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品拍卖信息> 正文

“美善不息——全国书画名家抗击疫情主题创作慈善拍卖”在线开拍

时间:2020-2-23 16:13:41  来源:雅昌艺术网

  2019年岁末,发生在荆楚大地的这场疫情,肆虐中华大地,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为了打赢这场抗击战,华夏儿女患难与共,万众一心。全国无数的医务工作者主动请缨,向险而行,用行动诠释著一名医护工作者的使命与担当,我们为医者仁心点赞。各地公安民警及各级政府部门工作人员也全力奋战在基层疫情防控工作中,我们为生在这样一个充满力量的国家而自豪。若有赞美藏于心,岁月从不败英雄。北京荣宝拍卖向所有奋战在疫情前线的英雄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你们辛苦了!期待花红柳绿时,一切小别离终有大团圆!

  共同担当使命,淬炼文明之光。荣宝斋旗下的北京荣宝拍卖愿为慈善事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困难当前我们有著“艺”不容辞的责任,公司全员积极配合慈善网拍活动开展。北京荣宝拍卖将慈善传承与中国文化艺术紧紧地连在一起,恪守"诚信为本"信条,用"以文会友·荣名为宝"的经营理念竭诚为社会各界服务。

  为贯彻落实党中央的重要指示精神,将文化的力量化作疫情防控的强大助力。中央数字电视书画频道秉承艺术为人民的初心,在国家重大突发事件中识大局、顾整体,誓将文化的力量化作疫情防控的强大助力,鼓舞士气,坚定信念,为夺取战胜疫情的最终胜利而竭诚奉献。为此,中央数字电视书画频道发起了“美善不息——全国书画名家抗击疫情主题创作慈善拍卖”活动。2月22日—3月1日,北京荣宝拍卖与中央数字电视书画频道联合推出“美善不息——全国书画名家抗击疫情主题创作慈善拍卖第一期”网上专场,以网络慈善拍卖的形式汇聚力量,传递温暖。此次慈善拍卖得到了来自全国的艺术家们积极响应,挥毫泼墨,有感而发,用翰墨丹青,用一颗颗滚烫的仁爱之心,弘扬家国情怀,表达对疫情的关心,为武汉助力。用一幅幅充满真情实感的美术作品,凝聚起人民群众抗击疫情的强大精神力量。以笔铸剑,美善不息!我们坚信,这场疫情防控的战役必将取得最终的胜利。

  本次慈善拍卖由中央数字电视书画频道主办,北京荣宝拍卖有限公司承办,易拍全球(北京)科贸有限公司支持,全部善款以艺术家名义通过中华慈善总会公开捐赠,由中华慈善总会为艺术家颁发捐赠证书,为慈善买家颁发爱心证书,所有涉及捐赠信息将按照规定对社会公开,接受全民监督。此次慈善网拍参与艺术家众多,后续还将推出数场,所有拍品均不设保留价并免除委托方佣金。(注:本次义拍活动所拍价格不代表艺术家本人作品市场润格)

  【上线时间】2020年02月22日(周六)08:00

  【结拍时间】2020年03月01日(周日)22:00

  网络拍卖是北京荣宝拍卖于2020年推出的全新拍卖服务形式,拍卖范围将涵盖中国书画、佛教艺术、古董文玩、现当代艺术、影像地图等一众传统综合门类拍品。除了常规春秋两季大拍、四季拍卖外,网拍也将成为北京荣宝拍卖新设的重要业务板块。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发展方式,推进全民艺术消费市场的发展,全面拓宽艺术品交易平台,使更多艺术品爱好者得入门槛。

  北京荣宝拍卖在拍品甄选方面秉持一贯的严要求、高标准,经过严格审核后方可上拍。让您不用亲临拍场,通过我们的网拍平台,便可随时随地竞得自己心仪的拍品。北京荣宝拍卖将以更多样化、更专业化、更优质化的服务,为藏家朋友们提供更多选择。

