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保利拍卖十五周年:遥岑净如沐 一霁极万里 ——黄宾虹致陶广珍罕书画册隆重呈现

时间:2020/10/27 19:24:18  来源:雅昌发布

  黄宾虹致陶广书画册,包括八十感言书画册及手书画论十九开,集聚了虹叟老人绘画、书法、学术思想、诗词等多方面的成就,以及生平、艺事、交游等诸多相关内容,超高的艺术价值,极具份量的学术研究价值蕴含其中,堪称今秋拍卖中最为珍罕精彩的一套宾虹老人书画册。

  黄宾虹致陶广书画册(八十感言书画册及手书画论十九开)

  书画对题(八帧)?画论(两帧)?金石书画论(五帧)?信札(一帧)

  八十感言(两帧,陶广抄黄宾虹校)?许承尧题跋(一帧)

  设色纸本 1948年(八十感言册)、1951年(金石书画论)
  31.5×25 cm.×12
  37×34 cm.
  26×18 cm.×6
  【著录】《株洲文史》,第8辑,第45-46页,株洲市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1985年。
  【说明】 陶广上款并题跋,家属旧藏。《八十感言册》,前有黄宾虹自书序言,后有许承尧题跋。册中之《八十感言》,为陶广亲笔,黄宾虹亲批。存陶广线装之原装。
  RMB: 6,500,000-7,500,000

  北伐功臣,抗日名将:【上款人】陶广(1887-1951)

  本套册页的上款人为陶广,号思安,出生于大名鼎鼎的将军之乡湖南醴陵。早年曾是瓷厂的画瓷工,后弃「笔」从戎,进入江南讲武堂学习,毕业后的首个工作是一代传奇名将蔡锷的参谋,其后相继追随湘籍大佬程潜、唐生智、何键,为其麾下悍将。北伐战争期间,参加汀泗桥、贺胜桥、武昌等著名战役,屡立功勋。抗战军兴,出任第十集团军副总司令、兼任第二十八军中将军长。淞沪会战布防浙东一线,天马山、凤凰山之役,搏命御敌重创日寇,威名远扬。抗战胜利后,陶广驻军黄氏故乡皖南,修葺祠宇助学兴教,与民休息,如宾翁所言「爱民兴学,众咸感戴」。其间与虹叟曾有书信往来,并赠以长诗,这应该是陶黄二人的结缘之始。因其非黄埔嫡系,又无心剿共,招致蒋校长的猜忌不满,所部被整编缩减,陶广遂辞任山东绥靖区副主任不就,隐迹钱塘。此时,适值虹叟南归杭城,寓居栖霞岭,与其所住智果寺相距咫尺,始得再续前缘。陶广雅好诗文艺事,宾翁言之「说礼敦诗,有儒将风」。至其1951年病逝前的数年间,二人时相过从,谈画论艺诗词酬唱。这期间,虹叟屡有翰墨丹青相赠,并为陶公子大婚做证婚人。

  晚年黄宾虹,居杭州栖霞岭

  此册中的四帧山水佳作,即画于这一时期。分绘湘、皖、江浙和蜀中风景,可谓吞吐湖山,云烟满纸,此亦是陶广的生平壮游之地。风雨一杯酒,江山万里心,足见虹叟用心之良苦。四帧书法则录自作诗八首,皆为历年所积之纪游和题画之作,与丹青妙笔相映生辉。

  【释文】
  画:具区山水,吴中士夫多惧其风涛不敢往,以视涐江之险远甚,予向。钤印:黄冰鸿、 宾虹八十以后作
书法:湖汀一雨余,遥岑凈如沐。茆屋迎朝曦,春风吹杜若。绿烟红雨岸,桃柳数家齐。山客正高卧,幽禽不住啼。题画二首,矼叟。钤印:宾虹八十以后作、竹北簃

  【释文】
  画:齐山昔在大江岸侧,今为沙渚所隔,成为湖荡。予向。钤印:黄冰鸿、宾虹八十以后作
书法:岩垧过雨看新竹,烟泮晴檐压寒绿。夜添野涨下银塘,拍水一双飞劚玉。短桥依水屐冲泥,绿涨平芜草色齐。门系春江归客艇,隔林不住鹁鸪啼。题画二首,矼叟。钤印:宾虹八十以后作、竹北簃

  【释文】
  画:蜀广安有天池,夷旷如江南山色。余曾信宿其间,兹偶写之。予向。钤印:黄冰鸿、宾虹八十以后作
书法:狂猋逐飞霙,迅怒挟山去。我当陡绝临,怳乘鸾背翥。一霁极万里,下界已铺絮。登峨眉峯。漓江入平乐,山黑围铁城。邱壑如荆关,杳冥皆夜行。妙悟实中虚,云气常英英。粤西山水纪游,矼叟。钤印:宾虹八十以后作、竹北簃

