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街头艺人——把艺术“拉下神坛”?

时间:2020-7-26 18:10:51  来源:南方周末 文/橘子

  以巨大的列侬彩绘头像为背景,年轻的捷克小伙弹起吉他随心哼唱,琴盒摊在脚下,花衬衫与涂鸦融为一体,只余歌声缓缓流淌。路人如果主动上前投币,将会收获歌声之外的一个灿烂微笑。

  就在不远处,一位女士正坐在河边的台阶上轻抚竖琴,头发盘得一丝不苟。穿过人群走近,会看到她身边放着一个乐谱架,个人专辑整齐地摆放在一起,标价“1CD 10”。

  这是欧洲街头的常景。各式各样的街头艺人不在少数,游客们有时会被“活雕塑”吓到,幸运的话也能在博物馆门口席地而坐,免费听一场生动的音乐剧。

  彼时的上海街头,也有这样一番场景。

  小俞背着吉他站在话筒前,一张许可证——“上海街头艺人节目审核许可证”——被放在琴盒最显眼的位置。他还有同样的一张,更小一些,演出时方便戴在脖子上。手指一个扫弦,音乐响起,这片小天地便是他的主场。

  假期的静安公园里人头攒动,有不少人在路过时会停留片刻,想看清证件上写着什么字。有的人已经是小俞的粉丝,会提前查好公园的演出排班表,专程来为他鼓掌。

  01自由与拘束

  在街头表演合法化以前,小俞也有过逃避监管,在城市里“打游击”的日子。

  为了方便表演,他将房子租在闹市,只要天气尚可,便背着吉他、音响、话筒等几十斤重的道具走上街头。人流来去匆匆,鲜少有人为表演驻足。但有歌声陪伴,他便能感到“心定”。

  2014年,上海成为首个允许街头艺术的大陆城市,并划定了静安、长宁、徐汇、虹口这4个中心城区16个表演点。10月,上海首批持证街头艺人在静安区试点表演。随后,杭州、深圳等城市也陆续开展了街头艺人的考核并颁布管理细则。

  当得知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的网站开放了“执证艺人”的申请,小俞第一时间给自己报名。忽如一夜“春风”来,他终于不必再躲避驱赶,能够安心唱歌。

  如今,静安公园的演出排班表上,从周一到周日的下午3点到晚上9点都排得满满当当,每个时间段都有乐队和手艺人在指定的演出地点进行表演。

  然而,政策能够提供固定的工作空间,却无法给从事“街头艺人”这份工作的自信。相比街头艺术所希望呈现出的自由与洒脱,小俞仍然避免不了演出时的拘谨。他无比依赖那一大一小两张证件所带来的尊严与安全感。

  谈及街头艺人,我们的真实态度是什么?

  早在二十年前,不少人会将“街头艺人”与“乞讨”“低质量”“扰民”甚至“影响市容”等词汇联系起来。演出质量的参差不齐以及对艺术类别的潜在歧视,哪怕是一些专业性很强的艺人想要走上街头进行表演,也会被指责为“占用”公共空间。

  02艺术必须高高在上?

  在很多地区,街头艺术至今仍被视为一种亚文化。

  演绎者往往出身草根,其演出价值相比主流认可的艺术形式,似乎总是缺少一分。加上街头艺人曾长期处于被排挤或被驱赶的状态,人们在对于街头艺术的理解多了一份“狼狈”。随着街头艺术逐渐成为城市文化中的一部分,观众如何在“接地气”的同时,提升对于街头艺术的认可?

  2019年10月5日至10月20日,由雪佛兰作为首席战略合作伙伴,南方周末为战略合作媒体的祥云小镇2019户外艺术季ART SHINE HILLS在北京祥云小镇举行。这场大型国际级街头艺术表演嘉年华为京城带来了一场包罗万象的国际级街头艺术飨宴。

  连续4个周末,100位来自全球的街头艺人上演近百场国内外街头艺术演出。近55.7万游客在全开放的户外街区间与街头艺术家们进行零距离的欢乐互动。

  通过来自世界各地的街头艺术家,跨越多国的地域文化,让观众看到了街头艺术的不同形态。整个艺术季以「东方神兽国潮复兴」「世界街头狂欢派对」「活雕塑惊奇大赏」为主题分为三大档期,震撼呈现国潮献礼祖国华诞、纯正鲜活街头炫技、世界TOP活雕塑艺术,用最经典户外表演再造城市绚烂精彩的“街头DNA“。在这个10万平方米的横向SHOW场里,街头艺术家们将艺术与互动相融合,打破传统艺术“只能看不能参与”的边界。

