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履生:城市的历史与文化资源需要悉心保护和收藏

时间:2017-12-17 20:40:35 文章来源: 陈履生美术馆  
 

约克国家铁路博物馆

  城市的发展历史与文化积淀,除了在各种各样的书籍中有记载和研究之外,最为直观和有说服力的就是用博物馆的方式来展示,启发当下,教育后人。因为其中所展示的哪怕是与之相关的零碎,都曾经是具体的存在,都关联着历史与故事,这就是与城市相关的博物馆所具有的特别的魅力。世界上与城市相关的博物馆有很多,各式各样,有大有小。纽约的移民公寓博物馆,记载的是一百多年前欧洲移民进入纽约的“血泪史”;巴黎的下水道博物馆是现今还在使用的能够反映巴黎市政建设的历史与规模的城市的内脏;悉尼的动力博物馆则是这座城市历史发展中的动力所在,关系到过往中从人力到机械、电力的各种动力;利兹的工业博物馆却是完整呈现当年世界最大的毛纺织厂的盛世;约克的国家铁路博物馆所展现的是曾经作为铁路重镇所反映出的英国铁路发展的辉煌。

约克国家铁路博物馆

  一座城市应该有一座能够展现自己发展历史的博物馆;没有这样的博物馆,城市会感到很苍白。或许它的历史很辉煌,可是,后人看不见,缺少实证,久而久之就会变成传说。以物证史是活生生的。然而,建一座这样的博物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首先是要有对这座城市历史和发展的尊重,不管它曾经出现过什么问题,作为历史或历史遗存都与城市以及公众有着最为直接的关联。在城市中,具有各种历史意义的建筑和公共实施,能够勾连起记忆的各个不同时期的地标和物件,包括哪些日常所用,都是城市中重要的文化遗产。遗憾的是,人们往往不太关注这些普通的、过时的、废弃的。而不同国家和不同文化的人群中,对其认识也是各不相同,这就关系到它们不同的命运。如果能够看到它们的价值,那么,它们就会得到好好的保护,就会进入到收藏的系列,就会在博物馆中享受到特殊的礼遇。如果认识不到,那它就会被拆,就会成为废物、垃圾和灰烬。这是一种天上地下的泾渭分明。在现代化的发展中,社会发展的今非昔比,人事两非,人们很快就会忘记曾经的生活,因为这些生活的远处已经成为历史,而曾经的生活作为人们自己所经历的历史,正是一个发展过程中需要记忆的,否则,一切都会成为无源之水。

约克国家铁路博物馆

  英国约克市的人口不到20万,但它在公元71年时曾是罗马下不列颠(Britannia Inferior)的首府,与罗马帝国及维京人有很深的渊源,其城市的历史遗产带动了今天的观光业,这是除伦敦之外游客最多的英格兰城市,每年多达200万。尽管这里有传统的巧克力工业,也有著名约克大学,可是,这里还有与这座城市相关的英国最大的国家铁路博物馆(National Railway Museum),无疑,它也是世界最大的;这里还有反映这座城市历史发展和民俗的城堡博物馆。可以说,仅凭这两家博物馆,世界上的很多大城市都难以与其比肩。虽然它是一个很小的城市,它还有一个维京人博物馆。

约克霍华德城堡

  早在1825年,在英国就出现了用机动车牵引列车在轨道上行驶的运输方式,从此之后,不管是在城市之间运送货物,还是输送旅客,都带来了人类历史上的交通革命。约克从1839年修建第一条铁路,从而开启了这座城市的铁路时代。因为约克是一个重要的铁路枢纽,还一直是英格兰东北铁路公司的总部所在地,因此,近代以来,铁路与这座城市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几代人在列车车厢里欣赏两侧的过眼风光以及阴晴雨雪,列车也在见证城市年复一年的变化,约克火车站就像博物馆一样,以历史的厚度见证了铁路时代的社会发展和当时在世界上的风光。今天,依傍于铁路的国家铁路博物馆,不仅展示了世上最大的蒸气动力机车、维多利亚皇后搭乘过的小轿车、三等有轨电车,还展示了欧洲之星、日本的新干线(遗憾,目前还没有中国的高铁)。那些巨大的机车,以及古老的站台;那些展台上曾经运送货物的各种手推车,还有电话亭等相关的各种配套设备;从仿古的旧车站,到车站的站牌;从车上用的煤油灯、火车票,到铁路制服、钮扣、手表、时钟、地图、海报等;从各种工具,到各种物件,应有尽有不仅表现了收藏的广度——无所不包,而且每一样的数量之多都有无数的难以想象。以车站站牌来说,不计其数,各地的、不同时代的,都在说明大不列颠曾经的日不落帝国的辉煌。对于很多公众来说,这些站牌可能连接着自己的家乡,连接着家族的故事,连接着自己的经历和乡愁。博物馆中还有一个特别的维修车间,很大,应该还是当年的模样,工人正在其中进行相关的维修工作。而那些维修的老火车头,在完工之后还会沿着铁路开到另外的博物馆之中成为展品。这里的一切好像都没有因为进入到博物馆而停止过以往的劳动,又感觉是置于博物馆之外。设计者还在二楼设计了专门的观景平台,站在户外平台所看到的就是铁轨,远处就是今天还在使用的车站。因为博物馆就在火车站的东面。

约克国家铁路博物馆

  约克国家铁路博物馆的巨大规模,反映了与之相关的英国铁路产业的盛世,更是见证了铁路对英国社会发展的影响。由此想到1876年,英国在上海修建的淞沪铁路被认为是中国的第一条铁路,而在此之前,英国人曾在北京宣武门外修了一条只能供人玩赏的500米长的小铁路。如今,北京前门东侧由原京奉铁路正阳门东车站旧址改建而成中国铁道博物馆,虽然规模不能与英国国家铁路博物馆相比,但也见证了中国铁路发展的历史。

  以铁路博物馆来论国家和城市的发展,无疑,英国国家铁路博物馆所展现的国家辉煌以及城市的骄傲,是无与伦比的;而中国的历史窘境也在铁道博物馆中反映出来。国家实力通过博物馆来呈现,正好像我们今天看秦汉文明一样。看看那秦兵马俑的阵势,就知道当时的国家实力,所以,博物馆很重要。无疑,英国国家铁路博物馆的收藏是难以想象的,一点一滴汇成大海,其中巨大的工作量和所包含的时间长度,则提醒人们注意这是一个重视博物馆的国家,因为世界上第一座博物馆和第一座对公众开放的博物馆都诞生在英国。城市历史与文化遗产对很多城市来说都是失之交臂,当看到这些工业遗产的当代利用,我们也在后悔当初。

约克国家铁路博物馆

  再看看离约克只有一站地的利兹,一个以有100多年历史的毛纺织厂改造的工业博物馆,也成为这座城市的骄傲。而类似这样的工厂,比其规模大得多的同类型工厂,过去中国有很多,它们都见证了建设新中国的历史,它们也曾经是城市的骄傲。可是,像北京798这样的厂区,今天只是保留了大致的规模,过去是干什么的,无从了解。产业园区和博物馆是有巨大差异的。其差异表现在各个方面,核心是要商业还是要文化的选择。

利兹工业博物馆

  文章来源:2017年12月15日《文艺报》——视觉前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