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赵旭:2020年,又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时间:2020-2-13 15:44:26  来源:罐子艺术网

  2020新冠疫情后

  消费行业会先启动

  文/赵旭

  今年的疫情与2003年的非典非常相似。从发现的时间点来看前一年的年尾,从致病病毒来看都是冠状病毒,临床表现也是以肺炎为主;不同的是,新型冠状临床症状没有SARS那么重,病毒潜伏期更长,传染力更大。

  2003年的非典,我们这些亲历者记忆犹新。在2003年3月份两会以后,非典开始加剧蔓延,北京及全国各地陆续停止了各种集会,所以拍卖会也都被延期了。记得当时我正和几个藏家一起,准备跟翰海、中贸、荣宝等拍卖公司合作组织春拍的专场。我们与翰海拍卖合作的是一场名为「四海集珍」的拍卖会,有台湾藏家送书画作品来,当时大家都不太见面,即使相见也是戴着口罩。有些作品就是通过快递,鉴定作品大都是通过邮件发送图片。

  2003年7月14日,翰海四海集珍专埸。

  非典在2003年6月全部消灭,2003年的第一场拍卖会「四海遗珍」专场在2003年7月14号举槌,根本来不及宣传,但因为非典影响的时间过长,被抑制的消费欲在非典过后迅速爆发,消费型购买艺术品的数量迅速扩大,北方乃至全国各地的买家、藏家都来到北京,可想而知,这场拍卖成交非常火爆。

  市场并没有由于非典的疫情影响变差,反而造就了自2003年一直到2013年的一波大行情:2003年前全球鲜见百万级中国艺术品,到2010年后中国艺术家作品成交‘亿元俱乐部’逐渐扩大,每个拍卖季几乎都会有过亿纪录诞生。整个中国艺术品交易市场的繁荣从近现代书画开始,逐年影响到古代书画、古董珍玩、油画,珠宝尚品,茶叶,酒类,众多板块。

  2003年,就是近现代书画年。3年以后,持续到2006年的时候,中国当代艺术开始启动。

  我曾在今年疫情爆发之前接受《CANS艺术新闻》刘太乃先生的采访,这段采访中详细介绍了近二十年里中国艺术品交易市场的变化,我认为2020年与2000年(亚洲金融危机尾声)、2010年(国际金融危机)一样都是经济状况总体不太好,而那两年里艺术品反而走出一轮特殊的行情。所以,当时我对于2020年有一个趋好的预测。

  我们的访谈是在2019年12月,当时疫情并没有爆发,我也没有注意到。但现在加上目前疫情的发展,无疑2020年又与2003年有相似之处。我们一直在分析2020年会不会产生2003年疫情以后的这种对消费概念的推动,而带动中国艺术品的上扬呢?

  2020年与2003年最大的不同,应该是互联网的发展。现在,全国人民响应国家号召宅在家里,但是通过互联网,大家可以交流信息,可以网上办公,可以娱乐同样可以消费。

  比如,近日艺典中国网正在进行由几位海外藏家大量提供的当代艺术系列的网拍,共分了20场,正在陆续推出。这些作品藏家基本上都是07年购入,存在国内库中,刚刚结束了第一回,成交异常火爆,但只有一件周春芽的雕塑升值。有些当时是几万美元的成本,现在网上卖了几十万人民币。

  周春芽《绿狗》落槌价51,050人民币。

  众所周知,中国当代艺术大多数作品价格一直有下滑的趋势,而在此时在中国举国延期开工、艺术品市场’停摆‘的情况下,这样好的成交价格和成交率,都是让人激动的。因此,当艺术品消费成为一种习惯后,互联网电商在此时反而迎来了一个机遇,在互联网和物流的支持下,是可以摆脱萧条环境的影响。

  2003年「非典」对经济的影响主要集中在第二季度,客运、旅游、住宿餐饮、零售等行业短期内受到较大冲击,投资和外贸所受影响不明显;「非典」的出现并没有中断当时经济的上升趋势;宏观政策对受「非典」影响较大的行业有所倾斜,并保持了扩张性的宏观政策环境,当时较快的货币扩张速度直到三季度末经济增长上升趋势完全恢复后才得到调整。相比较之下,这次出现的新疫情的发展存在一定不确定性,仍需继续密切观察。

