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疫情下的合纵连横,拍卖行为何突然玩起了“骚操作”?

时间:2020-6-1 18:53:01  来源:雅昌专稿 作者刘震风

  上半年的生意不好做。

  不仅限于2020年的特殊情况,在艺术市场的圈子里,几乎人人都知道下半年才是搏杀的关键时期。尤其拍卖行业,上半年的业绩就算表现惨淡,大家也不会慌,照样在办公室喝茶追剧。到了下半年,则一个个成了空中飞人,半年做出一年的工作量。

  今年因为疫情的关系,上半年的行业萧条胜过往年,但这也同时积压了大量的情绪。这里面除了藏家被压抑的购物情绪外,也有拍卖行对自身销售模式的反思情绪。

  在过去几十年里习惯了按部就班,到点上场的拍卖行们突然发现,原来真有这么一天,大家都不愿意去那个激情似火的小房间了。但交易的欲望还在,人类好胜的原始本能也没有变,怎样让艺术品和钱在足不出户的情况下更快运转起来,成了所有拍卖行面前的新赛道。

  除了第一时间被想到的网拍之外,近期各家拍卖行无不搜刮肚肠,“骚操作”频出,把以前有贼心没贼胆的点子都使了出来,希望在新赛道上跑在前头。这些花样各异的策略中,一部分只是解燃眉之急的急就章,但还有一些将永远地改变艺术市场的格局。

  蘇富比:绝密竞投

  香港蘇富比推出的“绝密竞投—巧夺天工”专场拍卖,13件拍品总估价超3.5亿港元,无疑是近日热度最高的一种新套路。

  这种介乎公开拍卖与私人洽购之间新玩法,从本质上实际是暗标的一种,常见于大型土地拍卖。不过常规的暗标多是各位买方一口价决胜负,价高者得。

  而蘇富比的“绝密拍卖”为了将拍卖的激情元素注入其中,则可以让收藏家最多出价两次。并加入了拍卖的竞价阶梯,更像是用书面竞投来决胜负。假设最高出价是1000万,由于每口叫价固定在10万,所以若第二高出价是500万,那胜出的竞投者只需付510万的得标竞投价,另外加上买家佣金。

  而如果只有一位竞投人士出价,那么得标竞投价即为底价,另外加上买家佣金无疑。这种方法比传统暗标更加合理,降低了藏家花冤枉钱的焦虑。

  张晓刚《血缘 — 大家庭:全家福2号》

  1993年作,油画画布,110 x 130 公分

  在这次新尝试中,苏富比投入了三张王牌拍品,首先是《血缘-大家庭:全家福2号》,是张晓刚“血缘系列-大家庭”系列的第二幅作品。接着是张大千的《灊霍瑞霭》,是他赠予挚友台静农之大作。最后是「清乾隆 粉青釉浅浮雕五龙图梅瓶」,是极为精彩清单色釉官窑。

  “绝密竞投”看似融合拍卖和私洽的优势,不过本质上,还是更偏向私洽性质。在5月底这个时间节点推出,既是春拍的预热,同时也有试探市场温度之意。此前业界各路大牛都多有预测,认为艺术品拍卖市场的价格或许会有20%-50%不等的跌幅,且精品与普品幅度不一。

  台静农「龙坡丈室」旧藏张大千精品

  张大千《灊霍瑞霭》

  1967年作,泼墨泼彩金笺,镜框,128.2 x 63.5 公分

  在无大量实时成交数字可参考的前提下,7月春拍的估价该如何定,确实令人伤脑筋。而“绝密竞投”作为香港苏富比的一个前哨,13件拍品几乎涵盖了所有主要类别,并且多是市场接受度较高的精品和普品,以此试验水温,可知市场真实情况,调整春拍重点拍品的定价,又不至于为7月春拍带来恶性竞争。

  佳士得:全球连线

  在处理高端艺术品的方法上,佳士得与蘇富比的打法完全不同。他们没有把估价数千万美元的拍品藏起来,或是私下交易,而是办了一场马拉松式环球拍卖:香港、巴黎、伦敦、纽约四大城市接力上阵,在两小时内通过网络直播的方式呈献最顶尖的现当代艺术杰作。

  佳士得给这场拍卖取名“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的意思很明确,他们希望将全球的藏家调动起来。因为疫情,当下正处在不可逆转的反“全球化”浪潮当中,但是作为众人拾柴火焰高的拍卖行,自然还是希望努力保住过往几十年“全球化”带来的成果,以及更多的买家和卖家。

