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8页 共526

陈履生:“灯灯相传——当代名家画油灯”



时间:2018/4/25 18:13:54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齐白石画油灯和他的老师吴昌硕一样,是以其一贯的方式表现自己生活中的一些感受。与之相关的,齐白石还画过柴爬、算盘等器具。齐白石画油灯常常配一只偷吃灯油的老鼠,这种在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司空见惯的景象,在齐白石的笔下则是一幅能够令人玩赏的画面,它所传达出的生活的和艺术的情趣,没有现实中的憎恨和厌烦。现实之中的老鼠偷吃灯油(还有馋嘴的猫)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因为农业社会中的物质匮乏,油灯的燃料对于很多家庭、哪怕是小康家庭,也是需要掂量的付出。所以,元代的甘肃地区有了一种名为“气死猫”的瓷质小油灯,将灯油藏于腹腔之内,有效地防止了猫偷吃油的情况,当然,面对此气死的还有老鼠以及其他偷吃油的动物。而人们面对这种与人争食的令人讨厌的动物,却用艺术的方式表现出了与之相关的特别的趣味,宋代就有将其塑造在油灯之上的灯盏。在中国民间,把老鼠作为油灯装饰比较常见,在日本也能见到,显然,艺术的表现将可恶变成了可爱。


陈家泠  灯与老鼠  67.5cm×99cm

  几千年来,关于油灯有着无数的故事和诗篇,有着不尽的记忆和描述。举凡用过油灯的人,或者经历过油灯社会的人,都有着自己关于油灯的不同于别人的回忆。在20世纪的中国,60年代以前出生的人或多或少还残存着这一与社会发展相关的留念,因为亲身经历的现实,油灯曾经伴随着他们以往的生活——酸甜苦辣,风风雨雨。而对于有这种生活经历的画家来说,各自的表现不仅因为生活的差异表现出彼此的不同,艺术的语言和艺术的趣味也决定了与这一生活相关的丰富性。


宋玉麟  灯下读书图  46cm×34.5cm

  我收藏油灯的兴趣实在是偶然,一发不可收则是必然。油灯对于我的吸引力,是因为它的文化魅力。我收藏油灯已逾40年,为了存放收藏和为公众所同享,于1998年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所开馆的油灯博物馆也走过20周年。在这弹指一挥间,藏品不断增加,研究继续深入,影响日益扩大。为了油灯博物馆10周年的纪念,油灯博物馆的藏品首次离开家乡扬中到馆外展出,无疑,当年8月8日在台湾历史博物馆的“油灯文化展”是具有重要意义的,因为,这个展览是大陆私人博物馆的藏品首次到大陆以外的地区展出,而这一天北京奥运会盛大开幕。

  为了配合这个展览,我特邀了两岸师友先后创作了一批油灯题材的画,并在台湾艺术教育馆展出。如果说在历史博物馆的“油灯文化展”表现的是历史和文化,社会和发展,那么,在艺术教育馆展出的“当代名家画油灯”中的这批油灯题材的画,则表现了历史和记忆,艺术和个性。关于这批作品的创作,也有许多值得称道的故事和难以忘却的友谊。值得一提的是,当年的5月18日,我在纽约出席“中国水墨画美学体系国际艺术研讨会”,开会前,全体与会者向汶川地震遇难者默哀,而这时候收到好友、藏族画家尼玛泽仁的简讯——“5月12日释迦摩尼生日,上午我沐手上香在都江堰家中画桌前创作你交的《灯》,画面是一佛像前的酥油灯,刚画完,地震就开始了,一切如电视介绍,在我住房三百米处死亡数百人,但我和家人均平安无事,托佛保佑。”我为这位著名的班禅画师而感到庆幸,也为他祈祷,无疑,因为灯又增加了我们的友谊。至于台湾师友的作品,也是笔笔凝聚着友谊和情感,更重要的是当两岸画家就同一题材进行创作时,这一形式的交流和沟通,在专业的层面上又能反映文化的传承与发展的诸多问题。面对这些精心构思和悉心表现的作品,当然不是用一句感谢的话所能表达的;但是,这里还不得不说谢谢各位画家的笔墨支持。


尼玛泽仁  五月十二日画灯  42.5cm×46.5cm

  转眼又过去了10年,这之间,2017年的5月18年,我的又一家更大规模的“油灯博物馆”在江苏常州市武进区开馆,而这批油灯题材的画则自2013年“陈履生美术馆”(常州)开馆之后,一直在馆中展出,当然,又有许多画家相继向油灯博物馆捐赠了自己的作品,更加丰富了这一题材美术创作的内容和形式。

  我想,不管是油灯的收藏,还是油灯题材的创作,对我,对社会都有着特别的意义。因此,我希望油灯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品格永远成为中国人核心价值体系中的一个重要方面,希望中国特有的油灯文化在“灯灯相传”中永远照耀着中国人前进的方向。

2018年4月

蔡小枫  灯火于室  光明在天  50cm×70cm


郭东健  惠女记忆  34cm×35cm

开幕式:2018年4月29日10:00

展览地点:贵阳孔学堂艺文馆

展览时间:4月29日  - 5月29日

主办单位:贵阳孔学堂文化传播中心 

油灯博物馆(常州)

承办单位:贵阳孔学堂书画研究中心

     陈履生美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