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从历代传摹人物画里找不同

时间:2021/1/24 16:27:31  来源:收藏杂志

  在以人物画为主,山水画还未发轫的六朝时代,谢赫提出了“六法”的评判标准,“传移模写”位列六法,可见“临摹”在书画传承中的地位。

  临摹一方面是传承历史,另一方面也是画家对经典作品的学习和致敬。这其中,出于时代性以及技法、思想上的不同,必然会有临摹者的再创作。那么,不同时代的临摹作品同母本之间有什么异同之处?

  ◆ 是一是二图

  六朝的作品今几已不见,但在宋画及其摹本中尚可枚举,本文试以几件宋画及明清摹本为例阐述一二。

  宋母本称宋人小像图,乾隆内府将摹本定名为 “是一是二图”,此名称可直观反映画面信息,更符主题。

  宋母本是一件北宋时期文人士大夫宗禅的作品无款《宋人小像图》,表现了画中人尊贵的身份和禅学修养。画中人一腿半交于另一腿上,为佛教常见的半结跏趺坐,是文人在休闲悟禅时惯用的坐姿。“画中画”的构图方式给人以新颖的视觉冲击,也是佛教唯识宗“唯一体上,有二影生,更互相望,不即不离”的具化反映, 是画中人对禅的思想的一种领悟,看空自己,看空相,幻化非真人, 反观内照,来达到参禅的高度。图上的“宣和”“政和”两半印说明此图曾经宣和内府收藏。其独特的画面立意引起了历代文人的关注,并有诸多摹本存世。

  ▌北宋 无款 《宋人小像图》 “画中画”的构图,体现了画中士大夫对禅的领悟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仇英摹本为临宋人画册中的一页,民国李拔可将所藏册页交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定名为“天籁阁藏宋人画册”,直接把仇英的摹本定为宋人所作。

  ▌仇英《仿宋人册》之一 上海博物馆藏 忠实于母本的典范之作

  此册页形制不一,有团扇形制,也有斗方小品,其上有项子京的“项元汴印”“子京父”“天籁阁”“项墨林鉴赏印”“项子京家珍藏”“项墨 林家秘笈之印”“清夜无尘”“墨林秘玩”“墨林山人”等印,清初王时敏“烟客真赏”印,从收藏印鉴看,应是仇英为项子京所作的临摹作品。乾隆时期临仿《宋人小像图》目前所见有3本,一本为《是一是二图》,也称《弘历鉴古图》,上有乾隆御题“是一是二,不即不离,儒可墨可,何虑何思?那罗延窟题并书”,屏风上的画为山水。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乾隆内府的临摹再创作,体现了乾隆对禅的领悟

  另一本题词一样,落款为“长春书屋偶笔”,布局都差不多,屏风上的画为梅花,并有“庚子长至月写”题款;

  ▌《是一是二图》(梅花)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相同题材的多次临 摹,表明了乾隆对此题材的喜好

  第三本为金昆的《饮酒作诗图》,上有“臣金昆恭画”。另外佳士得曾拍过一件近现代画家徐操的摹本,除徐操本款外,仿题款“养心殿偶题并书”,左下角仿落款“臣郎世宁恭绘”,应是原有郎世宁摹本,徐操据此摹本再临,郎世宁本原作目前未见。

  此摹本体系从落款、画中人的形象等看,都应是清宫内府如意馆的作品,乾隆喜欢标榜自己的艺术修养,其在清宫诸多宋元藏品中一再题跋即可见一斑。他对自己喜欢的很多内府收藏的画作,经常命画工临摹,在缺少成像技术的时代,用画笔临摹是保存资料的极佳手段。宋母本上有“乐善堂图书记”藏印,乐善堂是乾隆为亲王时的住所,所藏书画都是其珍爱之物,乾隆命臣工临仿多本,并以自己的形象植入画中,可见其对这件作品的喜好程度。

  同为摹本,也有不同的追求和思想指导,比较仇英摹本和乾隆内府的摹本,可以明显发现两者有很大区别。仇英的摹本非常忠实于原作,器物等都以原作的式样呈现,包括屏风画的内容、人物的表情、童子的动作和衣纹等,都基本和无款《宋人小像图》吻合。只有一些小细节有差异,一是衣服和左下角两个家具以及中间的花盆与花束的颜色与母本不同,这大概跟仇英不能每时每刻对临有关;另一个是砚台,母本中的砚台是宋代典型的抄手砚,明代不流行这个形制,仇英在临摹 的时候,对这个细节没有忠实原作,而用上了他那个时代的砚台,这也是区别母本和摹本时代的特征之一。

  乾隆摹本画中的器物陈设、屏风上的山水梅花等,都具备乾隆时期的明显的时代特征,体现了乾隆内府的再创作。

  ▌金昆《饮酒作诗图》 上海崇源2007秋季拍卖会拍品 乾隆内府画家的多胞胎创作,反映了乾隆内府画院的一些体制

  与其说是摹本,不如说它反映了乾隆的一种精神生活,包涵了乾隆对天道、禅宗等的理解,“是一是二,不即不离”是乾隆对画中画构图立意的一个说明,有超越宗派、万物归宗的领悟。这在老庄思想里有相似的论述。此类题文都是乾隆自我标榜领悟天道真谛的表现形式,这是乾隆内府临摹的立意同仇英摹本的本质区别。

  ▌萧翼赚兰亭图

  有记载,画过或临摹过《萧翼赚兰亭图》的画家有阎立本、吴侁、顾德谦、支仲元、朱绍宗、释隆茂宗、钱选、赵子俊、仇英、张大千、于非等。现今存世画作多为无款或后添款,多数托名顾恺之原本,其中比较著名的有台北故宫本、辽博本、北京故宫本等。

