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云端对话 | Nicolas Gallay:走出危机,谁更具市场竞争力?

时间:2020-7-6 18:46:51  来源:雅昌发布

  疫情之下,各行各业都在忙着生存或是组织突围战,艺术行业亦不外乎与此。

  从艺术机构申请减免房租、裁员轮休等控制成本,到借助互联网或是新科技等方式开源,短短六个月,古老的艺术行业被迫或直面疫情下的挑战,焕发生机。

  纽约苏富比网络拍卖犹如置身电影之中

  正因为此,我们看到了巴塞尔线上艺博会第二次技术升级带来数字媒体的兴起和销售渐强,毕竟几个月前艺术行业依然还是在使用邮件和PDF文件来销售作品;苏富比拍卖更是史无前例的完成网络直播竞拍,重新定义了何谓“可能”,这场疫情之后的首场指标性大拍更是释放出了积极信号。

  但同时,另外一种声音也在不断传出,中小画廊不得不关闭空间应对生存压力、拍卖行和艺博会宣布取消年度计划,甚至有观点认为艺术市场将会迎来一段较长时间的动荡等等。

  新竞合:艺术市场全球化的新局势

  点击图片观看【直播回放】

  在嘉德艺术中心和中央美术学院艺术金融研究中心联合发起的“新竞合:艺术市场全球化的新局势”线上论坛中,本篇将直面国际学者、苏黎世大学艺术市场研究中心主任Nicolas Gallay教授。

  Nicolas Gallay教授

  站在全球视野来看,走出危机之后,谁将更具市场竞争力?疫情之中,藏家最需要的艺术市场信心如何?更重要的是,亚洲艺术市场是否会迎来再次崛起?

  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张正霖教授

  「Nicolas Gallay X 张正霖」

  鼓吹艺术市场回归本土化不切实际

  张正霖:目前大家都在思考这次新冠疫情对艺术市场的影响时间和规模,您认为持续影响的时间会到什么时候?规模如何?

  Nicolas Gallay:目前看起来仍然很难评估新冠疫情给艺术市场带来危机的持续影响时间和规模,但就我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众多专业人士讨论的结果,他们中许多人都不计划在年底之前进行任何的旅行,这也是促使巴塞尔艺术展推迟到9月中旬之后又决定取消的原因之一。另外,因为全球并未完全通航,使得空中飞行和运输极其麻烦。在正常情况下,艺术品空运的开销就十分昂贵,加上新冠疫情的影响,导致把艺术品从亚洲或者美国运输到欧洲或者巴塞尔变得更加困难。

  2020年巴塞尔艺术展取消

  除此之外,美国目前也是面临着一些政治问题,整体局势比较不稳定,这也导致旅行变得更加困难。所以大部分画商近期并不计划把昂贵的艺术品运输到欧洲和瑞士。

  尽管很多防疫专家认为新冠疫情不太可能有第二波的大爆发,但我们仍需要保持耐心,因为我们无法确定疫情什么时候能够真的结束,我想一切在2020年底之前不会开始恢复正常的运转。

  张正霖:目前有一种说法表示,似乎在疫情的新形势下,全球化将大幅度的退却,您是否认同这个观点?

  Nicolas Gallay:针对艺术市场全球化的问题,我们已经听到过许多反对声音。艺术市场的确是一个全球参与度非常高的市场,但它同时也是一个具有区域性的市场。比如说相较于其他国家的藏家,中国藏家肯定更加倾向于购买中国艺术品,美国藏家也是这样的心态。

  但尽管如此,作为一个国际交易的市场,艺术市场每天都有大量的国际交易发生,那么本来就反对艺术市场全球化,甚至是反对经济全球化的人,趁着这次新冠疫情的爆发,再次开始鼓吹艺术市场本土化的观点,但艺术市场回归本土化的观点是不切实际的。

  《最佳出价》电影海报

  早在几十年前,全球化的经济和商业体系已经确定了,现在这个体系相对成熟。虽然全球化的经济体系导致了一些问题,但我并不认为任何国家会完全关闭边境并停止所有的国际贸易。人们总是有沟通和交往的需求,居住在欧洲的人们会想要了解亚洲和美洲正在发生什么,这种交流也正是当代全球化艺术品市场基因的一部分,所以我认为艺术市场不会回归本土化。

