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郭宇恒:现实与虚空,腐烂与美丽 | 798艺术·对话

时间:2020-9-15 15:49:32  来源:798艺术

今天的天实在是太蓝了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 北京

2020年9月12日-10月18日

“ 我的作品着重表现自身不同的纠结和经历,我尝试通过绘画,通过与自我的持续对话来探讨审美观、网络依赖、虚拟偶像、心理疾病、拜金主义、身体焦虑等等方面的认知和想象。”

郭宇恒

《今天的天实在是太蓝了》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郭宇恒个展: 今天的天实在是太蓝了”2020年9月12日在北京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第一空间的二层VIP空间开幕,展出了郭宇恒近两年的创作。

郭宇恒(SKIRUA)


  是一位千禧年后出生于北京的年轻艺术家,作为其艺术生涯的首次个展,此次展览展出了郭宇恒近两年创作的共9组作品。 现就读于北京顺义国际学校,艺术实践涵盖绘画与雕塑等媒介,作品关注于互联网、社交媒体等引发的文化变迁和冲突,特别是00后人群对生命、人生路径、流行文化等认知,以及面临社会压力的焦虑和迷茫。希望通过绘画行为探索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不断变迁的关系。

艺术家郭宇恒在展览现场

798艺术: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创作的?是从小对绘画感兴趣吗?是否专门学习过绘画?

郭宇恒:
大概从初中时起我就对动漫、漫画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非常喜欢看动漫和漫画。在初三时我开始尝试借助iPad上面的一些软件,画一些自己喜欢的动漫人物cp同人图。不过我并没有专门学习过绘画,最开始是在bilibili平台上跟着软件的视频教程来学习,从而创作出作品。后来随着自己经历和与世界的互动不断增多,我的作品也从画动漫中的人物转变成了针对自我的、独白式的创作。

《今天的天实在是太蓝了》 布面丙烯、数码制作 200x420cm 2020

798艺术:
你的每幅绘画作品中都有一个动漫式的主体人物,这个主体人物小女孩是以现实中的人物为原型创作的吗?选择她有什么特殊意义?

郭宇恒 :我每幅画中出现的主体人物或是多个主体人物都象征着我自己,可以说是对我自身的表现,也算是一种“自画像”式绘画类型。细看我的作品就会发现,在画中“我”通过对“自己”加工、改造、生育、切割、对决、谋杀等使得“我”能够不断地循环。这是因为我的意识被信息世界里的无数信息和记忆所影响着,然后它会进而影响“我的身体”在一个虚空世界里继续分裂。我在虚空世界中表达的一切也正是现实世界中对于自己真实状态的影射。

《我隔着液晶玻璃与海蜗牛接吻》布面丙烯、数码制作 200x420cm 2020

798艺术:
你的作品颜色都非常的丰富,而且撞色感很明显,在用色方面你有没有特别的想法或者是想要表达的态度?

郭宇恒 :在颜色方面我并 没有特别的想法和考虑,我的用色纯粹是按照个人喜好来创作,觉得某个物体、某个角色在画中的世界里“应该”是什么颜色便是什么颜色的。这些角色们在我的画里是非常自由的,肤色、发色、样子等都是不受限制的, 他们甚至也可以没有头发、没有皮肤、没有身体。但他们会被自己存在于现实世界中的意义影射所限制着,同时也被我这个创作者限制着。

《缸中豚脑要爆炸》
布面丙烯 100x100cm 2020

798艺术:
你欣赏的艺术家对你的创作有何影响?

郭宇恒 :我个人非常欣赏、崇敬西方绘画大师耶罗尼米斯·博斯,很喜欢他的作品《Garden of the Earthly Delights》,用虚空世界中的群像来叙事让我很有感觉,很令我震撼。他影响了我去用群像的视觉体验来表现我所处于的如今社会、时代的状态。因此我大部分作品都融合了超扁平、超现实与群像叙事的形式。另外我还很喜欢日本Superflat movement的艺术家Mr. 和村上隆。

《花花世界、非诚勿扰》 布面丙烯 120x115cm 2020

798艺术:
你的作品都用动漫人物做主题,非常可爱,你想通过作品表达什么观点?或是想传达给观者什么信息?

