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北京荣宝春拍:嘉靖雅集继兰亭——夏言 《行书仙坛雅集诗》

时间:2020-8-13 16:11:39  来源:北京荣宝拍卖

  温馨提示

  北京荣宝2020春季艺术品拍卖会将于8月20日—22日在山东烟台市芝罘区万达文华酒店举行预展,并于8月23日举槌拍卖。珍品集结,精彩即将呈现!

  详情咨询

  010-83159597

  夏言 《行书仙坛雅集诗》

  1532年作 水墨纸本 手卷

  尺寸:

  引首:30.5×150cm 约4.11平尺

  画芯:32×1100cm 约31.7平尺

  款识:

  嘉靖十一年壬辰夏四月五日,资善大夫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桂洲夏言书于坛之云卧轩。

  引首:

  仙坛雅集。桂洲。

  内文:

  联句:

  琳宫清兴退朝余 太宰晋溪王公 ,景物清和夏正扐 大司马兼大中丞诚斋汪公 。芍药满栏开烂漫 大司马荆山王公 ,酒杯当院对踌躇 大司寇海山王公 。逢时赏?何多幸 大司空石菴蒋公 ,出郭尘襟顿觉除银台东渚陈公 。天子圣明卿辑睦,大廷尉泉坡周公 ,太平朝野乐何如 少宗伯未斋顾公。

  风前啜茗睡醒余太宰公 ,花下移尊午漏初大中丞公 。雅忆兰亭成俯仰,爱吟石鼎兴踟蹰 大司徒松皋许公 。好风天乐传金奏 大司马公 ,午夜文星傍玉除 大司寇公 。宗伯雅怀能醉客 太宰公 ,放歌纵饮定何如 大司空公。

  右二篇乃诸公即席联句,仆是日忝为主人,故不敢赞一词,而别为报章,录如右《天坛赏花奉答晋溪诸公》一首:夏日瑶坛花盛开,退朝诸老看花来。放歌纵酒神仙地,纡玉拖金将相才。四海壮游同日月,一时豪兴动风雷。太平勋阑知何补,浅薄真叨八座陪。嘉靖十一年壬辰夏四月五日,资善大夫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桂洲夏言书于坛之云卧轩。

  钤印:

  桂洲、三峰亭生人、宗伯学士之章、大宗伯章

  鉴藏印:

  荣宝斋收藏

  展览:

  荣宝斋主办:《荣宝斋藏品系列展·明代书法卷册部分》,2013年4月,北京荣宝斋大厦二楼荣宝斋美术馆。

  著录:

  1.《中国古代书画图目? 第一册》P167-169,文物出版社,1986年。

  2.《荣宝斋珍藏? 卷10》P54,荣宝斋出版社,2009年。

  3.劳继雄:《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实录? 壹》P373,中国出版集团东方出版中心,2011年。

  4.杨仁恺:《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笔记?壹》P86,辽宁人民出版社,2015年。

  「出版物图片」

  夏言

  1482-1548

  夏言,字公谨,号桂洲。江西广信府贵溪(今江西贵溪)人 。明朝中期政治家、文学家。

  正德十二年(1517年),夏言登进士第,初授行人。任兵科给事中时,以正直敢言闻名。明世宗继位后,夏言疏陈武宗朝弊政,受世宗赏识,裁汰冗员,清查皇族庄田。他为人豪迈强直,纵横辩博,因大礼议而受宠,升至礼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入参机务,累加少师、特进光禄大夫、上柱国,嘉靖十八年(1539年)被擢为首辅。其后逐渐失宠。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夏言因支持收复河套,再遭严嵩诬陷,终被弃市处死,年六十七。明穆宗时复官,追谥“文愍”。

  夏言所作诗文宏整,又以词曲擅名,有《桂洲集》及《南宫奏稿》传世。

  《桂洲先生奏议》

  嘉靖雅集继兰亭

  夏言《行书仙坛雅集诗》初探

  「效果图」

  明嘉靖十一年(1532)壬辰夏四月初五这一日,北京紫禁城内上完早朝,礼部尚书夏言约请其他五部尚书及礼部侍郎顾鼎臣、已致仕的南京刑部尚书周伦同到郊外天坛附近游览。此时嘉靖朝六部尚书齐聚于天坛附近,他们观花赏景,相叙闲谈,饮酒赋诗,一时其乐融融。酒酣兴起之时,礼部尚书夏言以主人自居,将其他九位同僚的联句诗书写出来,并和一首,即我们今天所见这幅荣宝斋珍藏的《行书仙坛雅集诗》卷。

