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2020陈有杰骏马人物作品欣赏

时间:2020-9-12 9:19:33  来源:新浪收藏













  《纵横行空阔 任重激豪情》

  ——谈军旅书画家陈有杰的鞍马人物画创作

  文 / 著名评论家 阿林

  我一向认为我的艺术是我生活的副产品,是我遇到、感受到和对大自然及人的无限的爱,是我看到的一切。

  ----罗克威尔?肯特

  真者,精诚之至也,不精不诚,不能动人。  

  ----庄子

  陈有杰,这位我们大家都熟悉的重庆军旅书画家,今年六十九岁了,在疫情常态化的炎热夏季,本该去避暑休闲的他,却潜心在自己工作室创作了近九十件颇有新意的鞍马人物画。本次画展的鞍马以草原英姿和骑兵战士、骑士雕像素材为主,展示了马与人和谐相处,以及马积极进取、勇往直前、纵横驰骋的奋进精神;人物涉及古代人物、近代人物、传说人物、外国人物等,写意的画风,独特的构思,使人物的丰富表情和鲜活姿态跃然纸上、栩栩如生。观其系列鞍马人物作品,不仅为他笔下纵横行空阔的骏马及各型生动人物们叫好,更被陈有杰这位老骥不伏枥,仍在任重激豪情的精诚担当所感动!

  师古师今师造化

  鞍马画是传统中国画中重要的绘画题材。春秋战国时期,文献中已经出现有关马画的记载,《韩非子》云:“客有为齐王画者,曰犬马最难”。由此可见,马自古就有最难画之说。

  陈有杰自幼与马结缘,数十年来爱马画马,研习创作多有所获,2011年曾在北京出版《陈有杰写意骏马画集》,2014年在重庆南坪国际会展中心成功举办《百马图画展》,重庆卫视釆访报道央视网转播及各大互联网转发,得到画界认可与观众好评。

  古人说鬼魅易,犬马难,画好人物比犬马更难,要画好鞍马人物画是难上加难。勇于不断挑战自己的陈有杰,为学画鞍马人物,先临摹名家作品,再写生构思创作,每天默默耕耘不止,已废稿百千。古今中外画马名家如:韓干、曹霸、李公麟、赵孟頫、达芬奇、米开朗基罗、郎士宁,至近当代的徐悲鸿、黄胄、许勇、姚迪雄、张扬、志远等,陈有杰都勤奋临摹这些画马名家的精湛技艺和研究体会其创作时的豪迈激情。

  2014年(马年) 3月,陈有杰在北京中国美术馆,观看了中国著名雕塑家王济达-金高伉俪作品展。王济达先生高超卓越的鞍马人物雕塑作品,人物夸张,精气神足,栩栩如生,造型概括,动作流畅,形象生动,风格写实,质朴自然,突出“力”与“势”之妙,在“险”中求极致取巧,作品动感十足,引人入胜。艺术感觉敏锐的陈有杰驻足仔细观察思考,并回家以多个视觉仿写雕塑作品其意,作鞍马人物画的学习借鉴。如《烈马与汉子》《所向无敌》(之一、二)《牧马人》(之一、二、三)等作品。

  2018年,陈有杰来到包头达茂旗希拉穆仁镇草原,三天住宿在哈拉塔拉蒙古包,去现场釆风写生,尽情观看蒙古马群、牛羊群、跑马、赛马等活动,饱览广袤大草原之风情,陆续创作以草原青年女士鞍马风采系列为主的作品二十余幅。如《英姿飒爽》《英姿绰约》《英姿靓丽》《英姿骏骨》《潇洒英姿》《春风得意马蹄香》等作品。这些作品将雄健阳刚之骏马与娇艳少女融为一体,雄強中有柔美,粗狂中有细腻,使之笔墨浓淡,色彩冷暖对比相间,线条刚柔虚实相生,人马动态各异,顾盼传情,形神皆备,让观者眼前一亮!

  2019年,陈有杰先后到瑞士、意大利、法国、德国、俄罗斯等地旅游,在其他游客只重看美景、吃美食尽情放松享受的时候,勤奋好学的陈有杰却在如饥似渴地从西方文艺复兴时期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裴尔等大师们高雅精湛的油画、雕塑及建筑中不断汲取鞍马英雄骑士作品的造型艺术营养。如《安吉里之战》《罗马骑士》《青铜骑士》《骑兵元帅谬拉》《彼得大帝》等作品。