  此外,2003年与2020年确实还是有一个非常大的区别,就是2003年中国经济是在上行区间,2001-2005年中国实际GDP分别增长8.3%、9.1%、10%、10.1%和11.4%,逐年加快,「非典」没有改变当时中国经济上行趋势。而2020年就目前来看,中国整体经济形势还是一个L通道,2015至2018年中国实际GDP分别增长分别为6.91%、6.74%、6.76%、6.57%,经济放慢了增长速度,全球经济都在下滑,而非标属性的艺术品交易,往往决定于两方对其的热爱与心情,我还坚信我和刘先生的预测,2020年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艺术品充满了无数的想象和机会。

  赵旭:在我看来2020年

  又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CANS艺术新闻/北京专访

  提问人/刘太乃

  2019年,中美贸易战开打,中国直接面对经济的冲击,艺术品拍卖行业无法回避的受到冲击,成交数据快速下滑,此现况完全可以从这期《CANS艺术新闻》和《拍卖年鉴》所整理出的2019年拍卖成交TOP10天价排行榜一目了然。就在市场信心力严重不足的环境下,行业里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波市场危机将持续衰退个好几年;不过赵旭却这样不认为。

  2019年岁末,赵旭发送一篇《我是如何做艺术交易》一文的同时,在微信圈说:「历史就是这么巧合,2009和2019的经验有很多相似的地方。2009艺术品市场爆发,十年后,2019年艺术市场的精品,依然可以过亿人民币成交,艺术品自有它独特的魅力」。或许赵旭看到的是「经济越差,机会越多」。

  2009北京保利春季拍卖现场

  2003年春节期间,中国爆发了非典疫情,持续三个月后才平息。2020年临近春节,武汉再爆疫情,与当年的SARS类似的病毒,同样在春节前后爆发的时间点,历史竟惊人相似!中国艺术品在2003年后,所呈现的非典后井喷式爆发行情,至今被称为中国艺术品市场的重要分水岭。17年后的今天,历史会否重演?中国艺术品市场在2020年能否再度呈现2003年后的非典行情?

  展望新的2020年,对于拍卖这行甚为熟悉的赵旭,所看到的千载难逢机会又是什么?本期《CANS艺术新闻》以赵旭作为封面人物,在北京特别专访他,由本刊社长刘太乃作为提问人,请赵旭分享对2020年全球拍卖行业的看法,以下便是他的详实答复(其中部分内容摘录自赵旭即将出版的《艺术的交易》一书)。

  刘太乃:一如您在微信朋友圈所提到的,您认为2019年市场与2009年市场有许多相似的地方,您是怎么看现在所谓经济危机与转机的关系?

  赵旭:

  自90年代到今天,我经历了三次金融危机,每次危机到来,都与艺术品拍卖业擦撞出火花,经济危机对艺术品拍卖并不是危机,反而是机会。

  在我看来,中国艺术品行业起伏与金融市场息息相关,我与太乃兄是从95年认识的;您还记得吗?我们认识时,我还是个艺术家,那时我怀抱着做个艺术家的理想,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个展后,又到新加坡办了画展;不过,那时候做艺术家实在太穷了!虽然至今我还是那么热爱创作,但从1995年左右,我便开始投入艺术品买卖。(为何看不到我1997-2000年间的作品,便是因为那几年我在做艺术品买卖交易,停下创作)

  很遗憾的,1995年我进入这个行业就碰到亚洲金融危机,但因中国还未全面对外开放,亚洲金融危机对内地影响不是太大。两岸当时还处于相对封闭的形势,但是中国艺术品从85年逐渐在华侨圈内成为被追捧的文化热点,美国、日本、台湾、香港、新加坡,成了中国艺术品热的新试点。

  1995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是中国艺术品的第一个分水岭。回头看1979到1984这五年,这是中国艺术品热的开端。从1985年开始狂热起来,吴冠中作品在日本、美国、香港等地展出,奠定了广泛的国际市场基础。他是中西互融的当代美术开拓者,1980年代后期,吴冠中作品受到香港拍卖市场青睐。

  1991年11月,吴冠中的水墨画《交河故城》在香港苏富比以260万港元成交。1992年3月,伦敦大英博物馆首次为中国在世画家办展,推出【吴冠中:一个20世纪的中国画家】。同年,吴冠中踏上去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写生之路。在同一时期,对艺术向往的人们从外地进入北京的圆明园画家村,张晓刚、方力钧等,开启中国当代的鸿蒙之篇。

