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年度十大艺术趋势:远虑和近忧 未来图景的20年代

时间:2020-1-8 11:04:58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按:一觉醒来,everybody意识到21世纪已经过去了五分之一,离2000年已经过去了20年,oh my god!刚刚过去的2019,是一个开启中的未来之年,新乡村复兴与当代艺术相遇,AI人工智能诱发艺术创作。已经到来的2020,必是一个不甘平凡的20年代。昨日,我们刚借“事件”回顾了那些值得纪念的瞬间;今天,我们拟以“现象”来观察这一年的新趋势和新现象,因为这些极有可能触及2020最新的艺术未来。不要感慨光阴似箭,也不要徘徊逗留。让我们义无反顾的往前跑去吧,即使那里是未知的。



  酉阳艺术季:焦兴涛作品  《13896152193》

  一、泛化的乡村艺术季 艺术成乡建标配

  无论是懒坝的国际大地艺术季还是酉阳的乡村艺术季,或者是福建土楼的国际艺术巡展,亦或是北川富朗在中国接的“单子”:东湖生态与生命艺术计划、即将实施的桐庐大地艺术节等;各类艺术项目琳琅满目,还据说上一届的广安田野双年展今年“移动”到自贡举办,还真的实现了策展人此前提到的“游牧”的双年展模式。

  好像一夜间,在乡村没有比搞艺术乡建更能得到审批成立的项目了,尤其在其他类别的项目失灵的情况下。这一切得益于国家政策的新要求,都在加快更新新农村的建设,这也是来自乡村自身的一种需要。在这个过程中,艺术介入乡村成为一种方法。



  酉阳叠石花谷



  懒坝艺术季,吉尔斯·斯图萨特《漂浮的岛屿》



  懒坝艺术季,托马斯·丹博《爱的小径》

  不过,伴随着中国艺术乡建的热潮,对艺术乡建的非议也很多。其中最常见的意见就是认为艺术家的乡村建设只是艺术家的美好想象,乡村的经济建设才是拯救乡村的最根本出路。这一思想甚至也困扰着很多艺术乡建者。有评论家认为,作为文旅思路的艺术造景,如果做得地道,的确可以振兴乡村经济,给当地居民带来福祉。但对更多村落乡村而言,全面置入艺术的机会并不多见,所以源自民间自主的文化生成更加重要。现代化进程给乡村社会带来了回归自然的期待,也带来了传统断裂的困扰。文化复兴的使命与中国知识的更新是互相推动、互为表里。我们期待后续的作为,希望艺术给乡村带去正面的影响和效应,而不要成为下一轮的“烂尾”项目。

  二、潮流艺术元年 千禧一代的狂宠



  KAWS《THE KAWS ALBUM》在2019年个苏富比秋拍中国以1.16亿港元成交,被视为潮流艺术崛起的标志性开端



  2019年10月,奈良美智《背后藏刀》以1.96亿港元成交于香港苏富比秋拍,大幅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

  今年4月,香港苏富比的KAWS作品拍出1.16亿港元,从此潮流艺术热潮汹涌而来。随后KAWS和优衣库的联名T恤被疯抢,网络视频中为了抢T狂跑的年轻人犹如电影中的“丧尸”仍历历在目。秋拍,奈良美智两次刷新个人纪录,带动众多潮流艺术家崭露头角。



  2019年,KAWS与优衣库的联名T恤遭粉丝疯抢

  有人说潮流艺术的风靡,背后是一个崭新的消费群体在疯狂输出——“千禧一代”(出生于1980-2000年的一代人)。在近两年,各大机构出具的市场报告中,“千禧一代”也多次成为重点现象被研究和关注。而KAWS的爆火,正是这一代人在卡通、漫画型审美趣味的集中释放。

  而苏富比作为最早做国内潮玩板块市场的拍卖行,在2019年的春拍上,“方式”——当代艺术及潮玩专场,成交率高达96.77%,总成交额824.7万元;“物以类聚”——lei_yu私人收藏专场近九成的拍品溢价数倍成交,无流拍的成绩,成为全场首个白手套。