  虽然这次拍卖称为“全球联合夜拍”,但由于时间上横跨亚洲、欧洲、美洲时区,而佳士得又决心于两小时内完成,所以实际上四大拍场不可能全部都在晚上举行。各自时间分别是:香港(晚上8点),巴黎(下午2点半,伦敦(下午2点)和纽约(上午9点半)。

  罗伊·李奇登斯坦《裸体与欢愉画》

  油彩 Magna 压克力树脂颜料 画布, 177.8 x 134.6 cm.,1994年作。

  估价范围:3000万美元区间

  将于“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纽约拍场呈献

  从市场地位而言,纽约是4个城市中分量最重的,但由于纽约防疫情况的不确定性,这场拍卖的首站被放在日程最为确定的香港。而且真正名副其实的夜拍也只有效果,其他3个城市则都是在日间拍卖。

  不过公平地说,这次盛大的环球夜拍最大的兴奋感与戏剧性应该在于形式本身。虽然现场拍卖大多数情况下也是电话表现,但网络拍卖长期存在的价格天花板,一直以来也是其发展的阻碍。

  赵无极《21.10.63》

  油彩 画布,200 x 180 cm ,1963年作

  估价:超过1000万美元

  将于“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香港拍场呈献

  佳士得想通过这场拍卖打破网拍只能拍底价拍品的固有印象,但如何将紧张刺激的竞争感带入网拍,才是这次拍卖要解决的。

  同时这种“全球联合夜拍”的着眼点也不完全在当下,而是考虑了未来疫情卷土重来的可能性。如果以后人与人的社交距离被迫拉大,现场拍卖变得麻烦重重时,我们可能会看到第二场,甚至是很多场“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

  上海:双“J”携手

  郭德纲的相声里说“同行才是赤裸裸的仇恨”,这句话放在同质化竞争激烈的拍卖界,更显贴切。不过在疫情肆虐的2020年,我们却看到了佳士得与中国嘉德破天荒的合作,两家拍行将以“2020+”为主题,携手于今年9月在上海举行拍卖、展览及一系列相关活动。

  此消息一出,业界即有传言嘉德要借此收购佳士得,进军海外市场。这一猜测有一定的合理性,毕竟此前泰康人寿曾收购蘇富比13.5%的股份,一度成为后者的最大股东。(虽然后来蘇富比私有化,泰康只是因此大赚一笔“而已”。)而且比起蘇富比,佳士得也应该是嘉德更合适的收购目标,毕竟两家公司在中文名上只差1个字……

  两家企业选择合作,自然是希望各展所长,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协同效应。

  从佳士得的角度来说,2013年抢滩上海以后,一直无法拿到拍卖书画、古董的资格。失去了这两块国内最大的市场,佳士得只能靠现当代艺术及酒类来维持。据说,佳士得进入上海后每年都在亏本运营,前几年市场不好,早有撤出上海的打算。但近两年佳士得在上海拍卖成绩趋好,所以继续维持,并寻找其他方法扩大市场。

  而作为国内前二的大拍卖行,嘉德虽然看中上海瞎眼可见的市场潜力,却不亲自下场也有其担忧。

  不像其他国内拍行那样喜欢在多个城市四处开花,嘉德迄今只有一个分公司“中国嘉德(香港)”,在内地始终固守北京堡垒。除了嘉德一贯以来的稳健作风,和十多年前在广州不愉快的经历之外,其他大拍卖的上海分支的不温不火,也是令其却步的关键。

  两家在上海合作,嘉德的资源网可补全佳士得空缺的书画、古董项目,佳士得在国际艺术品方面拍卖经验和资源,也是志在成为全球拍行的嘉德所希望得到的。

  不过也有意见指出, 嘉德总部是北京,佳士得亚洲总部是香港,双方分别把最精彩的拍品安排在此两地拍卖。与此同时,三地交通往来非常方便,上海收藏家亦很习惯到北京或香港参与拍卖,所以两行在上海的合作似乎难以带来太大利益。

  两家发布合作消息至今,都未曾接受任何采访谈论此事。据内部消息,此次两家合作主要由最高层促成。是会如泰康收购苏富比股票那样的财务合作,还是嘉德真有意收购佳士得,一切或许要待9月,或几年后才能见分晓。

  随着蘇富比退市,如今各家拍卖行都成了私有化经营,拍卖行业的壁垒变得比以往更加森严,但新冠疫情如黑天鹅出现,令全球拍卖业都进入了一个十分虚弱而迷茫的时期。

  而常常这种微妙的时刻,也是一个行业变革的时候。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