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滚动新闻> 正文

保利十五周年:陈鸣远紫砂壶赏析

时间:2020-3-29 17:00:58  来源:雅昌艺术网

  在紫砂艺史上,陈鸣远被认为是技艺最为全面的大师,博古、壶杯、象生文玩等,无所不能,无所不精。他上承明代精萃,承继供春与时大彬的紫砂正统地位,下启清代新局,影响深远,其艺术成就实已超出壶艺的层次,而成为紫砂艺术的新典范,确立其在紫砂艺苑中不朽的地位。

  清初 陈鸣远制 素带壶高11cm;宽9.4cm;长14.3cm;重251g?

  成交价:RMB 31,625,000

  北京保利2015年春季拍品会LOT 6228

  冲淡自然——翦淞阁文房韻物志

  冲淡雅健古今绝伦惟

  陈生陈鸣远制素带壶

  此壶为宜兴陶艺巨匠陈鸣远(1622—1735)重要代表作品,流传有序,原为民初收藏巨擘庞元济(1864—1949)藏品,并收入在其知名的藏品目录——《虚斋名陶图录》当中。庞虚斋的宜兴陶壶部分收藏在抗日战乱中归于李氏家族,并辗转渡海来台,此壶即为其中之一,其收藏与流传史颇富大时代的传奇色彩,可称传世珍稀名品。

  紫砂壶,壶体近似球形,由上至下渐敛。壶身圆润饱满,线条流畅优美,包浆浑厚。圆盖,圆珠纽,短弯流,耳形柄,底部顺势塑成三瓣形足。沿壶身堆塑素带纹一圈,简洁雅致,有冲淡素朴之美。流下方壶腹位置有「陈鸣远」楷书款识并篆书印款。庞元济《虚斋名陶图录》收入此壶,并详述其形制由来:「鸣远喜仿古彝器作壶。此壶圆形短嘴长錾有三足,盖仿铜器中之尽也。尽,说文:调味器也。有流。其制颇似今之茗壶,此壶定仿其制。中腰有素带,制作古拙,崔邨制壶向以精能胜,此壶则用紫黑砂,全以雅淡见长。款陈鸣远三字下有陈鸣远朱文方印。」(注释1)《宜兴县志》载:「鸣远工制壶、盃、瓶、盒诸物,手法在徐士衡(友泉)、沉士良(君用)间,而款识书法独雅健,有晋唐风格。」证诸于鸣远此壶,冲淡雅健,气宇轩昂,确为出类拔萃之佼佼杰作。

  ?陈鸣远,本名远,字鸣远,号鹤邨,又号壶隐,亦号石霞山人,江苏宜兴人,清代康熙年间宜兴陶艺巨匠,为时大彬(活跃于明万历至清顺治年间)之后一代大师。陈鸣远为制壶名手蒋时英(活跃于万历年间)的外孙、陈子畦之子,出身紫砂世家,塑镂兼长,技艺精湛,构色脱俗,调色巧妙,更善于制作新样。鸣远工制壶、杯、瓶、盒,无所不巧,所制雅玩,无不精美。所镌款识,书法雅健,有晋唐风格。尤其善长将茗壶制成瓜果样式,世推为绝作,为文人学士、名公巨卿所竞相觅求,名孚中外,当时即有「海外竞求鸣远碟」之说。陈鸣远以其高超的制砂技艺,与当时江南许多知名文人相识交游,为其坐艺制壶。紫砂壶艺于是开始与风雅的文人翰墨相结合,在精湛的雕塑绝技外,又加入金石、书画、署款与钤印等形式,开启了文人紫砂之先河。清人吴骞(1733—1813)《阳羡名陶录》载:「鸣远一技之能,间世特出,自百余年来,诸家传器日少,故其名尤噪。足迹所至,文人学士争相延揽,常至海盐馆张之涉园,桐乡则汪柯庭家,海甯则陈氏、曹氏、马氏,多有其手作,而与杨中允(晚妍)交尤厚。予尝得鸣远天鸡壶一,细砂作,紫棠色,上锓庚子山诗,为曹廉让先生手书,制作精雅,真可与三代古器并列。窃谓就使与大彬诸子周旋,恐未甘退就邾莒之列耳。」可见鸣远之才,在当时即备受文人雅士肯定,其声名远播海内,名人题咏极多。桐相汪文柏(即汪柯庭)即有《陶器行赠陈鸣远》一首:

  荆溪陶器古所无,问谁作者时与徐(时大彬、徐友泉)。

  泥沙入手经搏埴,光色便与寻常殊。

  后来众工摹仿皆雷同。

  陈生一出发巧思,远与二子相争雄。

  茶具方圆新制作,石泉槐火鏖松风。

  我初不识生,阿髯尺素来相通(谓陈君其年也)。

  赠我双卮颇殊状,宛似红梅岭头放。

  平生嗜酒兼好奇,以此钦之神益王。

  倾银注玉徒纷纷,断木岂意青黄文。

  厂盒宣炉留款识,香奁药盌生氤氲(数物悉见工巧)。

  吁嗟乎人间珠玉安足取,岂知羡溪头一丸土。

  君不见轮爲当年老斫轮,又不见梓庆削镓如有神。

  古者技巧能几人,陈生陈生今绝伦。

  汪文柏的隽永诗句,为后人传播陈鸣远的不世声名,也表达了他对陈鸣远所制紫砂器如醉如痴的迷恋之情。他的描述其实也代表了当时与陈鸣远交往之文人的共同评。

  “圆非圆又方非方。各家都无式略似……”——清 金张《岕老编年诗钞 丁卯》

  清初 陈鸣远制 传香壶长13.2cm;宽8.6cm;高6.8cm;重243g

  成交价:RMB 34,500,000

  保利华谊(上海)首届艺术品拍卖会LOT 0621

  神采璀璨——翦淞阁文房韻物志

  壶呈方斗式,造型简约,上宽下窄,俊秀挺拔。方柄,方流,下承四足。底镌有「令我胸中书传香」、「鸣远」行书刻铭与款识,以及「陈鸣远」、「壶隐」阳刻篆书印款。紫泥蕴藉翰墨书香,文人风雅,尽萃于斯。此壶身、盖、流、把与足之四角外皆作凹筋,身、盖、足、流并于内侧出筋。短弯流之弧形曲线巧妙而流畅,恰到好处,与四方形的壶把成圆与方造型之对话;艺匠一丝不苟,精工之极,见之于所有细节处。比例权衡,全面观照,造型近于完美,简约又不失于变化的几何造型,充满简约素雅之美感。尤以所作脊棱出筋,犀利有力,更见峭拔精神,艺匠以全神贯注之,使此壶益显骨相清奇、劲挺不凡。

  “……搜搅十年灯火读,令我胸中书传香。”

  ——宋 黄庭坚 《谢送碾壑源拣芽》

  “余独赏其款字,有晋唐风格。”

  ——清 张燕昌 《阳羡陶说》

  “荷花匀瓣瓣,莲子活摇摇。

  仿古法尽变,匠心趣独饶。

  要知雕琢巧,有客斥壶妖。”

  ——清 金张《岕老编年诗钞 戊辰》

  陈鸣远的创新壶式,造诣精湛,巧夺天工,即使就二十一世纪今人的眼光看来,仍然充满了简约造型之美,遑论在清初康熙时人的眼光中,自然会将陈鸣远骋其想象、精工至极的创新壶作视为违反自然和常理的事物,而称之为「壶妖」了。在诗史上,人们将唐代诗人李白封为「诗仙」,杜甫被敬称为「诗圣」,中唐浪漫派诗人李贺则被人称为「诗鬼」。比之于紫砂艺苑中,时大彬被称为「壶圣」,因此「壶妖」一词,正是对陈鸣远在创新壶式成就的极高赞誉,也标志了他在紫砂艺术史中承先启后、创新典范的崇高与不朽地位。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