  ▌顾德谦《萧翼赚兰亭图卷》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目前未发现以此为母本的摹本传世

  台北故宫本图绘萧翼、辩才、旁僧、俩执事者共5人,卷后有万藻、南宋绍熙壬子(1192 年)沈揆、大明成化乙未(1475 年)长啸、清金农等题跋,另钤有高江村、毕泷等藏印,《石渠宝笈三编》延春阁著录。

  此图用笔自然,画面轻松,无临摹作品惯有的特点。

  图中辩才所坐禅椅的形制、 技法,椅子旁的净瓶等具有五代至宋的明显特征,萧翼头上所戴的是五代宋初的软裹幞(fú)头,茶具也符合唐末至宋的特点。总之,现今学界均认为此图为《宣和画谱》所载顾德谦《萧翼赚兰亭图》。

  ▌无款《萧翼赚兰亭图卷》 辽宁省博物馆藏 以此为母本的摹本存世最多

  辽博本共绘萧翼、辩才、侍者及俩执事者5人,有南唐“内府合同”印、“南京通政使司经历司印”,明洪武“司印”半印,另有王世贞、韩世能、韩逢禧、吴 士谔、梁清标、清内府等收藏印,乾隆题跋,《石渠宝笈初编》著录。后有文徵明录吴说原跋及文嘉录何延之《兰亭记》。

  此图没有烹茶部分。技法上,椅子主干使用小斧劈皴表现质感,比较有特点的是萧翼及辩才的衣纹多用方折线条表现,顿挫有力,徐邦达先生认为此本为南宋人作。

  明清时期依据文徵明所录吴说题跋内容,认为此本是阎立本所作。此图所表现的烹茶方式和茶饮用具时代不统一,同传世宋代绘画作品中典型的宋代烹茶内容 也不同,图中家具、器物的形制、人物线条等的时代气息符合宋代特征,应为宋摹本。北京故宫本画面有萧翼、辩才和两侍者4个人物。

  ▌明《萧翼赚兰亭图轴》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体现出作者不追求对母本的形似和强烈的自我表达

  ▌无款《萧翼赚兰亭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南宋摹本,内容相对简单

  2008年西泠印社春拍有一件刘贯道款《萧翼赚兰亭图》,绘有萧翼、辩才、侍者及俩执事者5人,卷后有“刘贯道印”“仲贤”两方印。此作和刘贯道相对比较可靠的《消夏图》相比,风格完全不同,同时印章印色和绢色不一致,款当是后添,原应是无款作品。刘贯道款本在某些技法上具有一定的独特性,如表现禅 椅及湖石的阴暗,使用工整的细线条慢慢皴出,棕榈和竹叶用双钩再用石绿填色等,都不太常见。

  推测为刘贯道所作《萧翼赚兰亭图》亦曾是2004年崇源秋季拍卖会拍品,其简介道:“此图宋人有旧稿,此图至少应在元代。观其人物衣纹以游丝,高古细劲,笔法轻净利落,设色古雅明丽而协调,特别辩才袈装石绿三色,为传世元人画中仅见者。至于湖石棕竹,勾勒至精,湖石玲珑,于元人花鸟竹石图中亦可见之。”对此图的时代判断为元代,可资参考。

  ▌刘贯道款《萧翼赚兰亭图卷》 西泠拍卖2008年春季拍卖会拍品 以山水棕榈等为背景,展现了不一样的画意

  台北故宫藏有一件《元人传经图》,《石渠宝笈续编》重华宫著录。图中描绘一中年书生坐于右,一僧坐于左,一童侍立于后。如果把画面解构为人物和背景两部分,可以发现,人物 方面,3个人物的方位和几本《萧翼赚兰亭图》基本一致,中年文士的神情、姿态、装束和北京故宫本颇有神似之处。

  ▌元人《传经图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石渠宝笈》定为“元人传经图”,实为“萧翼赚兰亭”的立意

  背景方面,以湖石棕榈为布局,置于小山水的环境中,这些元素和刘贯道款本极为相似,只是内容稍减。可见此图在人物结构、神情装束及背景布局等方面,都可在其他的《萧翼赚兰亭图》中找到相似依据,应为《萧翼赚兰亭图》无疑。台北故宫所藏传为巨然所作《萧翼赚兰亭图》轴,无款。以“萧翼赚兰亭图”名称出现的最早记载在张丑《清河书画亭图》)、瑞士瑞特博格博物馆收藏的赵麟款本、北京故宫收藏的明无款本、美国耶鲁大学艺术馆收藏的姜隐本、1997年及1990年佳士得拍卖的明代郑重以及清丁观鹏等摹本,各有特色。

  这些摹本中,接近或类似辽博本的临摹作品最多,包括钱选款、赵麟款、赵孟款等一系列摹本。从宋代一直到现代,几乎每个时代均有画家临摹,依场景的气氛和主宾的神情,北京故宫本也可归入此体系。此体系的母本今已不见,辽博本上的器物反映了一些唐代的特征,所以此体系的母本应在唐至五代。

  从南宋开始,《萧翼赚兰亭图》母本作者多和阎立本联系在一起,而这一题材的画作在唐代并无记载,最早应是郭若虚《图画见闻志》记载支仲元及顾德谦绘有《萧翼赚兰亭图》,另《宣和画谱》除了记载此两人外,还记有唐代吴侁。

  此3人是北宋文献有记载的时代最早的画家,吴侁是唯一的唐代 画家,并在宣和内府时还藏有其《萧翼赚兰亭图》。那么此体系母本作者是否会是吴侁或支仲元, 需要更多的资料研究论证。

  任何画家以学习的态度临摹的作品或故意临摹作伪的作品,总有时代感存在于画中,而寻找这些作品中时代性的蛛丝马迹,也是鉴定画作的重要手段之一。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