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佳士得南宋龙泉花插:首次释出,花落谁家?

时间:2020-7-4 14:37:27  来源:雅昌专稿 作者陈小利

新安号沉船

  公元1323年,一艘满载中国瓷器、香料、紫檀的商船自宁波出发,本该驶向日本的博多港,却不幸沉没在韩国新安海域。

  650年后的夏天,一韩国渔民崔享根在新安海域打渔时,意外地捞出六件完整的青瓷。渔民将瓷器带回家中,家人欣喜不已,却搞不懂这些瓷器背后的秘密。1976年元旦,崔的弟弟是一位教师,他回家探亲,发现了这件青瓷。这位教师认为,既是从海底打捞出来的,便是一件古物,值得向文化与情报部文物管理局报告,后来才知道它们竟然是中国元代龙泉窑青瓷,崔氏兄弟因此收到100万元奖金。

  新安号沉船里的瓷器

  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引起不法分子注意。有人跃跃欲试,开始打听瓷器的出土地点。同年9月1日,六名渔业潜水员成功地找到了发现遗物的确切地点,他们打捞了123件青瓷,把它卖给了木浦城的一个古董商。后来,他们因非法出卖文物而被逮捕,但鉴于他们发现了沉船的确切地点,于国家有利,所以宣判无罪。

  新安号沉船里的瓷器

  1976年10月27日,为防止这批宝藏流失,韩国文化财管理局决定立即打捞,这是韩国首次“水下考古”。此后九年间,前后进行了11次发掘工作,发现和打捞出水20000多件陶瓷器、28吨铜钱、1000余根紫檀木,另外还有金属器、漆木器、香章料、药材等。打捞出水的中国陶瓷共达17324件,其中龙泉青瓷超过一半,共计9842件。当中大部分瓷器是日常生活用的商品,但是也有一部分是作为古董瓷器被买来的。从铭刻着“东福寺公用”、“东福寺公物”的木简(货签)来看,这艘船可能是日本京都东福寺为获得营造经费而造的贸易船。

  元代龙泉窑飞青瓷褐斑玉壶春瓶

  日本国宝

  显而易见的是,龙泉青瓷深受当时日本社会的喜爱,直到今天亦如此,现今被指定为日本“国宝”的8件中国陶瓷中,就有3件为龙泉窑青瓷,且都是花瓶,分别是脸上长了“小雀斑”的元代龙泉窑飞青瓷褐斑玉壶春瓶、南宋龙泉“万声”凤耳瓶和宋代龙泉窑青釉直颈瓶(青磁下芜花生)。

  那么,为何日本社会对龙泉青瓷情有独钟呢?

  南宋龙泉“万声”凤耳瓶

  日本国宝

  相比于唐朝,北宋时期,中日的交往比唐朝时期更加频繁和密切,史料上有记录的往来于中日两国的商船有70多次,到了南宋初期,日本开始了积极的对外政策,大力鼓励对外贸易。而南宋政府,为了增加财政收入,也不断强调和日本的外贸关系,并且对日本来宋商船施行了许多优惠政策,降低税务,发放扶贫金等。

  《宋会要辑稿》绍兴年载:"市舶之利最厚,若措置合宜,所得动百万,岂不取之于民"。

  "念倭人之流离于海上者多阻饥",明州市舶务又每天提供给日商钱一贯五百文,米二升,直到他们回日本。

  宋朝廷在与日本贸易过程中,对日本船纲首,杂事采取“十九分抽一分,余船客十五分抽一分”的抽分标准,远远低于与南海船舶贸易。于是,在两国诸多优惠政策之下,出现了"倭人冒録波之险,細妒相衔,其物来售"的繁荣景象。

  宋代龙泉窑青釉直颈瓶(青磁下芜花生)

  日本国宝

  南宋时期禅宗日趋成熟,那些巡礼求法的禅僧也趁此机会往来于中日之间,同时宋代先进的茶文化因此在日本生根发芽。而龙泉青瓷的“青”美,色泽柔和、明澈透亮,给人以宁静、恬淡、安逸舒适的心理感受,恰恰与禅家“空灵”、“虚静”的境界相吻合,正是禅宗所提倡和追求的心境,这或许是龙泉青瓷成为日本僧侣回国必带的礼物,随后风靡全日本的原因吧。