  大部分艺术交易仍需买卖双方现场接洽,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环,这个方面目前可能会受到限制,因为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国际贸易和出行可能依然非常困难,但是一旦国际运输恢复正常,人们的国际出行和全球的艺术品运送和买卖也会再次开始。

  往日热闹的艺博会现场

  当然,目前状况下也导致了国际艺博会和艺术交易受到了限制。艺术专业人士无法像从前一样,每两个月就乘飞机从苏黎世飞去纽约、北京或者香港,现状只能让大家寻求其他途径,他们非常希望尽快能够恢复国际出行。所以我认为艺术市场的变化并不会太大,只要情况允许,国际全球化交易将会很快恢复。

  艺术行业正在重启对于高科技的尝试

  张正霖:您认为艺术交易比如说拍卖行在目前疫情的情况下,最应该看重的是什么?

  Nicolas Gallay:大型拍卖行是可以从当前的疫情危机中受益的,事实上很多拍卖行已经积极开始线上拍卖了,我认为线上拍卖在下个月或者之后会有进一步的发展。实际上在疫情开始之前,在实体拍卖中已经有一定数量的拍品是通过电话或是线上竞标完成销售的,拍卖行的客户也已经熟悉这种流程,甚至不再需要到现场去参加拍卖了。

  佳士得拍卖开发的虚拟预展

  随着疫情的常态化,机构必须要持续开放和迭代用户的虚拟拍卖体验,因为尽管拍卖行客户已经熟悉了线上拍卖,但大部分客户仍然不愿意购买自己或是顾问没有见过实物的作品,所以我认为艺术作品的数字呈现必须看重。

  张正霖:作为一位国际学者,您如何看待新技术在艺术市场中的优缺点?比如说在线交易和展示的成长,它的主要的效益会发生在什么地方?

  Nicolas Gallay:艺术市场常常在评估什么样科技手段可以纳入其新销售策略,以及如何具体实施上反应非常迟缓,我认为艺术行业已经晚了约10年。

  早在2011年1月份的时候,纽约交易商詹姆斯·科恩(James Cohen)夫妇联合另外一对互联网创业者乔纳斯·阿姆格伦(Jonas Almgren)夫妇,发起了网上艺术博览会,名字是VEIWING IN PRIVATE,或是VIP艺博会,当时高古轩画廊和白立方画廊等世界顶级机构都参与了。随后在2012年再次举办,但因为经济效益不够理想,这个网上艺博会就被放弃了,这让很多人感到失望。

  AR技术也运用在拍卖线上预展中

  所以说,现在其实正在重启以往对于科技的尝试,我们需要评估所有能够真正提升观者和藏家虚拟观展体验的工具,也就是今天所说的预览室。

  但我们现在主要面临的问题是对于青年艺术家的推广,一些中小型画廊没有足够的预算来投资新技术,而一些大型机构和画廊也没有兴趣切实支持艺术市场的新科技研发。过去十多年,那些在一级二级艺术市场里活跃的大型艺术机构和画商的确赚了不少钱,在艺术市场环境好的时候,他们曾经非常的成功,所以有资金去投资新技术、支付员工工资以及培养一些青年艺术家。所以我认为当走出这场危机时,大型机构和画商会更具市场竞争力。

  卓纳画廊巴塞尔线上展厅:15个房间

  此外,我在线上预览室中注意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一些画廊选择不公开作品的价格,当用户进入到了一个线上艺博会或是预览室时,他需要通过发送信息或打电话的形式去联系画廊,这样才能获得作品价格以及更多信息,我个人认为这是错误的。在实地艺术展览现场这种方法可能会奏效,因为如果有潜在客户和藏家出现时,画廊的工作人员会主动接近那些正在观赏作品的人,并和看上去有兴趣的客户进行对话,面对面交流会更利于画廊运用销售技巧把作品卖出。但是线上预览是很难达到这一步,所以那些决定在预览室不公开作品价格的画廊,实际上很难获得成功。

  从3月份巴塞尔线上艺博会中,这种预览室的体验就出现了,现在我们可以看到部分画廊主和画商正在不断的从自己所犯的错误中学习,并做出技术上的改善。

  危机之后,亚洲艺术市场会再次崛起

  张正霖:正如您所说,目前拍行和画廊已经在逐步做出技术改善,那么您认为后疫情时代全球艺术品市场将会有哪些改变?或者说您对未来艺术品市场的展望是什么?

