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8页 共526

陈履生:2018年中国美术述评(下)



时间:2019/1/19 20:30:43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四  中央美院和中国美院校庆,好戏连台,美术教育问题受到全社会关注

  中央美院于3月宣布举行百年校庆系列活动,以“梳理百年积淀,致敬历代先贤”为主旨,以“百年校庆,十大活动”的系列策划开始了持续一年的庆祝活动。通过经典作品展览、学术研讨、著述出版和校园文化活动,敬仰先师风范,传承美院学脉,承载新时代的使命,发挥中央美术学院在美术事业和美术教育事业中的引领作用。系列活动主要包括:

  百年辉煌,校史建馆:中央美术学院校史馆于4月1日开馆。悲鸿生命,空前大展:“悲鸿生命:徐悲鸿艺术大展”3月16日开幕。国家形象,设计彰显:“为中国设计: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科成果展”3月20日开幕。时代丹青,经典永传:“与时代同行——中央美术学院百年校庆精品展”3月22日开幕。典藏十卷,学术领衔:《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精品大系》出版。按类别分10卷,共收录1300余位艺术家的2千余件作品。学院大奖,树立标杆:设立中央美术学院“徐悲鸿奖”——教育教学奖、艺术创作奖、学术研究奖、服务社会奖。名家大师,立像校园:包括蔡元培、郑锦、林风眠、徐悲鸿、吴作人、江丰、古元等28位名师名家塑像4月1日落成。师生同绘,寄情百年:全体师生共同参加中央美术学院建校100周年海报创作活动和海报创作展。金币邮票,珍贵纪念:中国人民银行和国家邮政局发行金银纪念币3枚、纪念邮票1套(枚)。校友欢聚,展望明天:“相聚5·28:中央美术学院校友欢聚日”。为期一年的“百年校庆年”系列活动最后以2019年1月9日开幕的“丹青锦裳——郑锦与中国近现代美术教育”学术研究展而收官。这是以“两个致敬”作为礼敬百年传统的代表性学术活动,中央美术学院首任院长徐悲鸿与中央美院前身的北京美术学校首任校长郑锦,首尾呼应,为百年校庆系列纪念活动画上了句号。

“悲鸿生命:徐悲鸿艺术大展”

“丹青锦裳——郑锦与中国近现代美术教育”展现场

中央美术学院百年校庆系列展览“为中国设计: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科成果展”,图为上海世博会中国馆展示设计《清明上河图》(潘公凯、黄建成等设计)

  2018年是杭州的中国美术学院建校90周年,中国美术学院于 1月就发布了90周年校庆公告(第一号)。同样是铆足了劲,同样是系列活动,不同于中央美院持续一年的是,中国美院的系列活动主要集中在3~4月,集中推出系列展览和研讨活动,梳理学术脉络,呈现学科高度,寄望百年发展。3月25日,先期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中国·美术·学院”展览。展览由15个教学案例构成,呈现出学院各专业的教研现场,每一个专案都对应着一项史料索引,以当下性的实验追溯和呼应学校90年的学术脉络。而作为重头戏的出版工作,是推出了一部历时8年、积300多教师合力编成的39册巨著《国美之路大典》,其新书发布会也在中国美术馆与展览同时举行。

中国美术学院校庆90周年标志

  4月7日是校庆首日,主办了“我与改革开放40年——国美77、78级校友座谈会”,“东方竹——亚洲竹生活艺术展”“寄言2028——中国美术学院建校九十周年特展”开幕。8日,举行了庆典大会;主办了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开馆仪式暨系列展开幕式,包括“生活世界——馆藏西方现代设计(长期陈列)”“颠覆与重塑:馆藏马西莫·奥斯蒂男装(长期陈列)”“超越建筑的西扎——葡萄牙著名建筑家阿尔瓦罗·西扎建筑与设计大展”“迁徙的包豪斯:设计生活”。9日,召开了以“学院的危机与潜能”(Crisis of Art Academy andthe End of Human)的“国际美术学院院长论坛”。中国美院的校庆活动除了校级层面上的学术项目之外,还有各院系的活动,被认为是“空前的复杂、庞大”。

  时光荏苒,两校的校庆大戏此起彼落在2018年,成为本年的独特景观。

东方竹——亚洲竹生活艺术展

生活世界——馆藏西方现代设计

五  全国青年美展发现青年美术人才,抄袭问题引发关注

  由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美术家协会联合举办的“第六届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览”,于2017年7月由中国美协发出征稿通知。计划征集自2015年第五届全国青年美展以后创作的中国画100件、油画100件、综合画种200件(包括:版画40件、雕塑40件、水彩、粉画40件、漆画40件、插图、连环画40件)。6月8日,“第六届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览”开幕。实际展出了389件作品。

第六届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览

  创立于1957年的全国青年美展,作为立足于发现新人,激励创新精神和创作热情,补全国美展之不足的一项重要展事,实际上和周昌谷的《两个羊羔》在1955年获世界青年联欢节金质奖章有关。而1980年的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出现了获得金奖的罗中立的《父亲》,使得青年美展受到广泛的关注。而在这一届展览中还涌现出了周春芽、王公懿、李斌、陈宜明、何家英等一大批青年画家,他们以此为基础的发展在今天都享有大名,从而论证了不断连续举办青年美展的重要性。虽然,第六届全国青年美展和所预期的那样,出现了一批新人,却没有出现像《父亲》那样的能够让人们记住的作品,也就是说在呈现高原的时候并未见高峰。无疑,展览所表现出来的时代特点,作品在题材的选择上,整体表现出人文关怀不够,而过于个人化的情感表现,使得题材局限在自我的小范围之中,而忽略了大时代。在艺术语言上的相似性,同样也反映出潮流动向,中国画中的工笔成为主流,竞相表现出细致的极致,也遮蔽了本应表现具有深度的思想性。因此,青年美展所提倡的“创新精神”表现不力,也与为了入选而顺应时流有关。

