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邦瀚斯董事长胡瑞:艺术 珠宝 品味成就毕生绝学

时间:2020-2-20 16:16:12  来源:邦瀚斯

  文章来源: 联合报

  采访:钱钦青、陈昭妤 撰稿:陈昭妤

  胡瑞相当享受喝茶带来的平静氛围。

  陈立凯/摄影

  那是1991年,端坐於五坪的小办公室内,四壁环绕,没有对外窗,甫至佳士得报到的胡瑞有些侷促不安。望著桌上的打字机和电话,她翻起陌生的拍卖目录与买家名单,研究数日,才鼓起勇气拨给客户,话筒另一端接起,也就此接通了她长达30年的拍卖界资历。

  胡瑞1991年进入佳士得,当时公司规模还极小,让她印象深刻。

  图/胡瑞提供

  「我从来不觉得人生一定要怎麽样,我最早的志愿其实是嫁给麵包师傅,讲起来会不会很不励志?」做过航空业票务、肥料业行政秘书等,意外闯入拍卖界,却为佳士得、苏富比等知名拍卖行缔造傲人业绩,後至宝格丽一待18年,将台湾推展成重要据点。去年,她再受邀至邦瀚斯续展拍卖长才。始终屹立於风口浪尖,她有自己一套人生哲学。

  工作磨平稜角 兴趣积累话题

  「我刚毕业时其实有考上空姐,但后来没当成,因为我爸怕我会把咖啡倒到人家身上,不是粗鲁喔!是脾气大。」自嘲年轻时「很有个性」的胡瑞,现身时一袭深紫大衣衬出气质,内在却是大剌剌,时而大笑,时而调侃自己的思绪纷飞。

  就读台大外文系期间,她是排球、跑步皆精通的运动健将,怎麽也没料到自己未来会踏入有「高端服务业」之称的精品销售圈。

  「做拍卖和奢侈品的共同点是对人要诚心。」胡瑞透露,自小父亲采用开放教育,唯独说谎会被严厉处罚,这也养成她入行後,只对客人说实话。「压力之下买的东西不会是对的,我的出发点都不是让客人买成,而是让他们买的高兴。」不强逼推销,仅给出周全资讯,让客户自行下决定,类佛系销售策略,搭以扎实的知识含量,让胡瑞累积出大批忠实买家。

  对各方领域充满好奇,也是胡瑞的致胜秘诀,「你的客人是谁,你不见得能选,如何跟各种人都能谈上一点话,就是要对什麽都有兴趣。」从茶道、电影、文学至哲学,胡瑞无一不涉猎。「我记得第一次去黄任中家时他在看平剧,刚好我从小喜欢看平剧,我就讲出那是『徐九经升官记』,他可能觉得这人兴趣和他满一致,应该可以信任,就这样合作下来。」

  但艺术与奢侈品动辄千万元至破亿,工作高压不在话下,种种拍卖现场与即时危机,也磨出了胡瑞的处变不惊。「当下再乱,最冷静的人就是我,我不知道是工作训练出来还是我本来个性就这样。我都觉得天塌下来也有人比我高,可以顶着,所以凡事尽力就好。」但综观全场,她却是最高的那一位,她笑起来,「大概还是得自己顶着了。」

  父亲迷古物 家传目录练底子

  进入佳士得前,胡瑞仅做过财务、秘书等工作,踏入艺术界初始,像张白纸,她靠阅读接触艺术,已逝的父亲是功臣之一。「我爸爸是卖汽车的,其实是个商人,和艺术没太大连结。但他一直对古币很有兴趣,也收了不少瓷器。家里因为他的关系,堆了很多苏富比的拍卖目录,我还没进这行前就看了不少。」

  又因齐白石当年的二太太是祖母的丫鬟,使得齐白石与胡家交情匪浅,若干画中出现的紫丁香馆,正是胡家当年位於北京的宅院景色,父亲也因此成了鑑定齐白石画作的专家,胡瑞自小便有机会跟著父亲自由出入历史博物馆。「我到长大后才知道,原来进历史博物馆是要买门票的。」她笑起来,家学潜移默化成底蕴,搭以后天的勤勉努力,让她得以走到今日。

  即便后半踏入珠宝界,胡瑞依旧不懈阅读、看展,「没有什麽人生下来就是专门做某些事,都是你自己学来。但我觉得美学的东西是互通的,中国书画、瓷器、珠宝都有共同点,读通了就懂了。」

  宝格丽十八年 让台湾被看见

  2011年宝格丽在台北101开幕,胡瑞(右)邀来张惠妹。

  图/胡瑞提供

  挑战将品牌从零做起,也是胡瑞能在各界占有一席之地的主因,佳士得如是,宝格丽亦然。多年前宝格丽入台时,台湾在国际上还只是个弹丸般市场。「当时最难过是他们不觉得你台湾怎麽样,你就是一个小市场,很多声音意大利总公司也听不到。好比我那时想签金城武代言,他那时候才五百万,现在五千万都签不到了吧,但没有人理你。」

  当其他员工心灰意冷离开,胡瑞选择坚守,从店面选址到行销策略,一个个和总公司沟通遊说,亲力亲为研究各类报表。18年间,让台湾成为宝格丽举足轻重的亚洲珠宝市场之一。「我要感谢宝格丽教给我很多。」

  去年,胡瑞受邦瀚斯之邀重回拍卖行,外界多感讶异,「很多人觉得我在宝格丽很稳定了,没想到我会离开,重新开始。但我想,老天给你另一个机会,代表你过往一定有什麽没做好。我以前个性很急,有时还会得理不饶人,追究一堆细节,却忘了留点空间给人家。现在的我比较知道怎麽对待人,再来一遍带一个团队,我希望可以更圆融。」