  “物以类聚”——lei_yu私人收藏专场现场

  不光二级市场,一级市场的艺博会也开始上架“潮流艺术”。今年的台北艺博现场,多家来自日本和台湾本土的潮流艺术家作品在预展期间就被一扫而空,尤其是一些日本的艺术家长期输出台湾,新作品一出便有4成销往台湾。



  村上隆与KAWS合影,并在ins账号发文称其是当今POP ARTIST之王

  另一边,北京也开始玩潮玩展,8月的一场以“星际游乐园”为主题,主办方希望带领观众找回童年那个真实且纯粹的自己,同时让更多人认识潮流玩具文化。参观人数非常可观,到场观众甚至出现找不到停车位的现象,全球限量款、展会限定款更是被一扫而空。

  从受到哄抢限定球鞋,到引来万人空巷的KAWS联名,潮流艺术的白手套专场和人头窜动的北京潮玩展这些现象,这批消费能力不容小觑并且手上筹码逐渐增多的年轻人,仿佛向世人宣布他们是股潮流壮大的中坚力量。



  余德耀美术馆x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x卡塔尔博物馆群推出合作首展

  三、国际合作:艺术链接中外美术馆

  2019年对于中国的美术馆来说,国际合作成为其核心的关键词,上海、北京、深圳、香港,无路是民营美术馆还是公立美术馆,创新合作开发、共享展览项目,中外美术机构的呈现出密集合作的新趋势。

  10月31日,上海余德耀美术馆、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后称LACMA)和卡塔尔博物馆群(Qatar Museums)宣布开启三馆合作,三家机构将联合开发、共享展览和项目,在上海、洛杉矶、多哈三城启动艺术联动。11月初,法国总统马克龙专程赶到上海,为巴黎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上海分馆揭幕,巴黎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和上海西岸集团签署了一份可续签的5年协议,根据这份协议,西岸美术馆成为蓬皮杜中心在上海的“分馆”,蓬皮杜中心方形容这次合作是中法两国之间“有史以来最重要的一次长期文化合作”。



  伦敦泰特美术馆(Tate Gallery)与上海陆家嘴集团签约仪式现场



  北京798文化创意产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彦伶与法国巴黎国立毕加索博物馆馆长罗朗·乐朋(Laurent Le Bon)、法国巴黎阿尔贝托与安妮特·贾科梅蒂基金会馆长凯瑟琳·格里尼尔(Catherine Grenier)签署五年合作协议

  在同一个时间的北京,北京798文化创意产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与法国巴黎国立毕加索博物馆、法国巴黎阿尔贝托与安妮特·贾科梅蒂基金会(Fondation Alberto et Annette Giacometti)共同宣布“798 CUBE五年合作计划项目”。而在6月,伦敦泰特美术馆(Tate Gallery)与上海陆家嘴集团签署合作文件:泰特美术馆将从成功运营国际级美术馆的角度,为浦东美术馆提供为期3年的培训和咨询服务,分享美术馆领域专业知识。此外,香港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康文署)与意大利乌菲兹美术馆(Uffizi)签署谅解备忘录。巴黎罗丹美术馆(Musée Rodin)将向筹建中的深圳罗丹艺术中心出售大约50件罗丹青铜雕塑,同时数量相当的博物馆藏品将在预计2023年开馆的深圳罗丹艺术中心展出至少5年。

  可以遇见的是,在已经到来的2020年,美术馆大有可为,而我们又有无数好看可看的好展览。



  ART021展览现场

  四、艺博会全面开花和分化细分

  过去的2019年,虽然有一些画廊宣布暂时退出艺博会系统,但我们看到更多的画廊则在艺博会上忙到疯。没有哪家画廊可以把艺博会参加一个遍,也没有必要。2019年国内的各艺博会不仅是全面开花的一年,其实是细分和下沉的一年。

  像每年同期举办的香港巴塞尔和Art Central,画廊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实力和情况做出自己的选择。台湾的艺博会虽然已不是市场绝对主力,也不容小觑。除去台北当代、台北艺博,高雄、台中、台南均有针对市场不同热门版块的小而精艺博会匹配,此外酒店式艺博会也是流行之一。



  2019西岸艺博会外景

  在内地,上海的ART021和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正在进一步甩开距离,引领内地的市场,北京崛起的有北京当代和老牌的艺术北京。

