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华艺国际香港春拍“皇家绝世风雅 掐丝珐琅器”赏析

时间:2019-5-23 10:30:23  信息来源:雅昌艺术网

  近年来,景泰蓝作为国礼,频频亮相国际场合,并被赠与各国元首,如2016年G20峰会中的“四海升平”景泰蓝赏瓶、2017年赠送给联合国总部的“盛世欢歌”景泰蓝赏瓶等,规格极高,其典雅华贵的气质,堪称我国宫廷文化之精髓。

  景泰蓝即“铜胎掐丝珐琅”,是在铜胎上,用细薄的金属丝掐出图案,再用不同颜色的珐琅釉彩填充,经过反复烧制、镀金、打磨而成,为元代从阿拉伯地区引进的外来工艺。那么为何景泰蓝以明代一个在位时间不足七年的皇帝年号命名呢?原北京工艺美术学会会长唐克美老师认为,由于景泰皇帝对此艺术品的酷爱,掐丝珐琅的制造工艺在此期日趋成熟,也因此诞生了许多掐丝珐琅精品,形成了具有中国工艺特色的珐琅艺术,其中大多以如宝石一般的蓝釉作地,故名之“景泰蓝”。

  景泰蓝是在宫廷中孕育传承的皇家贵器,所代表的是珍奇与华贵。现今收藏界对景泰蓝极其推崇,甚至流传着这么一句:收藏若无景泰蓝,藏尽天下也枉然。由于景泰皇帝在位时间较短,真正传世的景泰款掐丝珐琅器多为后期改制,或是带追摹前朝的寄托款。

  而華藝國際(香港)春拍“神存富贵—掐丝珐琅器·漆器专场”呈献的一件重磅拍品——铜胎掐丝珐琅缠枝莲纹象足炉,即为时代特征鲜明、难得一见的景泰掐丝珐琅器。

  明景泰 铜胎掐丝珐琅缠枝莲纹象足炉

  “大明景泰年制”款 D:16.5cm, H:14.5cm

  估价待询

  華藝國際(香港)2019春拍拍品

  明代掐丝珐琅器由宫廷设立的机构“御用监”制作,其工艺延续了元代掐丝珐琅的特点,孙承泽《天府广记》中记载道:景泰御前的珐琅,可与永乐朝果园厂的剔红、宣德朝的铜炉、成化朝的斗彩瓷器相媲美,一如此炉所示。

  炉作圆形鼎式,口外撇,双方形耳,置铜鎏金三象首足,鎏金平底中心落“大明景泰年制”三行阳文楷书款;盘口与底沿均施宝蓝色珐琅釉,分别掐丝勾连云纹与回纹一周;双耳设计巧妙,饰缠枝纹,上下两端浮雕灵芝纹饰,寓意祥瑞;

  三象首足以象鼻支撑地面,象首戴华丽的配饰,彰显出皇家制器的尊贵与奢华;四周錾刻的缠枝莲纹花朵饱满、花瓣肥厚

  同类藏品可参见故宫博物院藏铜胎掐丝珐琅缠枝莲纹象首足小炉与铜胎掐丝珐琅菊花纹三象首足炉。

  参阅:故宫博物院藏,明景泰 铜胎掐丝珐琅缠枝莲纹象首足小炉

  参阅:故宫博物院藏,明早期 铜胎掐丝珐琅菊花纹三象首足炉

  掐丝珐琅是宫廷艺术,从其传入中华大地起便打上了“御用”的烙印,在几百年间一直被誉为重器,以此显示皇威帝尊。那么作为“舶来品”,掐丝珐琅是如何在这数百年的历史发展中成为了中华民族的国粹呢?下面华艺国际将以本专场中几件不同时代的代表性臻品来溯源掐丝珐琅。

  元 铜胎掐丝珐琅缠枝莲纹三足炉 D:13.3cm

  HKD 2,000,000-3,000,000

  USD 254,900-382,300

  華藝國際(香港)2019春拍拍品

  元末吴渊颖曾写过一首咏大食珐琅瓶的诗:“西南有大食,国自波斯传,……素瓶一二尺,金碧璨相鲜,晶莹龙宫献,错落鬼斧镌。”相传在元代,远征欧亚的蒙古大军,俘虏了一批西亚的能工巧匠。他们擅长珐琅工艺,把阿拉伯地区的金属胎珐琅传入中土。这种华丽的工艺与元朝匠人之巧思相融合,发展出独具特色的掐丝珐琅艺术。

