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物琐记——风雨过后又启航

时间:2018-2-19 23:03:02 文章来源:中国艺术品网  

法国印象派大师卡米耶·毕沙罗的代表作《启航》

  年近正事消;还有不到半个小时日子就翻到除夕了,窗外爆竹声此起彼伏,年味不由说地在浓,为了喜欢“爱物琐记”的读友们,我命令自己不管怎么忙或因他事扰心懒得动笔,都得乖乖坐下来伏案跟大家聊上两句,顺便拜个年。祝福大家在新的一年万顺、幸福、安康,日子过得红火!

  新的一年开始,代表着我们的人生新的启航,本篇我特意选出法国印象派大师卡米耶·毕沙罗(1830——1903,亦被西方美术史推为印象派之父)的代表作《启航》来写。

  该画画于1903年,也就是大师对印象的理解达至化境之时的作品。画面所展示的层次就一个“松”字,可言美到让人无语!象牙塔里的艺术珍品最能说明人类创造美好的能力,技能要求里有紧看紧学紧作,而派别不一的人,像印象派这一支,便似足了中国画的写意,唯宽看宽学宽作方证明做到最好。

  印象派里的佳作最夺人心之处乃印象的勾勒之笔很简,使人极易产生单纯的直观。简笔一叠加,领人进入的就是一个斑驳的世界。由于一切是繁复中现简,简中又不失所表的内涵,读其自然就有了教人费思而顾的追思。《启航》尤具这一魅力,观其后往往才下眉头又上心头,似乎让画里那艘即将远渡的航船要永远开在读者的心海……

  众所周知永不言弃是一切成功的前提。“卑微而巨大的毕沙罗”是小毕沙罗仅9岁、印象派另一个重量级大师保罗·塞尚(1839——1906)对老师的评价。爱尔兰著名作家乔治·摩尔(1852——1933)和毕沙罗在19世纪70年代末同是巴黎盖尔布瓦咖啡馆的常客,以一个职业作家的敏锐如此描述毕沙罗——没有人能比他更善良。他们的老师于勒·勒费弗尔不是一位绘画大师,但他(虽然还不到50岁,但他的胡子和头发已经花白)始终倾听学生的意见,肯定他们的看法,平静地加入谈话。

  乔治·摩尔曾说:“我追逐自己的思想,犹如孩子追逐蝴蝶。”了不起的人总是能以自己的独特发现他人的独特,不然他不可能这么看待毕沙罗。

  除了塞尚,连克劳德·莫奈(1840——1926)、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1841-1919)、保罗·高更(1848-1903)这些印象派里的大人物的成长都深受毕沙罗的指导和影响。高更还正儿八经是他的学生。1889年他还计划收留才走出疯人院的文森特·凡·高(1853-1890),是妻子的反对他才放弃了在常人眼里这么干是难于理解的事。但他还是没有舍弃对这个晚辈的关心,直至和凡·高的弟弟提奥一起把凡·高送往瓦兹河畔奥维的加奇医生家。

  以我的认识和心得,凡有志向的人都活得很不容易甚至是过得很苦。毕沙罗的父亲是个富商,1852年时毕沙罗是一个收入较高的商业职员,两年后他的商业收入已非常可观,但他为了画画,他对这一年是这么总结:“我断然抛弃我的一切,前往卡拉加斯。从此,我和资产阶级生活方式一刀两断!”到了1859年,毕沙罗因与母亲的女仆朱丽相爱同居,家里自然是反对,无效后给他断了资助。当时他的画又卖不出去,为了养家,他甚至无奈地去当油漆工。朱丽为了分担他的辛苦,也不得不下到田里去做农活。人类在历史演变的进程中有很多感人的事例,我最赞许的是求真爱付真情之后对爱尽到责任的所有付出。毕沙罗对他酷爱的绘画如此,对他钟爱的女人亦如此。

  法国最伟大的作家之一的埃米尔·左拉(1840——1902)早在印象派的标签还没出现的19世纪60年代末就在写毕沙罗的文章里这么去肯定:“他站在一片大自然面前,以描绘严峻宽广的地平线为己任,这一切形成一种我无法理解的史诗般的壮阔。这种真实比梦境还要美妙。”尤其看过毕沙罗1867年创作的《雅莱山,蓬图瓦兹》后,左拉更动情地称赞:“他是我们这个时代三四位大画家之一。他的笔法坚实粗放,有大师的传统。这样美丽的画幅只能出自一个诚实者之手!”这双诚实者之手更难得的是在1874年伸给了一直被沙龙这一艺术主流组织拒之门外的莫奈等一大帮不完全走传统之路的艺术家们。在他的积极帮助和筹备下,从1874年至1886年间,共举办了8次最终被西方美术史承认印象成派的联展。值得一提的是,莫奈是最先提出搞独立展览跟沙龙进行对抗的人,却在头3次展览失败后,在1879年印象派筹备第4次展览之时,莫奈最终向沙龙屈服,把作品拿到了沙龙的展上,退出了印象派团体。莫奈这一走,加剧了团体内部长期不被世人所接受的困惑、彷徨所造成的不和及分裂。正是由于毕沙罗对自身要走的路有近似于真理的笃信,加上他为人品质的温良、宽厚,待人如亲,才使大家逐渐又团结在一起并有了相信明天的动力。

  印象之作的总体观感是既唯美又厚重,我看着它们常想,是怎样的爱让它们形成这么直接而美丽?!