  吴冠中《周庄》

  油彩 画布

  PHK 保利香港 2016/04/04 Lot 121

  148 x 297 cm 1997

  HKD 236,000,000

  1991年新加坡蔡斯民的「斯民艺苑」成立,他经营着吴冠中、曾梵志、方力钧、张晓刚。曾梵志1997年在新加坡「斯民艺苑」做展时,一张画都没卖掉,包括王广义等艺术家的作品,说明在那时,中国当代的市场在国外开始消失;这个节点正是来自亚洲金融危机。

  曾梵志《协和医院》

  油彩 布面

  BP 北京保利 2010/12/01 Lot 1054

  150 x 116 cm 1992

  RMB 34,160,000

  曾梵志《最后的晚餐》

  油彩 画布 画框

  S 苏富比 2013/10/05 Lot 48

  220 x 395 cm 2001

  HKD 180,440,000

  而亚洲金融危机却带动了中国艺术品行业的崛起,市场从那时开始转向国内,毕竟中国对于本国艺术品的市场容量是可怕的!经济差时,艺术品反而成为避风港,当时中国嘉德已成立三年,中国艺术品在当时屡创新高,1995年10月,《毛主席去安源》已有605多万人民币的成交价,创下了当时华人油画在国内拍卖的最高纪录,而下一口来自印度尼西亚的郭先生,这也说明,在亚洲金融危机的阴影下,藏家对艺术的热情并未受其影响,还在逐渐崛起,这一直影响到2003年。

  《毛主席去安源》1995年秋

  成交价605万人民币 中国嘉德

  刘太乃:刚刚谈到1995年亚洲金融危机,带动了东南亚中国艺术品回流热潮,您也从一位艺术家身份,投笔从戎投入艺术品行业买卖。接下来第二次经济危机,应该是2008年的雷曼兄弟破产,所衍生的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不仅仅是亚洲,更是全球性的。您是怎么经历艺术品行业的第二次经济危机?

  赵旭:

  2008和来年的2009年,我毫不夸张的说,那是趴在地上喘气的年头!但机会往往就在这个时刻发生。没错,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影响到所有人,包括最有名的收藏家尤伦斯,那时尤伦斯在北京798已成立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他的收藏实力与知名度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因缘际会下,那一年尤伦斯将整批作品托付保利拍卖,当时没人敢接,我初生之犊不畏虎地接下这一单。2009年的秋季,是我从事拍卖行业以来,所经历最为震撼的拍卖会,所以,您能说危机与机会不是并存的吗?

  中国艺术品由此奔向亿元时代。2009年春拍,刘益谦在保利花了6000多万买到了宋徽宗《写生珍禽图》,这个价格当时带给市场的信心和影响,就同刘益谦在拍完《写生珍禽图》时跟我讲的:「市场变了啊!赵旭,你小子要注意。这次的拍卖让你搞成这样,聚了这么多人,全世界的人都来北京了啊!市场会在你想象不到中起来了,会有一个历史性的变化。」由于春拍的成绩,产生了蝴蝶效应,2009秋拍,很多重要拍品蜂拥而至,一些之前让我们望尘莫及的大藏家,也都陆续和我们取得联系。

  宋徽宗《写生珍禽图》

  水墨 纸本 手卷

  BP 北京保利 2009/05/29 Lot 1336

  27.5 x 525 cm

  RMB 61,712,000

  保利秋拍推出尤伦斯男爵第二部分收藏的专场,有另外两件最重要的古代书画:明代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和宋代曾巩的《局事帖》。曾巩的《局事帖》,八百万起拍后,价格一直飙升,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幅小小的书法作品,竟然成交了一亿零八百万。当时有些人觉得买家肯定买贵了,砸在手中了,没想到六年后在嘉德被王中军以两个亿买走,油画夜场中吴冠中的《坦桑尼亚大瀑布》3080万人民币成交,成为2009年全球吴冠中作品最高纪录。

  曾巩《局事帖》

  水墨 纸本 镜心

  BP 北京保利 2009/11/22 Lot 5126

  29 x 38.2 cm

  RMB 108,640,000

  齐白石《可惜无声》,没想到在3000万人民币以后竟还有六块牌子在举,包铭山老师的牌子与其他两块牌子一直追到最后8600万,加佣金近亿元。哇!全场震惊了,新的纪录诞生了,这成为了当时全球最贵的中国近现代书画作品。

