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乾隆:朕的审美和父皇同样棒 雍正、乾隆粉彩将亮相华艺国际

时间:2020-9-24 15:35:02  来源:华艺国际拍卖

  相信看到本标题后,大致会分成两种心理反应。

  第一种是,呵呵别逗了,乾隆皇帝你这审美哪能跟你爹相提并论。

  第二种是,嗯嗯,乾隆帝的审美确实继承了四爷的优良传统。

  您是哪一种呢?也许大部分会选择前者吧。

  您印象中的乾隆皇帝是什么样的呢?是瓷器审美农家乐?

  或者是拥有1000多枚印章,思考在哪件书画作品上盖章的盖章狂人?还是在书画作品上题(涂)字(涂)评(画)论(画)的弹幕始祖?

  这样的说法是不正确的,是在过度贬低乾隆皇帝的艺术品味与审美。实际上,乾隆皇帝对瓷器的要求丝毫不比其父亲雍正帝低,而且在开创新潮流的同时,延续了雍正一朝的审美风格。

  例如在《清档》中记载,乾隆六年四月二十日,责问烧造上色之瓷器甚糙,釉水不好,瓷器内亦有破的,著怡亲王寄自唐英。

  十一月二十八日,太监胡世杰传旨与怡亲王、德保:此次唐英呈进瓷器仍系旧样,为何不照所发新样烧造进呈?将这次呈进瓷器钱粮不准报销,着伊赔补。

  以及,乾隆皇帝亲自要求督陶官将雍正时期的瓷器烧造情况与本朝对比,如“唐英钦奉硃批,不但去年,数年以来,所烧造者远逊雍正年间所烧造,且汝从未奏销。旨到可将雍正十一、十二、十三年等,所费几何?所得几何?乾隆元年至五年所费几何,所得几何?——查明造册奏阅备查,仍缮清单奏闻。”

  这些都能看出乾隆皇帝并非一无是处的农家乐,对瓷器并非毫无要求、毫无艺术造诣。同样地,也能与其父皇的审美靠拢与看齐。

  看完《清档》的史料记载,接下来展示两件具体器物,让大家对雍正和乾隆皇帝的审美品味有更深的了解。

  ▼

  单看这两张照片,您能毫不犹豫的指出哪一个是雍正朝的,哪一个是乾隆朝的吗?估计只有瓷器发烧友或者资深从业人员才能做到。

  不卖关子,直接揭晓答案,上面图年代为雍正,下面图为乾隆,这两者艺术风格非常接近,表现形式并无异同,绘画技法如出一辙,这两件御前珍品可谓十分罕见,检索公私收藏、各大博物馆,同类的器物也并不多见,故可知这两件东西的贵重。接下来,让我们欣赏与解析这两件重要的清宫御窑瓷器。

  清雍正 粉彩过枝福寿双全纹碗

  「大清雍正年制」双行楷书款

  来源:

  1.邦瀚斯2013年10月23日Lot 392

  2.香港藏家旧藏

  ▼桃蝠纹描绘入微,桃实莹润,枝叶繁茂,经脉毕现,祥蝠姿态各异,生动可爱。起于器足、越过碗沿延至内壁的「过枝花」(攀沿而过的花枝)。这种装饰技巧又名「过墙枝」(攀墙而过的枝条),音谐「长治」,借喻政通人和、长治久安。

  ▼此碗纹饰有「福寿双全」、「洪福齐天」及「五福临门」之祥瑞寓意,五为吉利之数,中国艺术品常见五红蝠纹装饰,「红蝠」音同「鸿福」,「五蝠」意谓「五福」,高寿、富贵、康宁、好德、善终。绘蝙蝠倒飞,「倒」音同「到」,为福到之意,应为万寿节,即皇帝生日而烧造。

