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可惜无香 十二花神杯里的月月花事

时间:2018-12-6 19:40:22  信息来源:收藏杂志

清康熙青花十二花神杯 佳士得2018年秋拍拍品

  成套青花花神杯,今可见北京故宫出版一套,南京博物院出版有清宫旧藏青花花神杯两套。市场流通的成套青花花神杯,则极为少见,目前仅见两套,包括徐展堂先生旧藏一套,柏煊书斋旧藏那套现为上海龙美术馆珍藏。今年佳士得秋拍,出现一套完整的清康熙青花十二花神杯,双圈六字双行楷书款,胎薄如纸,唇缘如线,釉润如玉,殊为难得。

  花,人见人爱,帝王也不例外。故宫三希堂是乾隆的书屋,挂了很多壁瓶,就是插花用的。台北故宫做过一个壁瓶与轿瓶的展览,轿瓶与壁瓶的功能差不多,是挂在皇帝的轿子里供插花用的。

  皇帝出行的时候,必须“净水泼街,黄土垫道”,这不仅仅是为了讲排场,而是有极强的实用性。古时候,车的轴距是相同的,会在路上轧出深深的车辙,而皇帝的车比百姓的车宽,如果不把车辙垫起来,容易翻车,所以需要“黄土垫道”。过去都是土路,风沙大,“无风三尺土,下雨一街泥。”为了把尘土压下去,以防皇帝被土呛到,需要“净水泼街”,同时,用羊毛毡把轿子封闭起来,如此一来,皇帝便看不到外面的风景,于是在轿壁上挂上轿瓶,插上花,供皇帝解闷。

  插花,给没有温度的场合增添了温度,在纷繁俗世中为人寻得一丝内心安慰和一方净土。花开刹那,器载千年,花开花落,预示着人世沉浮。当一件器物插上鲜花,将器物里的精神唤醒的时候,那是一种非常美的图景。当没有鲜花的季节怎么办?把花描绘到器物上。最有代表性的是康熙时期创烧的十二花神杯。

  十二花神杯是康熙年间御窑厂烧制的成套时令酒具,有青花和五彩两种,素来被誉为康熙朝瓷器珍品。

  花神杯每套共有十二只,代表着不同的月份,每月配一种月令花卉:一月水仙花、二月迎春花、三月桃花、四月牡丹花、五月石榴花、六月荷花、七月兰花、八月桂花、九月菊花、十月芙蓉花、十一月月季、十二月梅花。其旁各题诗句,末钤“赏”字篆文印。

清康熙青花十二花神杯之水仙杯 佳士得2018年秋拍拍品

  将绘画、诗词、书法、篆印融于一体,使其具有了文人色彩,使得日常生活用品的酒杯有了更高的观赏价值,这也是康熙十二花神杯的创新之处,开瓷器先河,影响了后来的珐琅彩装饰。康熙南巡、围猎时都会随身携带花神杯,足见其对花神杯的喜爱。

  就像齐白石的《可惜无声》册一样,草虫除了没有声音外,已经跟真的草虫无异,而花神杯是可惜无香,除了拂面而来的香气,所有花可以带给人的美好都浓集在这件杯子上。

  康熙皇帝喜爱唐诗,他留下的墨宝多以唐诗为题材。他喜欢在扇面题唐诗作为赏赐,也爱用唐诗装饰屏风,康熙四十四年(1705)下令编纂《全唐诗》。在康熙朝的瓷器上有不少以唐诗为装饰,花神杯便是其中的佼佼者。杯上所书诗句,除水仙花及月季花之外,均为唐人诗句,是后来珐琅彩瓷器以诗衬画装饰的滥觞。