  不得不提的是二三线城市的艺博会发展,无论是艺术成都,还是艺术深圳、艺术厦门、艺术广东、南京扬子艺博会都在迎头赶上,不断提高和明确自己的发展方向。虽小众但单价高的古董及水墨艺博“典亚艺博”进一步深耕,除了与伦敦的巨匠臻藏达成合作外,据说2020年会向台湾扩张,此外杭州的水墨艺博、关注青年艺术家的大艺博等也在逐步完善自己的市场分类和升级。

  五、画廊继续困局,传统画廊惹了谁?



  位于798艺术区内的佩斯北京外景

  2019年7月8日,佩斯画廊创始人Arne Glimcher宣布,将关闭佩斯画廊位于北京798艺术区的原有展厅,仅保留其办公室及贵宾展厅,并称:现在在中国大陆开展画廊业务是非常困难的时期。此事在中国当代艺术界引起很大反响。一周之后,长征空间官宣将暂停参加博览会,并实施一系列新的运营策略。在此之前的一年,经营画廊二十年的张明放做出关闭空间的决定,他谈到:“我可能不会像以前一样单纯的开空间经营画廊,会寻找一些新的模式。”另一家画廊站台中国亦决定暂停参加艺博会。



  长征空间外景

  随着画廊运营成本越来越高,花费精力运营推广年轻或不知名的艺术家,去掉各样成本,画廊几乎很难挣到钱。另外一家运营十年之久,以推广年轻艺术家为主的杨画廊关闭其空间,亦反应出类似的问题。近两年来,关闭实体空间的画廊主不在少数。今年先后关闭的还有北京箭厂空间和广州红专厂,也引起了业内不少关注和讨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佩斯关闭北京空间,不仅仅是一个画廊经营策略上的调整,也反映了当前市场的真实情况。



  创办于2010年 原杨画廊外景(图片来自网络)

  今年6月份,一本刚刚出版的书:《Boom》,介绍西方画廊从一战以来上百年发展历史。这本书中提到,西方画廊的历史,每十年左右,便会有一个大的变化,由某一家画廊或某一位画廊主引领下的一种全新的模式有可能会出现。中国当代艺术画廊的历史,严格看来,大部分才刚刚跨过第十年,按照西方的规律,当下的中国画廊也许将迎来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变革?

  六、科技艺术热 人工智能诱发效应

  2019年还有个最时髦的玩法,就是把那些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们和艺术家们叫到一块交流,然后联合创作(当然主要由艺术家创作,科学家提供思想材料),然后拿出来“成果”展览。不搞个局让科学家和艺术家开“联谊会”你就out了。



  西岸艺博会,里森画廊展出的阿布拉莫维奇

  在艺博会上,不把作品变成3D打印贩卖你也out了。你看阿布拉莫维奇就这么干了,画廊把她的行为作品通过3D打印、赋形、3D雕刻,变成非常科技感的作品。你看前不久,一幅由人工智能(AI)创作的艺术作品《埃德蒙-贝拉米肖像》在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以43.2 万美元(约合300 万元人民币)的高价拍卖成交,就引起了强烈的争议与震动。

  这并不是一场偶然,比如2019年5月MOMA的那场展览,我们也看到了路易斯·布尔乔亚的作品被做成全息的科技感很强的作品展出。有人说他们开始从库房里找出了他们以前收藏过的东西,另外编织一个他们的历史叙述,媒介便是科技艺术/媒体艺术。



  “科技艺术四十年——从林茨到深圳”展览现场

  连中央美术学院(微博)实验艺术学院院长邱志杰都快坐不住了,在那“忿忿不平”道:“这是传统的拍卖系统、画廊系统、博览会系统已经开始有冲动要把科技艺术/媒体艺术纳入到固有资本主义体系的一种信息。原来好像是老死不相往来的媒体艺术,有点儿像在当代艺术的地盘挖出了自己的一块独立王国,最近发现这些大美术馆和资本开始想要收编这个独立王国。”



