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部
  • 机构:
    所有机构

    相关展览信息

    你好,孤独——李金珈少儿美术作品展
    2018.4.2~2018.4.10 苏州明美术馆
    嬉水而歌——日本艺术家永山裕子(Yuko Nagayama)水彩作品个展
    2018.4.14~2018.5.13 苏州明美术馆
    杨福东个展《明日早朝》美术馆新电影计划2018
    2018.4.24~2018.6.3 上海
    游园惊梦--杨深个展
    2018.3.24~2018.4.30 上海
    唐娜·胡安卡: 细胞回响
    2018.3.24~2018.6.3 上海
    永恒的流动:扎哈·哈迪德 x 跨界
    2018.3.23~2018.7.22 上海
    饮&呕吐 仲条正义设计作品展
    2018.3.17~2018.5.20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反向折叠
    2018.3.16~2018.6.15 上海
    佛国山水Ⅰ——造像深处
    2018.2.3~2018.5.28 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
    2018香江画廊藏画展
    2018.2.27~2018.4.27 上海香江画廊
    广延


    广延
    时 间:2018/02/03-2018/03/11
    地 点:Vanguard 画廊

    详细介绍:

      关于此次展览的题目“广延”, 廖斐如是说:笛卡尔陷入了沉思。面对事物,语言不足以描述,甚至不可想象。反复斟酌,他终于落笔,写下了:广延。留白的主语被属性所替代,空缺的是主语之思?莱布尼茨反复地做着0和1的游戏,依旧不愿断言“迷途知返”是否只存在于单子的世界。

      “人是物质,镜子是物质;镜子中的影像是物质,照镜子同样也是物质”。只要存在或存在过,就是物质。即使这样,廖斐仍对物质抱有疑问。

      “世界上没有孤立的事物,事物是联系的。事物是联系的话那么他们必然是一个整体。”这个来自胡塞尔的简单论证令艺术家感到轻巧的美感。物质恐怕远比我们所能想象的极限更加的轻盈。

      一道穿过整个空间的光、一道蜿蜒穿过海岸线的光,帕洛马尔在绝对均匀平滑的介质之镜中看到了自己。一条蜿蜒曲折行进的蛇试图接近一堵无法穿越的墙,空间如同涟漪一般波动,在平滑与黏稠间反复变化。

      十字路口的信号灯在闪烁,人们遵守交通信号、人们破坏交通规则,交通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人流车辆顺畅地通行。

      在时间分叉的路口,瞬间是多少时间?

      斑马正在奔跑、跳跃,渡过死亡之河。年幼的鳄鱼在观察着斑马的移动,计算着最佳的出击时间。在出击的瞬间它犹豫了一下,似乎在思考什么。眼看着斑马将要越过它。小鳄鱼瞬间跃起咬住了斑马的后腿。在咬住的一瞬,它感到了出击的最佳时间,时间刻画在它身体深处。

      帕洛马尔先生试图预测海浪的运动,又一次试图赶在下一个海浪之前 ,将它的曲面降低为近乎无限的直线。是否?是否!将自己变成

      一个图灵机。降低维度之后出现了错位、破面、形碎, 然而直线是什么?直线无法定义。直是什么?一把无限的直尺是否能丈量无尽的海洋?

      做一个观测者,光线射入你的眼睛,感受你的肌肤,感受你的空间。无法看清面目的狙击手在祈祷之后扣下扳机,此刻他感到自己所处的位置是一个完全孤立的点。究竟是我们虚构了世界,还是世界虚构了我们?街道在延伸,失去了边界。正在被强拆的店铺门前,老板招呼着强拆队员进来吃饭,要做完这最后一个下午的生意。

      以物质区分于精神的二元论是整个科学的认知系统一直以来得以建立的基础。出于好奇,艺术家重新考察了最初的二元论,却惊讶地发现,在《方法论》中笛卡尔所区分的并不是物质和精神,而是广延和精神。直到莱布尼茨时代人们依旧使用着“广延”。
    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