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8页 共526

陈履生:老有所新 新中寓旧——看云南美术馆



时间:2018/12/26 22:44:32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在中国规模大小不等的城市中,博物馆基本上是标配。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博物馆的选址基本上都是在城市中的中心区域,可是,几十年过后,城市规模的扩大,城市中心往往是寸土寸金,博物馆的扩大用地成了难题,因此,很多城市的博物馆新馆的建设都转向了新区,从而有了超于过去数倍、数十倍的规模。留存下来的老馆有的改造成了美术馆,如新近落成的贵州省美术馆。老馆改造成美术馆,应该是所在城市的幸运,因为经过几十年的历史发展,老馆基本上都是城市的地标或公众的记忆。但老馆的改造如果像贵州美术馆那样能够老馆的后面加建新馆,则是最为理想的。如果因为周边用地的局限而不能加建,能么,其规模只能就是老馆的规模,无疑,与现代化的城市发展以及美术馆自身的发展都难以适应。当然,由此也向公众说明了在一座城市中,博物馆的重要性是要高于美术馆的,这大概就是中国的基本情况。

  始建于1958年、1962年6月完工的云南省博物馆旧馆迄今已经走过了60年的历程。这是新中国建馆较早的省级博物馆之一,尽管它处于西南边陲。这个占地2496平米、建筑面积6400平米的建筑,曾经是云南省博物馆的老馆,是具有新中国建筑特征的前苏联风格的建筑。整栋建筑是由主楼、翼楼和后楼构成。正面主楼二层呈弧形,前廊有12根圆形石柱。中部凸起二台四层方形塔楼上立俄罗斯式尖塔,塔基有红旗,至顶部红星,通高达65米。两侧翼楼三层。后楼为弧形会议大厅,上设露台,整座建筑表现出了典型的俄罗斯风格,而类似于这种风格的建筑在上个世纪50年代的中国,很多城市都能看到如此的身影,表现出了中国与前苏联的关系以及受到苏联影响下的中国建筑的时代特色。这栋建筑于2011年被公布为昆明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012年又公布为云南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因为云南省博物馆建了新馆,在政府的协调下,老馆从2016年起为云南美术馆使用。经过近三年的改造,12月18日晚正式开馆。虽然没有专门的开馆仪式,可是,以第四届昆明美术双年展开幕式而敞开了美术馆的大门,也显现出了它的独特性。随着云南美术馆新馆的开馆,到目前为止,中国只有四五个省没有省级美术馆了,遗憾的是,北京作为首都还没有属于自己的市级美术馆。无疑,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的今天,云南美术馆的开馆足以说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美术馆事业长足发展的成就。

  经过改造的云南省美术馆在博物馆的旧址上显现出了一个新的神采。这并不是因为建筑的改变,而是因为它的功能的转变。虽然外立面没有变化,基本上是原汁原味,保留了昆明的城市记忆,但路过于此的公众都能够感受到它已经不同于以前的一种新的感觉。当然这种感觉除了建筑自身的出新之外,整体的装饰等等都保留了它的原始风貌,尤其是它的一些装饰图案有50年代中国的俄罗斯类型的建筑风格的典型特征,改造和装修工程在保留了原始的一些基本的装饰元素之外,结构上没有大的改动。因此,新的感觉在外观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最核心只是“博物馆”变成了“美术馆”。现在主体建筑的左侧加建了一个平层的值班室和寄存处,解决了原有建筑在功能设置上的不足,而功能的延展在这一平层建筑的上面是一个休闲区,观众可以在这里放松身心而浏览城市的风光,闲看车水马龙,也可以于此欣赏美术馆建筑正面的人来人往。

  美术馆的中央大厅还是那苏式风格和气派。不管是天顶的装饰以及吊灯,都连接了它几十年来经历变化中的恒定性。遗憾的是由于这一建筑原来没有电梯,而经过大厅往前却有两个层面的台阶,就上还有上二楼和三楼的问题,这将是残疾人参观的一个障碍,因此,馆方正在考虑加装电梯的问题。可是,为了保护历史建筑,又不可能在建筑自身内加装电梯,看来加电梯也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大厅内有着白色和米黄色为主色调的装饰图案,这种50年代样式的装饰,今天看来有它非常独特的历史风味。因为在新建的美术馆中已经不可能有这样一种装饰样式的存在,而在多元化的今天,能有这样一种美术馆建筑风格的保存,应该是具有特别的意义。另外,整个建筑保留了原来的水磨花石材质的地面,虽然旧一点,但与建筑浑然一体的感觉,那也是非常的独特的时代感。无疑,只有这样才有可能保存它的历史风貌。整个建筑还保留了原来的门窗等等,都是原始的装饰,楼梯、过道也比较宽宽敞,感觉到非常舒适。

  作为美术馆,这栋建筑在功能的提升方面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拓展。由于美术馆的功能要求不同于博物馆,需要在展厅设计方面符合美术作品展出的要求。或许是为了保护建筑的墙面,现在主体用于挂画的墙面是离开建筑墙面有一定距离的设计。红色的墙面与展厅中的红柱子形成了呼应关系,显现出了它的新的特色。因为苏式的公共建筑基本上都是中轴线往两边延展的对称结构,因此,对于博物馆和美术馆来说,在动线安排上往往都不顺畅。当然,如果不做大型的展览,而是一边一个展厅的话,那它不存在动线的问题;如果想做一些大型的展览。那么,其动线就存在着明显的问题,因此,这一建筑本身的局限性,也对未来美术馆的策展有着难以避免的挑战。如何解决这样一个局限性需要多费思量。

  对于一个编制不足20人却有着“美术馆”和“画院”两块牌子、而且还有6位专职画家的公共文化服务机构,未来的美术馆发展一定会面临诸多问题。对一个省会城市来说,没有一座省级美术馆是个问题,如果运营不好美术馆也是一个问题。云南美术馆作为昆明的地标,它承担着收藏、展示、教育、研究、交流等多方面的职能,对于推动云南当代美术创作也有着重要的责任,而基于此的完善美术馆各方面功能、培养策展队伍,推出优质展览,不断丰富收藏,为公众提供优质的公共文化服务,都是可以预见的任重道远。

 Mr.陈为“水墨之上”——2018·第四届昆明美术双年展”学术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