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页 共3692

雅赏 | 李因,书画双绝的一代名妓

时间:2019-6-25 文章来源:青州画廊联盟

  诗画双绝的名妓

  说起晚明时期的名妓才女,大多数人想到的是秦淮八艳。

  她们个个色艺双绝,且都有着曲折轰动的爱情故事。

  今天要讲到的晚明才女李因,在秦淮八艳的盛名之下,或许容易被大众忽略,但她的才情却毫不逊色。

  辛巳(1641年)作 梅雀图

  李因(1611~1685),字今生,号是菴、龛山逸史、海昌女史,钱塘(今杭州)人。晚明著名诗人、画家。

  李因的生平和民国女画家潘玉良很像,早年虽流落风尘,但受到过很好的诗书绘画教育,从良后,丈夫对她的绘画非常欣赏支持,因此人生出现转机。

  因家贫堕入风尘,幸得名士垂青

菊竹 斗方 水墨金笺

  李因少时家境贫困,却“生而韶秀”,嗜书爱画,并得到父母的支持。虽生活艰难,缺纸少笔,但她经常在青苔之上或者用落下的柿树叶写字作画,史书上有“积苔为纸,扫柿为书,帷萤为灯”的记载。在这样的艰难家庭环境里,李因通过刻苦学习,诗画“便臻其妙,年及笄,已知名于时”。后因家贫而堕入风尘,成为江浙名妓。

蔬果

  明末名妓嫁名士蔚为风潮,李因由于才华出众,十五岁时便得到江南名士葛征奇的垂青。葛征奇,字无奇,号介龛。浙江海宁人,明末进士,官至光禄寺少卿。葛征奇擅长作诗,有《芜园诗集》行世。一天偶然得见李因的《早梅》诗,读到“一枝留待晚春开”一句,心有所会,遂聘她为侧室。两人互相欣赏,伉俪情深,过着幸福的生活。

  婚后,李因随葛征奇职务调动,“溯太湖、渡金焦、涉黄河、泛济水、达幽燕”,15年中几乎跑遍半个中国,仍孜孜不倦,嗜书成癖,即使在旅途中、车船里、驴背上,均不忘读书吟诗。虽然身为女子,看到晚明的战乱,她慷慨写到:“徒怀报国惭彤管,洒血征袍羡木兰”。

甲戌(1634)年作 四季花禽卷

  一次,李因随葛征奇乘舟过宿州,兵变猝起,行李首饰尽失,李因独抱诗稿而逃。由此可见,她对诗文爱得深沉,在逃命之际,首先想到的是带走诗稿而不是首饰行李。

落雁图

  明崇祯十六年(1643),32岁的李因出诗集《竹笑轩吟草》和《续竹笑轩吟草》各一卷,共260余首,多为旅途之作,其诗笔清奇,有中唐遗韵。丈夫葛征奇为其诗集作序,称其诗“清扬婉妩,如晨露初桐,又如微云疏雨,自成逸品,即老宿臣公不能相下。”

  李因诗作

荷塘鸳鸯

【郊居用松陵集韵】

避世墙东住,牵船岸上居。

雨分三径竹,晴曝一床书。

上坂驱黄椟,临渊网白鱼。

【长安秋日】

高树秋声入梦迟,

夜来风雨簟凉时。

季鹰自解归来好,

【秋江晚泊】

石尤风急泊沙湾,日落寒江鸥鹭间。

秋水空明千里月,荒烟暝锁万重山。

樵歌野唱犹行路,僧寺残钟独掩关。

潦倒篷窗愁客梦,漫披诗史手重删。

月落池塘野水澄,桃花雨岸挂鱼罾。

冷淘寒食无烟火,古刹深山何处灯。

野岸蛙鸣隔浦听,小池春涨漾新萍。

潇潇不断黄昏雨,寒食烟消鬼火青。

  踏入文人圈,画艺得长进

花鸟

  自从从良嫁给葛征奇之后,李因随夫君进入文人社交圈,开阔了胸襟视野,加上丈夫也酷爱绘画,二人画艺得以长进。葛征奇尝坦言:“花鸟我不如姬,山水姬不如我。” 每加以题跋,必在画上钤以“介庵”的印章。葛征奇和李因的字号分别是“介龛”与“是庵”,“介庵”是从两人字号中各取一字而成,可见两人感情之深。

丙辰(1666)年作 蓉花白鹭

  李因花鸟画以陈淳(明“白阳”一派画家,与徐渭并称为“白阳、青藤”)为师,其画多用水墨,幽淡欲绝,于形似之外求其神,在中国古代女性画家中十分难得。不仅得陈淳之真髓,还注重师法造化,追求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境界。

李因 松枝双栖图

  据画史记载,李因“每遇林木孤清,云日荡漾,即奋臂振衣,磨墨汁升许,劈笺作花卉数本。”经过不懈努力,她最终在创作上避开了女画家惯有的“构图小气、笔致纤弱”等弊病,以“潇洒随意”及“疏爽隽逸”的艺术风貌备受时人赞许。

局部

  清顺治二年(1645),葛征奇去世,李因当时才34岁,此后40年中,穷困凄凉,四壁萧然,以纺织为生。兼作画自给,虽历经顺治、康熙两朝,却始终以明人自居,在画中从不署清代年号。

局部

  晚年李因仍奋发学习、写作,以诗书绘画为伴,正如自述所谓“白发蓬松强自支,挑灯独坐苦吟诗。” 其后期之诗,格调更加深沉。论者谓“沈郁抗壮,一往情深,有烈丈夫所难为者。”

局部

  这幅《芙蓉鸳鸯图》是她的代表作品。她的笔致也不同于其他女画家的纤弱,加之良好的诗词素养,她的花鸟画很自然的融入了诗歌的韵味。图中充满了野逸之趣,水岸旁一只雄性鸳鸯一脚收起,回头梳理自己的羽毛,颈部的羽冠和张开的翅羽煞是好看。它身后一块巨石露出一角,石头上部一丛木芙蓉开的绚烂。一只雌鸳鸯打远处飞来,突然注意到岸上的雄鸳鸯,它拗着头,视线穿过芦苇很难挪开。

局部

  无论是勾勒芙蓉花的线条,巨石上游走的皴笔,还是没骨的舒展羽毛,李因的落笔都很潇洒。见画如见人,透过她的笔触,得以想见其落落大方的性格。她的画风虽然与男性无异,内心深处的细腻时不时还是会流露出来,她用雌鸳鸯的视野注视雄性,别有一番情愫。

  这幅《牡丹图》系清顺治八年(1651)的作品,李因时年41岁。传统的牡丹画作多是色彩艳丽,色泽明快,极致逼真,意在凸显牡丹的雍容华贵。而李因的这幅作品绫本,却为墨笔。或有人说这样的牡丹脱离了真实的牡丹,毫无写实,与实不符。但这就是中国的水墨牡丹,普通人看到的是妖娆多彩的牡丹花,而李因的妖娆多彩却如同其一生的际遇与才情一般,“才美而不外现”。

  她坚持的那种雍容华贵在其心中,如同这设墨牡丹,表面无色,却开得繁盛无比,抛开富贵荣华,追求的是历尽风霜、甘于平淡超俗的品格。

砍竹图

荷鸟图

花卉

河塘戏趣

  来源:ART艺术共赏

  
雅赏 | 李因,书画双绝的一代名妓-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