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8页 共526

陈履生:美术馆中的游乐



时间:2019/4/10 9:56:06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对孩子来说,没有什么比游乐更让他们感兴趣。因此,小到过家家这样的游戏,大到游乐场这样的设施,都是孩子们的最爱。当然,网络时代的孩子有很多游戏,有很多游戏成为孩子们的痴迷,也有很多游戏成为家长的担心,因此,美术馆、博物馆中的游乐如果没有自己的特点,那可能就形同虚设。

  为了孩子,也是从娃娃抓起,很多博物馆、美术馆用尽了各种招数来吸引孩子们的进入。比如阿姆斯特丹美术馆把他们国际品牌乐嘉玩具引进到美术馆,建立了乐嘉玩具屋;还有像“与恐龙睡一晚”这样的活动,如此等等,都是通过一些特别的方式吸引孩子进入到美术馆和博物馆之中。当然,在博物馆、美术馆中的游乐,应该不同于游乐场或其他专业的游乐机构。博物馆、美术馆中的游乐有着博物馆、美术馆方面的内容,其知识性、趣味性、游乐性都关联到博物馆、美术馆的专业内容,而表现出专业特色。人们通常所说的“寓教于乐”,可能正是美术馆、博物馆需要面对的。


  箱根雕刻之森美术馆兼顾到不同的人群,通过各种手段让他们在美术馆中看到各自所需,看到美美与共,看到和而不同。所以,就有了为满足不同年龄段以及不同消费人群需求的各种安排,包括满足不同人群中对不同艺术形式的要求。为了儿童,他们建了两处大型的与娱乐结合到一起的装置。这绝对不是在任何儿童游乐场中见到的设备,这首先是一件与雕塑关联的艺术品,是一件可以走进去而不受“禁止触摸”“禁止攀爬”等禁忌所阻拦。“其目的在于能够在游戏中自然地发现色彩和光产生的美丽和造型的趣味”。

  当然,对这两个点——“肥皂泡的城堡”和“网络森林”,如果说它们是当代艺术的装置,无可厚非,因为从设计、材质到制造,都充满了艺术的气质,表现出了艺术的内容。尤其是在与那些雕塑的对比下,它们的体量和造型,它们的内容和形式,都完全可以放到现代艺术博物馆中。问题是,这么大的体量能否放得下,一般的美术馆是肯定放不下的。毫无疑问,这里如果不是聚集了那么多的孩子和家长,如果没有那么多孩子的欢声笑语,如果没有那些尽心尽责的父母在为孩子们拍照留念,是完全看不出这里是游乐区域和游乐设施。显然,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一般美术馆的专业范畴,而这正是雕刻之森美术馆的专业特色。

  在户外,雕塑与自然,艺术与游乐的这种有机结合,正是这一类型的美术馆发展的当代方向。如果没有这些孩子来到美术馆,那么,雕塑以及艺术的意义和价值如何传续给下一代?有了孩子的参与就有了雕塑的未来。因为他们是未来一代能够欣赏传统到现代雕塑发展的承前启后者。美育正是这样以涓涓细流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滋润着每一个人。当孩子们从幼小时就能接受到这种美育,通过游乐而进入到美术馆之中,雕塑和艺术就有可能在美育中发挥它的社会作用和意义。

  显然,美术馆对于娱乐功能的植入,有一个度的把握,毕竟美术馆不是娱乐场所。因此,雕刻之森美术馆这两个装置都安排在中心区域的视野之外,它们各自有其自己的周边环境,依然在自然中表现出了作为艺术形式而存在的那份美感。它们彼此也有一定的呼应关系,构成了雕刻之森中的游乐区域。而与娱乐相关的安全问题对于美术馆来说也非常重要,因此,馆方提示12岁以上的儿童才能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