  拍 品 预 览

  绘 画 作 品

  冯远 《牧童短笛》 68x68cm

  钤印:冯、远、尊受、吉祥

  款识:牧童短笛。冯远作于京华戏墨东窗。

  说明:冯远,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央文史研究馆副馆长。

  作品评论:

  《牧童短笛》这幅作品中,画家描绘了两名天真活泼的牧童骑著水牛吹奏著短笛缓缓在湖泊中嬉戏,骤然春风吹拂,牧童蓦然回首,微光暖阳下春花已盛开的场景。

  画家以留白作水面,几笔淡墨点染作春花柳叶的倒影,两者结合营造出春光散落水面的景象,画面显得温暖平静。画家描绘的牧童短笛田园乡村之景,以景色所带来的宁静致远来缓解正在处于疫情困境的人民心中纷乱的心绪,画家想要借此舒缓此刻在前线在家里的人们焦虑不安的心情。只有心灵的冷静自持才能更好地去应对险恶的疫情困境。而画面中的温暖春光,画家想以此来传达疫情病毒终会散去,温暖的阳光会再次照耀大地,悠闲宁静的时光会再度降临。

  范迪安 布面油画 《激浪》 90×120cm

  说明:范迪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作品评论:

  作品描绘了海上波涛汹涌,海浪不断击打礁石生出层层浪花的瞬间。礁石的坚固呈现出的“静”与激浪汹涌流动并不断击打的“动”形成鲜明对比。点点白色作溅起的水珠,浪花与岩石之间激烈碰撞。画面著重描绘两者剑拔弩张的关系。画家或以石块喻作疫情灾区的人员,激浪比作来势凶猛的瘟疫病毒,奋战于一线的所有人员凭借坚如磐石的精神驻守岗位,无惧困难的打压,无畏感染的风险,他们以高尚品格和无私大爱,激励并感动著全国人民。

  杨晓阳 《青青长松》 138×68cm 2020年作

  钤印:杨晓阳印

  款识:青青长松。庚子新春绘于全国抗疫时节并记,晓阳拙笔。

  说明:杨晓阳,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国家画院原院长。

  作品评论:

  《青青长松》,画家用大写意的风格与纯水墨的方式描绘了一幅鼎立于磐石之上的松树的画面。有别于细腻文雅的文人风格山水花鸟画,画家以极具风格的恣意笔墨来描绘松树苍劲挺拔的姿态。

  画家笔下的长松和岩石,是要以其借喻奔赴在疫情一线的医护人员,称颂他们的精神就像是长松一般坚毅不拔,迎难而上,百折不挠,为抗击疫情病毒贡献出最珍贵的力量。以岩石比作疫情灾区坚守岗位的全体人员,赞颂他们坚如磐石的精神以及高尚的品格。画家通过此画传达给人民一种希冀和信任的力量,以松树般挺拔英姿和无畏风霜的精神抗击病毒,疫情病毒终将会在全体人民众志成城携手合力的作用下被击败,正气和正能量定能祛除疫情阴霾,让人民群众重新沐浴在平和温暖的阳光下。

  吴悦石 《钟馗》 138×69cm 2020年作

  钤印:吴悦石

  款识:

  1.终南有进士,能驱天下鬼。花神借护持,相貌魁然伟。缶翁诗。庚子春,悦石。

  2.众志成城,抗击疫情。庚子初春新型冠状肺炎病毒肆虐之时,作此用以振奋精神。悦石又题。

  说明:吴悦石,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理事,中国画学会理事。

  作品评论:

  钟馗自古以来就是民间传说中镇宅驱邪之神,是诸神中唯一的万应之神,也是中国传统绘画中雅俗共赏的不朽题材。这幅画中的钟馗身著宽大衣袍,侧身而立,双臂向后平身,身躯配合协调,手持利剑,眼睛圆睁,虬髯竖起,仿佛要把即将降临的牛鬼神蛇一举诛灭。画家以朱红轻松写意,衣纹飞扬,线条勾勒柔中带刚,笔迹遒劲,笔触厚重,顿挫得宜,超逸高妙,将钟馗的身形轮廓勾勒得生动形象,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虽然钟馗豹头环眼,铁面虬鬓,相貌奇异,却是才华横溢、满腹经纶、正气浩然的光明君子,死后化为护佑各路百姓家宅平安、除恶驱邪的守护之神,这幅钟馗图的创作也正是出于此意。画家以钟馗入画,旨在此疫情肆虐的特殊时期,钟馗持刀为百姓斩除疟疾,驱散恶鬼,祈福佑民,消除瘟疫,铲尽天下恶疠。

