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页 共3609

袁安卧雪 千古流传

时间:2019-6-19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王东峰/重庆


颜辉《袁安卧雪图》

  东汉章帝年间,有一年冬季,京城洛阳大雪十余天。洛阳令出城巡视灾情,来到名士袁安门前,却见他兀自偃卧在床。洛阳令问袁安为何不破冰扫雪,出门乞食。袁安答道:“现在人人受冻挨饿,我不应该再去干扰别人!”洛阳令大为感动,向朝廷举荐他为孝廉。这就是“袁安卧雪”的历史典故。

周臣《袁安卧雪图》

沈周《袁安卧雪图》

傅抱石《袁安卧雪图》

  自东汉以来,“袁安卧雪”就成为文人骚客争相吟咏的题材。如晋陶渊明《咏贫士》:“袁安困积雪,貌然不可干。”唐骆宾王《寓居洛滨对雪忆谢二》:“谢庭赏方逸,袁扉掩未开。”宋晁补之《晚雪示阎仲孺》:“明日穷檐深一尺,不知何处觅袁家。”元张可久《寒夜》:“芦花絮衾江纸也似薄,问袁安怎生高卧?”明汤显祖《牡丹亭·旅寄》:“俺是个卧雪先生没烦恼。”清曹雪芹《红楼梦》第五十回,史湘云联句:“僵卧谁相问?”都是借诗词来颂扬袁安的清寒君子之风,高风亮节之志。

  袁安卧雪的故事,亦是古今画家争相描摹的题材,如王维、董源、李昇、傅抱石等,都曾画过《袁安卧雪图》,惜多亡佚。笔者结合多种史料做了大致梳理,以期为方家提供一点有益的启迪。

  唐代的王维,诗画俱佳。其《袁安卧雪图》现已亡佚失传。在北宋沈括《梦溪笔谈》卷十七中有载:“余家所藏摩诘《袁安卧雪图》,有雪中芭蕉,此乃得心应手,意到便成,故造理入神,迥得天意,此难可与俗人论也。”大雪是北方寒地才有的,芭蕉则是南方热带植物,王维却在雪地画翠绿芭蕉,这一有悖常理的作法,使得此图成为中国绘画史上争论最多的一幅画。朱熹《朱子语类》卷一三八云:“雪里芭蕉,他是会画雪,只是雪中无芭蕉,他自不合画了芭蕉。人却道他会画芭蕉,不知他是误画了芭蕉。”也有沈括等人为其辩护。只是斯人已逝,此画又失传,关于“雪中芭蕉”的争论,只能是一个见仁见智的千古谜团了。

  北宋初年著名的画史评论家郭若虚的《图画见闻志》卷六,记载有佚名《袁安卧雪图》:“丁晋公典金陵,陛辞之日,真宗出八幅《袁安卧雪图》一面。其所画人物、车马、林石、庐舍,靡不臻极,作从者苦寒之态,意思如生。”可惜的是,此画“不书画人姓名,亦莫识其谁笔也”。丁谓到金陵后,在城西北建“赏心亭”,悬挂此画,供人观赏,然而由于“刲窃”者甚众,最后尺幅无存。后任王琪到此,欲观赏此画而不可得,叹息久之,题诗于壁云:“昔人已化嘹天鹤,往事难寻《卧雪图》。”

  五代十国时期前蜀画家李昇,也曾画过《袁安卧雪图》。该图绢本立轴,上有宋徽宗瘦金书“唐李昇袁安卧雪图”;另有乾隆皇帝御题诗一首,其中有“立朝侃侃多忠言,皆自傲雪素养成”之句,赞扬袁安不畏权贵之品格。此画后于清末流失民间。光绪十五年(1889),“茹古斋”就收到了这幅堪称国宝的珍品。老板孙虞臣想高价售与收藏家李葆恂,但因李葆恂财力不足,没有成交。此画后被孙虞臣以“一百八十金”的高价出手,之后去向不明。清高士奇曾亲眼见过此画,他的《江村销夏录》卷一记载:“此图以焦墨作山石,皴法苍莽,非人力可到。人物、树木略设淡色,生动异常,隆暑张之,凛然有寒意。传宝于世几及千年,而绢素完洁,尤为所难。真希世之珍也!”另,李葆恂也亲见此画,亦有文字记载:“(袁)安卧榻前,又一童烹茶,旁立一鹤。山鹿髯奴戴斗笠,坐石上。两马一吃草,一昂首立;一人唐巾捧诏,自其左来,马一白一骊,神骏如生。”从这些文献记载的内容上,可以大致想见此画的情形。