清康熙青花十二花神杯之桂花杯 佳士得2018年秋拍拍品

清康熙青花十二花神杯之菊花杯 佳士得2018年秋拍拍品

清康熙青花十二花神杯之桃花杯 佳士得2018年秋拍拍品

  一月水仙花:春风弄玉来清书,夜月凌波上大堤

  二月迎春花:金英翠萼带春寒,黄色花中有几般

  三月桃花:风花新社燕,时节旧春浓。

  四月牡丹花:晓艳远分金掌露,暮香深惹玉堂风

  五月石榴花:露色珠帘映,香风粉壁遮

  六月荷花:根是泥中玉,心承露下珠

  七月兰花:广殿轻香发,高台远吹吟

  八月桂花:枝生无限月,花满自然秋

  九月菊花:千载白衣酒,一生青女香

  十月芙蓉: 清香和宿雨,佳色出晴烟

  十一月月季花:不随千种尽,独放一年红

  十二月梅花:素艳雪凝树,清香风满枝

  康熙十二花神杯烧造时间有两次:康熙二十五年至二十七年间,款为楷书两行竖款;康熙晚期(非常接近雍正时期),款为宋椠体三行横款。

  花神杯胎薄如蝉翼,烧制极其困难,成品率极低,且十分容易破损,成套完整保存者堪称旷世奇珍。《陶雅》有赞:“康熙十二月花卉酒杯,一杯一花,有青花、有五彩,质地甚薄,铢两自轻……若欲凑合十二月之花,诚戛戛乎其难。青花价值,且亦不甚相悬也。”

  需要注意的是,后世出现过几次花神杯的仿烧。雍正帝当时觉得这个品种还不错,曾仿烧过几套,但是目前非常罕见。乾隆时期未见有花神杯出现,到晚清,同治、光绪时期又开始仿造康熙花神杯,民国时期也有仿烧。

  擒鳌拜,平三藩,亲征准格尔,大败沙俄侵略军,大胆启用西方传教士,这就是我们心目中的千古一帝康熙,这位伟岸雄武的帝王,居然也有柔情弄花的一面,而这种情愫就寄托在艺术价值极高的十二花神杯上。

  如今,我们在博物馆中依然可以寻得康熙十二花神杯的芳踪,而在拍卖场上,也偶尔会出现一些花神杯的身影,它们的表现如何呢?

  康熙十二花神杯是备受收藏家青睐的品种。除了花神杯本身的艺术价值外,还受一种心理的影响——收藏系列,收藏家通常会希望集齐一套花神杯,而且避免让别人知道。

  说到花神杯收藏,不得不提到香港著名的收藏家陈玉阶,他去世后藏品被送到佳士得香港拍卖,即2013年的“雅趣流芳”专场,从中可见他的花神杯依然没有攒齐,五彩花神杯只有8只,包括桃花杯、月季杯各两只,牡丹花杯、兰花杯、菊花杯、荷花杯各一只,青花花神杯只攒了月季杯、石榴杯、菊花杯3只。虽然很遗憾,但这无疑也是收藏的一大乐趣。

  近两年,拍卖市场上出现过2套十二花神杯。

  2016年,北京匡时春拍出现了一套康熙青花十二花神杯。从1000万元起拍,竞争非常激烈,最后成交价是3335万元,由刘益谦先生竞得。这套康熙青花十二花神杯递藏有绪,曾先后为柏煊书斋和鸿禧美术馆珍藏,期间还曾于1994年在香港苏富比上拍。

清康熙 青花十二花神杯(一套) 匡时2016春拍 北京匡时供图

  2017年6月,北京保利“瑰映如茵——玫茵堂暨欧美搜储康熙、雍正御窑精华”专场,上拍了一套五彩花神杯,但并非原生的一套。其一只花神杯的“大清康熙年制”款识与众不同,为横写,说明是康熙晚年烧制的。

?玫茵堂旧藏十二花神杯 北京保利供图

  这套花神杯在拍卖的时候,令人捏了一把冷汗,甚觉可惜,收藏家毕其一生集齐十二只,最后却被拆开卖。好在,最终结果不错,10只同时期的、保存完好的花神杯被同一个藏家购入,这位藏家非常有心,把两只不好的择出去了(荷花杯保存不善,曾有过修复)。这套花神杯12只的总成交价2392万元。收藏就是如此,分分合合,这位藏家要想集齐剩下的2只,要看机缘,也许三年,也许三十年。

  艺术品的递藏更多的是人文精神的传递,能够购藏其实是很难的,所以我们可以退而求其次,过眼既拥有,在拍卖预展上,细细把玩这些300多年前的艺术品时,也会获得真实的快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