  王书平 《祝福图》 136×68cm 2020年作

  钤印:王书平印

  款识:祝福图。庚子年,书平画于天津。

  说明:王书平,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天津美术家协会主席。

  作品评论:

  这幅《祝福图》以仙鹤墨竹为对象;只见画面前景是两只仙鹤悠然自得漫步于草地,造型优美,气度娴雅,让人联想起白居易的诗句:“低头乍恐丹砂落,晒翅常疑白雪消”。画面后方则以墨竹为背景,画家以圆劲的笔触画竿,以秀挺的笔触画枝,竹节用墨皴擦,结构清楚。整幅画笔墨简放,工细而不拘谨,著色淡雅,别具清爽之神韵。墨竹高洁,仙鹤长寿,画家以此来表达对当下境况的希冀。我们必将迎来污霾散去,重见阳光的一天!

  张立辰、胡萍(夫人)、张弓(儿)、丁予茜(儿媳)、周望(女婿)、张弦(女儿)、张容豪(孙)全家合作《十万竹阵御严霜》 97×180cm 2020年作

  钤印:张、立辰之印、张弓、张弦印、丁予茜印、周望私印、张容豪、凌霜竹即

  款识:十万竹阵御严霜。庚子正月初五,胡萍、张弓、张弦、周望、丁予茜、张容豪合作于京华。紫苑主人张立辰并题。

  说明:

  1.张立辰,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

  2.胡萍,北京紫苑书院院长。

  3.张弓,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4.丁予茜,北京语言大学艺术学院绘画教研室主任。

  5.周望,博士,北京青年艺术发展促进会美术委员会副主任、文旅部恭王府博物馆助理研究员。

  6.张弦,首都师范大学助理研究员、北京市朝阳区美术家协会理事。

  7.张容豪,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在读初中生。

  作品评论:

  竹生空野外,梢云耸百寻。在这幅《十万竹阵御严霜》中,画家用广袤洒脱的笔触描绘了一幅枝繁叶茂的墨竹图。画家画小枝行笔疾速,笔法谨严有致,又现潇洒之态;墨块黑密厚重,传达出浑朴的气息,跃动著超越自然的生命力,在刻画竹林时体现了画家对画面主观的取舍,达到不似而似的境界,实现美感和韵致的和谐。画中竹干劲挺,竹枝虬曲著向四处奔放,变化中又有弹性, 凌空倚势,显示了无穷尽的生命的力度。竹之直节挺立,有君子之风,千村万陌,无处不有。

  竹可以寄情,更可以言志。该幅作品的作者是张立辰、胡萍、张弓、张弦、周望、丁予茜、张容豪合作。夫人、女儿、女婿、儿子、媳妇等一家人的合作,是期望借这幅墨竹图,表达对抗击疫情的医护工作者的赞美之情。医护人员高洁的品质与高尚的品格如同画中的墨竹一般,在秋霜渐冷,万物雕零的季节,唯有竹子迎寒而立。在病毒袭来的严峻形势下,千千万的医护工作者筑起血肉长城,千磨万击仍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郭线庐《 柿柿如意》 136×68cm 2020年作

  钤印:郭线庐印

  款识:柿柿如意。庚子新年,线庐。

  说明:郭线庐,西安美术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国家画院公共艺术院副院长,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主席。

  作品评论:

  这幅《柿柿如意》生动的描绘了一幅秋收之景。画面上方,硕果累累,饱满的柿子挂在枝头,甜甜的清香仿佛在空气中缭绕。枝头下方是两只昂扬的大公鸡,一只雄赳赳地站著,另一只正匍匐下蹲,仿佛要跳出画面。在这个全民奋战、共渡难关的时刻,画家以柿子和雄鸡入画,颇有深意,柿子丰收,雄鸡展翅,必将避恶镇邪,化凶为吉,化险为夷,迎来崭新美好的庚子年!