郭宇恒 :
我作品里的人物全部是原创的,他们是社会现象和我个体感受的拟象。他们之间的迷恋、绝望、狂喜、欲望、自卑等情感在不断纠缠和交融着,这象征的是一个迷乱的世界。现实中,我们生活在现实与网络之间,甚至我觉得自己在网络世界中的时间会更多一些,我画中的世界如同网络乱象般,与现实世界剥离的同时也在影响着现实生活中的我们。人们的感官被无数信息掠夺了,走向一种麻木的、混乱却平静的状态。

我的每个作品都着重表现自身不同的纠结和经历,我尝试通过绘画,通过与自我的持续对话来探讨教育系统、审美观、网络依赖、虚拟偶像、心理疾病、拜金主义、身体焦虑等等方面的认知和想象。

《我从子宫出生然后从子宫死亡》 针管笔 直径150cm 2019

798艺术:
你的绘画作品并不是运用一般意义上的传统绘画媒介,通常是结合数码制作再用颜料深入。谈谈你的创作媒介?

郭宇恒 :在创作时可以完全不受空间、时间,资金的限制,电子媒介的发明和流行给予了我很多创作的机会。最初我是借别人的iPad开始画画的,电子技术给了创作者,尤其是学生们一个更广阔、更便利的空间,创作时我可以不被家庭因素、空间限制、材料限制所影响。

这其实也是我对绘画真实性的质疑,绘画要如何呈现才是真实的,我的作品究竟是假象还是真实?在这个不断数据化的世界,“真实”是更重要了还是一文不值了呢?

《那些可爱的、美丽的、受人喜爱的、我们的文化垃圾》
多媒介玻璃钢
125x90x67cm
2019

798艺术:
你对于自己年轻艺术家的身份怎么定位的?现在学习学校知识与创作的时间如何分配的?

郭宇恒 :
我觉得不论年轻年长,每个人的创作都有他被时代所影响所吸引的东西在里面。艺术会随着时间不断变化,我也期待看到以后自己作品的变化、社会模式的变化、我自己的变化等等。现在我只是处于这个时间里,记录这个时间自己的状态,然后与大家分享而已。我现在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个人创作上。

《欢迎光临奶牛美甲室》 布面丙烯、数码制作 240x200cm 2019

798艺术:
你对未来的创作有什么规划?

郭宇恒 :
我未来还会持续创作,并没有具体的规划,但每天都会不断创作。未来想创作出更好的绘画作品、表达方式上也会有更多的尝试,想做更大更宏观的作品。

《台台 》 布面丙烯、数码制作 200x420cm 2020

策展人
陆向怡认为:“ 在郭宇恒的绘画作品中,画面的主体人物是对其自身的表现。融合了超扁平、超现实与群像叙事的形式,人物形象没有任何出处,完全来自艺术家的想象,画面中的人物就是她自己,是其创作心理视觉化的表现,呈现出了一种‘自画像’式的绘画。自画像以其与艺术家自身的特殊关系而成为一种不可替代的形式存在,郭宇恒在其创作中运用卡通拟态和丰富的叙事来完成自我表达和交流的欲望,像是独白式的宣言,也像是少女的呢喃自话。

她的绘画并不是运用一般意义上的传统绘画媒介。她通常用iPad描绘出作品的基调,印刷于布面再用颜料继续深入,造成数码制作感和颜料的流动性混合的观感。受流行文化和亚文化影响,画面中虚 拟荒诞、

纯真烂漫的社会以及乌托邦、反乌托邦的主题并现,通过与自我的持续对话,表达了年轻一代对他们所参与社会活动间的碰撞与挣扎的思考......"

《今天的天实在是太蓝了》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采访:TaeTae

图片提供:当代唐人艺术中心、艺术家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