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页 共879

苏也在看 | 面对这场疾病,艺术的警示

时间:2020-1-28 文章来源:布林客BLINK

  布法马可壁画局部

  作为一个在武汉这座城市出生和长大的人,最近,关于这个地方,这个名字,所发生的这一切都太快了、太突然、太叫人感到内心五味杂陈。

  我知道,作为一个眼下身在美国的武汉人,我除了时刻微信关心依然在湖北的家人朋友、给武大校友会的物资购买组织捐款之外,似乎也没能做出什么实际的作用。但是,我还是想从我的知识库存中,调出来一些东西分享给大家,说说一些我的内心想法。

 

  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疾病,我觉得这既是一场天灾,但更多的是一次人祸。

  为什么,我们会在历史一次次的教训面前,依然选择周而复始,为什么我们要重蹈覆辙,不见棺材不落泪?

  我时常觉得,艺术绝不是空中楼阁,高高在上,与日常生活遥不可及。常有人问我,究竟是什么让一部作品在人类历史中留下印记,让艺术发挥出了跨越时间和空间的力量。我想,那应该是一种既有悲剧意识,又会起到一定疗愈作用的精神力量。

  毕竟,艺术绝不应该是粉饰太平的工具,艺术家并不应该永远躲在高不可攀的象牙塔中;在人类历史中,那些流芳百世,真的伟大的艺术家,绝对不仅是审美的观察家,也是审丑的思辨者。

  从古典时期到文艺复兴,再到现代主义,直至后现代的今天,“美”都需要用“丑”来做衬托。只有在疾病到来,大难临头的时候,人们才会想起昨日健康与日常平淡的美好。

  艺术作品,作为艺术家对于过去的总结,现在的反思,总可以对世人的未来做出警醒之势。因此,在漫长的艺术史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歌颂真善美的绘画与雕塑作品,当然,艺术家用丑陋和残酷去记录时代,呼唤美好,因此也有不少描述死亡、受难、大瘟疫等黑暗画面的艺术作品。

  TheThree Dead and the Three Living and The Triumph of Death, by BuonamicoBuffalmacco, 1338-39

  其中,我就记得意大利画家布法马可(Buonamico Buffalmacco)的壁画,《死亡的胜利》(the triumph of death,1338-39)就用一组巨大的画面,讲述了生与死的故事,显示出了死亡的巨大力量和生命的短暂脆弱,颇有些“最后的审判”的地域色彩。

  布法马可不是一位特别出名的画家,其创作被完整保留下来的例子也不多,这幅《死亡的胜利》大约是他最出名的作品。

  《死亡的胜利》局部

  画面里,一群青年人在右边的前景处,一个宜人的花园里身着华服、谈着乐器、尽情享受; 可是,就在他们头顶上飞翔的天使们周围,则伴随着魔鬼。尽情享乐的人们不会在意到画面的中央已经发生了美好与黑暗的战斗,魔鬼们将一具具尸体顶在头上,并准备抛向人间。

  《死亡的胜利》局部

  而画面的中央底部,则堆满了人们的尸体,甚至还有被魔鬼抛下的婴儿。整个画面的左边更是一幅末日景象:骑着高头大马的贵族男子们,捂着鼻子,紧锁眉头,结队逃走,而行军队伍的前方正是一具具棺材中的尸体;远处森林里,穷苦的农夫和年老的僧侣也只能四处逃窜,哭泣祷告。

  《死亡的胜利》局部

  这是一幅具有警示意味的画,充斥着各种死亡的骇人景象和流离失所的人间惨状。虽说,布法马可画这幅画的时候并没有遇到巨大的自然灾害,但是在这幅画完成的几年后,在1348年,欧洲就发生了那场著名的“黑死病”。一场巨大的瘟疫把富饶的欧洲变成人间地狱,四处都是孤儿、病人和背井离乡的逃难者。

  灾难过后,侥幸活着的人们在庆祝自己的大难不死的同时,忽然注意到了这幅画:画面中有成堆的死人残骸,但一旁还有不知大难临头继续游玩的贵族,头顶上还飞着白胖的天使与魔鬼一同起舞,十分讽刺。

  《死亡的胜利》局部

  这画面里,一边描述了疾病的巨大摧毁力,一边展现了死亡的残酷现实,让每一个侥幸活下来的人们都用更加严肃的态度去对待生命,去反思疾病,去面对死亡。这样的带有讽刺和警示作用的人文精神,或许大于这幅画创作之时的真正目的,甚至超过了它的寓言气质。它成为了一种跨越时间、地区、语言、宗教的图画,让14世纪当时的人们对这幅作品极为崇拜,在今天的21世纪看来,这幅画中的深长意味、辛辣讽刺、人间百态也是描绘得如此的相关。

  《死亡的胜利》局部

  无论是在酒池肉林的欢愉中忘记了尊重生命的贪婪吃客;还是捂住鼻子、满口谎言、仓皇失措的达官显贵;亦或是被人抛弃、躲入山中、无助哭泣的穷苦人民,在这幅画中,在这幅预示了瘟疫到来的“人间炼狱图“里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似乎,在今天的中国大地上,每一个人都可以读出不一样的意味。

  因此,这幅画的生命和力量的无限的,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可以让伫立在画前之人,以此骇人图景为戒,警惕悄然逼近的魔鬼,限制住自己内心的贪欲。同时多一分关注健康、关注生命和关爱他人的心。

  真所谓,居安思危,意大利画师在几百年前已经在异乡为人们画出了自己的感叹号,希望生活在信息技术如此发达今天的我们,也能在面对疾病、面对灾难、面对死亡的时候,多一分对生活的反思、多一分对生命的敬畏。

  最后,为家乡祈福,为武汉加油。

  希望2020年所有不好的事情都能快点过去。

  Peace and love.

苏也,现居美国

《布林客BLINK》主编

新媒体艺术,艺术评论

*

《布林客BLINK》 2020年1月 第35期

“一人却不孤单”

主编:苏也 微信:suyesophia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苏也在看 | 面对这场疾病,艺术的警示-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