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中国木制品 横行世界的艺术品

时间:2020-7-8 16:17:09  来源:曙光admin

  明朝官方负责编过一本木工经典——《工师雕琢正式鲁班木经匠家镜》,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鲁班经》。这本书依托春秋时代的木工鼻祖鲁班之名,总结了自春秋以来,经战同、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及宋元,千年来历代工匠的智慧结晶,也包括了文人的设计和实践。

  古代工匠很多方面的创意,时至如今仍然属于“高科技”的行列。  我们如今说到中国古代的木工,多集中于古建筑和明清家具上。从整体的榫卯到细节的雕花,都是国人们津津乐道的“古代智慧”。然而,纵观中国的历史,我们发现古人的智慧不仅仅在建筑和家具上,古代工匠很多方面的创意,时至如今仍然属于“高科技”的行列。  征战专用的三大“黑科技”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是中国古代朝代更迭的主旋律。从三皇五帝到春秋三国,无不展示着战争对于科技的促进作用。你看,不论是指南车、云梯、还是木牛流马,都出现在战伐频出的年代。  “指南车”无疑是古代的一大“黑科技”,“车虽回运而手常指南”。《古今注》载:“黄帝与尤战于涿鹿之野,尤作大雾,军士皆迷,故作指南车以示四方”;刘仙洲在所著《中国机械工程发明史(第一编)》中说指南车的发明应以古籍《西京杂记》记载为据,定为西汉;王振铎在所著《科技考古论坛》中引《魏略》所记证明“创造指南车者,当以三国时马钧为可信”……  

  春秋时代,公输般为楚王制造的一种攻城的工具——“云梯”。云梯下带有轮子,可以推动行驶,故也被称为“云梯车”。后来随着兵器的进步,云梯的造型也在不断的改良,时至如今,我们看到很多消防和抢险等工作中仍然有用到改良后的云梯。  

  战争中除了攻城,粮草也是重中之重。古人对于运粮器物的发明更是层出不穷。譬如,最有名的就是三国时期诸葛亮所制的“木牛流马”,能够在崎岖的栈道上运送军粮;南齐的祖沖之别出心裁制造了一个器具,不用风力、水力,只要启动机器就能自行运货,不必劳动人力;又造了千里船,在新亭江试行下水,而能日行百里。

  享乐专用的三大“粉科技”  如果说战争是“黑科技”的土壤,那么享乐主义就是古代“粉科技”的动力。从功能上来说,古代浪漫的科技分为三大类:乐器类、梳妆类以及计时类。这三类科技无一不是王公贵族、富贵之家的专属科技产物。  在古代,乐不仅仅是君子六艺,更是礼仪祭祀中的必备品。而为了奏乐,古人发明了各种乐器。古代乐器主要有埙、缶、筑、排箫、箜篌、筝、古琴、瑟等。汉唐以后,源于外国的乐器如笛子、筚篥、琵琶、胡琴等大量为中国音乐采纳,并被中国人改良发展,逐渐替代了中国原来的本土乐器。  

  梳妆打扮是上至太后妃嫔,下至小家碧玉都喜爱的一种本能。而作为皇室,太后、妃嫔们所用的器物又更高端的多。北齐的胡太后,让沙门灵昭,制造了七宝镜台,三十六个门户各有一妇人,手中各自拿着锁匙,只要轻碰其中一个门户,这三十六户一时全都自行关闭;若抽出其中一关的锁匙,那么其余诸门,尽皆开启,妇人都出现户前站立。唐朝的马登封也曾为皇后制妆台,进退、开合全自动,都不须人力,巾栉(梳篦的总称)、香粉,依次递送、循序进献。看见的人,都认为是鬼斧神工。  

  计时的科技不得不提到“鲁班皇帝”元顺帝,他曾自行制造宫漏,藏漏壶于斗柜之中,可自行运水上上下下。柜上设有三圣殿,细腰的玉女站立两旁,按时捧上数字型筹码。二个金甲神,按时击鼓撞钟,分毫不差。钟鼓鸣响报时的时刻,狮、凤各在一侧,同时随着钟鼓鸣响的节奏,飞翔、舞动的应和着。柜两旁有日月宫,以金乌(日)、玉兔(月)型的贵重珠宝加以装饰。日月宫前立着飞仙六人,夜半凌晨子午交叠之际,飞仙会自动捧着莲藕,度过桥进献于三圣殿,完毕之后再退回原位,侍立如常。  

  建筑发源的三大“高科技”  倘若说起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建筑构造彼此勾心斗角相互呼应,“藻井”周遭一气呵成考虑严密,那么中国自古以来良工巧匠的建筑技艺,实在是令人咂舌。清末民初况周颐撰《眉庐丛话》第九卷中就记载了一系列建筑行业的“高科技”:  浙江人项升为隋炀帝起造迷楼,使用劳役、夫卒有数万人,经过一年完成。楼阁巍峨高下,轩窗相互掩映。幽静的房屋、曲折的宫室,玉雕栏杆、朱红砌墙,互相连绵共属;迴廊环绕四合,曲屋各自通达;千门万牖齐开,上下金碧一色。这间穷工极致的迷楼迥异于古往今来其它建筑。  

  宋朝时,真定一地的木浮图(塔)有十三层,气势尤其孤绝。后来中间的大樑柱朽坏,很多工匠都不知道怎么办,这个时候有个叫怀丙的僧人独自一人,携带木楔(尖的木片叫“楔”)百余片,入塔工作并紧闭门户,不超过月余时日,这塔扶正了,一如当初原始之状。找来木匠,入塔寻觅那僧人修补破绽的痕迹,可怎么找也找不着。  

  明代大司空徐杲,以木匠起家。曾为内殿更易一栋老旧建筑,他对着这老屋审视良久,然后在另外一处令人照样造一栋。到了完工当日,拆断旧屋更易新房,全部吻合分毫不差,根本听不到斧凿、铁鎚敲打之声。  

  文人专著的三本“木工圣经”  宋代木工喻皓以工技灵巧喧腾一时,任职都料匠,著有《木经》三卷。《木经》对建筑物各个部分的规格和各构件之间的比例作了详细具体的规定,一直为后人广泛应用。宋欧阳修《归田录》曾称赞他为"国朝以来木工一人而已"。  

  北宋绍圣四年,李诫重新编修《元祐法式》。李诫以他个人10余年来修建工程之丰富经验为基础,参阅大量文献和旧有的规章制度,收集工匠讲述的各工种操作规程、技术要领及各种建筑物构件的形制、加工方法,终于编成流传至今的这本《营造法式》,于崇宁二年刊行全国。  

  明朝官方负责编过一本木工经典——《工师雕琢正式鲁班木经匠家镜》,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鲁班经》。这本书依托春秋时代的木工鼻祖鲁班之名,总结了自春秋以来,经战同、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及宋元,千年来历代工匠的智慧结晶,也包括了文人的设计和实践。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