  如此炉所示,元代掐丝珐琅器的突出特点表现在釉料质地细腻洁净光亮,具有水晶般的透明效果,特别是宝石红、宝石蓝、葡萄紫和草绿等几种颜色的珐琅釉,更显鲜艳醒目,晶莹剔透。此类釉料在元以后的掐丝珐琅作品中均无再现,因此可推断元代所用珐琅釉料为舶来品,可能是由“大食窑”器的制造者、即阿拉伯工匠所带入;

  此时的图案题材多为缠枝莲花纹,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李久芳先生对其作了较明确的阐述:“珐琅之上的缠枝莲纹,枝叶肥厚,展卷自由流畅,并衬托着小的花苞。这种风格在同期流行的“纳石失”上更加醒目,近似波斯艺术之特点。”此类纹饰亦常见于同时期的漆器、瓷器和金银器之上,故此炉为元代掐丝珐琅器之典型样式,具有极高的艺术及历史价值。

  明 铜胎掐丝珐琅饕餮夔凤纹出戟尊(一对)H:58.5cm

  来源:美国藏家旧藏

  HKD 3,000,000-4,000,000

  USD 382,300-509,700

  華藝國際(香港)2019春拍拍品

  此对出戟尊之器型仿自商周青铜尊,最初为礼乐制度的代表器之一。明代仿古之风渐盛,又崇尚尊卑礼制,因此仿制商周礼制代表器物之作甚多,本对出戟尊即为皇家崇古之风的见证。

  器形高大,气势十足。通体施珐琅釉,运用掐丝工艺勾勒出夔龙、夔凤、蕉叶纹等多种纹样,极小的区块亦细心填入多色珐琅,渐色变化雅致精妙,足见匠师高超的技艺;腰腹处的饕餮兽面表现得凶猛威严,充满远古的神韵。整器工整秀丽,填制珐琅料严谨平整,显得精美华丽而不失古朴庄重,具有强烈的宫廷特色,胎制厚实沉稳,纹饰拙朴典雅,显现了明代成熟的掐丝珐琅工艺。

  明宣德 铜胎掐丝珐琅宝相花纹供盘 D:13.5cm

  来源:欧洲藏家旧藏

  参阅:苏富比伦敦,2011年11月9日,编号397。

  HKD 2,000,000-3,000,000

  USD 254,800-382,300

  華藝國際(香港)2019春拍拍品

  此盘圆口外撇,浅弧腹。通身以蓝色珐琅为地,内外壁沿皆饰六朵缠枝番莲,莲花娇柔丰满,枝叶翻卷繁密,其间多以掐丝铜线勾描,线条流畅连贯,排列紧密充实,花瓣为宣德时期典型样式;内底心盛放宝相花,花蕊呈八角星形,优雅别致,外底心花卉枝叶盘绕成十字金刚杵样式,凸显了此盘为佛供器具之用途;

  花叶釉色分别为红、白、黄及深蓝,白似车磲,浅蓝如松石,黄如鸡油,红如辰砂,绿如碧玉,釉色鲜亮晶莹,色彩明快,透明感强。整器造型严谨规整,典雅大气,藏之时时赏玩,独具雅趣。

  清乾隆 铜胎掐丝珐琅饕餮纹出戟鼎式方炉

  “大清乾隆年制”款 H:11cm,L:9.1cm

  来源:

  1. 日本藏家旧藏

  2. 香港佳士得拍卖,2005年11月28日,编号1499

  出版:乾坤堂,《猎古研珍》,香港,第 30-33 页

  HKD 1,000,000-1,200,000

  USD 127,400-152,900

  華藝國際(香港)2019春拍拍品

  清乾隆时期爲清朝国力兴盛的巓峰时期,乾隆帝对景泰蓝更是情有独钟,小到手上的扳指,大到室内的桌椅、花瓶、薰炉、床榻,所用之物都有景泰蓝。不但如此,乾隆还特别热衷把古代书画名迹运用到景泰蓝的纹饰中,赋予了极高的艺术价值。据史料记载,清乾隆四十四年除夕年夜饭,只有景泰蓝作为乾隆的御用餐具使用,景泰蓝无疑是其身份与地位的象征。正因其好,景泰蓝工艺在乾隆朝全面兴盛,正式达到顶峰,这也是为什么近代收藏界评价景泰蓝时说“景泰最美,乾隆最贵”的原因。

