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为“战疫”中国艺术品拍卖行业的开创者发起艺术品慈善拍卖

时间:2020-2-23 16:36:22  来源:今日财富

甘学军

  艺术能治愈灵魂,也能温暖人心。

  近日,因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由杭州西湖当代美术馆、童雁汝南工作室、华辰拍卖有限公司等艺术界知名企业发起的“艺起扛”艺术品慈善义拍活动首场便募得109万善款。前嘉德国际拍卖创始人之一、现华辰拍卖有限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的甘学军先生接受了《今日财富》杂志的专访。

  109万元,中国艺术界的第一笔义拍款

  《今日财富》:在当前疫情的关键时刻,华辰拍卖发起“艺起扛”艺术品慈善义拍活动的缘起?目前本次慈善义拍活动募集了多少善款?

  甘学军:对于如此严重的ncp病疫,除了防范,更应该团结自救。在疫情之初,北京拍卖行业协会就向会员和同行发出了关于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紧急倡议。其中就提出要提倡合法救助。作为协会会长,我们理应率先响应。

  恰逢西湖当代美术馆、艺术家童雁汝南工作室等机构和艺术家要联合华辰拍卖发起艺术家捐赠义拍,支援武汉抗疫前线。我们当即在线上组建以公司线上交易部和现当代艺术部为主的团队进入筹备。联合各发起单位紧锣密鼓,夜以继日,2月10日晚终于完成了第一场拍卖,筹得款项109万元。这是中国艺术界的第一笔义拍款!截止拍卖时,大家情绪激昂,有的同事不禁热泪盈眶。在接下来的一周内,我们还将有三到五场这样的线上义拍,希望能筹得更多的善款,支援抗疫前线。

  《今日财富》:我们知道,这次活动主发起单位有十多家,贵司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组织这场慈善活动的?目前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甘学军:这次义拍活动首先要感谢西湖当代美术馆和艺术家童雁汝南先生的率先发起。在这个过程中,在艺云线上服务平台、上海云开朵朵基金会、法国艺术家协会、北拍协、艺术厦门、海西晨报等闻风而动,陆续加入。最重要的是一些艺术家的无私奉献,他们大都以自己作品的市场价位的两成三成投入义拍筹款。不需要太多的策动,大家似乎不约而至。目前最大的困难是因为防控管制,我们无法做任何的线下操作,完全在线上运作沟通,这对于我们各方协作和善后工作带来困难。但大家在工作中互相用爱心感应和支撑,不断改进。

  《今日财富》:按照之前的计划,募集的善款资金将委托相关的专业机构管理,如何保证慈善活动能在“阳光下”进行?

  甘学军:我们在发起义拍的同时就起草了各方合作协议,以保证义拍活动的公平透明。对所得款项我们会交由相关基金会公开进行捐赠操作。对每一个艺术家和买家,我们都会开具基金会的捐赠证明和收据。每一分钱都必须用在抗疫前线。所有参与工作的机构和个人都是无偿的。

  《今日财富》:我们注意到,您是湖北仙桃人,您发起这次慈善义拍活动是否也有“家乡情结”的成分?

  甘学军:作为湖北人当然会对家乡更有一份牵挂。通过仙桃商会和家乡亲友,我也第一时间表达了我的心意。义拍当然也是一份乡情。但最重要的是要表达万众一心,共克时难的意志和决心。

  嘉德模式是一个标签,而华辰拍卖创立了许多专项和模式

影像拍卖

  《今日财富》:作为中国最早期的嘉德拍卖公司的创始人之一,您如何评价“老搭档”陈东升先生对早期中国拍卖行业的影响?另外,您觉得目前中国的拍卖行业处在什么阶段?未来将面临哪些变革和机遇?