  求真求美求精诚

  在唐代之前,马的形象多夸张且带有神话色彩。唐代马画题材拓宽,一改程式化风格,开始向写实靠近,在造型、构图、笔墨功夫上都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宋代李公麟将白描画法引入鞍马绘画,使其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自清代开始,中国画进入到兼容并蓄的时代,一方面中国画家如任伯年、冷枚、钱南园等开创了小写意画马之风;另一方面,随着郎世宁等西方画家到来,西画技法进入中国,他们将西方焦点透视、明暗处理等技法与中国绘画相结合,创立了一种中西结合的画法,使马的形象更加严谨细腻、色彩鲜明、生动逼真。

  在当代画坛,陈有杰将画马作为艺术追求,悉心研究鞍马题材绘画,苦苦探索画马途径,在笔墨技法、构图造型和艺术境界等多方面都有所创新,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个性化风格,其独到的艺术手法赋予笔下之马以新的生命。兼擅书法的陈有杰在作画笔墨线条中掺入了行书、草书用笔,笔力遒劲,力能扛鼎。如同笔有顿挫、墨有虚实一样,其笔下的线条也有虚实,笔与笔之间安排有序,相错而不相乱,繁密而不相犯,疏间而不相离,在整体上达到了势的统一。中国画十分讲究笔墨,浓淡干湿,墨分五色。陈有杰深知画马的关键在于墨的运用和把握,他知难而进,在以骨写形、以书笔入画中呈现出墨的诸多变化。如《神采飞扬》《芳草马蹄骄》《草原风情》《相伴草原行》《有缘共踏青》等作品。

  写意精神是中国画的基本特性,流畅的书写性,造型上的意象性和对写意精神的追求,是中华民族艺术的审美范式,也是我们民族生命精神的延续。陈有杰经历多年的探索和笔墨锤炼,在创作中将中国画的意象造型和写意精神相融合,一步步实现着意象造型和写意精神的升华。如《和谐春风图》《马到成功图》《奋起直追图》《腾空飞越》《相伴共驰骋》等作品。

  陈有杰经过多年的研究和笔墨实践,对马的外形结构及生理机能了然于心,因而不再拘泥于形的刻画,而是有所取舍,注重对马的本质、神韵的把握,将自己的审美情趣、思想情感甚至人格品性融入其中。在陈有杰看来,作画很容易达到形似,完全不似的抽象也很容易达到,难就难在似是而非似,这是一种意象的体现。在中国画创作中,善工者往往容易达到形似,写意者多追求神似,画家往往各具所长,而陈有杰则二者兼备,他的《奋勇当先图》《追风逐日图》《快马加鞭图》《马球竞技图》《宫娥马球图》等系列作品已进入随心所欲不逾矩的“天人合一”境界。

  画马画人画精神

  通过意象造型,营构出画面的大美之象,观马犹闻蹄声疾,凭栏但觉风声动,不仅令人联想到陈有杰在艺术道路上的奋进,更令人联想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奔腾豪迈之势。陈有杰致力鞍马人物写意画创作,寄此表达再现中华民族自强不息、奋勇向前的龙马精神。从意象造型上来看,陈有杰作品中马和人的形象在变形的基础上,对画面的构图安排、形象动态、墨色变化等,更注重承接连贯和势的动向转折,追求整体的韵律感和气势。陈有杰笔下的马是对自身精气神的刻画,更是中国文化精神、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的写照。如《齐马奋进图》《龙马精神》《快乐奔驰图》等作品。

  军人出身的陈有杰对英雄的热爱、对战友的热爱是深入血脉里的。在祖国漫长不为人知的边防线上,仍有轻骑兵勇士那骄健的身影与汗马功劳。军旅书画家的他根据去年观看解放军八一美术馆展览的部分影视资料,回顾写生创作了《骑兵雕像》《乘胜追击》《南疆卫士》《雪域卫士》《快马神枪手》《铁骑雄风》《战马奔腾》等十余幅作品,重在表现边防骑兵英勇顽強,不畏艰苦的军人风釆。在古今中外英雄骑士系列中,他创作的《三英战吕布》《千里走单骑》《北伐雄风图》《铁骑雄风图》《大刀进行曲》等歌颂三国英雄、抗日英雄的作品人马复杂、气势恢宏,画出了英雄们正气凛然、浴血奋战的高大气概。

  陈有杰的鞍马人物画离不开生活,也离不开感情,他的艺术也可说是感情的艺术。古代思想家庄子有句话云:“真者,精诚之至也,不精不诚,不能动人。”生活是丰富的、美的,大自然和人都是丰富的,美的。艺术家要发掘这种真实的美,只有以至精至诚的心态去思索、去观察、去体验,才能捕捉到这种美。这里有没有真诚的感情,有没有激情,有没有爱,是至关重要的。这种对于生活对于艺术的真诚的爱,是促使艺术家以超人的意志和忘我的劳动,进行上下求索,完成自己创作使命的原动力。陈有杰崇敬那些倾注毕生精力、燃烧自己全部生命,去创造人类理想和美的大师们,如米开朗琪罗和贝多芬,要像他们那样的去爱大自然、去爱人。古人有句“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可陈有杰这位老骥并不伏枥,仍在做千里之行。他的经历、思想、技巧已臻于成熟,他尚有足够的精力和热情,还有能力苦干一番,完成我们民族历史和现实中有关“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重大主题的杰作,这也是我们大家所期待着的。