  乾隆皇帝以景泰蓝来凸显身份之尊贵,而“鼎”自商周始,即爲天子、诸候等祭祀天地之重要礼器, 并以数目突出个人身份与政治权力。景泰蓝与鼎之结合无疑相得益彰,此鼎式炉便是仿照古代青铜四足方鼎的外型,加以铜胎掐丝珐琅的工艺手法,在古青铜器物的庄严和神秘感之上,又多了一份富丽堂皇和精巧雅致。本品掐丝精细流畅,釉色明亮,底部的浅蓝釉和兽面的姜黄釉彩有别于一般乾隆朝的釉色,所带半透明之质感,可媲美明朝珐琅釉色的晶莹剔透;手感沉实,鎏金浑厚灿烂,底部刻款“大清乾隆年制”“五”,不愧爲清宫造辨处御制之物。

  清乾隆 铜胎掐丝珐琅饕餮纹出戟鼎式方炉 H:34.3cm

  来源:伦敦佳士得,1980年12月15日,编号3。

  HKD 600,000-800,000

  USD 76,400-101,900

  華藝國際(香港)2019春拍拍品

  “文王鼎”是三代青铜器的经典款式,明高濂在《遵生八笺》评古铜器时说:“方者以飞龙脚文王鼎为上赏”。此炉正为仿文王鼎之作,其上的夔龙、饕餮纹甚至器形均源自文王鼎之型,而足上的花草纹及龙纹,则带着浓厚的乾隆朝宫廷特色。

  据清宫造办处档案记载,乾隆在三年、十五年、四十年和四十三年分别下旨制造掐丝珐琅文王鼎,并亲自审阅图样。此外,地方官员进贡掐丝珐琅文王鼎在档案中也很常见,足见乾隆对此种器型之喜爱。

  此炉方唇,双冲耳,长方敛腹,平底,下承四飞龙脚。通体以蓝珐琅釉为地,彩饰夔龙、饕餮纹,八组出戟;飞龙脚呈鎏金龙首、尾饰掐丝珐琅花叶纹。

  底部图

  器巧而不失威严,装饰华贵,陈设于案头,更显精致尊贵。

  参阅:《故宫博物院藏品大系:珐琅篇3》,第262页,图版225,掐丝珐琅兽面纹出戟四足长方熏炉。

  清乾隆 硬木镶掐丝珐琅“柏馨春盎”图方桌

  74×58×72cm

  HKD 1,200,000-1,800,000

  USD 152,900-229,300

  来源:古斯塔夫·罗斯柴尔德男爵旧藏(Gustave de Rothschild, 1829-1911)其遗物清点于1912年4月26至6月10日,并收录在伦敦罗斯柴尔德家族档案编号 000/1037-122 箱中,遗产清单上记录着此桌编号为744号,于十九世纪以50法国法郎购入,并置于Avenue Marigny, Salon Blanc内。

  華藝國際(香港)2019春拍拍品

  清代宫廷家具的装饰手法多种多样,据造办处资料显示,其制作过程往往不只是木作,而是有很多其他作坊的工匠参与其中,这样就使得家具风格富于变化,满足了皇家独特的审美情趣。其中掐丝珐琅即因其典雅华丽、鲜艳夺目的造型与色彩,被大量运用于宫廷家具上,成为清式家具中独具风格的一类。

  此桌造型大方沉稳,桌面采用掐丝珐琅为心板,在蓝色底子上,以蓝绿白粉等多种颜色烧制出一幅“柏馨春盎”图。整体图版掐丝流畅,填釉饱满,釉色鲜艳纯正,纹饰繁而有序,细密处颇见功力;此桌另一独特装饰在于多处嵌以鎏金铜片,鎏金灿然,华美富丽。如其束腰及脚枨处嵌以缠枝莲花鎏金铜片,此纹饰为延续明式家具之样式,多为直接雕刻,而此形制甚是少见,更为彰显莲枝的委婉多姿,富有动感,“生生不息”之意更甚;鎏金龙纹包角则是皇家宫廷的象征,《孝经授神契》称:“德至水泉,则黄龙见者,君之象也。”龙纹可说是帝王独享之纹饰,大气奢华;加之其十字交叉脚枨中部之“寿”字,可推知此桌应为皇帝寿辰所用器具。

  参阅:香港苏富比,2009年10月8日,编号1745

  历经元明清三代,景泰蓝的技艺从传入、成熟继而走向辉煌,在中华文化的深厚底蕴中绽放,成为中国艺术中一颗璀璨的明珠。“一形一境界,一器一传奇”,景泰蓝集历史、文化、艺术与收藏价值于一身,是中华民族继夏商青铜器艺术后又一金属工艺上的世界奇迹,乃当之无愧的国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