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6页 共456

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学委会委员贺成:由中国画演伸的意境油画



时间:2021/12/26 9:13:00 文章来源:江苏省中国画学会 

由中国画演伸的意境油画

  大千世界五彩缤纷,随着时代的前进,中国画也走向多元和边缘。其实自然界是在有光的情况下有形、有色。强烈光线下的风景往往不利于中国画的表现,这时候油画的色彩弥补了这个缺陷。版画家、油画家、工艺画家往往最后向中国画靠拢,丰富了中国画的表现领域。而倒过来中国画家老了再画油画的却不多见,我就是这个少见者。

  中国的油画100多年来经历了向欧洲学习,向苏俄学习,向西方学习最后回归到本土。油画民族风的提出,不自觉的体现了东方的意蕴。因为我年轻时受苏式的“齐斯恰克夫”画派的色彩教育。崇拜“巡回画派”中的列宾、苏里克夫等,他们大型主题绘画对我的中国画主题创作影响极大。他们为歌颂色拉夫人民族的苦难和坚强,彰显了伟大战斗民族精神,强调了艺术的社会意义。即使欧洲画派讥笑他们的油画抄袭欧洲,色彩很“土”。这点是我到了欧洲和美国许多大博物馆观摩了大师级的作品之后而默认的。西方的油画从古典主义后,艺术家们解放了,自由了,不受宗教的束缚,产生了印象主义,到后期印象派……他们更加强烈的抒发个性,不正视眼前看到的东西,忽略了光线,随意用颜色夸张,变形,借助自然,抽象的构成,形成了他们热情,跳动,强烈的风格。他们往往运用粗犷的线条引起律动,运用对比的色块主观的跳跃。比如塞尚、梵高、高更的作品可称为写意的油画。这种主观的,不受自然界束缚的,追求自我。这点和中国画的追求个性,意境,人文的写意精神,倒有异曲同工之妙。我经常认为西方印象派是向东方艺术学习而形成的,这点对我的触动很大。我对色彩的传承和改革是从苏派到欧派再到印象派跳跃过程中而变化来的。近十年试探画了一部分风景油画,我戏称为水墨油画,赋予它深邃的意境和中国风。回想谢赫的“六法”名论之外,我又添加了对比夸张,相反相成这两点。所以我在后期的干笔油画里加入了中国画的高远,深远,平远构图。用符合色调的粗线勾出旋律的节奏。有意把色彩、明暗、应用冷暖加以对比,追求一种生命的动荡感。有的我用中国画的墨汁打底,有的应用水墨技法留出水墨流淌的韵味,增加了些许主观的意象。这就是我的水墨风景的初步尝试。故而命名为意境油画。

  缤纷色彩赖积累,丹青跳跃靠传镫。

贺  成 
二零二一年 十二月

部分作品赏析

《三生三世千年胡杨》 40cm×50cm 2019年

《黑松林》30cm×25cm 2013年

《砚洲岛渡口》 50cm×40cm

《雨后花房》 30cm×25cm 2013年

《一桥飞架》 24cm×40cm 2021年

《雪湖》 59cm×79cm

《鲜花海岸》 20cm×25cm 2013年

《高原格桑花》 40cm×50cm 2019年

《红松峡谷》 40cm×24cm 2013年

《山巅初阳》 40cm×30cm 2000年

《深山野墅》59cm×49cm 2000年

《雪山美地》40cm×24cm 2013年

贺  成

  字古扬,号山父,斋号“后飞庐”,工作室号“无涯山房”。中国画学会创会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江苏省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学术委员会委员,江苏省国画院人物画创研所原所长,江苏省艺术专业高级职称评审委员,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人物画艺术研究会名誉会长、江苏省华侨书画院常务副院长、南京市劳模。2002年被全国政协选为“江苏十大优秀画家”,被中华文化促进会评为“中华文化杰出人物”。

  先后在南京、北京、香港、澳门、台湾及澳大利亚、美国、日本、韩国举办个展、联展。2005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贺成画展》。

  中国美术馆、中国画研究院、日本名古屋博物馆、中南海、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等机构均收藏其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