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页 共2693

贵州版永历通宝见证南明皇帝在黔一曲悲歌

时间:2018-11-21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广西桂林 蒋将


  贵州版永历通宝钱,主要有永历通宝背“壹分”、“五厘”(见图1、2,这两组拓片均出自上海博物馆青铜器研究部编《上海博物馆藏钱币·元明清钱币》)等品种。目前泉界认为铸地有贵阳、遵义等处,为孙可望1651年被永历帝正式封为秦王,其正式奉永历为正朔后所铸。道光《遵义府志》有载:1651年,孙可望遣裨将田子禄驻守遵义(时属四川),开设钱局鼓铸钱币,后人还经常可在钱局遗址处获得永历通宝钱。可见,孙可望最早于其被正式封为秦王的1651年,便在贵州铸行永历钱了。

图1

图2

图3

  孙可望奉永历为正朔后,1651年5月,上疏请永历帝移跸云南,但大学士吴贞毓等力主不可,永历帝遂未从孙可望之请。1651年9月,浔州为清所据,永历帝闻讯,从南宁仓促出奔,于次月抵新宁。12月,清兵又陷宾州、南宁等地,永历帝闻之遽行,孙可望乃遣兵迎永历帝入滇。1652年1月,永历帝驻跸于云南广南,孙可望命总兵王爱秀迎请永历帝移跸于贵州安隆所(今安龙县)。于是永历帝于2月来到安隆所,改安隆所为安龙府。孙可望派兵戍守于此,禁止永历帝从官出入,每年以八千两银、六百石米上供。同时孙可望在云贵大建宫殿,出入辄乘金龙步辇。面对当时人们认为其要挟天子之议论,孙可望竟上疏曰:“人或谓臣欲挟天子以令诸侯,不知当时尚有诸侯,诸侯亦尚知有天子。今天子已不能自令,臣更挟天子之令以令于何地、令于何人?”

  永历帝在安龙,宫室简陋不堪,服饰车马器用等破败不已。驻守于此的将吏也少有人臣之礼,而掌戎政之马吉翔、管勇卫营之内监庞天寿等为图富贵,逢迎趋附孙可望,谋逼永历帝禅位于孙可望。于是孙可望更加骄横肆意、无所顾忌,自置内阁、六部、科道等官,又私铸八叠文伪印,尽易原来之旧印。而孙可望手下之臣方于宣更为之定仪制,立太庙,拟改国号为“后明”,日夜图谋永历帝禅位于孙可望。永历帝闻之,愈加苦闷惊惧,寝食不安,于是与近臣密议,欲召出师攻清屡立战功而遭孙可望之忌的李定国以兵入卫。在经吴贞毓等筹划后,部司林青阳携密敕往李定国处,时为1652年11月,林青阳于年终至之,李定国接敕后,感动不已,许以迎永历帝。

  1653年6月,永历帝因林青阳久而未还,又命翰林孔目周官携密敕去往李定国处促其率兵入卫。时转攻广东的李定国见使后,许诺恢复广东后,即去安龙迎驾。时马吉翔党羽布列朝中,永历帝孤立无助,自感处境危殆,遂于1653年12月亲行考选官员,加官进秩。群小惊恐不已,马吉翔等将密召李定国之事报告孙可望。孙可望大怒,后以“盗宝矫诏,欺君误国”等罪名将大学士吴贞毓等十八人杀害,时为1654年3月。4月,仍愤愤不平的孙可望致书永历帝,将其责备一通。至此,永历帝在安龙处境日益窘困,孙可望安置于此的文武官员秉承孙可望之意,任意欺凌,岁造开销银米册上报孙可望时,竟称“皇帝一员,皇后一口,月支若干……”

  广东败绩后退驻南宁的李定国衰弱不振,孙可望又遣兵往广西暗袭,1656年正月,李定国依中书金维新等计,于田州大败孙可望来袭之兵后,向安龙进发,欲迎永历帝入云南。3月,李定国等护送永历帝至云南,守滇之刘文秀纳之,永历帝入昆明后,居孙可望所造之宫殿,改昆明为滇都,封李定国为晋王,刘文秀为蜀王。1657年8月,孙可望公开与李定国决裂,亲率十四万大军入滇,18日兵渡盘江,云南大震。9月,永历朝削孙可望爵位,以李定国、刘文秀合兵进讨,两军战于交水,孙可望部下纷纷阵前倒戈,孙可望大败而逃。大势已去的孙可望遂逃至湖南降清。

  因孙可望降清后,云贵虚实尽泄。1657年12月,清廷部署进兵云贵。1658年4月,清军两路兵马分别攻陷贵阳、遵义等地,7月,另一路清军抵独山州。至此,清三路大军已进据贵州。

  贵州版永历通宝背“壹分”“五厘”等钱币,开铸于1651年,最迟停铸于贵阳、遵义均陷于清的1658年4月。它们见证了走投无路的永历帝被孙可望迎至贵州安龙,却安龙“龙”不安,为孙可望操作控制,欺凌逼迫,处境艰危窘迫的一段无奈凄惶生涯。在当今拍卖市场上,贵州版永历通宝背“壹分”“五厘”备受市场追捧,如在今年的香港秋拍市场上,一枚永历通宝背“壹分”(图3),就拍出93.5万港元高价。

  
贵州版永历通宝见证南明皇帝在黔一曲悲歌-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