  毕沙罗是唯一参加了属于他的派系全部8次展览的人。2011年他的弟子塞尚1893年创作的《玩牌者》卖了2.5亿美元;2014年他自己1897年创作的《蒙马特大道,春晓》卖了近两千万英镑;2015年他另一弟子高更1892年创作的《你何时结婚》卖了3亿美元;这3项纪录说明了爱一但被回报,所有付出必像金子般足赤!

  爱若不能长久,世间就没一种价值值得铭记(我这一对爱的领悟大家以后若转发请在微信里注明是张振宇语录。谢谢!其实“爱物琐记”里有不少我的语花、语录,我一直认为认识、领悟皆为公器,大家在标明出处后请尽管用吧)。

  到了今天,难免有人会说,可惜这些大师们享受不到这些美好!

  但我想懂得去爱的人一定不会这么想。真正去爱的人,如投入火里的木柴,绝不惧成灰,它要的只是尽情燃烧的痛快!

  以钱过日,适量即可。以钱筑梦,多多益善。转之能力;普通能者,醉于日常。心承梦者,为蓝图非不尽毕生力量绝不罢休,其享受的是投身的酣畅,自以苦为乐,世界文明多由此辈创造耳!

  大过年的,本栏前稿又事隔1年,我以此画跟大家致以新春的问候和续写新篇希望大家能喜欢。实在太忙了,加之本栏的网页不知怎么搞的总难以打开(去年上的《大道而成的胜景》点击量的严重下滑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好像是阶级敌人在搞破坏似的也极大地影响了我伏案的热情,文章少写了真是对不住大家!我喜欢清静,不玩微信、微博,不然注册一个公众号来发稿倒是利索,但实在不忍心和网站的一帮好兄弟挥手告别恳请大家见谅!我跟毕沙罗大师不一样之处是我不会画画,相似的地方是我们都足够善良、谦逊、热情、厚道和智慧;爱艺术、爱家人、爱人间,在此,真心希望用他的画和我的文字给我们美好的生活再添进一点美好的元素。


卢德卿之子张振宇2018.2.14子夜起笔
2018.2.17 18:32完稿于家中南窗下

  数天前,友人写了一篇《艺路漫——张振宇》的文章,用很长的篇幅落墨于他编的一本《曾宓西湖》向我征诗的逸事,文中卖了关子,没把我的诗介绍出来,让读友买他此书去自行查找。其该文引来他人问我诗是怎写?为此我把《曾宓西湖》拿出拍片,置在《启航》图片之后以答。

  关于我这首《结夏揽西子》,9年前友人编书时让一位诗社老学究把我的第一句“我自孤山向下看”改成“夏登孤山觅新诗”,虽说后三句没动,但我跟他说题目不是有一个觅字了吗?写诗就是由心而觅,干嘛还要把这个字摆出来?!你请的人若真把我的诗改妙了我谢谢你们,改成这样明摆是丢我的人,你要印上书就别动我的原文,非要动就别上了。最终他依了我,一番争执之后我们回复文人相亲,都是大老爷,哪有什么说不开的。

  在我的处世哲学里,遇事让人三分,四海皆兄弟,凡事宽看总是贴妥的。真正的牛人,是实现天下安乐为己任,把自己的能耐用以推动社会进步的人。做不到这两点,多蒙骗世人而牛,也仅不过是一时的跳梁小丑罢了。

  回说我那诗,为让一些读友易以读透,全诗、释文如下:

结夏揽西子

我自孤山向下看,

无尽荷红扶绿柳;

人间多有万顷水,

眼前澄波最千姿。

  我站在孤山放眼一望,西湖秀色好醉人地尽收眼底。不远处荷花盛开,白堤上柳绿喜人;最为迷人的是,顺着白堤直看过去,那柳条随风,像极了一个酒后摇步走在堤上的佳人。由于堤边两旁尽是荷花,形成的景致如同身着花衣的丫环侍在两旁扶着主人,教人好不艳羡而感动(看来我要在这“柳浪闻莺”近白堤的一处给人间天堂的杭城补上“荷红扶绿柳”一美曰了)!人间美湖其实不少,但此时我眼前的西湖实在把江南太多的婉约集于一身,对着它脑海里还不断闪现着与之关连的逸闻、美谈,自是比别的美湖更具风采了!

  诗文会了意,题解起自就不难:7月荷花开时西湖最芳艳,当然是与夏日相邀去会它了。其如西施,美让鱼沉雁落,只览多难尽情;一把把它抱来,揽入心怀用心而读,才叫快哉!


振宇2018.2.18 17:10又记


《启航》局部一


《启航》局部二


《启航》局部三


《启航》局部四


《启航》局部五


《曾宓西湖》一书


《曾宓西湖》图页一


《曾宓西湖》图页一局部


《曾宓西湖》图页二


《曾宓西湖》图页二局部


张振宇先生收藏的爱尔兰著名作家乔治·摩尔的犊皮纸精装毛边签名书。限量750本,此为第463本。


乔治·摩尔一书内页一


乔治·摩尔一书内页一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