  苗重安 《中流砥柱》 68×136cm 2020年作

  钤印:苗重安印、气静神凝、苗重安印、金石寿、望云悟造

  款识:狂风巨浪何所惧,中流砥柱勇担当。向一线医护战士致崇高敬意。庚子年新春于北京,苗重安。

  说明:苗重安,陕西国画院名誉院长,中国国家画院院部委员。

  作品评论:

  万丈红泉落,迢迢半紫氛,画面以瀑布山石为刻画主体,只见瀑布从画面左侧飞流直下,穿梭在层层山石间,磐石如岛屿般一簇簇、一抹抹地竖立水中,右侧万丈金光直透云层射出,余光横照,若隐若现,激起水雾蒙蒙,水花和云朵相依相生,远、中、近景层次交叠,让欣赏者仿佛置身山间观赏这一“奔流下杂树,洒落出云天”的奇观。

  画家在刻画山石时,多施以斧劈皴法,水墨浓淡燥湿间变化万千,水汽云朵则用晕染法加以表现,两种笔法的穿插结合轻柔间不失力度。正如巍然屹立于急流而不倒的砥柱,在抗击疫情的艰难环境中,是医护人员的无私奉献为我们日夜筑起了防护的高墙,是国家、是政府的有序组织维系了社会的和谐稳定,这些时代与社会的中流砥柱必将会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取得最终的胜利!

  马书林 《花雨》 72×128cm 2020年作

  钤印:马书林、马、仁者寿山

  款识:花雨。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庚子年初春,书林。

  说明:马书林,中国美术馆原常务副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

  作品评论:

  画家以没骨画法结合新式水墨刻画了一幅经过春雨洗礼过后的荷花之景。画家借毛主席《送瘟神》七律诗中的一句“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诗句来表达信念,春天的雨水能洗刷掉疫情病毒,冲走病菌,让大地重获新生。画家笔下的荷花寄情,借喻一直处于抗击疫情的医务人员拥有荷花纯净高尚的品德,正是他们的无私奉献和高尚的精神才能不停击退病毒,相信疫情在国家、医务人员和人民群众的合力下击散!

  李荣海 《松风流长·大爱无疆》 181×60cm

  钤印:荣海书画、耕夫草堂

  款识:松风流长大爱无疆。丁酉之夏作于菏泽,庚子之孟春又题。耕夫荣海。

  说明:李荣海,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友联画院常务副院长。

  作品评论:

  《松风流长·大爱无疆》一作中,画家以传统水墨描绘坚毅挺拔的松树,松树不同于一般的松树画像,画家拔高了松树的高度,拉长了树干的部分以彰显松树的勃勃生机和坚挺英姿。画家以松树来比作处于疫情一线的医务人员,也以松树精神比作医务人员的奋战精神,他们以大爱作为养分来浇灌土壤,以身躯作为表率义无反顾走在民众前,奔赴一线,犹如松树的松冠,抵抗如彻骨寒霜般的疫情,画家借助松树之姿来表达对医务人员的敬意和感激。

  郑百重《凌寒傲雪见风骨》69×51cm 2020年作

  钤印:郑氏、郑百重

  款识:凌寒傲雪见风骨。庚子新春,郑百重。

  说明:郑百重,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厦门大学教授、中国画研究院院长、中国画学会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

  作品评论:

  “千花万蕊,管领冷香,俨然灞桥风雪中”,这幅画正是对诗词最好的写照,画中描绘了数枝梅花坚实挺立的场景,仿佛送来了春日的讯息。只见梅干盘曲,苍劲多姿,树枝上布满了密密的梅花,多而不繁,有的含苞待放,有的花瓣初绽,有的迎风怒放。梅花的峭拔与梅干的朴拙对比格外鲜明。画法以挥写为主,用笔圆润,笔意清秀,墨色妍雅,设色富丽但艳而不俗,给人以神清气爽的感觉。

  梅花因其不惧严寒、百折不挠的品性为历代文人所推崇,也成为文人画家喜爱的题材。这幅《凌寒傲雪见风骨》借梅花彰显抗战疫情中医护工作者“万花敢向雪中出,一树香先天下春”的磅礴情怀,他们是冲破黑暗的光明信使,是与时间和死神赛跑的白衣天使,是这个时代最美的逆行者!