  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

  设色 纸本 立轴

  BP 北京保利 2017/12/17 Lot 2806

  180 x 47 (12) cm 1925

  RMB 931,500,000

  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当竞拍价在9000万人民币的时候,几个竞标对手停了很久,全场像静止了一样,鸦雀无声,然后价格开始以50万为阶梯缓慢攀升,当拍到1亿的时候,全场又轰动了,中国艺术品的亿元时代到了!全场掌声持续了一分多钟,现场非常火爆,但价格还在不断攀升,在一亿五的时候停住了,拍卖师都喊累了,正要落槌时,一直没动静的刘益谦突然对拍卖师讲:「我加一百万。」最后,这张画以一亿五千一百万落槌,加佣金近一亿七千万成交!

  吴彬《十八应真图卷》

  设色 纸本 手卷

  BP 北京保利 2009/11/22 Lot 5125

  31 x 571 cm

  RMB 169,120,000

  刘太乃:所以您认为第三次经济危机,就是从去年开始的中美贸易战吗?

  赵旭:

  没错,从2008年雷曼兄弟所衍生出的全球经济危机,现在正好十年。2019年开始的中美贸易战,又是一个国际经济下滑的年头,严重的是它的的确确影响到中国,跟过去二次经济危机都发生在海外有很大的不同,它直接冲锋到中国内地经济,是中国至今要面对的最严厉挑战。

  这像是一个循环,我们现在的状况与1996年、2008年的情况非常像。当年的两次金融危机,大陆力挺香港,频出救市奇招,内地波及有限。这一次中国受到正面冲击,但我相信,如前两次一样,商机也往往在危机中显现。但我们也在这么多年的艺术品交易当中领悟,艺术品非标且稀有,考验人的胆识,买作品要以收藏喜好为出发点,不能够以投资甚至投机为出发点。艺术品不算市场化的商品,买家对卖家,一对一。残酷的两极分化是艺术品市场的特性和本质。

  王羲之《草书《平安帖》》

  水墨 绢本 手卷

  GD 中国嘉德 2010/11/20 Lot 2109

  4.5 x 13.8 cm

  RMB 308,000,000

  苏轼《木石图》

  水墨 纸本 手卷

  C 佳士得 2018/11/26 Lot 8008

  画长 26.3 x 50; 画连题跋长 26.3 x 185.5; 全卷连裱共长 27.2 x 543 cm

  HKD 463,600,000

  陈容《六龙图》

  水墨 纸本 手卷

  C 佳士得 2017/03/15 Lot 507

  画面: 34.3 x 440.4 书法: 35.1 x 82.8 cm

  USD 48,967,500

  刘太乃:去年拍卖市场真的有那么糟糕吗?现阶段中国艺术品拍卖行业到底面临什么样的困难?

  赵旭:

  正如北京保利秋拍李可染《万水千山》和赵孟俯《致郭右之二帖卷》高价成交,这样的精品并不会太受到市场影响,整体的艺术品市场永远是呈两极化的走势。就我过去观察,2019年即使经济形势比较差,但重要作品的价格始终还是坚挺,相对于书画,骨董其实还是最坚挺的。反观北京保利的常玉《聚瑞盈香》,原来3000万成交,今年成交额7000万人民币,好的二十世纪华人西画作品,还是能吸引到全球华人收藏家的支持。

  李可染《万水千山图》

  设色 纸本 镜心

  BP 北京保利 2019/12/02 Lot 2819

  97 x 143 cm 1964

  RMB 207,000,000

  赵孟俯《致郭右之二帖卷》

  水墨 纸本 手卷

  GD 中国嘉德 2019/11/19 Lot 1381

  奉别帖 16.1 x 74.8; 应酬失宜帖 16.1 x 38.8; 后跋 20.5 x 98.3 cm

  RMB 267,375,000

  刘太乃:是的,据了解北京保利拍卖现场,常玉拍卖现场的三支电话都是台湾的客人。未来油画市场是否会是下异军突起的强项?