  【释文】
  画:湘游舟中所见,予向。钤印:黄冰鸿宾虹八十以后作
  书法:素纸张壁三日观,下笔迅疾如奔湍。蒙被酣眠有腹稾,匠意何如王子安。浅瀬平沙三两家,门前清影树交加。凌霜纵有丹黄叶,不是争妍二月花。矼叟。钤印:宾虹八十以后作、竹北簃

  此册的引言乃宾翁画论二纸,书于1948年。宾翁学识广博,视野开阔,涵蕴深厚,为近现代艺坛罕见的学者型艺术大师,对于艺术理论的深入思考更是伴随其一生,至晚年则臻于成熟系统,诚为存留后世的一笔宝贵精神财富。引言中对唐宋以来的中国绘画逐一剖析,独具洞见,鞭辟入里。指出要革除画坛羸弱甜俗之流弊,唯有「师古人兼师造化,保存国学,敦厚民彝」,不啻为一剂「济世良方」。

  【释文】
  六法首重气韵骨力,用气涵蓄见韵,气韵生动,美在其中。唐画刻划,董思翁谓不足学。宋人犷悍,米漫士云俗未袪。元季四家取唐宋之精华,法董巨之矩矱,超乎神妙以成逸品。吴门文衡山、沈石田失之枯硬,赵同鲁讥为太过。毗陵邹衣白善学大痴,龚半千称其入室,恽本初继之,谓为升堂。山川浑厚,草木华滋,不徒以临摹面貌细谨为工,近十年中远窥唐宋,近法明季启祯诸贤,拟挽枯羸促弱邪,甜俗赖师古人兼师造化,保存国学,敦厚民彝。思安先生进而教之,是为幸甚。斯册引言特其嚆矢,书此志感,即博哂正,戊子(1948年)八十五叟,宾虹拜草。钤印:黄宾虹印

  1951年春,宾翁又致信陶广,讨论书法与金石篆刻,凡六纸,论述详尽精辟。其中,以西方美学中的不等边三角法则,以及行星运行中引力和重力的关系,来揭示中国书法创作中的内在规律,可谓是独辟蹊径,振聋发聩。从中亦可窥见虹叟博涉中西的学养和视野,与化之为己用的吸纳能力,这对于一位毕生浸淫于中华传统文化的耄耋老人,何其难能可贵!纵观宾翁晚年关于书画理论方面的几次系统阐述,包括1948年在上海美术茶会上的长篇演讲,以及1952年春与朱砚因的倾谈内容,此册中的引言与六帧论稿,涵盖绘画、书法和金石篆刻,微言大义,堪称是其博大精深的艺术理论体系之精华所在!

  【释文】
  古人论书,笔法墨法章法,分行布白,有实有虚。正书虽统称今隶,而途径各别。波磔而钩角隐,近篆者也。波磔大而钩角显,近分者也。篆用圆,隶用方,圆者婉而通,婉宜愈劲,通宜愈节,不然近于描字。隶欲精而密,精则愈灵,密则愈厚,起承转讫有有波隶,有无波隶,此言实处,圆易于滑,方近于板,尤重虚处。实处易学,虚处难精。欧美人称美术谓即弧三角之不齐者,书法秘传,一语破的,正是方圆可由人造规矩是也。不齐三角,万物天生自然者也。人工由勉强而成,自然循乎规矩之中,超越规矩之外,人与天近,尽善尽美,胥在乎此。一太阳系地球、行星层层环绕,动而有常,有求心力使之不脱,有离心力使之不碰,即书法之不黏不脱,所谓担夫争道,竟关善让,知白守黑,千变万化,用之无穷,不离其宗。皆于虚处心领神悟,学者言虚空粉碎如水上飘,然非有力迥万牛、拔身千仞未易,几及阴阳刚柔,天道人事息息相通,故曰功侔造化。宾虹,辛卯(1951年)时年八十又八。钤印:黄宾虹