  甘学军:我当初就是受陈东升先生鼓动,从政府部门下海做拍卖的。陈总虽然后来把主要精力放在了保险事业上,但他作为嘉德的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以及苏富比拍卖行的股东,一直在影响中国拍卖行业的发展。而嘉德模式是中国艺术品拍卖行业的一个标签,在国际上也独树一帜。目前的中国艺术品拍卖业正处于一个调整和转折的时期。新常态必定引发新的业态。特别是在互联网背景下,传统的拍卖业正面临严重的瓶颈,这个行业的一些理念和模式必定要改变,这个过程中危机与机遇共存。

  《今日财富》:您作为文化部的前官员,毅然放弃仕途投身商界,从曾经的监管者变成被监管者,这种人生的大转折的动因是什么?

  甘学军:在1992—93年那样的环境和社会潮流的推动下,一切都似乎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纠结,似乎也不需要那么的毅然决然。只是觉得需要改变,需要尝试,失败也没关系!现在想起来觉得当初有些莽撞,但又觉得如若不然,又当如何呢?没有身份的主动或被动,只有人生实践的不同轨迹和对于社会局部有可能产生的些许意义。

  《今日财富》:是什么原因促使您从著名的“嘉德国际”出来创立“华辰拍卖”?华辰拍卖所倡导的“影像拍卖”未来市场空间如何?华辰拍卖的目标是什么?

  甘学军:当初从嘉德出来,去做了一家艺术发展公司。主要是和中央美院合作做画廊,经营当代艺术。当时的想法很单纯,觉得中国艺术品市场需要健全,画廊业应该是市场的基础。所以才又一次改变身份,从拍卖人变成画廊管理者。九十年代的这种理想遇到了现实的骨感,到2001年又重新回到了拍卖业,创立了华辰拍卖。

  19年来,华辰做得没多大,却是这个行业里很多专项和模式的创立者。影像是其中的一项。我们坚持做了13年。某种程度上讲,华辰是用情怀支撑着这个项目。这是一个很小的项目,但影响了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品类结构建设,也推动了中国影像历史的研究。华辰的目标就是做一家好的长久的拍卖行。

  短期的投机和价格博弈不适合艺术品市场

  《今日财富》:您曾在访问中提出一个新概念“人格养护”,您觉得“人格养护”和商业伦理存在怎样的逻辑?您觉得如何理解商人和企业家的定位?

  甘学军:人格养护这是我在多年前提出的一个理念。我认为这与你做什么没关系。人在生命中本该如此。之所以提出这个概念,是特别想在我们这个行业里提倡一种与这个行业的内在需求相适应的从业品格。

  《今日财富》:您觉得当代艺术品是否可以作为大众艺术品消费的突破口?在艺术品消费市场存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需求吗?

  甘学军:是的。当代艺术品是促进艺术品消费的重要突破口。长期以来,我们对艺术品消费的理解过于狭隘,要么一味“高雅”,要么“价值连城”,而真正支撑这种所谓高雅和财富价值的艺术品消费市场却被学界、艺术家和艺术品推介者忽视。这使得中国艺术品市场显得飘忽不定,非常脆弱。

  在当今社会日益增长的文化消费需求面前,在互联网时代的背景下,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供给侧变革势在必行。无论艺术品创作和艺术品市场,都应该以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对文化消费的需求为主导方向,也就是要有一味的“高大上”转向社会化的消费需求。由此必将产生艺术创作形式题材品类的诸多变化,必将产生价格体系和价值判断体系的变化乃至重构。以此为基础,才能重启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的新的进程。

  《今日财富》:我们杂志拥有一万余名高净值读者,其中不乏艺术品收藏和投资的爱好者,您作为行业资深专家,请您就2020年的艺术品投资市场提供一些建议?

  甘学军:作为投资人眼中的2020年的中国艺术品市场,应该是一个“入市”的时机。一方面是因为旧的市场价格大幅盘整下行;另一方面新的艺术创作特别是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也在低位谨慎入市,这是低成本建构个性化投资收藏的机遇。而作为一个艺术品市场的老人,我想特别强调的是,艺术品投资是建立在审美养成基础上的一种财富累积方式,是由情怀、心智与资本融合而成,短期的投机和价格博弈不适合艺术品市场。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本站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