  赵旭:

  那件作品是艺术家花系列的上乘作品,好作品无论在哪里都可以卖到好价格。又比如古代书画,都说古代书画的客人少,但您看中国嘉德赵孟俯的拍卖现场满满都是人,所以好作品在经济不景气时不但可以卖掉,而且还可以卖到高价的真实成交。

  张大千《桃源图》

  泼墨泼彩 纸本 立轴

  S 苏富比 2016/04/05 Lot 1273

  209 x 92.2 cm 1982

  HKD 270,680,000

  展望2020年,我相信每个板块都会有难忘的事情发生。比如古藉善本,以前保利和嘉德的古藉善本成交额都在2千万到4千万人民币之间;但现在古藉已有过亿的拍品出现。除非像邮票这种标准化的拍品,其它拍品的价格即使是在经济疲弱的情况下,也将有上不封顶的奇品和成交额。

  黄庭坚《砥柱铭》

  水墨 纸本 手卷

  BP 北京保利 2010/06/03 Lot 24

  书法: 37.6 x 824 题跋: 37.6 x 621 cm

  RMB 436,800,000

  过云楼藏古籍善本一百七十九种

  宋

  KS 匡时 2012/06/04 Lot 1661 尺寸不一

  RMB 216,200,000

  对聪明的拍卖公司而言,2020年将是练内功的大好机会;此外金融对艺术品拍卖的支持会起更大的作用。我所知道的是,今年已经有很重要的拍品将在2020年崭露头角,各类别的单件拍品都会出现与表现崭露头角的机会。

  常玉《聚瑞盈香》

  油彩 木板

  BP 北京保利 2019/12/03 Lot 1668

  64 x 53 cm 1950s

  RMB 77,050,000

  常玉《五裸女》

  油彩 纤维板

  C 佳士得 2019/11/23 Lot 7

  120 x 172 cm 1950s

  HKD 303,985,000

  常玉《曲腿裸女》

  油彩 纤维板

  S 苏富比 2019/10/05 Lot 1029

  122.5 x 135 cm 1965

  HKD 197,974,000

  刘太乃:就我看来,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或是改革开放后一路奔跑的拍卖行业,是否都已面临买家资源枯竭,拍卖行业难以再向前迈进的窘境?

  赵旭:

  并不能说没有新买家入场,亚洲及中国的商业资本巨子在近年都在艺术品市场频频出手。台湾和大陆的藏家结构不太一样,台湾和香港有「清翫雅集」和「敏求精舍」能够汇集台湾香港一线的企业家,多年来,买高端拍品的藏家几乎在这两个团体里,但大陆的客人群体层出不穷,已经庞大到无法组织像清翫和敏求这样的小众收藏团体。而现在的拍卖市场核心已转战内地,如果说上海的拍卖公司还以书画拍卖为主,那么北京目前已成为各门类,全板块的拍卖交易中心。

  李可染《韶山革命圣地毛主席旧居》

  设色 纸本 镜心

  BP 北京保利 2017/12/17 Lot 2661

  141.5 x 243 cm 1974

  RMB 178,250,000

  张大千《灵岩山色图》

  色 绢本 镜心

  BP 北京保利 2010/12/03 Lot 2977

  95 x 265 cm 1981

  RMB 62,720,000

  刘太乃:目前在市场还处于比较混沌的时候,看不出是危机亦或是有转机;尤其现在中国收藏家还热衷于买毕加索等西方大师作品。关于这个收藏风向,您怎么看?

  赵旭:

  中国拍卖业与国外拍卖业的最大不同在于体量。中国拍卖公司的数量总和也是海外拍卖行的总和,拍卖品种也五花八门。中国是拍卖业的超级大国,中国藏家买欧洲印象派只是偶然的新闻,他们的重点仍然是在全球购买中国艺术品,而中国艺术品最终也只有回到中国才能拍得掉。

  傅抱石《云中君和大司命》

  设色 纸本 镜心

  BP 北京保利 2016/06/04  Lot 3320

  114 x 315 cm 1954

  RMB 230,000,000

  徐悲鸿《九州岛无事乐耕耘》

  设色 纸本 镜心

  BP北京保利 2011/12/05 Lot 3413

  150 x 250 cm 1951

  RMB 266,800,000

  潘天寿《初晴》

  设色 纸本 镜心

  GD 中国嘉德 2019/11/18 Lot 902

  140.5 x 364 cm 1958

  RMB 205,850,000

  刘太乃:最近听说您要出版一本书《艺术的交易》,分享多年在拍卖行业的亲身经历,我看到您说,艺术家如明星一般,这话题从何讲起?