  壹美美术馆,隋建国个展“生灭与真如”展览现场

  另一边,隋建国在民生美术馆办完他的大型回顾展之后不久,便在海淀的壹美美术馆迫不及待的展出他的新作品,这些作品无一例外的全部来自3D打印技术,这也是他接触3D技术的第一次大规模的全面展出。还有深圳的那场“科技艺术四十年——从林茨到深圳”。那个全球历史最悠久、声望最高的媒体艺术节“林茨电子艺术节”第一次大规模被展出到了中国。



  明当代美术馆‘脑洞’展览现场

  此外,上海的明美术馆,北京的今日美术馆都在推科技艺术和未来馆,还有央美的科技艺术季,还有那个2019年频频举办个展的微软小冰,无不释放出一种科技艺术热的信息,与人工智能的结合将在未来10年越来越受关注,就像10年前的新媒体艺术那样。

  七、变革中的艺术学院教育

  2019年11月,上海首次出现了教博会。教博会以研究、展示艺术与设计教育如何面向未来为主题的综合性展示与交流平台,用展览、论坛、工作坊三大版块,70余场工作坊和4场艺术教育论坛,向观众展示了全球艺术院校是如何教授艺术,艺术教育在未来可能存在的模式和方向。





  上海首届艺术与设计创新未来教育博览会,中央美术学院把课堂搬进了展厅

  不得不说,近年来因为艺术版图发生了的变化,东西方艺术交流加速,“科技艺术”、“实验艺术”被推到风口浪尖。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全球艺术院校“如何进行艺术教育的?艺术教育如何面向未来?”成了各大美院的一大课题。

  教博会中除人们耳熟能详的英国皇家美院、柏林艺术大学、爱丁堡艺术学院之外,国内观众的“老朋友”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同济大学创意设计学院均有参加。其中中央美院直接把课堂带到了现场。



  EAST科技艺术季:“重观机构”圆桌对话现场

  在艺术院校改革中,最前沿的当属央美,入学考试大变革让考生苦不堪言,2019年的AI夏语冰“混”入毕业展让观众瞠目结舌。无论是考题创新,还是AI参展,央美始终“注重考查考生视觉表述的逻辑和想象能力,以及对社会热点的感知和洞察能力”。在实验艺术学院中首推的央美社会性艺术、科学艺术、实验艺术三个方向更是各学科跨界融合,他们更是推出长期的EAST科技艺术季与教学和课程融合在一起。另一边,设计学院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推倒了系科之间的壁垒,也就是设计学院的每一位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和需求选择课程和导师进行教授。在每年毕业季,设计学院的学生毕业作品已经看不出传统学科的影子,你很难看出他们是学服装设计还是工业设计、平面设计,也就是说这种教学已经不是简单的跨学科层面,而是各学科互相融合的过程。



  上海首届艺术与设计创新未来教育博览会 工作坊现场

  八、儿童艺术教育进入到专业领域内讨论

  2019年两会期间,关于“少儿美育”的提案频频出现,多位专家和美育工作者都对如何落实少年儿童美育发展提出了宝贵建议,包括聚焦艺术教育、加强和改进少儿美育教育、传承中国美学精神、充分展示新时代美育成果等。2019年度,儿童艺术教育被纳入专业领域内进行讨论,例如中国美术家协会联合中国民族文化艺术基金会发起并主办首届全国少儿美术作品展;上海首届艺术与设计创新未来教育博览会高度关注儿童艺术教育;成都麓湖·A4美术馆持续举办“iSTART儿童艺术节”,北京的时代美术馆在2019年刚刚专门成立了时代美术馆的少儿馆。毫无疑问,儿童艺术教育正越来越受到专业领域的关注。



  上海首届艺术与设计创新未来教育博览会 工作坊现场

  例如在上海首届艺术与设计创新未来教育博览会上,由上海纽约大学新媒体交互系带来的针对不同年龄层展开的艺术与人工智能交互课题的系列工作坊、以及针对青少年和成人推出的DIY可循环利用垃圾袋工作坊。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带来了艺术写作工作坊、同时将举办针对6-12岁儿童的系列创意灵感课程。布鲁塞尔自由大学现当代艺术专业教授带来了为期三天的“杜尚和受他影响的艺术家们”工作坊、普利茅斯艺术学院则推出了针对6-16岁儿童的创造力训练营。另外还包括以数字艺术为主题的“未来的重点:塑造世界的艺术研究”、以及以社会和批判性思考为基础的的“话语设计”工作坊等等。

  在各个机构推出的项目中,从青少年儿童,到有一定研究经验和方向的专业人士工作坊,也有为对艺术和设计有兴趣的普通爱好者而开设的课程。各地专业艺术机构陆续开启关于儿童的公共艺术教育项目,探索当下艺术发展中适合中国美育的教育模式。

  九、商业逻辑:沉浸式文旅产业的下沉?