  满维起 《苗乡春融》 138×68 cm 2019年作

  钤印:满、维起

  款识:苗乡春融。己亥年于北京,维起。

  说明:满维起,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原常务副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委员。

  作品评论:

  《苗乡春融》以质朴简约的笔触描绘了一幅西南少数民族山区春光满园的如诗美景,只见青峰翠岭,连绵起伏,苍松翠柏,娇艳欲滴。整幅画敷色浓艳,皴染分明,色彩富丽的画面散溢出清雅灵秀的气息,令人眼目一新。画中树木高低、山石色泽、流水分布相互呼应,亦静亦动,意境悠长。在刻画枝叶、山石的表面形态时,画家讲究各种皴法的并用,注重笔势的顺、逆、顿、挫,点与线、线与墨、墨与色以及块与面也都表现出刚与柔的特性,营造出梦幻田园式的审美效果,让观者陶醉在笔墨交织的艺术世界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画面中一派生机盎然的春绿既是画家向往的生活环境,也代表被此次疫情阴霾所笼罩的美好家园,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是生机勃发的时刻,这幅画传达出画家对春日的期盼、对美丽家园回归的期待,假以时日,我们必将会战胜疫情,驱散阴霾,让大地重现春和景明的美好景象。

  书 法 及 篆 刻 作 品

  张飙 《行楷鹧鸪天》 136×68cm 2020年作

  钤印:张飙

  款识:《鹧鸪天》一首。致敬战斗在抗疫前线的医护人员。庚子大年初六,张飙。

  释文:争锋疬疫奋冲前,救死挽生心意拳。身战毒魔担巨险,魂萦患众送灵泉。融一己,献病员,伟大原来蕴自然。欲觅人间天使处,白衣飘在“隔离间”。

  说明:张飙,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

  作品评论:

  书法为行楷书,端庄大方,书写有行有列,却又不拘泥板正,可见作者高超的书写素养。用书法艺术来书写时代的篇章,传递正能量,是书法家的使命,在危难的时期,用书法艺术来歌颂奉献,鼓舞士气,是书法家的责任。

  此次抗击冠状病毒,以词的形式创作的作品不在少数,《鹧鸪天》是著名的词牌,古今词客多有填写,如北宋柳永《鹧鸪天·吹破残烟入夜风》、苏轼《鹧鸪天·林断山明竹隐墙》、晏几道《鹧鸪天·一醉醒来春又残》都堪称千古名篇。在新时代的社会语境下,结合实事,旧瓶装新酒,歌颂在最前线抗击疫情的医护人员,既是文化的传承,也是文艺工作者的社会担当。这首词书写了一线的医护人员为抗击病毒,挽救生命,身涉危险境地的情景,并赞扬了这些“白衣天使”无私伟大的奉献精神,读罢使人既感动,又振奋。

  申万胜 《行书晴畊雨读》 68×68cm 2019年作

  钤印:申万胜印、砚云斋

  款识:己亥冬月,申万胜。

  释文:晴畊雨读。

  说明:申万胜,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

  作品评论:

  晴耕雨读的字面的意思即晴天耕耘雨天读书。晴雨是天气的变化,是客观条件,耕耘和读书是人的行为,是主观能动。人不能决定天气的变化,但可以决定行事方式。寥寥四字,语言简单,却概括了主观和客观的关系。2020年,社会面临的新型冠状病毒肆虐的严峻问题,为了防止疫情继续扩散,以钟南山院士为首的专家们提倡春节少出门,少走亲戚,是为抗击疫情作出的重要决策。如今,可以说,是“下雨”的时候了,“读”才是符合客观规律的行为。而自然界的法则是晴雨交替,大雨过后总会迎来晴天,我们也终将战胜病毒,迎来新生活。