  【释文】
  昔造书契,初用刀锥,规矩方圆,遂为篆隶之祖,文艺流美,极盛商周,言古印者,宣和有谱,元自吾赵,明至文何,派别歧分,道循正轨。秦摹汉刻,金石千秋,浙水渐江,渊源一本。此陶公磬园藏印所由作也。观其吉昌小玺,瑞信遗徽,安宗安官,通用习见。临淄高密,国邑綦详,空桐高安,官私俱备。蛮夷戎翟,号为大王,令宰候丞,属之都尉。史乘不载,谱录尤珍,前若讱葊,集古三代。阙如西泠印存,八士竞爽,赖古堂专工时尚,蜗篆居仅事传摹。兹则上下千年,纵横万里,有闻必录,无美不臻。矧复领异标新,居今稽古,挽近出土,前所未言,来轸方遒,地不爱宝,竟如伏波正字,识儒将之风流,不徒种蕉学书,得素师之秘诀已耳。辛卯春日,八十八叟宾虹拜稾。钤印:会心处、黄宾虹印
  率成论书一则奉教,纠缪绳愆,匡其不逮,无任企望,余由去病兄面述,本拟踵聆麈谈,俗绊为歉,祗颂思公先生道绥,宾虹拜上。钤印:黄宾虹

  由之可见,宾翁对陶广,应是以人生知己与艺术知音视之,其情殷殷。陶广亦是投桃报李,以真书恭录《黄宾虹先生八十感言》缀于册后。需要特别说明的是,作为杖朝之年的人生回望,宾翁对《八十感言》重视非常,几经删改。首赋于北平蛰园雅集,时年七十九岁(1942年),翌年刊发于《雅言》杂志,同年夏,以未是稿书赠傅增湘先生,同年十一月再刊于上海书画个展特刊。四个版本时间先后有别,文字亦有出入。此册中的陶书《八十感言》,与前四种皆有不同。作为目前可见的最晚版本,且经虹叟亲批并订正二字,应可视之为最终定稿!

  【陶广书黄宾虹校注】
  黄宾虹先生八十感言。吾降乙丑年,蓂算犹甲子。受天知春迟,堕地得岁始。荣期有生乐,蚩尤亦兵弭。荣期有生乐,蚩尤亦兵弭。幼承宗族贤,修业父母喜。楹书保世守,图画稽众史。经训勤葘畬,农畮秉耒耜。啖惟蔗自甘,拙乃谷可耻。栖神沕穆初,文献征宋杞。俛仰数千载,彭篯眴息耳。八十学无成,炳烛心未已。云山事卧游,纂述接遐轨。夙昔此媺尚,行箧纷董理。金华余季居,邱壑颇清美。儿孙侨香岛,海岳见停峙。各安天一方,世乱怵流徙。鱼鸟音书绝,荒歉呼庚癸。四境多疮痍,忧患积成痏。故人怜衰朽,念及牛马齿。虽得宾朋欢,那能咽清旨。方睎泰运回,怀刼尽去否。盘敦复邦交,都邑辅车倚。庶瞻民困苏,涤斝酒可酾。【黄宾虹校注】媺原作微,停原作渟。
 
  此册后尚有许承尧题跋一纸,内容为简述宾翁的生平与艺事。说起许承尧,与宾翁的渊源那可是非同寻常。二人既是歙县同乡,又是声气相投的挚友,相交数十年。在《黄宾虹年谱》里许承尧名字的出现频率绝对名列前茅。

  【许承尧跋】
  黄质,字朴存,晚号宾虹,歙潭渡人。少为诸生,食高饩,治古学,工诗及骈文,嗜书画及古鉨印,多收藏,参互考证,遂多识三代文字,精篆刻,间书大篆,作楹帖,亦古致盎然。生平治画最专,大略宗元四家,而旁采吾乡垢道人、渐江上人诸派。其论画主一辣字,而薄四王末派为甜熟。居海滨岁久,名益着,与诸贞壮、黄晦闻诸人交甚笃,世或称其画冠海内,此固难言,然以老画师博学多识,在今日实寡伦也。此其八十岁后为盘园先生作,以世难未题记,因为记之,承尧。钤印:许承尧印

  歙县新安中学堂师生在上海重聚合影
  前排左起:严工上、黄宾虹、许承尧

  【题跋人】
  许承尧,字际唐,号疑庵,斋号眠琴别圃。许氏为光绪翰林,小虹叟十岁,二人早年曾于乡里办学兴教,宣传维新,后又合力编纂乡梓文献,书信往来频仍。许承尧于诗词造诣颇深,驰名于时,曾数次为宾翁删订诗稿,助力甚多。其收藏亦富,旧藏唐人《二娘子家书》如今是安徽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二人的往还书札中除诗词唱和,探讨艺事,也多有关于搜罗易手名家书画、乡贤翰墨的内容。从此册的许氏题跋中,我们也可以约略看出时人对宾翁学问艺术的认识与评价。其中,有「世或称其画冠海内,此固难言,然以老画师博学多识,在今日实寡伦也」之语,可见黄画当时就有冠绝天下的高度评价。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