  ▼雍正御瓷粉彩过枝福寿双全纹碗现知仅有约五对流传,皆为名家所藏。徐展堂博士静观堂珍藏一对福寿双全图盌,录于《徐氏艺术馆:陶瓷IV.清代》,香港,1995年,图版155,及《徐氏艺术馆》,香港,1991年,图版119。此对盌其一出自香港苏富比1989年11月14日,编号315;香港佳士得1999年4月26日,编号539;伦敦苏富比2007年5月16日,编号104;并与另一件福寿纹盌,于香港苏富比2015年4月7日售出,编号112。徐博士收藏的另一盌则出自 John F. Woodthorpe 及 C.M. Moncrieff 珍藏,曾三度售于伦敦苏富比,1952年12月9日,编号140;1954年4月6日,编号106;1961年2月21日,编号171。另一对雍正粉彩福寿纹盌出自东京永青文库珍藏,为日本贵族细川氏设立,存其家族自南北朝时代流传下来的文物,此对现已拆散:一盌入玫茵堂收藏,后售于香港苏富比2011年10月5日,编号 16;另一盌现仍存文库,载于《世界陶磁全集》,卷12,东京,1956年,彩图版11。还有一对曾入陈仁涛、白纳德伉俪、及 T. Endo 旧藏,于香港苏富比二次售出,1988年11月15日,编号44,及1997年4月29日,编号401,后售于香港佳士得2007年5月29日,编号1374,并刊载于《香港苏富比三十周年》,香港,2003年,图版326。这对桃蝠纹盌现亦分散二方,之一录于《Fiftieth Anniversary Exhibition:Twelve Chinese Masterworks》,Eskenazi,伦敦,2010年,编号11,另一件则存于台湾私人收藏。另一对盌1938年由山中商会售出,载于其图录《Chinese Ceramic Art, Bronze, Jade etc.》,编号 116,图版12(此处仅刊出一盌)。Avery Brundage 收藏也见一盌,现存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载于 Terese Tse Bartholomew,《中国吉祥图案》,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洛杉矶,2006年,页204,编号7.44.1。检阅公私典藏,可知此类纹饰还出现在盘、天球瓶之上,绘画同样精致无比,仔细对比可以发现,实际所绘画技法、布局等级几乎一致,质量标准是同一水平线上的。

  清雍正 粉彩过枝桃纹盘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清乾隆 粉彩桃纹天球瓶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国家博物馆藏雍正粉彩过枝桃纹盘(局部)

  国家博物馆藏乾隆粉彩桃纹天球瓶(局部)

  北京华艺本件拍品(局部)

  ▼雍正宫廷画作对蝙蝠纹盛行一时,画作、铜器、瓷器皆有出现。陈枚(约1694-1745),《万蝠来朝》,画中天空满布飞蝠,雍正四年(1726)大寿之时,贡呈帝王贺祝万寿,《盛世华章》,前述出处,编号270;另一出自十八世纪宫廷画家金玠之手,描绘涯岸三名老者,云间红蝠纷飞,题为〈飞蝠满天〉,意喻鸿福无尽,录于《雍正:清世宗文物大展》,编号II-112。

  清 金玠 飞蝠满天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台北故宫藏雍正朝铜胎画珐琅粉橘地福寿杯、托,出自造办处珐琅作,纹饰与此对桃纹盌相类,展出于《雍正:清世宗文物大展》,台北,2009年,编号II-18。

  台北故宫藏雍正朝铜胎画珐琅粉橘地福寿杯、托

  ▼雍正一朝宫廷艺术素以精巧淡雅清新脱俗著称,御窑瓷器也是最能直接体现雍正皇帝本人审美理念的样板,彼时正是清宫陶瓷艺术发展的重要阶段,在雍正皇帝本人的直接旨意指导下,御窑品质可谓达到了至美至善的境地,如清官《造办处活计档》中记录的雍正本人对景德镇御窑呈样提出的修改意见屡见不鲜,这些意见甚至具体到“底足收小些”、“比缸略放高些”这些造型、尺寸细节,最终无不归结到“精细”、“文雅”的总体要求上,正因如此,雍正御窑彩瓷、青花、颜色釉等各个门类无不佳作迭出,成就了中国美学史上一段璀璨无比的传奇。

