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老官山汉墓:来自两千年前的惊喜大礼包 | 一墓一往事

时间:2020-5-25 16:04:36  来源:传统服饰

  很多年前跟某圈的仙女仙男争吵,他们认为未被考古文物证实的东西不等于不存在,比如古装剧里的那些款式,只是可能没挖到呢?不可证伪即为真嘛!于是我写了一篇短文讽刺他们,说那可得是一个“从黄帝到明末的合葬大墓”,“有大量保存完整的服饰,并且涵盖了男女老少尊卑的服饰”才行。

  但真的是不是有那种一旦发掘,就令学界“茅塞顿开”,直接改写现有研究的墓呢?我立马就想到了成都老官山汉墓了……

  请查收!两千年前的惊喜大礼包

  在城市修建地铁的过程中,发现一些古墓,早就是一件事非常平常的事儿了。我们总是有不可调和的矛盾, 今人渴望有更便捷的生活,而早早占据地下空间的古人或许也渴望长久的安宁

  2012年夏天,成都地铁三号线的军区总医院站正在修建,在施工过程中发现了墓葬,立马上报了文物部门。这种情况下,文物部门会在施工范围内进行勘探作抢救性发掘,最终确认有4座汉代古墓,并用当地的俗称地名为其命名为“ 老官山汉墓”。

△ 老官山汉墓发掘现场

△ 老官山汉墓发掘现场

  这一片曾经发现过许多古墓,早古的有战国、秦汉时期,身份尊贵的也有后蜀国主、明代藩王,而每一个座都有多个盗洞的“老官山汉墓”似乎就只是地铁施工中的一个小插曲。并且这些 墓葬外层夯土层已经被破坏,墓葬内长期被水浸泡,即便有什么文物,保存状况也不会太乐观。而且泡水会造成墓内文物浮起流动,失去原本摆放的位置信息,加上盗洞和破坏会带入一些并非原墓葬的物品。

  此时的考古童鞋们还没意识到,看似“前途”一片黯淡的4座古墓将会是来自两千前的惊喜大礼包!这份惊喜 创下了多个考古界的“首次”,并且填补了很多空白

  4座汉墓被依次打开。

  1号墓就直接送上了墓主年代和身份信息。 出土的漆器上有“景氏”的字样,直指西汉时的名门望族。墓中发现了汉武帝时期的五铢钱,50多片四川地区极难保存的木牍上更是记载了 汉武帝时期的法律文书,还有一部分木牍记载的是 求子巫术

△ 老官山汉墓M1所出的漆案

△ 老官山汉墓M1所出的木牍

  然而惊喜远不止此……

  为“锦官城”正名!迷你的蜀锦工坊

  都知道成都有“锦官城”之美名,源于汉代时期就设立的蜀锦官办机构,但是谁能想到曾经的织造画面可以以“手办”的形式呈现到我们面前呢?

  与1号墓不同, 2号墓的底部有一个箱式“夹层”。所以即便墓主人尸体在下葬不久便因盗掘而被拖出棺材,这些陪葬物却幸免于难。

  考古童鞋在 2号墓的“夹层”里发现了4部蜀锦织机模型,以及15个彩绘木俑。织机上残存的丝线和染料,以及木俑身前的铭文,都在告诉我们墓主人带入他生后世界的是一个迷你却又真实的 蜀锦织造工坊

△ 老官山汉墓M2发掘照片

△ M2出土的人俑

  通过对墓主颅骨的鉴定,这是一位45-50岁的女性,所以推测陪葬织机是她生前擅长或管理的工作缘故。

  这4台织机模型,“ 是我国发现的唯一有出土单位、完整的西汉时期织机模型,填补了我国丝绸纺织技术的考古空白”。

  以往汉代纺织有一个问题,我们发现了织造十分精湛的织物,却始终无法找到与之水平相匹配的织机。虽然汉画像石(主要是东汉)和外国收藏者(没有出土单位)里有关于织机的图像资料或模型,但明显都不是可以织造出高水平汉锦的提花织机。

△ 画像石上的织机

  汉锦是一种用经线显花的平纹织物。简单说来就是经线有许多颜色,将花纹所需颜色的经线在经线提到表面,其余的压在背面。 (相关科普内容详见《 丝绸向西,纹样向东——从经锦到纬锦 | 读书笔记 》)

  每一梭决定花纹的纬线,都需要一个已经“编辑”好的综片来记录,一个经线方向循环的花纹就需要许多许多这样的综片。这种提花织机也就被称作“ 多综机”。

  但是该如何控制综片呢?一般思路就是用织机上的踏板,一个踏板控制一个综片,操作的时候按照顺序踩踏板就可以了。踏板被称作“蹑”,这种织机便叫做“ 多综多蹑机”。

△ 丁桥织机(多综多蹑机)上的综片和踏板

  但实际上看似短短一截的循环花纹,耗费的综片数十分惊人,踏板数也随之超出一般理解。作为“多综多蹑机”保存至今的典型案例“ 丁桥织机”,别看它个头不小,实际上它只是个做织带的。所以相关学者的思路很早就瞄准了“减蹑”,如何在保持综片或相似综片功能的情况下,减少踏板数量呢?

