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页 共2848

东京梦华:“政和通宝”金质宫钱

时间:2019-6-23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陈璟/安徽安庆


  在中国古代的压胜钱(花钱)中,有一部分由皇室或宫廷专门铸造的特殊纪念币被称为“宫钱”。“宫钱”的历史究竟起源于何时?现在还是个未解的谜。但从已出土的实物来看,自汉代始有之,以贵金属材料制作“宫钱”最为特殊,即金钱和银钱等。唐代诗人张祜《退宫人》即有“长说承天门上宴,百僚楼下拾金钱”的记载,可见在盛唐时期金质宫钱就已然成为贵族们用于享乐的工具。

  图中所示是一枚金质政和通宝,即为宋徽宗在位时期官铸金钱,存世极为罕见,现藏中国钱币博物馆。此币重3.3克,直径2.02厘米,为纯金所铸,小平钱,成色俱佳。正面“政和”二字为楷体隶书,笔挺遒劲有力;“通宝”二字为篆体隶书,系法“开元通宝”字法,素背。此钱应属宫廷赏赐之物或节庆宫钱的范畴,非正式流通货币。著名货币史学家彭信威在其著作《中国货币史》中曾谈到,两宋时期的货币,尤其金银钱,以北宋末年到南宋初年铸造量最大,又尤以北宋徽宗为最,究其原因与宋徽宗的腐朽统治,荒淫无度的奢靡生活是有着直接的联系。

  宋徽宗赵佶是宋朝第八位皇帝,在位25年,先后被封为遂宁王、端王。因其兄哲宗病逝时无嗣,由向太后群臣拥立为帝。次年,改年号为“建中靖国”。徽宗时期是中国艺术大发展时期,赵佶自创“瘦金体”,设立“宣和画院”,艺术主张强调形神并举,提倡诗、书、画、印结合;同时他是工笔画的创始人,花鸟、山水、人物、楼阁,无所不画,这便是卓然大家的共同特点。他用笔挺秀灵活,舒展自如,充满祥和的气氛。他注重写生,体物入微,以精细逼真著称,人称“书画皇帝”。

  政和是北宋徽宗赵佶的第四个年号,“政和”二字取自范仲淹《岳阳楼记》:“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废俱兴”,取意政事通达,人心和顺。虽然宋徽宗在艺术方面的成就无人能及,但他在政治上的作为却堪称“一事无成”。即位之初的宋徽宗颇有明君之气,效法神宗启用新法,但由于蔡京等权臣的诱导,政治形势一落千丈。为了满足在皇宫别苑建造大型园林建筑,过分追求奢侈生活,命人在南方采办“花石纲”,在汴京修建“艮岳”。宋徽宗还崇信道教,大建宫观,自称“教主道君皇帝”,并设立一大批道教职官,创立道学制度。在宋徽宗集团的腐朽统治下,农民起义风起云涌,梁山起义和方腊起义先后爆发,北宋统治危机四伏。后来金军兵临城下,接受李纲的建议,匆匆禅让皇位于太子赵桓,后因“靖康之变”国亡被俘受折磨而死,终年54岁。南宋“绍兴和议”后,遗骨由宋高宗生母韦贤妃携至南归,攒葬绍兴永佑陵。

  彭信威还认为,宋代时期黄金并没有完全形成货币这一单一概念,而只是将其作为一种支付手段。在统治阶级看来,支付手段是货币的最重要的职能。实际上,从整个经济社会生活看来,黄金锁发挥的货币职能,的确是以支付手段为主,这里包括帝王的赏赐、政府的开支、人民对政府的赋税缴纳、对官员的贿赂和其他付款等。其次,更为重要的职能便是作为保存价值的手段,即宝藏手段,也叫贮藏。甚至在某一段时间内,可作为价值尺度,不必参与一般流通和购买。由此可见,所谓金质宫钱的主要用途就是皇帝对于臣工们的赏赐,当然,也是一笔可观的财富,在非常时期亦可充当重要价值手段。然而,北宋的灭亡,曾经无比繁华之东京城,已然成为过眼云烟,华胥一梦,而历经岁月沉浮所传世下来的金质宫钱亦可窥见当时之盛况。
  
东京梦华:“政和通宝”金质宫钱-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