  来自宋朝的风雅茶事,到日本后不久变味了,在僧侣到贵族、武士阶层兴起了“斗茶”之风,实质是炫富大会。比如室町幕府第三代足利义满(《聪明的一休》里面的将军)尤其喜欢举办茶会,一开始单纯的煮茶、饮茶很快无法满足他的需求,发源于中国唐朝盛于宋朝的“斗茶”活动进入他的视野。足利义满对斗茶进行了“改革”,他拿出珍贵的“唐物”作为奖品,猜对了茶的品种的来宾就有可能赢得将军独有的“唐物”中的佼佼者。这一奖励措施极大地刺激了来宾的热情,一时之间,人们都热衷于饮茶品茶评茶,自上而下地推动了斗茶活动的流行。由此可见,从中国输入的陶瓷茶器既是茶席上斗茶的利器,也是斗茶的奖品。

  而一场茶会的规格高与低,茶道具是指标之一,所以日本茶道界对龙泉窑尤为重视,将龙泉窑出产的青瓷分为三大类。其分类以生产时代作为标准划分原则:

  砧青瓷——宋代龙泉青瓷,以粉青为重。

  天龙寺青瓷——明初龙泉青瓷,以釉呈绿色为重。

  七官寺青瓷——明中至清初龙泉青瓷。

  南宋龙泉窑筒式花插 高度:17.8cm

  估价待询

  即将于7月9日上拍佳士得“中国瓷器及艺术品专场”的龙泉窑筒式花插将以咨询价形式上拍,本花插所施的龙泉青釉温莹如玉,断代南宋,是日本“砧青磁”中的佳妙之作,也是龙泉窑巅峰时期的出品。

  底部

  此类筒式花插备受推崇,常用作日式茶道的陈设花器。日本茶道具,大致可以根据其所使用功能和场合分为:(一)等候室用道具;(二)茶室用道具;(三)添炭用道具;(四)点茶用道具;(五)怀石料理用道具;(六)院内用道具。古代龙泉青瓷作为日本茶道中的珍品,主要出现在等候室用道具、茶室用道具和点茶用道具之中。

  日本茶室

  日本茶道等候室用道具,主要包括茶室壁龛悬挂的轴字、轴画、画瓶、烟具、茶碗。在茶室中,作为点睛之笔精心布置的壁龛上,与挂轴一样不可缺少的是作为供奉鲜花用的花瓶。插花起源于佛前供花。日本茶道源于中国大陆的茶文化与佛教禅宗,故插花成为茶室装饰的一项重要的内容。茶道用花瓶,即“花入”又分为摆置花瓶、挂花瓶、吊花瓶。前文提到的这3件日本及国宝文物就是日本茶道中的供奉鲜花的茶道具。

  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传苏汉臣《妆靓仕女图》

  从左往右:1.2南宋官窑花筒 台北故宫收藏

  3.龙泉花筒 日本根津美术馆收藏

  4.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传苏汉臣《妆靓仕女图》局部

  扬之水先生认为,类似于佳士得花插设计从竹筒取意。“截竹为筒,筒插鲜花,本来也是宋人花事中的雅趣之一。邓深《竹笛养梅置窗间》:“竹与梅为友,梅非竹不宜。截笛存老节,折树冻疏枝。静墉初安处,清泉满注时。暗香披拂外,细细觉春吹。竹筒制作的花瓶自难久存于世,因此不知它曾否流行,不过宋代瓷器中有一种筒形瓶,今人常称作“花插”,其设计或即从竹筒取意。……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两件南宋官窑器,日本根津美术馆藏一件属龙泉窑中,亦南宋物。筒形花瓶在绘画中,也有合式的对应。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传苏汉臣《妆靓仕女图》,图绘对镜理妆的女子,妆具之侧一个小木架,木架里面正好坐一具插着鲜花的花筒。而镜旁陈设花瓶,在宋代并非仅仅是女子的雅尚,士人也常把它视作逸趣且付诸吟咏。”

  龙泉窑筒式花插 高 16.8 公分

  三井记念美术馆藏品

  青釉筒式花插在日本地位显赫,日本境内有二例珍藏见于著录,两者均源远流长、记述甚详,且经手者赫赫有名。其中一例现为东京三井记念美术馆珍藏,早于日本战国时代(约公元1467至1615年),其主人是著名茶人武野绍鸥,茶道宗师千利休正是出于武野门下,山上宗二所著的茶道史《山上宗二记》对此亦有记载。其后,此瓶纳入丰臣秀吉(1536/7至1598年)珍藏,丰臣秀吉乃封建大名,官至太政大臣,十六世纪以军事力量一统江山。江户时代(1603至1868年),此瓶流入三井家族。

