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闲识得东风面 万紫千红总是春

时间:2018-7-15 文章来源:东方烟草报 李润


①上世纪70年代,四川什邡卷烟厂出品的“春”烟标。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伴着和煦的春风,吐绿染翠的杨柳在春的旋律中摇曳。春的勃勃生机,在我国烟草工业企业出品的烟标上也可以感受到。

②上世纪70年代,吉林四平卷烟厂出品的“双燕”烟标。

③上世纪80年代,山东济南卷烟厂出品的“春乐”烟标。

  上世纪80年代,四川巴山卷烟厂出品的“红杏”烟标,其主副版各描绘了一枝鲜红欲滴的红杏,副版印有宋代叶绍翁《游园不值》的后两句:“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这枚烟标通过诗配画的形式,生动描绘出春回大地、春意盎然的景象。淡雅清香的梨花,不仅博得了宋代诗人陆游的赞美——“粉淡香清自一家,未容桃李占年华。常思南郑清明路,醉袖迎风雪一杈”,也备受烟标青睐。如上世纪80年代,安徽砀山卷烟厂出品的“梨花”烟标,主副版于蓝色底上各描绘了一株盛开的梨树,副版还印有“一年一度的梨花节,引起各地及国内外游人,纷纷来黄河古道欣赏”等字样。一花独放不是春。南宋理学家朱熹留下了“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的名句。该诗曾被印在上世纪70年代四川什邡卷烟厂出品的“春”烟标(图①)副版上,尽管这枚烟标主版突出的是垂柳和一朵鲜花,但副版的这首绝句胜过千万朵鲜艳的花朵。

  春暖花开时节,报春使者燕子为春天增添了更多生机。上世纪70年代,吉林四平卷烟厂出品的“双燕”烟标(图②),主版为一对燕子在垂柳旁自由飞翔的画面,给人带来丝丝暖意。上世纪70年代,湖北咸丰卷烟厂出品的“春燕”烟标,主版有一对在树枝上小憩的燕子,它们好似春天五线谱上的音符,正用美妙婉转的歌喉,尽情演奏春天美丽的乐章。

  一年之计在于春。上世纪50年代,地方国营裕民烟厂曾出品“放牛”烟标,描绘的是乡村田园春光:一位无拘无束的牧童,在牛背上吹奏笛子,笛声悠扬,不远处老农正扶犁春耕。该画面的意境与宋代雷震的《村晚》有异曲同工之妙:“草满池塘水满陂,山衔落日浸寒漪。牧童归去横牛背,短笛无腔信口吹。”上世纪60年代,辽宁沈阳卷烟厂出品的“迎春”烟标,反映的是人们迎着和煦的春风,在田野忙碌的画面。

  春天是适合出游踏青的季节。“郊东郊西踏春色,醉舞淋浪花插额。”宋代李流谦在《送才夫之成都》中描绘的就是人们于暖春之日,呼朋唤友去郊外春游的热闹景象。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河南邓县卷烟厂出品的“春游”烟标,主版再现了两位身穿裙装的少女,陶醉于湖光山色的画面,副版苍山秀丽、湖光潋滟、帆影点点,给春天增添了更迷人的景色。同期,江西南昌卷烟厂出品的“春光美”烟标,主版选取在山巅观日出的画面,春天清晨的清新跃然纸上,让人不禁产生登高望远的想法。

  此外,上世纪80年代,山东济南卷烟厂出品的“春乐”烟标(图③),从另外一个角度演绎了春天的精彩:主版为一位沐浴在春风中的妇女,于百花簇拥下尽情弹奏钢琴的画面,其上方飘动着的音符,不正是人们喜迎春天时的心之律动吗?

  
等闲识得东风面 万紫千红总是春-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