  SKP-S现场

  有一份数据,2019年全球沉浸产业总产值达$51.9亿,项目数量增至8058个(截止2019年12月10日的不完全统计),包含了12大细分行业及258种沉浸式业态。据报告分析,其中2019年中国沉浸产业总产值达¥48.2亿,非常多的行业都以前所未有的热情时刻关注着沉浸产业的动态,包括:展览展陈、实景娱乐、商业地产、文化旅游等,沉浸产业正处在炙手可热的状态。





  SKP-S现场

  举一个2019年艺术和商业地产打造的沉浸式体验的绝佳例子——一开业即火爆的SKP-S。听说开业那天,流水是十个亿。SKP-S以“数字-模拟未来”为主题,讲述人类移民火星的故事,搭建了完整的叙事框架,涵盖商场所有空间,打造了一款沉浸式的场景。而导演SKP-S这场大秀的便是来自韩国的时尚眼镜潮牌Gentle Monster。





  SKP-S现场

  我们可能认为,沉浸产业火成这样,市场应该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程度了吧?事实恰恰相反,在过去四年中,有数据分析在商业地产和文旅行业将近100场左右的主题分享场合做现场调研时发现:文旅商专业领域对于“沉浸式体验”概念的认知鲜有超过30%,而亲身经历过一次“沉浸式体验”的人群比重就更少,如此映射到大众市场对于“沉浸式体验”的认知和消费障碍便可见一斑。



  SKP-S现场

  中国沉浸产业远没有达到演出、电影市场这般的繁荣程度,甚至在衍生出一些小众的类型及高曲和寡的艺术形态时,还能有一定规模的市场容量。2020年已来,下一个10年开启,“沉浸式体验”一词火遍大江南北。无论是文艺青年口口相传的沉浸式戏剧《不眠之夜》,还是网红爱打卡的teamLab系列新媒体艺术展,都是沉浸体验大家族中的一员,除此以外,也许你还听说过沉浸式密室逃脱、沉浸式剧本杀、沉浸式餐厅、沉浸式魔术、沉浸式自习室……

  十、文物回流潮 惊喜和收获满满



  意大利返还文物

  2019年2月底,361件中国文物返还仪式在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举行。据报道,此次返还的中国流失文物艺术品,是中美两国2009年签署相关备忘录以来美方第三次、也是规模最大的一次中国流失文物返还。3月,在中意两国领导人的共同见证下,中意双方代表交换关于中国流失文物艺术品返还的证书。根据双方协议,意大利返还796件套中国文物艺术品。同样3月初,疑似我国流失文物曾伯克父青铜组器现身东京文物拍卖市场。国家相关部门立即展开追索工作,经过5个月紧锣密鼓的工作,成功将流失日本的8件曾伯克父青铜组器追索回国。经国家文物局组织专家研究鉴定,该组8件青铜器被整体认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曾伯克父青铜组器

  2019年9月,国博推出“回归之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流失文物回归成果展,展出70年来600余件回归文物,共同铸成了一条文物的回归之路。“这是我国首次对流失文物追索返还工作成就进行全景式展览,从展览的规模、文物价值、呈现内容等方面来说,都是前所未有的。”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说。



  圆明园马首铜像

  不仅如此,11月,圆明园马首铜像捐赠仪式在国家博物馆举行,澳门企业家何鸿燊将其家族收藏的马首铜像捐赠给国家文物局。经过双方协商一致,将马首划拨北京市圆明园管理处收藏,回归原属地。不得不说,关于海外文物回流,2019年是让人惊喜和收获满满的一年。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