  2020年8月26日于重庆“知虚堂”

























 

















































































































 《鞍马人物画感言》



  文 / 陈有杰

  骐骥生绝域,鸾凤本高翔。马乃吉祥之物,不语之君子,正义之化身,民族之魂魄,精神之象征。马勇猛刚毅,驯良忠信的性格深受人类的推崇喜爱,人们在马身上寄托着奋发图強和成功的意愿:如马到成功,龙马精神等,马通人性,自古以来就是人类劳作,战场堪托生死的忠心良友,古今中外无数的宝马龙驹,英雄骑士的故事雕像画作榜陈列于世,构成了许多文化风景,感染着爱马的人们,亦召唤着画家们的情怀。

  古往今来,中外画马名家辈出,各领风骚,韓干、曹霸、李公麟、赵孟頫、达芬奇、米开朗基罗、郎士宁至近当代的徐悲鸿、黄胄、许勇、姚迪雄、张扬、志远等,无不以豪迈的激情,精湛之技艺抒发自身之情感。



  我自幼与马结缘,数十年来爱马画马,研习创作多有所获,2011年曾在北京出版《陈有杰写意骏马画集》,2014年在重庆南坪国际会展中心成功举办《百马图画展》,重庆卫视釆访报道央视网转播及各大互联网转发,得到画界认可与观众好评,更增添了我画马的信心。

  以前我画的马多是桀骜不驯,无鞍无缰,自由自在之野马,无拘无束,可任意挥毫,画久了觉得差人物,缺少一种意境也觉乏味,老画自己熟悉的题材,久了也会失去新鲜感。于是有了想画鞍马人物画的想法,感觉艺术需要不断学习探索创新,开阔视野,不能老是重复过去,要向中外名家学习,不断超越自己。″鬼魅易,犬马难矣!“这是九年前著名油画家,作家古月老师对《陈有杰写意骏马画集》作序的赞美评价,《百马图画展》《百犬图画展》我巳先后成功举办,但马上人物画如何表现?对我是一种新的挑战,古人说鬼魅易,犬马难,我认为画好人物比犬马难,要画好鞍马人物更难。古人言: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开始尝试学画鞍马人物,先临摹名家作品,再写生构思创作,每天默默耕耘不止,巳废稿百千。

  2019年5月,我先后旅游到西欧瑞士、意大利、法国、德国,9月又到俄罗斯,有幸参观欣赏到西方文艺复兴时期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裴尔等大师们高雅精湛的油画,雕塑,教堂建筑等艺术,鞍马英雄骑士作品最让我顶礼膜拜,余后临仿了多幅鞍马人物作品在网上展示,得到艺友们好评,使更增强了我的创作激情。

  蒙古草原,乃画马之人必向往之地,是女儿包车与家人同游让我如愿以偿,于2018年8月有幸来到包头达茂旗希拉穆仁镇草原,三天住宿在哈拉塔拉蒙古包,去现场釆风写生,尽情观看蒙古马群、牛羊群、跑马、赛马等活动,饱览广袤大草原之风情。因有所感,近月陆续创作以草原青年女士鞍马风采系列为主的作品二十余幅,将雄健阳刚之骏马与娇艳少女融为一体,雄強中有柔美,粗狂中有细腻,使之笔墨浓淡,色彩冷暖对比相间,线条刚柔虚实相生,人马动态各异,互为顾盼传情,力求形神皆备,重在“雄強与娇美”,马上驰骋让人快乐,让观者愉悦,遂在《快走踏清秋》图草题诗一首曰:

  秋风浩荡马蹄疾,万里无云空气新。

  千里草原舒郁气,忘却烦恼长精神。

  回顾2014年(马年)3月10日,我在北京中国美术馆,有幸观看了中国著名雕塑家王济达-金高伉俪作品展,王济达先生1935年生于北京,中央美院雕塑糸高材生,夫妇响应支边在内蒙古美协生活工作多年,后事业成就卓著,为旅美访问学者,其诸多雕塑作品成就享誉国内及海外。此次在中国美术馆展出的大型雕塑作品《驯马》《所向无敌》《边防英雄》《牧马人》等让我一饱眼福,真是难得有此幸运。作品《驯马》是表现剽悍蒙古汉子与烈马斗力的较量;《所向无敌》是展现解放军与女民兵铁骑以泰山压顶之势,挥剑乘胜追击杀敌的英雄气概;《边防英雄》是表现女民兵策马腾飞追杀逃敌,致敌人仰马翻遭生摛的惊险动作场景;《牧马人》是勇猛的蒙古汉子策马狂追倔犟难驯之野马的惊险故事,余后我仿学画草题七绝诗一首曰:雄姿傲骨赛蛟龙,旷野追风藐大鹏。何日桀骜不驯去?战场决斗助英雄。观王济达先生四部精采雕塑大作是阳刚之力与美感的享受,其作品来于自然却又高于自然与生活,艺术形象骏马、人物虽稍作夸张,但却更精气神足,栩栩如生,造型概括,动作简练流畅,形象生动,风格写实,质朴自然,突出“力”与“势”之妙,在“险“中求极致取巧,使作品在视觉动感中引人入胜。王济达先生高超精湛的鞍马人物雕塑作品让观者赞叹不巳,让我多年后还留下马年此展美好的回憶,获益匪浅,近期挥毫,以多个视觉仿写其意,作学习借鉴,难及原作雕塑之壮美震憾矣!

  策马扬鞭,驰骋纵横,回归自然,放松心情,现代马术运動成为时尚男女青年之健身之向往追求,马术俱乐部在各地也应运而生。马术运動起源于英国贵族,追求高雅健康,代表一种贵族精神气质与勇敢担当,马术比赛在1900年就纳入世界奥运会的精釆项目,它以快速惊险,雄健优美竞技吸引观众。缘于多年在影视上观看香港精采的马术表演比赛,重庆和泰马术俱乐部赛马活动等印象深刻,我近期回顾创作了《快马加鞭图》《齐马奋进图》《奋勇当先图》《相伴共驰骋》《乐在奔驰》《马到成功图》等10余幅马术运動作品,在《腾空飞越》上草题七绝诗一首曰:

  腾空神骏似蛟龙,跨越障標建奇功。

  马术功夫靠苦练,历经磨难可称雄。

  又草诗七绝一首赞题《龙马精神》画作曰:

  一马当先百骥从,奔腾竞技展雄风。

  应知豪气能酬志,喜看神卅赞马龙。

  时光冉转,现代世界巳进入高科技电子信息时代,战马骑兵早巳过时不在,只有英、法、蒙等外国保留有骑兵仪仗队,中国边疆只有少量骑兵连队护卫边防,我根据去年观看解放军八一美术馆展览,部分影视资料,今回顾写生创作了《骑兵雕像》《乘胜追击》《南疆卫士》《雪域卫士》《快马神枪手》《铁骑雄风》《战马奔腾》等十余幅作品,重在表现边防骑兵英勇顽強,不畏艰苦的军人风釆,在《边防卫士》画上题诗一首曰:长城塞外狼烟尽,万里山河谷稻青,莫道和平无战事,养兵千日备纷争。保卫边疆常备不懈,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训练场如战场。在祖国漫长不为人知的边防线上,仍有轻骑兵勇士那骄健的身影与汗马功劳,我作为军旅书画家,理当为他们挥亳赋诗点赞喝釆。

  爱马画马,爱人画人,人通马语默相契,马解人意互觉親。师古师今师造化,画马画人画精神,致力鞍马人物写意画创作,让我更能以此表达再现中华民族自强不息,奋勇向前的一种龙马精神。经过三个多月的精心研习,我巳完成八十余幅鞍马人物画创作,最后题跋以诗文或短句,融诗书画印一体,力求相得益彰。拙作将鞍马人物分5个糸列展示:赛马快乐竞技、草原少女马上英姿、中国美术馆雕像写生、边疆骑兵风釆、古今中外英雄骑士,冠以2020陈有杰骏马人物作品《驰骋雄风画展》,即将在互联网上展示,敬请网友艺友们关注欣赏指教,因时间短促,技艺粗陋,画作难免顾此失彼,尽如人意,贻笑大方,或许有部分作品能给人一点精神共呜和美的享受,将是对我的莫大欣慰和鼓励。

  弘杨中华民族马文化之龙马精神永存!借有诗赞曰:

  卫星巡天,骑制烟消。

  蹄音远去,骏影弥骄。

  英雄本色,举世共仰。

  奥运竞技,重赋华章。

  悠悠千载,忠魂风流。

  大任同肩,谁与比俦。

  乐奏破阵,歌咏大风。

  嘉其神勇,因以为颂。

  伟哉煌哉,龙马精神。

  蹈之励之,壮我国魂。

  陈有杰2020年8月20日于重庆鹅岭静心斋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