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集藏信息> 正文

品读“罗浮梦”图刻铜墨盒

时间:2018-11-8 17:50:00  信息来源:收藏快报 廖文伟/湖南长沙

  闯进古玩收藏殿堂数十年,刻铜墨盒上手无数,最令我心动的却只有一方,便是张樾臣刻、陈师曾题诗作画的松华斋所售竹梅图刻铜墨盒(见图)。

  那日古玩商人送来六七方刻铜墨盒,独独这方,不唯包浆熟润浑厚,古旧气息扑面而来,尤其文趣让我眼睛一亮,立时让我爱不释手。画面为欹梅修竹,寥寥数笔,生机盎然。题一诗,为“竹高淇澳风,梅醒罗浮梦,共有岁寒心,不受霜雪冻”,行草洒脱,落款竟是陈师曾。

  “淇澳”出自《诗经·卫风·淇奥》,其中有典,为“瞻彼淇澳,绿竹猗猗”。淇为黄河支流淇水,澳即淇水之滨,当地翠竹闻名于世,文人墨客们以淇澳代指竹林。“罗浮梦梅”则典出柳宗元的《龙城录》,柳宗元描述隋朝杨坚在位时,睢阳人赵师雄游罗浮山,困乏而酒醉,和衣倚卧在古梅下睡去。迷惘中见一素装女子提了瓶洒来与他同饮,女子周身芳香袭人,又有一绿衣童子载歌载舞,为之助兴。曙光初照时,赵师雄醒来,却发现自已依靠在一株大梅树下,枝头有绿羽鸟婉转歌唱。他猛然醒悟,原来,醉中与梅花仙子和绿羽鸟共度了一个良宵。此时天已大亮,明月西斜,满天星星早已远远离去……后人传颂开来,引以为人生如梦的典故,亦以“罗浮梦”“罗浮美人”“罗浮”代指雪中梅花。

  盒盖上刻画的正是梅和竹,笔触潇洒,骨力清健,竹的瘦劲挺拔,梅的傲雪欺霜,刀笔过处,雅雅脱俗,一派大家风范。静心凝眸片刻,小小方寸之间,竟能觉出萧风竹韵,亦可闻到袭人梅香,浸溶着满满的文气书声,文人画气味浓烈。挥毫者的心境,操刀者的技绝,都非凡夫俗子可奢望。

  陈师曾“罗浮梦”图刻铜墨盒,其底款为“松华”,即北京琉璃厂松华斋南纸店,是琉璃厂300年老字号。进琉璃厂经由淳菁阁西行不远便是,对面路南有松古斋,再往西,路北是懿文斋。松华斋之所以享誉四方有两个缘由。一是北洋政府陆军部次长徐树铮将军1914年创办京师私立正志中学,也即后来的首都师大附中,常常邀请首都名人傅増湘、叶公绰、林纾、姚永朴、姚永概去松华斋品茶。二是陈师曾与齐白石、林琴南等名画家的笺纸画稿,淳菁阁、松华斋、松石斋、懿文斋、荣宝斋最多。陈师曾画稿虽落落数笔,但笔触潇洒,气度不俗。

  陈师曾来自名门望族,一门四代五杰,祖父陈宝箴是晚清洋务运动实权派风云人物,曾任湖南巡抚。父亲是近代诗坛泰斗陈三立。二弟陈寅恪是清华大学一代史学宗师。陈师曾之子是“中国植物园之父”陈封怀。陈门五杰,今古传奇。其故乡义宁今日建有广场纪念,家族荣耀,光照千秋。

  陈师曾精于诗画和篆刻,是中国近代著名诗人、学者、美术家和书法篆刻家,也是中国近代美术教育的先行者。梁启超说“现代美术界,陈师曾可称第一人”,文人画出类抜萃,是中国近现代“文人画”的精神领袖,可谓画坛巨擘。这就不难理解,师曾为何会成为给松华斋南纸店提供笺纸画稿的主要作家之一。“罗浮梦”图刻铜墨盒,很显然是选用师曾笺纸画作稿錾刻上墨盒的。松华斋刻笺纸画的名师,据说是人称东山的张师傅,但刻铜墨盒,则多是刻铜大家张樾承亲为。

  琉璃厂同古堂、松华斋片、淳菁阁和荣宝斋等老字号南纸店,凡刻铜墨盒,画稿必出自齐白石、陈师曾、陈半丁等名师之手,操刀艺人则一定是寅生、张樾臣、茫父等刻铜大家。陈师曾“罗浮梦”图刻铜墨盒,从錾刻的风格和功力分析,当是张樾臣奏刀无疑。

  名家画稿,名典传奇,名家錾刻,名店售出,“四名”同盒,岂是一般刻铜墨盒可以相提并论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