  山顶的雨停歇下来,午後暖阳自窗外灑入,衬著胡瑞的侧脸。桌前的珠宝首饰,折射著她三十载的江湖经历。但浪尖之上,仍未止息,下一个舞台,「我只希望能让一切更圆满。」

  古币 翡翠 宋白瓷 沉浸鑑赏收藏 享受独处时光

  「以前的人觉得珠宝不是必需品,但我觉得不管艺术品还是珠宝,它处在你的身边,就是增加你生活的乐趣。」在艺术与珠宝界耕耘多年,胡瑞最为人乐道的便是精准的品味和眼光,但回到自身收藏,拍卖界出身的她,在意的却不是质材单价高低,而是里头含有的设计思维。

  胡瑞毛料洋装上的别针,价位不高但有质感。

  陈立凯/摄影

  她指著毛料大衣上的别针,「像这个就是我在韩国买的便宜货。一个是青金石,一个是玉,当然这玉也没怎麽样,我只是觉得它有一种滑稽的拙樸。」当下的感受与直觉,搭配长年累积的鑑赏功力,儘管价位不高,凑近细看也可一探质地。「我其实觉得每一个人都有审美能力,品味只有不同,没有好坏。」

  如同一旁摆放的常玉素描,胡瑞当初只花了台币五千元购入,如今价格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但她会买不只是因为出自常玉之手,更因欣赏画中的女子姿态。「我觉得她的样子很写意,好像很自在。我就一直放在那里。买东西就是跟著你的心吧,它这样天天跟你在一起,买一个你喜欢的最重要。」

  胡瑞对艺术品也有自己一套看法。

  陈立凯/摄影

  古币翡翠 暗藏亲情怀念

  父亲生前著迷古币,胡瑞某程度也承接了父志,对老物特别有兴趣。宋代白瓷、古币做成的耳环与戒指都是她的心头好。「我手上这个坠子是亚历山大古币,大概西元前336-383年,它的镶法不是很工整,但很有工艺性。我觉得古币魅力就在於它的材质是旧的,但镶法是新的,有种新跟旧的连接,也像是历史跟当代的结合。」

  亚历山大古币坠子是胡瑞的心头好。

  陈立凯/摄影

  放下古币,她再拿起做工细緻的紫玉叶片别针,「别针应该是所有配件里我最喜欢也最多的,一个别针就能把你整体的造型带上来,很实用又有趣。」细看她摆放於掌心上的别针,线条简单,却是镶工里最难的一环。「它把一块料切成这样再去打磨,把叶梗和柄拉出一个独特的线条,这在工法上是很难的。」造型与质材之外,深究背后的工法,是胡瑞挑选珠宝的习惯,也是强项。

  龚遵慈作品,将玉镶雕成海芋造型,线条配色简单典雅相当吸引胡瑞。

  陈立凯/摄影

  胡瑞珍藏的碧玺高订戒指。

  陈立凯/摄影

  造型独特典雅的Serpenti手表。

  陈立凯/摄影

  桌面另一端,躺著由胡瑞母亲留下的玉做成的别针,光线下透著迷人的翠绿。「我妈在我三、四岁就走了,我基本上不认识我妈妈,外婆就把这块玉,也就是翡翠交给了我,龚遵慈帮我做成别针。我其实不知道多少钱,只觉得它上面的雕刻很美,是个凤凰。这大概是世界上仅有的一个,从我母亲那边传承下来的。」儘管对母亲印象不深,此块翡翠却无形续结了两人的母女缘分。

  妈妈留下的玉,胡瑞请好友龚遵慈将其改造为别针珍藏。

  陈立凯/摄影

  不喜应酬 享受静谧独处

  雾气蔓延在阳明山公路间,胡瑞提议相约山里的隐密茶屋,只因这里藏著她的秘密基地:好友的茶室。没有婚姻子女的束缚,胡瑞格外享受与朋友的独处。「人与人的相处可能到头来是一个缘分,一样的人在一起,不一样的人也可以在一起,就看你怎麽对待。」在朋友眼中,胡瑞真性情却细腻,巨蟹座的她惯於照顾旁人,却不忘为彼此留有空间,相处起来格外自在。

  不同於多数品牌高层,时常与客户相约吃饭,胡瑞工作之外不太应酬。「宝格丽曾有个客人和我说:『你是最特别的品牌总经理。』因为我从来不跟客户吃饭,尤其是晚饭。我跟客户都是好朋友,但我们的工作毕竟是serve他们,某些界线还是要自己划分好。」

  早起做志工,三不五时看看电影,天气好时上山走走步道,閒来无事就出发旅行、逛故宫,可以一个人,也可以呼朋引伴,胡瑞很享受这样的独身生活。「我很喜欢走路,很喜欢独处,自己这样走来走去也不觉得孤单。我想一天里面有很多时间是需要一个人的。」

  胡瑞相当享受独处时光。

  陈立凯/摄影

  顺著心情,随遇而安,眼前的胡瑞凝望著朋友泡起茶,茶烟升至茶室各个角落,慢条斯理,不因旁人的期待而改变速度,和胡瑞当下的心境相映成趣。「以前做很多事都是目标导向,我现在觉得该发生的就会发生,顺著它走,学著接受一切,然后抱持感谢,生活就会开心了。」

  轻啜口茶,端坐在葱鬱绿意笼罩的木椅上,与朋友有一搭没一搭聊著。树声飒然,鸟声相伴,多年累积的收藏错落环绕,时间缓缓流过,也成就胡瑞最嚮往的生活姿态。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本站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