  作者书法取法晚明的书学趣味,同时又结合时代气息,结体奇逸恣肆,虽然只有四个字,却风格特征突出,别开生面。“晴雨”二字在上,“耕读”二字在下,这一处理方式,将这两对辩证的关系巧妙地对立起来,书和文之间配合默契,可见作者之巧思。

  胡抗美 《行草毛泽东/七律送瘟神之二》 130×50cm

  钤印:胡作、抗美

  款识:毛泽东主席诗一首。胡抗美书。

  释文: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著意化为桥。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说明:胡抗美,第六届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作品评论:

  这幅行草书中堂行列紧密,采用了满构图的方式,变化丰富,整体感强烈。书法家运笔的节奏感十足,书写出疾涩互参的线条,苍劲、老辣、富有动感。这首诗,是毛泽东主席写于60年代的七言律诗,是毛主席为英勇抗击血吸虫病的中华人民谱写的胜利之诗。诗作读起来铿锵有力,心潮澎湃,赞扬了中华民族的英勇伟大,表达战胜病难的喜悦之情。如今,中华民族再次面临棘手的疫情,书法家也满怀信心,拿起手中的大笔,写下这首胜利之诗!

  言恭达《草书白衣天使赞》136×34cm 2020年作

  钤印:言恭达印、抱云堂、大吉

  款识:白衣天使赞。庚子初月,恭达。

  释文: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说明:言恭达,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

  作品评论:

  这句诗出自晚清名臣林则徐的《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林则徐因主张禁烟而受到谪贬伊犁充军的处分时,写下这首诗,抒发自己的爱国情感,表达了作者愿为国献身,不计个人得失的崇高精神。庚子新春,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肆虐神州大地,为了抗击疫情,挽救生命,以钟南山院士、李兰娟院士为首的医学工作者,奋战在疫情一线,在最危险的环境下工作,只为打赢这场特殊的战役。“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避趋之”,是对这些最美逆行天使崇高的赞扬!

  草书承载著五千年中华文明神秘的艺术密码,透过历史的长卷,让观者的心灵得到震撼和升华。这幅草书条幅,淳厚雍容、开张大度,可以看到张旭和怀素的影子。作品用笔直接篆籀之气,用墨酣畅淋漓,结字变化多端,不落于俗套。

  张改琴 《草书国学小议一则》 68×138cm 2020年作

  钤印:张政琴

  款识:录《国学小议》一则。庚子正月,张政琴。

  释文:人生真义,以自然之象为贵。如梅凌寒霜,浮动暗香;如兰抱幽贞,空谷清芳;如竹生高节,劲挺新篁;如菊采东篱,悠然夕阳。此四者,皆自然之象。人在清风来往处,平生最重是自强。

  说明:张改琴,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

  作品评论:

  这是一幅草书作品,写得凌厉、恣肆,字与字时而舒展开来,时而紧密相抱,形成视觉上的张力,和节奏上的缓急。更有利于作者情绪激昂的表达。

  自然之象,多见于中医的理论,传统的医学运用取象思维的方法,以五行特性为纲,将自然界的各种变化与脏腑的生理病理表现相联系,推演出脏腑与自然界五方、五季、气候、五味、五化、五音、五谷等的通应之“象”。逆象而行谓之“乱象”,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肆虐就是人类自造的“乱象”之一,部分人丧失了对自然生物的敬畏之心,为满足口腹之欲与虚荣心,挑战底线,违背生物链规律,由小见大,自然之象受到损害,与自然紧密相关的人类,也受到惩戒,可见人与自然和谐共处,尊重自然规律,才是人生的真义所在。

  骆芃芃(篆刻)《天佑中华》4×4×5cm 2020年作

  边款:天佑中华。庚子春月,芃芃为抗击新冠而制。

  印文:天佑中华

  说明:骆芃芃,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篆刻院院长、博士研究生导师。

  作品评论:

