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塞顿开的“收藏”

时间:2018-11-17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柳建明/山东高密


图1 清代《紫阳四书》

  老马有择良木而栖的意味,高密本地有两家古玩城,他舍近求远,跑到临县一家古玩城租下门店。高密旧时有“凤城”一名,老马是临县引来的一只“凤”。老马在店中开辟了一个专柜,题名为“有凤来仪”,专卖高密一地印刷出版的古书籍,这些古书籍多卖给来自高密的收藏爱好者,这些收藏爱好者是来仪的“凤”。老张是来仪的“凤”之一。老张热衷于收集高密当地各个年代出版的书籍,已存300多种。他把这类书籍看作是纸上的方言,认为方言是一坨泥土,口音是留在这坨泥土里的根须。

图2 清代《第一才子书图像》

图3 民国高密华兴书局印制的《状元三字经》

  清代至民国时期,高密民间翻刻编印书籍风行,有些文字直接套用的是方言,朗朗上口,通俗易懂。刻制书版的作坊多集中在夏庄北村,其由仪家村、朱家村、任家村、东李家村、西李家村5个村庄组成,有近一半的人从事刻制书版行业,较有名的作坊有“顺德永”“顺兴齐记”“万聚”“瑞盛合”“万顺”“万祥永”“余庆堂”“德和堂”等,专为刻版作坊提供字样和画样的作坊有“齐万顺”“大厅”“西斋”。刻工将样稿敷在木板上,用油剂涂抹显露字体和图纹,下刀刻,书籍版样为反刻正印,分木版印刷和活字木版印刷。出的书,较为常见的有《三字经》《四字鉴》《百家姓》《千家诗》《日用杂字》《岳飞传》《春秋战国》《东周列国》等,及经书、卦书、医书等。有的书一面带字,一面带图;有的书全部为图(见图1、图2、图3)。有的书上附带有说明和广告,如“版存高密夏庄任家村双松山房,有欲印者,可到此借版”的字样,由此可知,这种印书的版子,还可对外租赁。高密县城有一家文具店叫“成和堂”,下设多家分店,店中聘雇有刻工和设计人员,采取一体化生产,零售兼批量发行,书上落有“成和堂梓行”的字样,有类一个出版社。“肥水不流外人田”,小孩子上私塾所用的书皆出自高密本地。瞅准商机,周边相邻县市,如:胶州、平度、即墨、诸城、安丘、昌邑、五莲、潍县、临沂等地文具店也纷纷来高密定制书版,为便于甄别版权,所出的书籍上会落“某某店藏版”的字样。高密出的书版还远销到东北三省,为免于旅途奔波,方便联络,商户会在高密开设办事处,因交易而建立了感情,当地刻版匠人亲切地称来订货的东北人为“东北客”。

  老张每次到老马的店里,都有收获。对老马源源不断的古书籍来源,老张怀有极大的好奇,问老马,老马说是回高密收的。老张认识高密几位常年在乡下拉网式收古物的小贩,他们收罗到的古书籍加起来也不如老马的数量多,难道老马掩藏有一处不为人知的矿藏?老马的行踪成了秘密,老张的眼睛偷偷追随着老马。有一天是临县古玩大集,老张在一地摊上遇见老马,老马正埋头于一堆古旧书籍中快速翻捡着,只看书头和书尾的名款,这一发现,让老张豁然开朗,原来这处矿藏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后来再逛地摊,老张不主动出击问摊主有没有高密出版的古书籍,先不动声色地挑,挑出来合并一起论价。这种书籍多属民间家庭作坊出产,印制粗劣,摊主有自知之明,要价一般都很便宜,拦腰一砍,一半的价格就到手了。老张把带有高密名款的书拿在手中,乐滋滋的,就跟捡了漏似的。老张笑言,这一招是偷学来的。老张到老马店里来的次数明显减少,有时会绕过老马的店,翩翩“飞”入隔壁店。老马的眼睛追着老张反常的背影,似乎瞧出了一点苗头。

  
茅塞顿开的“收藏”-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