  俗话说上阵父子兵,说完爹的辉煌,该轮到儿子登场了。

  清乾隆 粉彩过枝「玉堂富贵」图盘

  「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篆书款

  来源:香港苏富比2011年秋拍Lot2071

  ▼本品盘心绘制过枝玉兰牡丹图,玉兰亭亭玉立,盘桓于牡丹一侧,压过一枝,象征冰清玉洁、含香孤立的高尚品格,而一旁牡丹,花开争艳、分为两支,一左一右,遥相呼应,花瓣刻画细腻写实,运用色彩的浓淡展现出立体的真实感,是为西画传入后的典型妙笔。画面整体疏朗有致,无一不细腻,无一不精巧,寓意“玉堂富贵”,更添吉祥。

  ▼「玉堂富贵」图多见于雍正、乾隆朝粉彩器上。汉代皇宫有“玉堂院”,后世以“玉堂”指翰林院,“历金门,上玉堂有日矣”的意思是为高升指日可待。“富贵”一词出自《论语-颜渊》:“商闻之矣,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指富裕而显贵的意思。后世以玉兰花象征玉堂,牡丹花象征富贵,这两种花卉借喻“玉堂富贵”,祝愿职位高升,富裕显贵,此类题材纹饰寓意吉祥,用典不同于寻常纹饰,非一般官窑纹饰可与之比拟。除本次拍卖的“玉堂富贵”纹盘外,“玉堂富贵”图还可见如雍正粉彩玉堂富贵纹菊瓣盘,售于香港佳士得,2016年11月30日,Lot 3219。

  此盘与本次拍卖的“玉堂富贵”盘花卉布局几乎完全相同,区别仅为本品采用更为高级的过枝技法,在画法上难度增大,可谓技高一筹,内外壁或器身与器盖的纹饰相连,浑然一体,似花枝越过墙头。

  许之衡《饮流斋说瓷》记过枝花画法“成化开其先”,但传世器未见成化时期的器物。目前传世品以康熙朝斗彩“御赐纯一堂”款凤竹纹碗为最早。清代雍正、乾隆时期较为流行,有过枝花卉、花果及龙纹等。道光、光绪时期有过枝葡萄、懒瓜纹常见。粉彩瓷始创于清康熙朝,雍正、乾隆时期迅猛发展,雍正产品以柔丽淡雅而名重一时,乾隆器则以色彩浓艳明丽为特征。乾隆粉彩器制作工艺精湛,画面多为福寿吉庆纹饰。邵蛰民撰《增补古今瓷器源流考》记“清瓷至乾隆而极盛,器式之多亦莫与伦比。

  ▼考其画样,应是出自当朝宫廷画师之手,蒋廷锡、钱维城、郎世宁之流,善写满庭芳华。蒋氏师从恽寿平门下,清人评之花卉“以率笔勾花及跗,渲以淡色,而以工笔点心,累累明析”。此种淡雅闲逸的笔韵,与本品所绘并无二致,颇得恽南田之妙趣。再观盘上花瓣,灵动逼真,应是融入了郎世宁的西洋写实技法,纤毫毕现,呼之欲出。如此佳逸,必是先由宫廷画师绘出图样,于帝王“呈核再做”的监督下历经几番修改,再由御窑厂根据画样烧造,方得今日之佳作。将之成对欣赏,二者形制皆拾掇精细,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诚乃“内廷恭造样式”之典范。

  清 郎世宁画仙萼长春(局部)

清 郎世宁花底仙尨图

  看到这里,相信大家对乾隆皇帝的审美会有新的认识与了解。雍正、乾隆两位皇帝,虽然属于满清政权,但是对中原传统文化的确是发自内心的喜爱与推崇,希望经过以上的介绍,我们再去评价雍正皇帝、乾隆皇帝,不再是简单的“秀美隽永”、“纹饰繁缛农家乐”这样片面的字眼。

  最后,提醒一下。上文介绍的雍正粉彩过枝福寿双全纹碗、乾隆粉彩过枝「玉堂富贵」图盘将在2020年10月份华艺国际——北京华艺首拍进行拍卖,近距离领略雍正乾隆两父子艺术品味的机会可不多,千万不要错过噢!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