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

1/96页 共2862

传徐熙《雪竹图》赏析:野逸的落墨

时间:2017-9-17 文章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逸斋


  古谚“黄家富贵,徐熙野逸”指的就是五代末、北宋初两大花鸟画家黄筌、徐熙两大画派的风格不同、气息不同。“徐黄体异”指向为富贵与野逸,既说的是画风和气息,也与二人的生平有关。

  徐熙,五代南唐画家,锺陵(今江西进贤)人,一作金陵(今江苏南京)人。徐熙虽出身江南名族,却与黄筌为官数朝不同,一生布衣。他处江湖之远,得江湖间花虫蔬果、竹木禽鸟自然情状最多,能出古人之外,甚具生意。宋太宗曾见徐熙画安榴树一本,带百馀实,赞叹曰:“花果之妙,吾独知有熙矣,其馀不足观也。”宋代刘道醇《圣朝名画评》云:“士大夫议为花果者,往往崇尚黄筌、赵昌之笔,盖其写生设色,迥出人意。以熙视之,彼有惭德。筌神而不妙,昌妙而不神,神妙俱完,舍熙无矣。”又有论者以司马迁之文、杜甫之诗类之,謂“意不在似”。徐熙在花果方面的成就因无可靠作品流存,只有从文献和后世拟仿之作上一睹风采。除此之外,还有他在花鸟画技法方面开创的“落墨”之法。

  对于徐熙“落墨”法,刘道醇评曰:“精于画者,不过薄其彩绘,以取形似,于气骨能全之乎?熙独不然。必先以其墨定其枝叶蕊萼等,而后傅之以色。故其气格前就,能度弥茂,与造化之工不甚远,宜乎为天下冠也。”五代徐铉谓“落墨为格,杂彩副之,迹与色不相隐映也”。宋代《德隅斋画品》中著录徐熙《鹤竹图》,谓其画竹“根干节叶皆用浓墨粗笔,其间栉比,略以青绿点拂,而其梢萧然有拂云之气”。《鹤竹图》今已不传,幸运的是上海博物馆所藏《雪竹图》,被认为最为接近徐熙“落墨花”的作品,也是直观了解“落墨”法的绝佳途径。

  《雪竹图》,纵149.1厘米,横99.1厘米,绢本,水墨。这是一幅描写江南雪后枯木竹石的作品。此图用烘染法衬竹石轮廓,再勾勒竹石骨架和纹理,后以细笔收拾竹叶等。形体上工整精致,具写生之功,用笔讲究粗细、枯润变化,用墨也注重浓淡对比、虚实相生。对于此图,谢稚柳先生作了较为深入与开拓性研究,认为“从它的艺术时代性而论,不会晚于北宋初期的制作”,“完全符合徐熙‘落墨’的规律,看来也正是他仅存的画笔”。《雪竹图》的画法和画风也与《圣朝名画评》的评述非常接近,与北宋盛行的“细勾填彩”、务求逼真的画风不同,显得率意而出格,富于变化和情趣,只是因为是水墨的缘故,少了道“傅之以色”的工序。画幅石旁竹竿上有倒书“此竹可值黄金百两”两行八个篆字,近五代、北宋时期书风。这些,使得无款的《雪竹图》与徐熙及其“落墨”之法相关联,成为现存研究徐熙的最重要作品。

  徐熙的作品在南唐、北宋就得到宫廷的重视,仅《宣和画谱》记载当时内府所藏其作品就有249幅。徐熙作为当时最重要的花鸟画家之一,对后世影响深远。《宣和画谱》言“(徐)熙画花竹禽鱼、蝉蝶蔬果之类极夺造化之妙,一时从其学者莫能窥其藩也”,而其孙徐崇嗣、徐崇矩等人则能不坠所学,绰有祖风,成为继承徐熙画派的重要画家。遗憾的是,徐氏二兄弟也未有可靠作品存世,使我们只能从后世临仿之作与文献描述来窥探荣耀画史的“徐家样”。
  
传徐熙《雪竹图》赏析:野逸的落墨-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