  龙泉窑筒式花插 高 18.3 公分

  铭 大内筒(重要文化财)|根津美术馆

  另一例已发表的日本花插来自根津美术馆藏,在上述展览中亦有亮相。此物又名“大内筒”,属于“重要文化财”,名列“东山御物”之一。所谓的“东山御物」,是指足利义政(公元1436至1490年)珍藏书画、茶器、花器、文房清玩等物之名册。足利义政贵为足利幕府第八代大将军,于室町时代1449至1473年间执政。其后,此瓶辗转流入日本著名商人、政治家、慈善家和藏家根津嘉一郎(1860至1940年)手中,而根津美术馆的核心馆藏便是来自其私人珍藏。

  野田ミサヨ女士,1930 年代左右拍摄

  此次佳士得品源自日本一所寺庙珍藏,直至明治维新时期(1860至1880年),由野田忠右卫门先生购藏。1868至1874年间,日本发生废佛毁释运动,不少佛寺和神道庙宇皆因政治暗涌而陷入困境,而野田忠右卫门先生为支持和接济该寺庙,从中购买此龙泉花插。花插后来传至名田先生之儿子野田好右卫门,并于1930年代将其赠予女儿野田ミサヨ作为嫁妆。如今,这件传家之宝终落入本藏家手中,亦即野田忠右卫门先生之玄孙。此物先由佛寺保存,再流入日本私人珍藏,故而此前未有发表,所以在同类型的珍罕龙泉青釉筒式花插之中,堪称为最新“被发掘”之作。

  佳士得、根津美术馆大小相当,根津美术馆的一件高18.3cm,佳士得的一件则高17.8cm,某种程度上来讲两者不相上下,8天后上拍,它将花落谁家呢?

  佳士得香港春拍|中国瓷器及艺术品

  预展日期:2020/7/4-8

  预展地点:香港中环康乐广场1号怡和大厦21楼

  拍卖日期:2020/7/9

  拍卖地点:佳士得艺廊

  拍卖地址:香港中环遮打道18号历山大厦22楼

  目前拍场上最贵宋瓷TOP10

  No.1

  北宋 汝窑天青釉洗

  成交价:HKD 294,287,500

  折合人民币约:250,674,092(当日汇率)

  香港蘇富比

  拍卖时间:2017年10月3日

  No.2

  北宋 汝窑天青釉葵花洗

  成交价:HKD 207,860,000

  折合人民币约:168,815,578(当日汇率)

  香港蘇富比

  拍卖时间:2012年4月4日

  No.3

  北宋 定窑划花八棱大碗

  成交价:HKD 146,840,000

  折合人民币约:133,876,454(当日汇率)

  香港蘇富比

  拍卖时间:2014年4月8日

  No.4

  南宋 官窑青釉八方弦纹盘口瓶

  成交价:HKD 113,880,000

  折合人民币约:91,901,160(当日汇率)

  香港蘇富比

  拍卖时间:2015年4月7日

  No.5

  南宋 官窑青釉葵瓣洗

  成交价:HKD81,351,000

  折合人民币约:70,938,072(当日汇率)

  香港蘇富比

  拍卖时间:2018年10月3日

  No.6

  南宋 建窑「油滴天目」茶盏

  成交价:USD 11,701,000

  折合人民币约:78,092,474 (当日汇率)

  佳士得纽约

  拍卖时间:2016年9月15日

  No.7

  南宋 官窑粉青釉纸槌瓶

  成交价:HKD 67,527,500

  折合人民币约:60,527,7504 (当日汇率)

  香港蘇富比

  拍卖时间:2008年4月11日

  No.8

  北宋 汝窑天青釉茶盏

  成交价:HKD 56,350,000

  佳士得

  折合人民币:49,982,540 (当日汇率)

  拍卖时间:2018年11月26日

  No.9

  南宋 龙泉粉青釉纸槌瓶

  成交价:HKD 42,850,000

  折合人民币:38,007,950 (当日汇率)

  佳士得

  拍卖时间:2018年11月26日

  No.10

  南宋至元 官窑海棠式花盆

  成交价:HKD 38,514,000

  折合人民币:32,929,470(当日汇率)

  香港蘇富比

  拍卖时间:2019年4月3日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