  董源是五代至宋初的一位国画大师,极为后世所推崇。其《袁安卧雪图》先后由北宋蒋仲永、南宋张受益、明代沈周等人收藏,上有北宋米芾、元赵孟頫等人题跋,一致公认为“神品”之作,后散佚民间。据米芾《宝晋英光集》载,宋蒋公长作诗二首盛赞此图,其一云:“水竹风清一梦苏,涛生月破紫瓯须。满堂爱客谈书画,且展《袁安卧雪图》。”明张丑《清河书画舫》录有明代画家沈周诗一首,亦极力推崇此图:“董源《卧雪图》,高古惬万目。海岳控长源,纵观留足牍。名誉盛流传,奔腾珠有足。倾囊购墨皇,光怪烛茅屋。”从这些诗句中可以看出,董源这幅作品是非常成功的。

  北宋著名画家李公麟亦有《袁安卧雪图》相关记载。在明末清初收藏家孙承泽《庚子销夏记》卷三中,对此图有这样的记载:“《卧雪图》为龙眠有名之迹一,……余见惊叹欲绝。高山突兀,长林一围,境深雪积。暑月对之,令人挟裘。一人拥衾而卧,一人扣扉,一人骑,一人前引,一人张盖。卧者静穆,扣者手撃耳听,其三人欲反欲止,且行且顾,神情曲妙无论。自龙眠而后,未有其匹。恐前此顾、陆诸人亦所未及也。”据孙氏记载可知,此图精妙绝伦,当属举世罕见之珍品。

  黄筌是五代十国时期后蜀画家。据《宣和画谱》卷十六记载,北宋御府收藏其画作共三百四十九幅,其中就有《袁安卧雪图》。

  北宋画家范宽,也有类似记载。如在明都穆《寓意编》记述:“余家自高祖南山翁以来,好蓄名画,闻之家君云:妙品有吴道子《鱼篮观音像》、王摩诘《辋川图》、范宽《袁安卧雪图》,惜今不存。”

  李唐,是两宋之交画家。清代厉鹗《南宋院画录》卷二转录张羽《题李唐<袁安卧雪图>》,据此可知,李唐亦有此同名画作。

  颜辉,元初画家,擅画人物,有“笔法奇绝,八面生意”之称。颜辉的《袁安卧雪图》,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立轴,绢本水墨,纵160.2、横107.7厘米。画面上天寒地冻,林木萧索,积雪封山。洛阳令乘坐牛车,带领仆从逶迤而来,在寒林掩映下的袁安屋舍前停下。一名随侍前行几步,手叩柴门。图中树石以墨染晕刷而成,人物衣纹则劲健多折。不过,此图作者虽题为颜辉,然艺术风格与颜辉不同,所以,有人怀疑是托名颜辉的伪作。但不管此图是否颜辉真迹,仍称得上是画中珍品。

  傅抱石的《袁安卧雪图》作于1943年,是他避居重庆西郊金刚坡下时创作的典型代表作品。此图以湿笔绘出一片黑色树林,与皑皑白雪形成鲜明对照。枝桠皆枯,筋骨尽现,直刺雪空,透出一股生硬的冷气。洛阳令主仆三人,着淡设色衣服,踏雪而至,给画面送来一丝温暖气息。整幅意境高古,构思独特。此图原为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藏品;1994年在香港佳士得秋季拍卖会上,被中国台湾一位收藏家竞得;2009年重新流出,在北京一场秋拍会上,以672万元的高价成交。

  
袁安卧雪 千古流传-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