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页 共397

陈履生:学会适应生活

时间:2020-4-2 14:50:33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双日记  又是一天:阴历三月初九(4月1日)。转眼到了4月。从常州陈履生美术馆到扬中新坝镇新治村的陈履生美术馆74公里,开车一小时五分钟。昨天晚上有零星的小雨,以为第二天依然是阴天或者下雨。这是江南的特点,春天的阴雨连绵,尤其是清明前后,没想到第二天却是晴天。心情非常好。开车准时到了扬中。过了扬中一桥,左手转弯,不远的路边就看到新立的交通指示牌上有了“陈履生美术馆”,看来当地的工作效率很高,也能够看出新治村精心打造长江边上文旅小村的决心和信心。

  陈履生美术馆、汉文化博物馆、竹器博物馆的工地已经换了新貌,外墙用竹子包裹已近完工,看来工期比原来想象的要快。即使如此,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还是耽误了时间。想想也是不容易,这当下能够把这么多的竹子从四川运到扬中,路途中的艰辛可想而知。在工地和设计师以及其他方面的负责人一起研究工程中的问题,东看看西看看,不觉一天就过去了。开车回到了常州,已经到了傍晚时分,路上遇到了很大的雨,像夏天的雨一样非常的大,开车自然要非常的小心。

  要在常州住几天,生活上需要自我安排,因为园区内的饭堂已经不能正常供应,早晚没有,中午送盒饭。因此,开车直接到了旁边嘉泽镇上的名都超市。这个小镇上的超市一般人难以想象有如此的规模,它有点像美国小镇上超市的感觉,但规模可能比一般的美国小镇上的超市还要大。超市里应有尽有。买了很多吃的用的,满载而归。说的买吃的,上菜场,我又想到了这两个多月来每两天在安定门内大街所看到的几家菜场。那是一种特别的生活。

  过去没有在意安定门内几家卖菜的商店。这段时间与其他卖手机、买房子、买药的等商店相比,卖菜的商店里人最多。春节那一时期,疫情紧张,菜场里以男人为多。男人买菜都拿着手机,看着手机里面主妇的嘱咐而下手。这无疑反映了北京居家生活的特点,不像上海和江南。如此就能看到菜场中有一些特别的奇观。

  沿着这条道往南走有几家店,其中有一家水果店。可是,旁边的菜场里也卖水果,水果店里则专门卖水果。那天路过的时候,水果店里居然一位顾客都没有,只有一收银员在前台。显然,水果店的水果品种要远远胜过菜场中的水果。菜场卖水果是根据客户的需求,买菜时顺便买水果。如此的顺便,谁还专门去水果店买水果。所以,这家水果店前几天也卖青菜,但只有一两个品种,这几天也没有了,其原因无疑是卖菜不专业,又没有买水果顺便买菜的。就商家而言,开店和经营一定会有一些市场调查,之所以开水果店而不开菜场,因为前面有两家菜场,忽略掉了菜场中也卖水果的问题,也有可能菜场内卖水果是后来新增加的。而在一般的市场调查中,只是考察门店的状况,而忽视了买菜以后可能顺便买水果的实际。那么,水果店自然就没有人光顾。社会管理和商业经营模式是同样复杂的,在市场竞争中可能需要考虑到很多的方面;如果考虑不够周全,可能就会像水果店的境遇一样。

  无疑,这样一种专卖店和综合商场相比可能都有很多局限性。实际上现在很多人都不去菜场买菜,而是在网上下单直接送到家里,这就省略掉逛商场和选择的一种乐趣。我想到80年代初在南京艺术学院,每天傍晚的时候都看到我的导师林树中先生从宿舍楼走到校门口的小店去买一包香烟。那时候一般的大学校门口都有小杂货店,现在可能都不让开了。林先生慢悠悠的晃,每天几乎重复,像我今天这样每两天出来一趟,他是每天出来一趟。有一次我实在憋不住了,就请教先生,说“林老,您为什么不能买一条香烟,每天买一包,不烦吗?”他乐呵呵的跟我说,没什么没什么啊,他没说出所以然来,也没告诉我为什么,这是林老一贯的作风。我又想起几年前遇到小区里原来的同事、国家画院的画家龚先生,我们一年在院子里可能只能碰到一两回,因为我是早出晚归。那次偶尔碰到他,他手中拎了一根香蕉,晃悠悠的走着,我也是非常的好奇对他说,龚先生怎么买一根香蕉呢?他回答我说,我哪是要去买香蕉,我只不过是以此为借口出去走一圈,到了菜场什么不买也不好,就买了一根香蕉。又联想到国家画院的刘勃舒先生刚退休的那阵子,也是经常到菜场买菜。这么有名的大画家还到菜场买菜,实在想不通。不过我没有问过他,现在不问而知。显然,这就是一种生活方式。

  说到买香蕉,那天在菜场亲眼所见,一个50来岁的男人买了一堆香蕉,都是单根的,都是在不同的一把香蕉上掰下来的,都是精心挑选的。这是第一回见过。称前的收银员小哥大为恼火,嚷嚷:“你这么掰,剩下来的卖给谁?”后来折中的办法是把其中的一把给了那男人,而那男人的嘴里也在嘟囔,“这下买多了,这下买多了。”菜场中选择的乐趣实际上是因人而异,有人特别喜欢挑选,有人买青菜是一根一根的来回挑,不厌其烦。80年代中期,我所住的胡同前一个胡同内有一个菜场,每天傍晚的时候是摩肩接踵。有人买了东西就走,根本不挑选,有人会一根一根的挑。这就是乐趣,或者这也是一种生活的方式。我非常怀念那时候的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