  夏言何以有如此兴致,原来四月以来,由于嘉靖皇帝日益隆宠,夏言好事不断。《世宗实录》卷一三六:“四月初一日,上赐先生诗书字。初四日,上赐先生等人川扇。初六日,先生上表谢赐。”又夏言《夏桂洲先生文集》卷一〇《谢赐先帝篆书并内府书籍表》(嘉靖十一年四月六日):“伏蒙圣恩,特命中官钦捧恭穆献皇帝睿笔‘持盈守满’四大字,并睿制《纪恩含春堂》诗集,内板四书五经、性理大全、历代通鉴纲目纂要、名臣奏议、文献通考、大明集礼、一统志等书凡十四部,计五百四十八册颁赐臣者……永以爲宝,愿济美于云来;盛必可传,冀流芳于竹帛,臣无任瞻天荷圣感激屏营之至。”夏言由于在大礼仪之争、日坛月坛修建等问题上深得嘉靖帝信赖,他为人豪迈强直,纵横辩博,恩宠日深。按时间顺序,四月初一、初四日夏言受到封赏,五日出游,六日上谢恩表。这几日不断受到赏赐,甚至于得到嘉靖帝赏赐其亲生父亲朱佑杬“持盈守满”四字墨宝,风光一时无二,此时正是他仕途的上升期。

  钤印 宗伯学士之章(上) 大宗伯章(下)

  观此卷后记可知“右二篇乃诸公即席联句”即今日同游的九位尚书大臣联句成两首七言诗,由夏言一一记录。

  「第二句」

  第二句:景物清和夏正扐(大司马兼大中丞诚斋汪公)。诚斋是汪鋐的号,他同王琼一样历成化、弘治、正德、嘉靖四朝,是明代唯一的同时任吏部和兵部尚书的人,故夏言在此处书“大司马兼大中丞诚”。大司马是中国古代对中央政府中专司武职的最高长官的称呼,此处指兵部尚书;大中丞,古官名,掌管接受公卿的奏事,以及荐举、弹劾官员的事务,这是吏部所司之事,身兼此二者有明一代唯汪鋐一人。汪鋐一生之所以为人称道,与其抵御外侮的英勇壮举不无关系。16世纪初,资本主义在西欧迅速发展,葡萄牙和西班牙率先开始了海外侵略和扩张。正德六年(1511),佛朗机在攻占了满刺加(今马来西亚)后开始侵犯中国东南沿海。汪鋐戍守海防,数次击败佛朗机,令其闻汪色变胆寒。汪鋐在向嘉靖帝的奏折中明确提出学习佛郎机的先进武器,并付之于实际的行动,这比魏源提出的“师夷人之长以制夷”整整早了有三百年之久。《明史》载:“至嘉靖八年(1529),始从右都御史汪鋐言,造佛郎机砲,谓之大将军,发诸镇。”佛郎机銃的大规模应用,对于中国的西北边也防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汪鋐运用自己杰出的军事才能和领导才能,将葡萄牙侵略者赶出中国,捍卫了中国的国家主权完整,为国为民,也是我国首次打败西方殖民主义侵略者佛郎机的关键人物,更是我国师夷长技以制夷的第一人,为明代东南沿海和西北的边防安全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第四句」

  第四句:酒杯当院对踌躇(大司寇海山王公)。司寇是中国古代司法官吏名称,商即有之,为最高司法官。王时中此时任刑部尚书,正合此描述。王时中在武宗朝即为重臣。就在前一年(1531),“起复为兵部尚书。御史郭希愈请重兵部侍郎之选,以边臣有才者两人分掌边方、内地军务。吏部议从之。王时中言非祖宗临时遣将意,帝遂从其议。帝欲用王宪于兵部,乃调时中刑部尚书。”而嘉靖帝曰:“刑部乃法司之首,不可缺人,时中性资详慎,可刑部尚书。”为了平衡政治关系,给王宪让出兵部尚书之职,王时中在两年之内先任兵部尚书又转任刑部尚书。不知他这一句“酒杯当院对踌躇”是否是有所感叹。

  「第六句」

  第六句:出郭尘襟顿觉除(银台东渚陈公)。银台,宋时有银台司,掌管天下奏状案牍,因司署设在银台门内,故名。明清的通政司职位和银台司相当,所以也称通政司为银台。明史记载:“嘉靖初,尚书李承勋言:永乐中调军番上京师,后遂踵为故事,卫伍半空,而在京者徒供营造。不若省行粮之费,以募工作。”御史鲍象贤请分班军为三,二入营操,一以赴役。通政司陈经复请半放之,收其粮募工。”此时,陈经应为通政司,陈经号东渚,所以此处银台东渚陈公应是陈经。陈经耿直敢言,后来累官至户部尚书、礼部尚书、兵部尚书,加太子太保。

  「第八句」

  第八句:太平朝野乐何如(少宗伯未斋顾公)。少宗伯为小宗伯异写,即礼部侍郎之职。顾鼎臣号未斋,此时正在礼部侍郎任上。顾鼎臣作为嘉靖时期的阁臣,但其政治生涯却橫跨孝宗、武宗、世宗三朝,最终得到世宗皇帝的信任,屡经言官弹劾而始终荣宠不衰。他在世宗“大礼议”争辩后,仕途上保持着上升的势头,由讲臣身份入阁;卒于任上之前,他一直荣宠不衰,身后也为被世宗感怀。其受世宗信任,以至于世宗在南巡期间,由其留守京师辅佐太子,给予其极大的权力,作为经筵讲师,他言辞犀利,不教条、不避讳,敢于向世宗提出劝诫,却又深受赏识。在事功上,他促成了欧阳铎江南赋役改革的实施。顾鼎臣为明孝宗弘治十八年(1505年)状元,他后来又升至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直至内阁首辅。

