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页 共3720

美术印记70年:那些画中的拖拉机

时间:2019-9-23 文章来源:丁澜翔

  应该看到50年代初的中国现实,拖拉机还是极其罕见。董希文创作于1950年的油画《翻身自救》,表现的是军民共同拉犁耕地的情景。李桦于1952年创作的木刻《爸爸买了新农具回来》,表现了农村中的一位年轻的父亲从集市上买来了犁田的犁,显然,这代表了这个时代中耕地的基本的方法。而在新中国的新农村中,能够用牛去拉犁已经是很大的进步,显现了翻身后的农民在耕种上的生产力的提高与发展。在这样一个有着明显的解放区风格的木刻中,李桦用年画的方式表现了一个家庭中置办农业机械的一种喜悦。那位背着书包的孩子的书包上还有“文化”二字,他的妈妈以及他的奶奶在门口迎接的景象,尤其是这位孩子的妈妈手拉着牛所表现出的一种期望,正如同陆俨少创作的《代耕小组》一样。牛与农民扛的锄头之间的一种对比关系,表现出新中国用牛耕地这样一种方式的普及。农民所获得了以牛耕来代替人力的生产力的解放,显现了新中国的新的气象。



  陆俨少 代耕小组 1952年 中国画 131.5cm×65.5cm



  李桦 爸爸买了新农具回来 黑白木刻 1952年

  还有石鲁在1953年创作的《幸福婚姻》中,其表现的是主体人物是拉着牛、扛着犁的一对夫妻走向田间的场景,他们身边簇拥着的孩子们对这对新人的新奇,是一种乡间特有的氛围,这是新农村中新的婚姻关系,以及新婚姻法实施之后人们在婚姻、家庭与生产之间的一种美好的景象。牛和犁成为当时美术创作中经常出现的生产工具,表现了新中国农民所获得的一些基本的劳作方式。异曲同工的是关山月在1954年创作的《农村的早晨》,在一户人家的大门一侧,也是有牵着牛的农民正在走向田间,而远处的牛耕的景象,以及牵着牛在田中劳作的农民,正构成了农村的早晨这样一种劳动的场景。如此的图景又可以一直连接到刘旦宅1961年创作的《披着露珠迎朝阳》。该画的主体是一位男青年牵着两头牛走向太阳升起的地方,他的前方是扛着锄头一起下田的农民,这正是从50年代至60年来与拖拉机所形成的最直接的对应,这正是转型期的中国农村在50年代以两种方式的并存,既表现了时代的进步,又表现了未来的希望。而拖拉机成为人民憧憬改变以牛来耕作的方式,则是像实现共产主义一样成为全体中国人努力的方向。



  刘旦宅 披着露珠迎朝阳 1961年

  传统的农业工具作为几千年来农业文明发展过程中的杰出创造,它们所反映的以实用为基础制造,在农业生产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不管是锄头,还是犁耙,亦或其他。一直到了1963年,郭味蕖所创作的《银锄》,以及1964年的《秋熟》,都依然把它作为劳动的象征而加以特别的表现,并由此摆脱了花鸟画不能表现社会现实的窘境。因此,在以劳动为光荣的价值观中,农业生产中的各种工具作为与农民息息相关的伙伴,它们与农民的关系是难以分离的。而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工具的改革或者改良所带来的生产力的提高,在现代化的发展过程中,拖拉机的出现就具有重要的意义。这种历史的颠覆对于中国农业社会的发展,以及作为一个农业大国走向现代化的根本的改观,具有重要的意义。当然,以拖拉机为代表的农业机械化的努力方向,在1953年武德祖创作的油画《我们安装了机械水车》中,表现的则是农业走向机械化耕种、灌溉、收获以及其他方面的新的景象。50年代初,作为中国农业从几千年来以人力耕种的方式走向机械化的开端,虽然,只是一些普通的农业机械,一般都比较简单,但是,在当时的进步意义正说明了走向机械化是走向现代化中国发展的一条必由之路,也表现了乡村中几千年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这样一种耕种方式正在开始转变,这正是新中国走向现代化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历史阶段。

  毋庸讳言,从李琦开始的50年代初期以来的一系列表现拖拉机的创作,画面中的拖拉机并非国产。在以“自力更生”为国家发展战略的新中国,国产拖拉机成了新中国的国家大计。1954年,毛泽东主席将新中国的第一家拖拉机厂——中国第一拖拉机制造厂,定在了河南洛阳;1955年10月1日,第一拖拉机制造厂主厂房正式动工。1958年7月20日,在前苏联提供的图纸和配件的基础上,由工人肩扛手抬、敲敲打打组装了第一台玫红色的“东方红”54型履带式拖拉机。从此,开始了中国拖拉机制造的历史。1959年11月1日,中国第一拖拉机制造厂正式建成投产。随着中国第一拖拉机制造厂的建立与国产拖拉机的生产,拖拉机在社会中得到了进一步的普及。而在美术创作中就更多的出现了拖拉机这一带有符号性的作品。其中在1957年的全国青年美展上,至少有7件作品是以拖拉机为表现对象,它们是:

  吴凡《布谷鸟叫了》;

  杨先让《家乡的春天》;

  李鸿祥《亲人》;

  雷荣厚《草地来了拖拉机》;

  吕竞时的《北大荒的黎明》;

  张平良、杨先让《为了农业合作化》(宣传画);

  应真华的《女拖拉机手》(雕塑),它们都反映了这一时期的社会时尚。



  吕竞时 北大荒的黎明 版画 1957年全国青年美展作品



  吴凡 布谷鸟叫了 版画 1957年全国青年美展作品



  杨先让 家乡的春天 年画 1957年全国青年美展作品



  应真华 女拖拉机手 雕塑 1957年全国青年美展作品

  1958年5月1日,在“五一”国际劳动节游行的队伍中出现了4台国产拖拉机,它们非常神气地驶过了天安门,接受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1958年5月3日,有关领导联名向国家计委党组写报告,叙述了工人自力更生、克服重重困难试制拖拉机的经过。在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期间,政治局委员李富春将这一报告转呈毛泽东主席。毛主席看后于5月18日在报告上作批语:“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此件印发大会各同志阅读。”如此的社会氛围,都为一个时代中的拖拉机成为美术创作中的一个重要内容而奠立了基础;而在今天的研究中,它们也成为拖拉机这一题材的美术创作的时代背景。



  李桦 备耕 木刻 1960年



  富穹、冯健辛 工农一家喜迎春 年画 1975年

  拖拉机在新中国美术创作中经过了50年代表现好奇的阶段之后,逐渐平静了心情。李桦于1960年创作的木刻《备耕》,表现的则是拖拉机站中的拖拉机手在维护拖拉机而备耕的场景。这里显现的是忙碌,而没有了50年代初期美术创作中对拖拉机的好奇,反映了发展中的变化。

  (注:本文原题为《50年代的中国梦》)

  
美术印记70年:那些画中的拖拉机-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