  赵旭:

  中国当代艺术从2006年开始风靡全球,2007年达到鼎盛,光印度尼西亚一地我就随着大部队去了四次,参加很多活动,比如周春芽个展,方力钧个展,余德耀先生开馆展,还有俸正杰的画展,梅加瓦蒂总统出席现场并和我们共进晚宴,热浪到了极点!当时有些很好的艺术家,可是同等风格的作品从2004年几万元到2007年二、三百万人民币的成交,到现在十几万流标……市场真的把他们几个给毁了。

  赵无极《1985年6月至10月(三联作)》

  油彩 画布

  S 苏富比 2018/09/30 Lot 1004

  280 x 1000 cm 1985

  HKD 510,371,000

  正如我的书中所提,当代艺术家就像歌星一样,有的歌星像刘欢会屹立不倒成为大树,有的歌星随风而过。2007年在当代艺术圈真是全民皆兵,很多美院毕业从事其它工作的人都回来当艺术家了,北京突然出现十几片超大的艺术区,光宋庄就来了几万名艺术家,当代艺术沸腾的激情燃遍各个角落,大家都忙于参加世界各地的大小活动聚会,认识各种艺术家,进工作室、画廊、美术馆、博物馆、生活、艺术,充满阳光。

  陈逸飞《玉堂春暖》

  油彩 画布

  GD 中国嘉德 2017/12/19 Lot 2068

  169.5 x 243.5 cm 1993

  RMB 149,500,000

  到了2008年中国当代艺术遭遇了滑铁卢,它与「经典艺术」的区别在哪里呢?当代艺术是在马路上跑的各种汽车,而经典艺术就像旁边的大树小树。车子很好看,树也慢慢在生长中变化,最后一些车子会变成树,但绝大部分会被淘汰。

  2007年我一直是中国当代艺术的追随者,建立了艺·凯旋空间,这家画廊对我的帮助功不可没。等到危机来袭的时候,从2008年开始,艺·凯旋的销售直线滑坡。艺术的交易都是微妙而残酷,当然也有很多艺术家2007年没有参与市场成功,而现在成功了。藏家倒可以关注现在办展并有市场和影响力的艺术家作品。

  此外,「当代艺术夜场」的概念源自保利拍卖。2007年我们引入当代艺术夜场的概念,因为「夜场这名字好听、好叫、好记住」。保利夜场的成功,带动了此后中国拍卖公司做夜场的潮流,影响至今。

  刘野《齐白石知道蒙德里安》

  油彩 布面

  BP 北京保利 2010/12/06 Lot 1060

  80 x 65 cm 1996

  RMB 29,120,000

  朱沅芷《工业之轮在纽约》

  油彩 画布

  S 苏富比 2017/09/30 Lot 1017

  214 x 122 cm 1932

  HKD 105,287,500

  刘太乃:货币超发、放宽信贷仍然会是2020年中国金融政策,这些超发后的货币会流动到股市、房地产、艺术品。就艺术品这块,身为拍卖行业的资深人员,您怎么面对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未来发展?

  赵旭:

  我们有很多海外客户住在温哥华,温哥华那边经常会做古董展、珠宝展,以及各种画展。这些有实力的新移民藏家有几个特点:他们现金流充足,除了置业投资,更希望拥有动产。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和精神理解力够深,印度尼西亚、新加坡、菲律宾的华人藏家群体庞大,资金实力雄厚,纽澳的新移民,有一部分在互相影响的情况下,增加购买中国艺术品的兴趣和愿望,这就是为什么近年苏富比佳士得海外的华人客户在增加的原因。

  2012年上海「第一财经」把我评为十大商业领袖,中国艺术品首次进入被关注的商业行业当中,从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到2012年中国艺术品得到社会的广泛认可,再到2017年有10亿的作品出现,这都说明了什么呢?

  现如今我们又摸不透这个市场到底会往哪里走,但这个时间点与2009年却非常类似。2009年是一个开天辟地的市场,没人想到在金融危机后还有过亿的拍品出现。

  但我相信2020年一定会是拍卖业非常难忘的一年。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本站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