  「落款」

  第一首由八位尚书、侍郎联句而成,讲清了时间在散朝之后,他们来到郊外,饮酒赏花,一派天子圣明,朝野太平祥和景象。嘉靖初期,朱厚熜力革前朝时弊,重用前朝重臣,铲除武宗亲信钱宁等,还土地于民,鼓励农耕,治理水灾,汰除军校匠役十万余人,极大地缓解了当时激烈的社会经济矛盾,从而出现了“嘉靖中兴”的局面,此诗就是在这样的历史环境下诞生的。

  「局部」

  两首诗后是夏言作为这场活动主人,和前面诸位同僚的一首诗,自谦“仆是日忝为主人,故不敢赞一词,而别为报章,录如右《天坛赏花奉答晋溪诸公》一首”。

  作为这场高规格郊游活动倡导者夏言为嘉靖朝重臣,后来官至内阁首辅。严嵩出自其门下,可惜后来二人交恶,严嵩构陷,夏言被害,后平反昭雪。书此卷时夏言正受嘉靖帝恩宠,仕途日益通达。夏言其人据王世贞《嘉靖以来首辅传》记载:“言眉目疏朗,美鬚髯,大音声,不操楚语,上故已才言,至进讲,愈目属之。”用今日之语评价夏言应该是颜值超高,又说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与嘉靖帝沟通起来无障碍。嘉靖帝据说最头疼接见福建、两广等南方地区官员,听不懂地方口音,夏言在正好可以畅达翻译。

  今天的北京依然可以找到夏言的痕迹。“嘉靖九年(1530)五月,命夏言监工四郊祭坛的建筑。皇帝想要将郊礼编辑成书,于是提拔夏言为三品侍读学士,充纂修官,直经筵日讲,仍兼七品吏科都给事中。嘉靖十年(1531)三月,从吏科都给事中升至正四品詹事府少詹事。八月,四郊祭坛完工,夏言以此功劳晋升正三品礼部左侍郎,仍掌翰林院,直经筵日讲。一个多月后,嘉靖皇帝命礼部尚书李时入阁,升夏言为礼部尚书。”也就是说,除了天坛,地坛、日坛、月坛都是夏言督造的。今天位于北京天安门东的南池子大街南口的皇史宬,在明清两代是皇家档案馆,收存皇帝训喻等重要历史资料,亦是由夏言在嘉靖十五年(1536)年督造完工的。

  此《行书仙坛雅集诗》卷,引首由夏言书“仙坛雅集”四个大字,钤印:桂洲、大宗伯章。“宗伯”为礼部尚书之称,“桂洲”为夏言的号。夏言的书法作品,他当时自己“沾沾负书名”,即自负为书法名家。明代王世贞曾评论道“文愍以才俊居首揆,天下重其书,贞珉法锦,视若拱璧,殁后顿不尔。”可以说他当时即有很高的书名,为人所珍重,但后来由于严嵩的陷害,很多作品被损坏,极少流传下来,所以此卷珍品历经近五百年岁月,盛世与乱世,战乱与和平,流传至今殊为难得。

  「局部」

  观此书通篇一气呵成,似酒后微醺畅意之作。有种无拘无束,狂放不羁,绝去依傍,潇洒磊落之感。夏言此书当为明代阁臣书法的代表,文人士大夫日常生活审美情趣是融汇于这一卷诗稿之中。一种富有休闲之韵味跃然纸上,恰似文人士大夫阶层在经历仕途颠荡后,心意既得形骸忘,寻求精神心灵的皈依,是一种超越功利的书法心态。他们已经登到了人生荣辱的顶峰,夏言成为内阁首辅之时,正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其所书已不必取悦于时之人,只要自适而已。

  <左右滑动查看全部>

  今天我们有幸能观看到这件作品,眼前浮现出五百年前决定中国命运的十位前人,在一个夏光明媚的日子里,一起畅游,饮酒吟诗,显现出嘉靖中兴的历史面貌,实为幸事。此件作品集历史价值、文物价值、艺术价值于一身,其内容堪称嘉靖朝的兰亭雅集。经徐邦达、谢稚柳、启功、杨仁恺等先生一致审鉴为真迹,杨仁恺先生在《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笔记中》记载:“夏氏作品少见,此件为真迹。”劳继雄先生在《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实录》中记录当时先生们的评语:“比文徵明写得好。”可见此件作品艺术价值之高。此卷中记载的事件,可以补证历史,是一件很重要的明代历史研究文物资料,又经《中国古代书画图目》等众多权威古书画著作著录,我们还可能将其收藏,堪称千载难遇之机。

  文丨静斋

  北京荣宝2020春拍

  / 更多精彩内容 /

  - The End -

  北京荣宝网拍小程序现已开通

  敬请收藏,期待您的参拍!

  北京荣宝网拍小程序,长按前往关注!
  北京荣宝拍卖有限公司/琉璃厂西街36号

  咨询电话:010-83159597

  官网:www.rb139.com

  扫下方二维码加关注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