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许江毕业 高世名任中国美术学院院长

时间:2020-8-4 11:04:10  来源:雅昌专稿

  2020年7月29日上午,中国美术学院召开学校教师干部大会,宣布浙江省委关于校领导班子调整的决定,金一斌任党委书记、高世名任党委副书记、院长。钱晓芳不再担任中国美术学院党委书记,另有任用。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油画学会主席、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许江不再担任中国美术学院院长。 



  文本原创 写稿不易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其实,许江已于7月8日晚首度公开透露即将卸任中国美术学院院长的消息。

  知息虽久,但仍唏嘘。



  7月8日晚,许江在2020年毕业典礼上首度公开透露即将卸任中国美术学院院长的消息

  当被问起是否有不舍,许江沉默尚许后说“没有”,但提起那些“不曾说过话却只知往办公室送绿植的工人们”时突如孩子般哽咽,只能抬手拭泪。

  赤子之心犹在。

  许院,有聚就有散,人生终道别。

  然怀同心愿者,无别离,定相聚!

  时代选择的“许江”

  1955年出生的许江努力与新中国一路前行。

  13岁时,中学美术老师塞给他一捆铅笔:“我看你有美术基础,将来也可能要学画,很好。这是门手艺,学会后就不会饿死了吧。”之后,这杆画笔陪着他出黑板报、当代课老师、刷标语,不仅慰藉生活,更助其从工厂进入美术公司,由工人变成文化工作者。

  那年许江21岁。

  两年后,迎来1978年全国高考的历史大浪,许江接住命运大礼:考上大学,来到杭州,正式踏入中国美术学院(当时还叫浙江美术学院)。这所蔡元培创办的国立艺术院是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源头,时代将许江置于此,此亦成就了许江。



  虽毕业后曾短暂回乡工作,但许江已下定决心以艺为生,每月把工作浓缩在一个星期里做完,剩下三个星期用来画画。不久,时代再次垂青于他。许江得到一个前往德国留学的机会,迎来又一次重要人生转折。“我在那里两年,重新认识了自己。”只有回望,才能明白自我,这场生活和精神的远游给了他远望家园的刻骨铭心。在跨文化远游和“中西之辩”的苦索中,许江持续寻找时代根源性,以重构中国文化的重要主体意识。至此,完成向外革新、向内自省的重要蜕变。

  回国后,他稳步前行:1992年起任中国美院油画系副主任,4年后任院长助理和油画系主任,一年后升任副院长,三年后出任院长,至今已20年。



  中国美术学院南山校区

  “这个学院很好地培养了我,一步步走来,小步快走,每个‘坑‘都没有拉下。”2020年,许江65周岁,德满退休。

  离别之前,20名不同年龄段的美院人精选最珍之物赠予他,许江分外感动:“我太幸福了!”20人,20物,串联的是一段20年不凡印记。

  院长之行,自是个人抉择,但时代的洪流,远比想象的猛烈。

  “院长许江”,是机缘,是抉择,也是必然。

  许江锻造的“时代”

  潮水前涌时波涛翻滚,潮水退却后,唯个别可留下,并为后来者创造再次吐纳的优良土壤。

  许江在2001年正式就任中国美术学院第十二任院长。

  这一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扬帆入海,在国际大海的“呛水”中学会游泳和搏击。进入21世纪,开启全面对外开放新格局征程的中国始以开放的主动赢得国际竞争的主动。院长许江敏锐地感知到时代格局,以领航之态和超前魄力大力“开放”,这一姿态重塑了学院面貌,让其真正成为“世界的”中国美术学院。

  二十年来成就太多,已不可尽数:建成当下中国最美校园之一的象山校区;开创哲匠奖,将“匠”与“哲”并置;举行中国设计智造大奖;民艺博物馆和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横空出世;入选浙江省首批重点建设高校、跻身国家“双一流”建设高校行列;创造性提出“视觉艺术东方学”体系建设;创建良渚校区;举办“众志赞歌——致敬抗疫英雄暨中国美术学院线上教学展”,谱写中华民族众志成城的生命赞歌…