  尽管本次展览在征稿通知中的“主办者和参展作者的责任、义务和权利”的第二条就已经明确:“凡涉嫌抄袭、侵权、高仿、模仿他人作品者一律取消参评、入选资格,所产生的法律责任由作者负责。2016年中国美协启动评选识别排重系统,与历届展览中参展作品进行排重,凡重复的作品一律取消参展资格。否则造成任何法律纠纷或责任,作者自负,并在美协网站进行公告,取消其参展资格。”可是,展览开幕后没有几天,参展作品中的《国风》被投诉、举报,被指认抄袭了2017年“第四届另视界——当代艺术计划展”和“2017年度国际当代艺术展”中李芳创作的版画作品《景-NO.2》。6月15日,中国美协发布声明:认定郑硕的《国风》为抄袭;取消其入选资格;并将其从中国美术馆“第六届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览”现场中撤出。此事再一次把近年来屡屡发生的青年美术家的抄袭问题推到了风口浪尖,而从根本上来说,艺术教育中的重技艺锤炼而轻人格培养的问题,应该得到各院校的重视。

2018年6月郑硕水彩画《国风》被取消入选“第六届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览”资格

六  国家艺术基金支持各类展览、研究、交流活动等,范围广,影响大

  成立于2013年12月30日的国家艺术基金,随着资助项目的不断叠加,效果日益显著,影响越来越广。在2014、2015年资助并已经结项的有1046件(组)美术、书法、摄影、工艺美术作品中,遴选出107位艺术家的215件(组)作品参与滚动资助作品巡展,“中国艺术新视界”在2017年以来的各地巡展中,受到广泛的好评。

  国家艺术基金2018年共资助各类展览92项,其中有赴美国、加拿大、意大利、法国、俄罗斯、瑞士、芬兰、哈萨克斯坦、蒙古、土耳其、日本、新加坡、泰国、坦桑尼亚等国的交流展,助推了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步伐。还有一些选题特别的专题展,如中央美术学院的“20世纪上半叶留法艺术家作品巡展”“精微素描国内巡展”;清华大学的“中国近现代历史题材雕塑作品展览”;江苏省美术馆的“南京长江大桥主题艺术作品及史料巡展”;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的“晋陕豫民间宗祠教化美术作品巡展”;鲁迅美术学院的“架上连环画国内巡展”;中国汉画学会的“中国汉画艺术巡展”;山西人民出版社的“新出土历代散佚碑刻巡展”;西藏唐卡画院的“唐卡勉萨画派作品巡展”;南京文物公司的“《十竹斋笺谱》复刻作品展览”;西安美术学院的“中国古代音乐舞蹈陶俑复制作品巡展”。这些展览的选题大都过去不为美术馆所注重,或者是美术馆力所不能及,而相关单位又苦于没有资金支持而难以实现。因此,国家艺术基金的支持,圆了很多单位与个人的学术梦想,同时又把过去一些小众的课题通过展览而呈现在公众面前,同时,也丰富了各地的美术展览。另外,这些展览基本上都是巡展,不仅扩大了展览的社会影响,也充分利用了展览资源的共享,使得艺术基金的受众进一步扩大。

中国汉画大展精品巡展在贵州美术馆

南京长江大桥主题艺术作品及史料巡展

  本年度的国家艺术基金还有“艺术人才培养资助项目”72项。其中有:中国油画学会的“青年油画创作人才培养”;中央美术学院的“艺术科技创新人才培养”;中国美术学院的“‘一带一路’汉字力量——中国汉字水墨国际交流创作人才培养”;清华大学的“麦积山雕塑研究与创作人才培养”;四川美术学院的“西南地区传统木刻版画创作人才培养”;湖北美术学院的“物质文化遗产抢救性数字保护人才培养”;北京建筑大学的“历史文化名村名镇创意设计人才培养”;四川大学的凉山彝族漆器传承与创新人才培养;贵州民族大学的“贵州苗族民间工艺与旅游文创产品设计人才培养”;中央民族大学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唐卡绘画技艺人才培养”;中央美术学院的“游戏设计艺术人才培养”。这些大都依附于高校的人才培养,基本上是在院校的欠缺项目上的拓展,有的则是在当下比较热门的专业范围内,如名村名镇创意设计、旅游文创产品设计、游戏设计等,通过资助而扩大到专业人才的再教育、再提高之上。

  还有“青年艺术创作人才资助项目”,其中有:中国画创作41人,油画创作44人,版画创作13人,雕塑创作15人,水彩(粉)画创作9人,书法、篆刻创作12人,工艺美术创作59人。这之中既有体制内的又有体制外的青年美术家,既有国家级专业机构中的专业创作人员,又有基层的青年美术人才。这一项目在“艺术人才培养资助项目”之外单列,表现出了对于青年美术家的格外关注,是为青年美术家的成长,为他们早日成才,添薪加火。

  显然,国家艺术基金已经成为国家在推动美术创作和人才培养方面的另一方面力量。

文章来源:2019年1月18日《文艺报》(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