪的歌唱与吟诵,也就成了美术展览开幕中少见的一种形式。深圳歌剧舞剧院青年歌唱家王哲演唱了原创抗疫主题歌曲《请你相信》,青年歌唱家马腾、刘婷婷共同朗诵了旅法艺术家谢英彬和唐金华创作的诗歌《武汉之歌》。而刘兴范院长则坐镇督导,谢英彬老师也是亲自指导。展览会上见到了一些好久没见到的老朋友,而这些朋友也很长时间没有外出,没有见面。用艺术的方式驱散人们心中的新冠病毒阴霾,这也成为这一时期艺术展览的一个特点,会成为具有时代印记的艺术事件。

  展览开幕了,很多朋友关心的那100个字也揭晓了:

仁  义  礼  智  信    忠  孝  真  善  美 

儒  道  佛  神  人    天  地  德  宽  永

知  行  化  一  法    修  养  通  贤  明 

节  气  骨  傲  魂    谦  慎  虚  无  忍 

思  恩  慈  悲  乐    爱  情  心  常  诚

虑  忧  为  难  易    听  闻  达  文  雅 

观  名  察  公  舍    严  俭  中  实  远 

欲  静  平  安  和    光  长  守  约  言

独  闲  同  忘  记    我  命  志  苦  恒 

学  问  师  识  博    读  书  勤  鉴  藏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百字,这是属于我的人生百字。这100个字伴随着我这两个多月的宅家时光,由此又想了很多问题。这时候的所想基本上都是和疫情有关的,不去想都没有可能。疫情暴露了很多过去所没看到、没想到的社会问题,而问题的复杂性至今都在持续的缠绕,剪不断理还乱。尤其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成为这一事件中的独特景观。

  疫情期间,每天都有新闻,都有事件,都有真有假。有的真中有假,有的假中有真。最突出的是国际社会所关注的是相同的问题,这也是前所未有的。网红继续红,只不过红的那个点不同。张文宏自爆薪酬之后有了张文宏的辟谣,而张文宏这几天受各单位之邀解答问题,所发表的抗疫要点也不知真假。这几天网上劲爆的还有来自法国媒体art in the city上一则报道,说法国奥赛博物馆的一幅梵高在1889年9月画的《梵高自画像》,被该馆保安Betty的六岁小女孩涂鸦。说的有鼻子有眼。只要稍有常识的人就知道这是假新闻。因为六岁的孩子大概手只能达到画框底部的位置,怎么可能画到梵高像的脸上。而实际的情况是,这条新闻的后面还一句话——“感谢大家与我们一起分享这个愚人节的快乐!”——这是一个恶搞的时代,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国外,层出不穷。但这个时候来搞这个也说明搞的人还没有受到新冠病毒的侵害,而且是心理承受能力超强;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搞这个?

  今天从深圳回到了常州。在飞机上戴着口罩,不敢拿下口罩去吃喝,从进机场开始的三个多小时滴水未进。在飞机上,按要求填了一张《中国民航国内航班旅客信息登记表》。下飞机也不像以前那么拥挤和争先恐后,大家非常自觉的带有恐惧感的谦让。这谦让是与传统不同的。传统的谦让是因为礼,而现在是因为病毒和传染的恐惧。看来人们的行为方式可以有多种方式改变,如今的现实所改变的是过去各种说教所难以实现的。

  接下来要全力投入到扬中三馆的装修与布展工作之中,不能再被疫情耽误了。回到常州第一件事就是到嘉泽镇上去理发。大概三个多月没有理发了,虽然买了自理的设备,还是不尽人意。没想到这个小镇上的理发店有五六家之多,有的里面空无一人,像我前些时在北京两天一遇的安定门内大街上的水果店;而有一家却是满员,像菜场。进门之后首先问老板,可以不洗头吗?疫情期间减少接触。说可以。坐下,很快就完事。立马感觉到重新做人的样子。生活就是这样,没办法的时候,说什么都可以忍,而稍有一点办法的时候,说什么都不忍。想想都坚持了三个多月了,忍忍坚持半年也是可以的,为何要招这个风险?说明心理防线已经松了。松就松吧,自己轻松了再说。该不忍的时候就不忍。我又想到了我写的那个“忍”字的上面有“忍无可忍,忍否?”

  面对疫情,不知该忍多久?等忍过了,这世界可能也变样了。

  再见了,我的“双日记”。

主办

深圳美术馆

贵阳孔学堂文化传播中心

陈履生美术馆

支持

香港亨达集团

展期

2020年4月8日至4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