  所以当老官山汉墓里的织机模型出现的时候,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古人的解题思路是这样子的呀! (相关科普内容详见《 探寻汉锦织造之谜:一条曲折的学术弯路 》) 尽管学者们还有其他的推测,但有什么比得上古人“亲自”作答更能给人于信心的呢?

  神功重现?失传的扁鹊医书

  2号墓已经如此惊人了,3号墓里还能有更传奇的东西么?还真的有!

  小时候看武侠小说,每当剧情进行不下去的时候,主角摔个悬崖、进个山洞就能发现失传已久的神功秘笈,就会感叹作者也太瞎了吧,竟然靠这种不可能的事儿来推动故事。3号墓就是来告诉你这件事完全有可能发生。

  3号墓发现了近千支竹简,经过解读其中大部分为医书。考古童鞋将这些医简根据内容分作了好几本,其中一本疑似有名字《逆顺五色脉藏验精神》,其余初步定名为《敝昔医论(敝昔诊法)》、《脉死候(诊治论)》、《六十病方》、《病源论》、《诸病症候(诸病一、诸病二)》、《经脉书(十二脉、别脉)》、《归脉数(刺数)》 (括号中为《揭秘敝昔遗书与漆人 老官山汉墓医学文物文献初识》一书中的重定名)……内容涵盖诊断、病例、病症和经脉针灸等,可以说相当丰富了。除此以外, 还有一本兽医专著《医马书》,也属于首现

△ 老官山汉墓M3所出的竹简

  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其中最值得留意的就是《敝昔医论(敝昔诊法)》了,经考证 “敝昔”便是“扁鹊”。记载中扁鹊著有《扁鹊内经》、《扁鹊外经》,可惜都已经失传了。而从老官山汉墓仅存的医简中可以看出,扁鹊十分强调脉诊的重要性,这和记载中扁鹊开创中国传统医学中切脉诊断流派相符。

  万万没想到,“神功秘笈”原来不在悬崖下、也不在山洞里,而是在地铁站下。

  似乎是生怕后人无法理解先人的脉诊, 3号墓还自带实物道具——通体髹黑漆的经脉人俑

△ 老官山汉墓M3出土的经脉人俑

  经脉人俑虽然只有14厘米高,大约就是个12分BJD娃娃的个头,但保存完好。在这么小的人俑身上, 标记了22条红色和29条白色的经脉线,可辨认的腧穴100多个。除此之外,老官山汉墓所处的经脉人俑上 还标有“心”、“肺”之类的铭文。不说医学史上的价值,光这个做工就极为精妙了。

  虽然我们对于中国传统医学中的经脉腧穴很是熟悉了,但关于经脉的记载最早的是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经脉人俑也只有绵阳双包山汉墓。但与后世采用的基于《黄帝内经》的经脉系统理论存在着差异,并且双包山汉墓的人俑虽然个头更大,但保存不保证,并且经脉数明显要少得多且简单得多。

△ 绵阳双包山汉墓所出的经脉人俑

  又有医术又有经脉人俑,总感觉觉得3号墓是埋了带说明书的手办。请问这座墓是许愿池么?不过也由此推测,墓主人生前所从事的应该是医学相关的工作。

  神墓?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老官山汉墓的抢救性发掘从2012年7月至2013年8月,持续了大约1年多,最终获选2013年中国考古十大发现。

  尽管我们如今去评说它的时候,会提到很多“首次”以及填补空白之类的,也的的确确会转写许多相关领域的研究。 但若要说它的“成果”特别有颠覆性么?却也未必

  比如织机,学者们早就已经设想过汉代织机的“减蹑”可能性,只是方式方法有很多种,在没有考古证实之前都只能算作猜想, 从道路方向上来说是趋同的。就好比,这条道路的起始点和中转站已经确定下来了,具体线路的偏差无非就是车道的选择而已。

△ 老官山汉墓M2出土的织机模型

  其实诸多历史研究大抵如此。古人能给我们的只是一个个明暗不一的“点”,学者们在这些点之间做一些“连线”工作。有些“点”,就像老官山汉墓这样,又清晰又明确,但没有它之前原本的线也是可以画出来的,不过是有一些方案ABCD的选项。并且,这是一道多选题。

  至于完全颠覆性的发现,几乎是不存在的。可能我们会将那些意料之外的发现称作颠覆,实际上它们依然在本来研究的意料之中。所以, 等待一个薛定谔的墓葬发现来证明一个谬论,远不如洗洗早点睡来得靠谱
。毕竟,梦里啥都有!

※ 如无另外标注,文章为 春梅狐狸 原创,如有疏漏欢烦请指正,文章欢迎分享至朋友圈, 转载须经授权并支付稿费;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