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集藏信息> 正文

六只盘子的聚合离散

时间:2018-11-7 18:54:10  信息来源:收藏快报 柳建明/山东高密

图1

  老马等了18年,才收到这6只盘子。18年前老马见到这6只盘子,就在脑子里埋下窖藏,一棵长了18年的时光之树是标记。情景还原:2000年的一天,老马驾驶着摩托车有针对性地到密县大刘戈庄村一刘姓人家里收购古物。民国以前刘家是密县西北乡的首富,传说每到年除夕家中供家堂时,刘家人会在供桌上摆出一条祖上留传下来的玉带,这亦为其家世笼罩上神秘的光环。老马原与刘家同住在一个村庄,知根摸底。沾了同乡之谊,老马单刀直入,说明来意。刘家主人带着老马到各个房间看,老马看好了一张八仙桌和两把太师椅。刘家主人从饭橱里取出一摞盘子说,这6只吃饭用的盘子,也是老辈留下的,可惜有的磕碰带裂纹了。老马刚要伸手接,却被到此玩耍的刘家主人的妹妹拦住说,家里的老物件别都一遭卖了,这几只盘子,先让我带回城里看看,留个念想。老马在一边干着急,眼睁睁看着这6只盘子,与自己擦肩而过。老马买走刘家一张八仙桌和两把太师椅,而那6只盘子,成了挥之不去的种子,在老马的眼睛里生根发芽。一年年过去,这6只盘子就像时光之树结的6枚果子,让老马记挂在心,老马似乎嗅到这6枚果子成熟的味道。

图2

图3

图4

图5

图6

  2018年的一天,考虑成熟,老马驾驶着小货车沿着时光之树伸展的方向,直抵那个在脑子里盘桓了18年的地方。见到刘家主人,老马开门见山、许以高价让他从妹妹手中把那6只盘子要回来。很快老马接到刘家主人的电话,说,盘子已要回来了。老马听了,顿时有瓜熟蒂落般的感觉。因索价高,老马怕买了卖不了,分两次把这6只盘子买到手。头一次,买的是2只完整的,拿回家后不急于出手,想研究明白盘子上面题款者是何许人,期望以此能卖出个好价。探问刘家人无果,上网上查无果,翻检地方史书无果,咨询专家无果,急躁心打败了耐心,定了一个自认为满意的价格,将这2只盘子售出。紧接着又把剩余的4只盘子买了回来。此套盘子(图1—6),盘心以浅绛彩绘山水图纹,山水景致各异,局部山石用靛青勾廓,画面清新淡雅。上题有“庚申夏月,仲耀先生雅玩,弟刘梦声敬赠”的字样。据此可知这6只盘子是1920年出产的,底落“江西瓷业公司”蓝色6字楷书款。老马把这6只盘子分别卖给了两个人。第二个买家是老李,老李有了后4只盘子,听说一套盘子共有6只,想把前2只盘子也弄到手,让老马打电话问头先买了2只盘子的那个人想不想卖。过后,老马打来电话说,那人现在暂时不想卖,说是还没稀罕够,等稀罕够了,合适时就卖。老李听了,觉着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呢。原来老李买过老马一次货,期间有个人托老马问询他,能不能转让,他说过这样的话,现在人家又把这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他了。老李知道碰上“对手”了。老李没泄气,对老马说,你让他记住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想要就行。别人说,这不明摆着让人坐得高价吗。老李说,对,我就是有意识让他记住我是一条鱼,好让他钓,这叫愿者上钩,更不用说我是一条非常愿意上钩的鱼。老李说,在收藏这条路上,只有坡度没有高度,坚持就是胜利。

  18年前这6只盘子相聚一起,18年后分居两地。不知以后,这6只盘子还能不能相聚一起。这就是收藏过程中的不定数,让收藏天地充满扑朔迷离的景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