  街头艺术走出传统剧场,转而向更为广阔空间伸展,借助商业自身的开放式空间及流量优势为更多街头艺术表演者提供表演机会及触达平台;同时,又以完全免费的方式亲近大众,让体验者感受世界最前沿的艺术形式。

  在商业空间中融入公共街头艺术,尤其是表演艺术,国内外已有很多的尝试。此次,祥云小镇邀请了多伦多国际街头艺术节(Toronto International Busker Fest)演绎策划与市场总监麦肯齐?穆尔顿前来,在行业交流主题分享会中交流了宝贵的经验。

  她分享了公共空间中艺术与商业互动的成功模式,譬如欧洲和北美,艺术家走出剧场,走入人群,让表演与观众零距离,已经成为一项文化传统。

  而本次户外艺术季亦通过独创的“人人都是街头艺术家”板块,邀请观众参与表演。经过前期征集-现场表演和评选活动,在每个档期选取合适的音乐、舞蹈、活雕塑等节目,开放部分演出舞台。观众不仅成为“看客”,更能亲身参与其中,感受不一样的街头表演体验。

  在这里,所有人都能够欣赏艺术、走近艺术、体验艺术,同时也鼓舞每位参与者,相信艺术与生活没有边界,只要敢梦敢想,就有无限的可能。

  这不仅是祥云小镇2019户外艺术季的愿景,也是战略合作伙伴雪佛兰坚持的理念。在“梦创未来”的理念下,雪佛兰始终充满朝气,在前行的路上历经百年,仍然在鲜活年轻的体悟中不断探索。

  艺术本没有高高在上,突破口也许就在人们的内心。如果有一天艺术就出现在街头巷尾,人们是否能够投以欣赏的目光?又是否敢于伸手触碰,成为创造艺术的其中一员?

  03回到街头

  视线被拉回,后知后觉中,街头艺人的离开和消失,已经带走了城市的一部分美好记忆。

  很多生活在上海的老一辈们依然记得,以豫园为中心的老城,曾经是民间艺术的大卖场,杂技、戏曲、说唱应有尽有。而率先提出街头艺人合法化的人大代表罗怀臻也因为惋惜上海曾经的街头艺术,早在2008年便提议将这种看似已经中断的艺术重新复苏,使街头艺人变得合规合法。

  城市的街道、空间不只是作为一个过道,它对于城市的公共生活有着重要的意义,也对传统文化的传承与扩张发挥着积极的作用。简?雅各布斯在1961年出版的《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中指出,仅把城市的空间当作过道,这是城市规划者最大的悲哀,因为这完全遮蔽了街道作为城市空间对于城市公共生活的重要意义。

  街头艺术撇去舞台、舞美、宣传等一系列外在的包装,将内容最直接地呈现在观众的眼前。在较为成熟的街头艺人体系中,所能够呈现的表演形式众多,其中也融合了传统文化与舞台艺术,比如音乐剧、乐器合奏、活体雕塑、马戏等等。这些艺术形式从舞台搬进城市的空间,并不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而是为了使艺术更具现代的活力并且增加受众参与的互动感。

  欧洲与北美的街头艺人管理体系开始的较早,街头艺人只要取得了合法执照,便能在街头、地铁站、广场等规定地点进行表演。从取缔到有效管理,再到鼓励舞台艺术家走上街头与观众互动。这其中也经历了许多尝试与摸索,最终才形成今天我们看到的——形式不拘一格的街头文化。

  这样的氛围也能在今天的中国初见端倪。

  小俞非常坚定地相信当初决定“回到街头”是正确的选择。若是雨天他不能抱着心爱的吉他走上街头,他也会等到下一个晴天。如今,他的职业有了保障,也让他收获了越来越多的粉丝,这足以让他挺起胸膛,在街头艺术的道路上持续探索。

  也许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理解街头艺人在城市中“颠沛流离”的原因,但正如祥云小镇2019户外艺术季希望传达给观众的理念:当人们置身其中的时候,也许就会明白,正是这些人打破了边界,才让艺术变得触手可及。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