  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



  中国美术学院良渚校区

  邱志杰还曾在《作为画家的许江和作为思想者的许江》一文中大力称赞许江设立跨媒体艺术学院对当代艺术教育发展的推动:“许江从2000年前后开始积极地网罗当代艺术人才加入中国美院。在2003年创办新媒体系与综合艺术系,一批活跃的当代艺术家因为他的感召而投身教育,初步构建起一套当代中国艺术的教育体系,引领国内各大美术学院的风气。对中国当代艺术教育来说,可以说许江是殚精竭力的设计者和雷厉风行的领导者”。



  林风眠书 为艺术战

  50后的这代人能量独特。他们被命运抛到最底层,又在改革开放四十年的翻天覆地中造就反复生长的韧性基因。既有对当代世界迅疾变迁的深度洞察,亦饱含具有担当意识的人文思想者所深深牵挂着的忧患。尤近二十年,数字化、虚拟化、技术化高速发展,各种困境侵扰今日生活。疫情肆虐,人人恐慌。如何逃避被支配的命运?这样的情形下,艺术能否重塑人性的感受力、重建人的自主发展?

  二十年来,许江的前瞻领导力与个人魅力毋庸置疑,他的努力亦有目共睹。

  今日创艺,正需有放浪形骸的感受力,敢援衣而上江山,敢登舟放乎中流。



  不要忘记“葵园”

  吴冠中87岁时曾说:“美的传统在许江的作品中还在发挥,杭州的精神还没死亡。”他所说的“杭州精神”,指的便是自蔡元培、林风眠等传承下来的自我革新之艺术精神。

  “院长许江”,更是一位“格葵”十余年的艺术家。

  他把全部身心凝聚于“葵”,锲而不舍,全心全意。一方面以我格物,一方面以物格我,磨砺不得已,格物致感知。因为许江,“葵”在中国具备不一样的艺术基因,也因为“葵”,许江得以找到真正的自己,不负此生。



  “许江”与“葵”,早已合体。但他们的彼此粘连指向的国人精神,不是精英,而是普罗大众。从“远望”的眺远中观照内心的辽远,至“东方葵”的破蛹蝶变,再到“葵颂”阶段悠长回味的庙堂之气,许江把一辈人的整体生命与历史经验凝聚成一种形式语言,成为一代人的精神夙愿。许江笔下的“葵”与新中国共生,是人民意象,是群众意象。人民性与中国性恰恰都体现在“葵颂”之中,其非个人的抒情,而是大时代下中国人集体的精神写照,也是这种大命运中个人独有的大抒情。

  故高世名言:“这完全是命运般的巧合。”



  许江 葵园肖像 纸面水彩 64cm×53cm×100 2018



  许江 陌行 布面油画 60cm×300cm 2019



  许江 风岚 布面油画 60cm×300cm 2019

  当下,整体世界文明处在强大危机中,许江用“艺术”来表达危机中有待重建的文化根本。“通常大家都没有办法在艺术形式中获得问题的答案,但是假如我们民族有了新的精神曙光,使我们觉得可以持续下去的话,我想许先生会以艺术家的敏感性了解到这一点,能够做到这一点,在未来的艺术生涯里,他的贡献将是无可限量的。”思想史家林毓生说。

  此类个体化集体精神的探索,全新塑造了一种新时代的人民精神,也因此重新点燃了当代艺术场域中某类早已消失的东西:诗言志。艺术领域里,诗言情多见,言志却很难。故英国艺术史家爱德华·露西-史密斯(Edward LucieSmith)言“他不仅仅为当代油画的存在与发展扩大了可能性,也同时给我们带来了某些变化的前景。”

  向艺术战,中国美术学院永远在最前线。

  “院长许江”更在后观念时代重建了造型艺术的勃勃生机。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