  “天佑中华”是国家之音,是民族之音,正是因为饱含热爱,我们得以坚强不屈,正是因为同文同种,我们得以戮力同心。“天佑中华”的呼喊,使中华民族必将度过每一个危难时刻。

  这方“天佑中华”参以明清篆刻的刀法,体现出稚拙厚朴、凌厉老辣的风格。在刀石碰撞时间,作者的的精神、气质、修养、思想都凝结在金石之上,这方印使用了汉印的布局,印面堂堂正正,正气浩然。

  曾翔 《行书观音经》 136×34cm 2020年作

  钤印:曾翔

  款识:《观音经》。庚子新正抄此除疫消灾也,曾翔。

  释文: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佛,南无法,南无僧。与佛有因,与佛有缘,佛法僧缘,常乐我净,朝念观世音,暮念观世音,念念从心起,念念不离心,天罗神,地罗神,人离难,难离身,一切灾殃化为尘,南无摩诃般若波罗密。

  说明:曾翔,中国国家画院书法篆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国家一级美术师。

  作品评论:

  作者秉持“艺者有界,大爱无疆”的宗旨,用手中的笔投入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用书法作品鼓舞士气,祈求平安,《观音经》即《妙法莲华经》中的〈观世音菩萨普门品〉,是观音信仰中重要一部经典。观世音菩萨是佛教中慈悲和智慧的象征,具有平等无私的广大悲愿,当众生遇到任何的困难和苦痛,如能至诚称念观世音菩萨,就会得到菩萨的救护。在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袭来之际,作者怀著大爱之心,抄下这部经,意在鼓舞群众斗志、凝聚强大正能量,除疫消灾,为民祈福,并以此向奋战在抗击疫情一线的医护人员致敬。

  这幅作品的形式是条幅,吸收了碑派的风格,作品的线条浑厚劲健,字形则变化多端,别有生趣。正所谓“将浓遂枯,带燥方润”,其用墨融汇焦、浓、涨、枯于一体,将书法中的“金石气”体现的淋漓尽致,展现出不畏艰险、迎难而上的精神风貌,反映防控疫情的坚定决心和必胜信念。

  周志高《行草郑板桥/咏竹》 68×138cm 2020年作

  钤印:周志高、板桥同里、兴墨楼

  款识:郑板桥诗。庚子初春,海上周志高书。

  释文: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说明:周志高,上海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上海中国书法院院长。

  作品评论:

  这是一首为抗击疫情斗争胜利而谱写的壮美史诗,以七言绝句的形式呈现给读者。首句气势不凡,在冠状病毒的肆虐下,一句“岂容冠毒耍猖狂”便可看出作者坚定必胜的信念,正是乌云遮不住温暖的阳光,疫情挡不住春风的怀抱,是强大的祖国给予我们战胜病魔的勇气和信念。“一声令下天神降,恶疾指日一扫光”。赞扬了党中央,国务院的统一领导下,团结全国人民,坚定必胜信念,迅速打响了一场防控疫情的战争的决策。这幅作品的书法奔腾酣厚、矫健流动,颜鲁公的气息扑面而来,加以篆籀用笔,又揉进了明、清诸大家的用笔和意趣。用笔、结字和章法饱含新意,整篇如高山落瀑,一泻千里,气势万钧,又如急流险滩,汹涌曲折一往无前,令人胸中敞亮,畅心开怀。

  丁申阳 《草书杜甫/望岳》 68×138cm 2020年作

  钤印:申阳、两叶轩、佛形印

  款识:杜甫《望岳》。庚子,申阳。

  释文: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说明:丁申阳,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上海市书法家协会主席。

  作品评论:

  作品以草书书写,草书被视为书法艺术中的最高境界。从这幅作品中,可以看出作者对草书学习的深入和理解的独到。从唐代张旭、怀素的狂放和宋元明黄庭坚、祝枝山、董其昌的文雅,到晚明张瑞图、倪元璐的恣肆,再到近代人沉寐叟的老辣。书法家都有涉猎。因此,字里行间,充溢著一种高古的气息和感染人的力量,流露出洒脱的才情。作者响应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号召,以狂草书法为艺术表现形式,以杜甫《望岳》的豪迈之情为基调,表达出新时代艺术家勇于担当的使命精神,积极投入到这场全国人民万众一心共同抗击疫情的斗争中。

  洪厚甜 《行草毛泽东/七律·送瘟二首之一》 70×138cm

  钤印:洪厚甜印

  款识:毛泽东同志诗《七律·送瘟二首之一》。净堂厚甜。

  释文: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著意化为桥。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说明:洪厚甜,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四川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副院长。

  作品评论:

  这首《七律送瘟神之二》是毛泽东主席在得知江西余江县人民战胜吸血虫灾害后写下的诗,在得知余江县消灭血吸虫病的经过后,毛泽东主席十分欣慰,彻夜未眠,第二天早晨便写了这两首诗,赞美了新社会广大劳动人民齐心协力,战胜困难的积极行为,表达了喜悦的心情。如今,中华民族又面临另一个困难,冠状病毒的阴霾缠绕在每一个中华儿女的心头。在此危难之际,作者写下毛泽东主席的诗词,意在让我们紧密团结在党和中央的周围,坚定必胜的信念,戮力齐心,团结一致,必定能在疫情斗争中,获得最终胜利。

  作者以行楷书书写这幅作品,并参以碑板书法的风格,取其浑穆之气,用笔间,金石味的意趣盎然于纸上。作者功力身后,一下笔便如刀石相契,且看首行的“春风”二字,真如铁画银钩,兼得古雅俊秀与粗犷豪放。整幅作品气势雄强,格调高古,颇具感染力。

  纪光明《行书毛泽东/送瘟神》138×69cm 2020年作

  钤印:纪光明印

  款识:毛泽东诗一首《送瘟神》。庚子正月,纪光明书。

  释文: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著意化为桥。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说明:纪光明,中国书协理事,广东省书协副主席。

  作品评论:

  这幅作品的书法以行书呈现。用笔脱胎于铁线篆,以篆籀的笔法,书写行书,即使“地动”两字的飞白处,仍然保持中锋用笔,铺豪运笔的笔法,因而展现出线条浑厚,古意内充的质感。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危害全国,党中央和国务院高度重视,作出“生命重于泰山,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的重要指示。作者身为书法家,在危难之际,用书法的艺术力量,凝聚抗击疫情的精神力量,助力武汉、助力全国共同期盼早日战胜疫情。

  ?丁谦 《行楷四言联》 136×68cm 2020年作

  钤印:丁谦印信、万籁草堂、万籁草堂墨迹

  款识:天佑中华。岁次庚子之春,万籁草堂主人丁谦。

  释文:栉风沐雨,砥砺前行。

  说明:丁谦,中国书协理事,中国硬笔书协副主席。

  作品评论:

  这幅作品的书法取法元代大书法家赵孟頫。赵孟頫认为:“学书有二,一曰笔法,二曰字形。笔法弗精,虽善犹恶;字形弗妙,虽熟犹生。学书能解此,始可以语书也。”作者的书法深得赵孟頫三味,深含古意。在用笔方面,作者书大字行楷,使转提按如闲庭信步,潇洒自如,多用铺毫拖笔,线条平实劲挺而富有弹性,在字形上,以扁势为主,展现出端庄平正的美感,用笔之美和字形之美浑然一体,出现上佳的视觉效果。

  “栉风沐雨”出自《庄子·天下》:“沐甚雨,栉疾风,”字面意思是大雨洗发,疾风梳头,形容人处在恶劣的环境之中。这个冬季,突如其来的冠状病毒,让每一个人猝不及防,一线的人民和救灾队伍尤其面临危难的境地。作者写下“栉风沐雨,砥砺前行”的句子,寄托希望和情感,在风雨面前,中华儿女更要手牵手,心连心,坚定信心,克服困难,砥砺前行,必将迎来美好的春天!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本站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