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石:会说话的中国石头

时间:2018-9-24 文章来源:新华网浙江青田 记者任沁沁

  石头是会说话的,雕刻的过程,是雕刻者的心灵与石头的灵性之间的对话。

  眼前的“睡美人”,是一尊来自国宝级石雕大师倪东方的作品,金玉冻石料质地,色艳形美,宛如绝世美人披着薄纱小憩,引人遐想。

  倪东方的“惜石斋”位于青田山口镇,群山环抱,溪流潺潺,钟灵毓秀。这座藏石楼里,奇石珍品琳琅满目,鸟兽虫鱼,春夏秋冬,生肖美人,巧夺天工。

  山城青田,因为石头被誉为“中国石文化之都”。殷商“玉羽人”、六朝“卧猪”、明代“瓜形水盂”、清朝的“三勿猴”……一件件珍贵的文物,向世人展示着青田石的悠久历史。

  元朝开始便以青田灯光石作印。被称为“印石之祖”的青田石,结束了20个世纪的铜印时代,引领石章时代,明代青田石文房四宝远销海内外,与中国书法、绘画结缘,成为中国工艺美术领域的奇葩。

  石之韵,石之魅,青田石以其自然之色展现着自然之奇。而如何通过雕琢诠释出石头气质,则赖于青田石雕艺人的智慧。

  他们以雕刀、凿、车钻、刺条等工具,经过相石、打坯、修细、封蜡、抛光、润色等道道工序,在一块块似璞如玉的石头上,游出了金鱼,飞出了仙鹤,结出了葡萄,长出了谷穗……

  “夜静思创意,来日动大刀”,青田石料珍贵,石雕大师因石构思,一件好的青田石雕,从构思、动刀、完成,往往要花费半年时间。

  “我常常要去山里、田里考察写生,观察大自然各式各样的景色、动物的习性神态,时时记录,这样,面对石头,就会有感而发,找到创作灵感。”倪东方说。

  为了创作《花好月圆》,他闭门谢客三天,终于为晶莹剔透、质地纯净的青田封门冻石,找到最美好的归宿。一轮动人的明月,花、鸟相绕,动静结合,表达了自然的和谐。这幅作品成为青田石雕史上花卉创作的经典之作,被国家印制成邮票发行。

  倪东方还因势利导,把青田石料中反差较大的,本为瑕疵的“俏色”部分,雕刻成小青蛙、有着黑色头尾和白色肚皮的燕子等。

  “不断提高创新能力是我一生的追求。”83岁高龄的倪东方,眼睛里依然闪烁着清亮的光芒,他不断在传承传统的基础上突破自我。

  文化的力量是相通相承的。齐白石的《蛙声十里出山泉》给他的创作带来启发。“画面上小溪里没有青蛙,哪来的蛙声呢?仔细一看,里面有几只小蝌蚪,有蝌蚪就有蛙,就有蛙声,这就是意境。石雕也是如此。”

  于是,他通过布谷鸟的神态和嘴型表达“鸣秋”,用枫叶渐变的颜色表达“一林霜”,用饱满肥厚的谷穗表达丰收的“喜感”……

  “青田石表达的是生命的理解,是人类对植物、自然生命的感悟,没有这种感悟,就没有创新,就不会有这样的巧夺天工、栩栩如生。”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张孝德说。

  “青田石是典型的中国文化符号,体现的是金石智慧。”张孝德认为,石头激发出青田人的创意和智慧,并形成稀缺的艺术品,这是不可替代的。

  能工巧匠刻下了青田石的精妙,让青田石雕也就成为灵性之石,众多爱石之人为之痴迷。我观石,石观我,我赏石,石赏我,两相知,更相依,不知昼去,不知老至,自有一种百看百回头的迷恋。

  青田石开启的,不仅是一种人类的智慧和对自然的理解,更是一幅浩瀚的社会生活画面。

  300多年前,青田石雕伴随着最早一批青田华侨远赴重洋,让中国石文化蜚声海内外,并由此展开一部动人心魄的青田华侨史。

  4年前,西班牙华侨郑碎雄对一块青田石印章爱不释手,用家里一套140平方米的房子与印章拥有者交换。由此,人们开始尝试“青田石”换房的商业模式。

  如今,青田有3万多人从事石雕生产和经销。石雕行业年产值9亿元,青田县先后被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之乡”“中国石雕之乡”等。

  一条以青田石为载体的文化产业链条逐渐形成。青田石雕工业园区将石雕户集中加工生产,形成中国最大的石雕加工产业集群;青田石雕博物馆是国内首个集收藏、展示和研究石雕艺术的标志性建筑;青田石雕艺术学校成为全国首个免费石雕艺术类学校,为行业培养、输送专业石雕人才;西泠印社青田印学研究基地和石文化研究机构打造出一批丰厚的石文化研究成果……

  “文化发展蕴藏着中国崛起的时代契机。”张孝德认为,创意是文化产业发展的动力,智慧是文化创意的源泉,文化产业是以智慧为创意源泉的产业。

  
青田石:会说话的中国石头-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