  Nicolas Gallay:今天我们仍然要面对的一大问题是新冠疫情对艺术市场的影响将持续多久?是几个月还是几年?许多画廊、拍卖行、藏家在年底或至少11月之前都没有出行计划。

  疫情期间出行变得极其困难

  正像我之前所说的一样,国际出行变得极其困难。我们必须用一些新的艺术品国际交易方式来进行,比如藏家在欧洲可以不用坐飞机去北京或是香港进行交易,但更大的问题在于没有人确定新冠疫情什么时候会彻底结束。如果第一波疫情可以在一个两个月内结束,并且不会出现第二波的话,2020年底人们可能才会出行。在疫情过去之前,大部分的艺术专业人士,包括藏家和画商是不会轻易选择出行的,新冠疫情对艺术市场里的不同领域所造成的影响程度是不一样的。

  疫情前的拍卖现场

  对于艺术市场来说,我们目前还没有看到抛售的情况发生,多数人仍在持有他们的藏品,但是对于拍卖行或者画商等机构来说,保持活跃的交易是非常重要的,他们希望人们进行买卖,而不是长期持有艺术品,并且期望艺术品的价值能够上升或者保持稳定。可是现在疫情原因导致作品运输困难,人们正在等待空运恢复,我也很确定艺术品市场也会较快的恢复。

  在过去我们能观察到艺术市场和金融市场存在着某种关联,但艺术市场的复苏通常会比金融市场缓慢许多,要多花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才能恢复市场崩盘前的水平。

  29.57亿元的达·芬奇《救世主》

  拍卖史最贵作品

  比如说2007年到2009年环球金融危机中,从最直观的艺术品销售价格的变化,就可以看出艺术品市场要恢复的确需要一些时间。艺术市场和股票市场不同,他们无法像金融产品一样通过电脑的操作点击就可以全部完成整单的交易,完整的艺术品交易需要更多的时间。所以金融危机对艺术市场的影响通常会滞后几个月,恢复也需要更多的时间。

  另外随着财富的积累,有钱的人往往会越来越有钱,这对于能够作为战利品一样的艺术市场来说影响会很大。对于毕加索等艺术家的顶级拍品来说,价格一定会越来越高,即使现在无法组织任何实体拍卖会的情况下,顶级拍品一般也不会被抛售,所以我不认为顶级收藏家会受到疫情多大影响。重新发起实体拍卖会和大型线下预展,还需要等待一些时间,到时候人们便能四处旅行并恢复购买作品。

  毕加索 《阿尔及尔的女人》(O版)

  1.79亿美元于佳士得成交 2015年

  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将会是中产阶级的藏家们,10年前金融危机导致的艺术市场崩盘中,这些人就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中产阶级的藏家们一般可能需要现金存储,用积蓄来购买一些艺术品。在整体经济状况不好的时候,他们或许更愿意选择保留他们的积蓄。即使这次的疫情危机影响没有那么大,但对于以投资为目的的中产阶级藏家来说,现在的市场情况可能是非常不安全的。如果不是出于纯粹投资目的或者专业原因而购买艺术品的话,现在藏家往往会倾向于等几个月再出手恢复购买。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到终端艺术品市场可能存在一些长期问题。

  我非常确信在疫情危机之后,亚洲艺术市场会再次崛起。因为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并没有很好的及时应对好这次疫情,我们仍需要持续观察这些国家的后续发展,美国的经济似乎正在恢复,我们可以有所期待。亚洲是最早遭受新冠疫情的影响,所以亚洲也会是最早摆脱危机的,我认为中国的艺术机构和拍卖行很快就会活跃起来,并采用特别的手段来应对这一危机,并设法转危为机,最快做出正确反应的机构,将会是最快恢复盈利的机构。

  但总体来说,我认为艺术市场在2020年之前是无法恢复的。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