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徐新武丨空间中的多维度艺术能量

时间:2021/11/19 18:30:51  

  《信息生成体:徐新武绘画之能量》

  文:余玥,2016

艺术家徐新武

  能量就是信息,事物的原初状态是粘稠的。粒子在力的作用场中游弋,没有一个地方是无能量的,没有一处不充满能量交换的隐秘通道。在可见的世界之外,并非尽是虚空。相反,在可见之外,是不可见者的海洋,是稠密的物质,是能量极速涨落的运动,可见世界仅仅是其中稍微持久的一点浪花,这浪花的形状闪亮地镶嵌在昏暗无限的信息内部。

徐新武艺术作品在收藏空间

  意识也是如此。意识流横穿过全部生命体,从最微小的病毒,到最庞大的宇宙整体,在每一个冲动、欲望、感受、分辨活动、思考活动等等之中川流。意识流最初是混沌的,就像我们想象力和感觉在睡醒之后刚刚开始活动的瞬间,大量的光线和形象涌入,让我们一时发呆的状况,或者就像艺术家在进入创作高潮时脑子里的状况。只有在一段时间后,最初的混沌才获得了整理而清晰起来。这就是说,只有在对无数并不清楚和有用的信息进行编码和筛选后,才会出现清晰可辨认的形象:我们理解事物和思维活动的方式只能如此,就好像所谓“三原色”只是我们人的三种感光细胞对光的无数震动频率的三种可能解码方式而已。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绘画活动在今日,也不必拒斥成为一种复现(解码)艺术,只不过,现在被复现的不是含义清晰结构固定的实物,而是能量之交换,信息之生成,物与思之配合。

徐新武艺术作品在收藏空间

  徐新武的绘画作品始终尝试复现(解码)粘稠态的信息及其生成运动。徐不止一次表达过,“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其中有情,……其中有信”这段文字深度击中了他,这是因为,这段话本身就是对粘稠态的信息及其生成运动的复现,此种复现并不只是再生产性质的,而且就是创造性的——恍惚状态是充满信息的状态,而非相反;而一切形象塑造都是对好像已有之信息的整理,但同时也是让事物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呈现出来的活动,在这双重意义上,才有所谓创造性复现。创造性的复现曾被认为是绘画的核心,瓦萨里说,那就是艺术家近神的能力的体现,但在徐新武这里,创造性的复现并不是以神圣性为核心来展开的,而是以此世界与异世界将分未分的状态为核心来展开的。在徐早期创作的能量守恒系列中,已经可以明确看到对“此世界与异世界的界限究竟在何处”的追问。人、动物、风景、道路、不知名的形态,都处于一种生成性界限确立的尝试努力中,这种努力在画面显眼的各个切面上表现出来,每一个切面都是一种此世界存在状态的可能变形以及界限,而所有的切面以稠密的方式分布着,让可能与现实以最密集的方式交织起来。

  徐自己后来表示,对他而言,那些确立界限的冲动,是和自我生成的冲动同样原初而重要的冲动,并且,这些冲动不是耗散性的,而是自我包裹、自我结茧的。这就是说,在徐新武那里,世界变形并不指向对事物进行分解和再组合,最终让这些事物再也无法被辨认,如同许多构成主义或解构主义的抽象画所做的一样;——完全相反,世界变形指向的是事物一切变形可能的整体,这个整体不仅不是不可辨认的,而且是一切可辨认者的源泉。正因如此,徐的绘画之路,一直试图走向将一切变化和孕育的可能包裹着的大全,而不满足对变化阶段做一一刻画,更不满足于用?种特定技法来重组具体事物。因此,徐新武不喜欢说他的作品是“抽象画”,他试图解码的根本不是什么“抽象”出来的??事物或形式,而是“信息生成运动整体”。

  这种冲动将徐新武带向了他的近期创作活动。在这些创作中,事物的具体或抽象形态都已经被抛弃。这是对抽象画理论的更大挑衅:徐不去关心那些外部或内心形式的构成或分解,而是关心让所有这些构成活动或分解活动得以可能的整体背景。换言之,手法上看,很容易区分一种抽象与另一种抽象,但真正难以发现的,是让所有这些抽象得以可能的、比任何抽象都更加原初的状态。这种状态氤氲和充沛在任何绘画活动之中,它就是绘画活动的超级数据库和主程序。而徐知道,他的绘画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接近那些源代码。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17712620144,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